第47章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念搭电梯下楼, 到达八楼的时候, 电梯门缓缓开了。

她抬头一看门外的脸, 是刚刚才在程航办公室见到的人,秦琴。

季念往电梯里头挪了一下, 抬头给了秦琴一个浅淡的笑容, 秦琴走进了电梯, 与她对视一笑, 并肩站着。

“季小姐?”秦琴的嗓音柔软, “今天是特意来探程总的班吗?突击检查?”

季念笑着摇头, “是程航有事找我。”又笑,“我很信任他, 用不着突击检查。”

“哦?是吗?”秦琴眉梢一挑,云淡风轻的笑, 说着不着边际的话,“你知道吗?世界上有两种人,一种是主动的人,她的存在本身就是价值。一种是被动的人, 类似于玩物, 她的价值依附于他人。”

电梯一路往下降落,季念嘴角轻轻的往上勾起, 她听得出秦琴语气里的讽刺。

她不动声色的挽了挽头发, 心想你纠缠我的男人我不找你,你还敢来找我!你敢来找我,就别怪我不客气!

“是吗?”季念轻声有力的说, “但我觉得,对于程航来说,他要的就是我这种依附于他的玩物。”她转头看秦琴的侧脸,“但你知道我和你的区别吗?你喊他程总,我喊他程航,他喊你秦小姐,却喊我念念。”

秦琴脸上的笑容瞬间凝结成固定,她紧盯着季念不放,直到电梯门再次打开,她才愤怒的重新摁住电梯门。

-

季念这一战占了上风,却也没有多开心,她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这些天一直隐隐的小腹疼痛,但这痛感和姨妈来的痛感差不多,也并没有多难忍。

她走到了大厅门口,跨出大门的一瞬间,两个高大的男人走过来,拦住了她的去路,面无表情告诉她:“季小姐,老爷子有请。”

季念被老爷子的两个保镖请进了他的办公室,搭电梯上去的时候,她拼命想找到小凡的身影,可是不想见到他的时候,他如影随形,真正需要他帮助的时候,他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来到办公室门口,她仍旧存着一丝侥幸,紧攥着手心,她并不想这样坐以待毙。

老爷子突然从她身后走来,侧身走过的时候,老爷子心如明镜的沉下嗓音道:“不用找了,小凡被我支走了,这个混小子,跟了程航,就背叛我,我现在就想一脚踹死他。”

季念咬了下唇,低下头静静听着老爷子对小凡的抱怨。

老爷子走进了办公室里,回头看季念一眼,依旧是淡定十足的口吻:“小丫头,别想法设法了,你那点心思骗得了程航那个傻小子,你骗不了我。我今天找你来,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进来吧。”

季念知道无路可退了,老爷子今天要和她谈的,决不是无关痛痒的小事,有了这个开场白,她清楚老爷子是要摊牌!

她走进了办公室,坐在老爷子办公桌跟前,即便有所预感,但她仍旧不安,爷爷气场强大,今天看她的脸色,不带一丝笑意,甚至带着一丝责备的怒气。

“明人不说暗话。”爷爷打开柜子,拿出纸笔,放桌上,暂时按住笔不动,他看着季念的脸,叹口气说:“小丫头,我这两个月对你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容忍你,不是代表我接受了你。你五年前干过什么,你自己不会忘记吧?”

季念哑着嗓音想说话,但抬头看到爷爷洞穿一切的眼睛,她发现喉咙被堵住了,对待秦琴她可以反击,但是对待爷爷她无法反击,因为爷爷掌握了自己一切的弱点,她的每一个反击只会得到更猛烈的攻击,于是她干脆就不说话了。

爷爷唰唰拿笔在支票本上写下几个数字,也不急着给她,而是慢慢与她说话,带着一丝感慨,“我真的没想到你还会再回来,五年前你答应走了就不会再回来,程航父亲和你约定的协议你忘了?我放你一条生路,你却不给我孙子一条活路!”

季念无话可说,她眼底有泪水打转,走到这一步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她是答应了他父母以后绝不再出现在他眼前,可是程航自己出现了啊,他出现了她又怎么能对他视而不见,可是这些话她是不会和爷爷说了,她说了他也不会相信。

她只能哽着喉咙说:“我不会害他的。”

“你已经在害他了。”爷爷沉下嗓音,隐约有了怒气。

他活了七十多年,什么人他没见过?他也看得出来这小丫头是真心爱程航的,可是对于特殊的感情,并不是单纯的情情爱爱就能解决了。

他们的爱情已经不单纯是简单的爱情了,其中牵扯到很多的爱恨情仇,甚至把亲人与生死都搭上了。

而她,明明经历了这一切,却还假装若无其事的站在他身边?她安的是什么心!

爷爷看她的眼睛说话,“我实话告诉你,程航出了车祸之后就忘记了一些事情,他在半梦半醒的时候特别痛苦,所以我找人给他安排了五年的记忆,那些记忆都是虚构的,但至少是不会令他痛苦的。他现在大脑里有个定时炸.弹,这五年来一直风平浪静,直到你来了之后,你成了唯一能让他爆炸的人。”

季念知道程航是失忆了,第一次在医院见到他,他不能把她一眼认出来的时候,她就隐约猜测到一些,那晚开了房之后,他还是没能把她认出来,她就绝望的意识到,五年前那场车祸让他留下了巨大的后遗症。

那时她既开心又难过,原来他不是把自己忘了,否则这五年来他为什么从来不曾找过自己,她知道以程航的能力,想找她并不难,但她默默的安静的等了他那么久,他从来不曾来过。

可她又那么难过,他再也不能把她想起来了,他们那么多的回忆与过去像是被人放了一把火,烧干净了半点灰烬都找不到。

绝望过后她又默默生出一些希望,她想重新制造属于他们的回忆,哪怕他以后还是想不起来也没关系,他们永远有新的记忆。

季念接受爷爷的一切质疑,只是坚定的咬唇说:“我不会伤害他的,请你相信我。”

“我相信你没有用。”爷爷直接坦诚的说,“我本可以留下你在她身边,不管他娶不娶你,养着你多少年都没问题,但这前提建立在你们没有发生五年前那些事情的基础上。”

季念还是相同的话:“我不会伤害他的!我发誓,就算我死了我也不会让他受伤,这样可以了吗?”

爷爷看着她,语气变得强势而激烈,“你明不明白,程航现在可以和任何一个女人在一起,唯独不能和你在一起!一旦他大脑的记忆出来,我这些年所有的努力都白费!我没有必要为了你来冒险!”

季念沉默的闭上了眼睛,她并不打算接受爷爷的要求,只是默默的滑下眼泪,却不代表她认输 。

爷爷撕下了一开始就写好的支票,推到她眼前,“你走吧。让他死心的走,我给你一笔钱,你去哪里都可以生活。”爷爷看着她的眼睛,强调一句,“但有一个要求,我要你让他对你彻底死心。”

“他不会对我死心的。”季念不客气的把支票退回去。“他爱我。”

爷爷摇了摇头,笑了,“小丫头,你以为程航现在还是五年前那个轻易就为你死的男孩吗?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等到今时今刻才与你说这番话?因为他是我的孙子,我了解他。这几个月他变了很多,他现在经历了一些失败,看过了一些繁华,他早就看惯了大起大落,哪怕你现在死在他眼前,他顶多就伤心一段时间,很快他会重整旗鼓,因为他现在知道自己的担当和责任,他也不会再像从前一样对你不舍了,更加不会因为你而去死。”

爷爷加重了语气,“我给你活路,是我心慈,你不接受,我给你的就不是活路!”

“那你杀了我吧!”季念破罐子破摔,“你让我死在他面前!”

爷爷被激怒了,胡子抽动一下,“我不必杀人,却能让你比死更难受。”

爷爷拿出一叠照片,季念俯下头一看,是李春华和自己逛街时被拍到的照片。

“这个是你妈妈,五年前她做了什么事情我还记得,警局的案底还留着,我随时可以翻案。”爷爷淡笑着说,“我不想把话说得太直接,你是个聪明姑娘,应该明白。”

季念看着李春华的照片,眼角颤抖了,“你,爷爷,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明白了,你让程航死心,让他自己放弃你。”爷爷志得意满的说,“你不用和我玩什么花招,你的每一步反应都在我控制之内。你走了自己去找新生活,我给你一大笔钱,绝不会亏待你。”

“如果我不答应你呢?”

爷爷笑,不再拐弯抹角了,“我会追究五年前的绑架案,你妈妈下半辈子准备蹲牢里。至于你,我放你走,你看着你妈妈吃苦。如果你看得下去的话。”

季念手抓紧了桌子的边缘,眼泪再也抑制不住的涌落。

爷爷站起来,“我不想这么对你,小姑娘,但是希望你接受现实。你们的缘分到此为止!”他招来一个女助手,“把支票帮季小姐拿好,送客。”

-

季念有些走不动路,是助手扶着她,送她坐进了小凡的车子里。

离开的时候,助手很仔细的把支票放进了她手心里,怕她抓不紧,还拍拍她的手,低声提醒她:“季小姐,这是支票,请拿好,别弄丢。”

小凡看一眼后视镜,看到一个面色苍白的季小姐,还有一张带着老爷子笔迹的支票。

他凝紧了眉,刚才老爷子的保镖来把他控制住了,还让他对今天的事情闭嘴,决不能与程航透漏半句,小凡左右为难,但也只能答应。

此时已经是下午四点,季念下午算是旷工了,她没力气再去上班了,让小凡把车子开回家里。

车子一路行驶,季念胸腔翻涌,有股想吐的冲动。

小凡很聪明的把车停靠在路边,季念冲下了车,站在路边狂吐。

她吐得差不多了,小凡才走上来,递给他纸巾,问她:“季小姐,要不要去医院?我打电话告诉少爷。”

季念看他一眼,“不用了,他下午还要出差。”

小凡眉眼有些疑惑,但也没办法,把季念扶上车,又开始上路。

季念盯着小凡挺拔的背影,问小凡:“你有女朋友吗?”

“没,没有。”小凡挺紧张的回答,平时季小姐从不问他题外话。

“你还年轻,没有也正常。”季念问他,“你以后有了也不要像你少爷一样。”

小凡语气平静道:“少爷很喜欢你。”

“是吗?”

“小时候他和我说最讨厌女生整天哭,上次他和我说你一哭他的心很痛。他一定是很喜欢你,喜欢到把以前说过的话都忘记了。”小凡说罢,扬起嘴角,笑了他主子一下。

“哦。”季念点了下头说,戳着自己的手说,“我宁愿他不要那么喜欢我,平平凡凡的爱情不是更好吗?”

小凡等红灯时侧头,留了个侧影给她,他不懂爱情,可是直觉平平凡凡的爱情也不容易吧,至少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一定不太容易。

下车的时候,季念问他:“程航知道老爷子今天来找我吗?”

小凡为难的摇了下头,说了实话,“季小姐,少爷不知道。老爷不让我在少爷面前提这件事。”他黑亮的眼睛擦过她手里那张支票,隐忍的说,“如果您希望我提,我下午回去就和少爷汇报。”

“不用了。”季念摇头,她知道假如小凡去汇报了,就再也无法在程航身边待下去了,老爷子第一个不放过小凡。

不管小凡说不说,自己都斗不过老爷子,因为老爷子手里捏着能让她彻底死心的证据,既然如此,自己为什么要去害小凡。

她仰头朝小凡笑了一下:“再见,小凡。”

小凡微微欠身,和季念说:“季小姐,再见。”

他目送季小姐上楼,有种很奇怪的直觉,季小姐像是在与自己告别。

但又好像不是,小凡分不清,他开车上路,街上的霓虹灯一盏一盏的亮起,它们一盏一盏的往后倒退,像是世间上最美丽的流星,他想着季小姐说的平平凡凡的爱情,莫名也对爱情生出一丝不该有的期待。

怎么可能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呢?他这样想着,就平静的释然了。

-

季念隔天上班,丽娜紧张的拿来了昨天她来不及拿的检查单。

丽娜没有在科室直接讲话,害怕被人听到,把季念拉出来,毕竟未婚怀孕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情。

“怀孕了!”丽娜指着检查单的字,“怎么会怀孕呢?你不是和我说你服了避孕药吗?”

季念昨晚搭小凡的车回去,轰轰烈烈的站在路边吐了那一场,她就猜到自己八.九成是怀孕了。

昨晚失眠了一整夜,她算了算月事,越发肯定自己是怀孕了,今天拿到了检查单,也不过是落实了昨晚的怀疑。

“怎么办?”丽娜比季念还着急,虽然她知道季念最近又和程航打得火热,但她也见过一些豪门联姻,她总隐隐约约觉得,季念和程航的婚事可能要黄。

“他会娶你吗?”丽娜不安的踱步,“如果他不娶你,你打算怎么办?要学隔壁科室的小郑打掉吗?”

季念咬了下唇,虽然这个孩子来得不是时候,但是她暂时还没有打胎的想法。

丽娜说着说着,又想起了一件更严重的事情:“之前你不是和我说服用过避孕药吗?用药期间怀下的孩子能健康吗?”

季念仔细算了下日期,也许这孩子真的是在用药期间怀下的,她焦头烂额,不知怎么办。下午被推着去做了B超,胎儿除了发育有些小,暂未发现有什么异常。

傍晚,季念接了个电话,是老爷子打过来的,“季小姐,离开的话就要彻底,程航还年轻,以后有无数的机会可以有孩子,你肚子里的这个就算了,拿掉吧。”老爷子说,“趁着这个时机,也叫他彻底对你死心。”

季念颤抖着手摁掉了手机后,紧张的往四处张望,后背一阵发凉,她怀疑自己被人跟踪了,她现在的每一步都落入了别人的观察,做的每一件事情都逃不过爷爷的眼睛。

-

季念紧张不安的回了家,狗子懒洋洋的躺在地板上。程航到帝都了,给她发了几条信息,她回复了一个字:嗯。

季念抱着狗子,默默的流了一地的眼泪,狗子一脸懵懂的看她,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它可以感受到主人的悲伤。

她肚子有些痛,捶了几下,发现她还是痛,不知道打电话给谁,她打给了李春华,“妈,你有时间来一趟吗?我好像生病了。”

李春华一听到她生病,先是埋怨她为什么生病,然后风急火燎的问了地址,买了止痛药来给她。

季念知道怀孕不能吃止痛药,但是因为知道,所以她吃了止痛药。

吃了止痛药,她发现肚子痛消失了一会,隔了一会,她又开始痛了,抱着被子在床上翻来覆去。她觉得自己要死了,让她痛快的死了吧。

李春华戳着她脑袋问她:“你这个死孩子,你到底哪里不舒服?你倒是说啊。”

季念不滚了,躺在她妈的眼皮底下,抬头看到李春华担心她的脸孔,她突然觉得自己是有妈妈爱的,委屈的红了眼,像个小女孩一样的撒娇:“妈妈,我全身都不舒服,我心里也不舒服。”

李春华是过来人,听她说心里不舒服,就猜到她八成是感情受挫了,坐在她床边,伸手给她揉心口,一边揉一边数落她:“是不是你男朋友不要你了?贱丫头,我早告诉过你,男人不能信!你就为了他这样!他有什么好的!连丈母娘一面都不敢见,有什么了不起,我女儿看得上他就要偷笑了!……”

“妈。”季念被李春华揉舒服了,还能平静的与她说话了,“你和秦震说你今晚要来看我了吗?”

“说了。”李春华继续给她揉。

“秦震知道我们以前的事情吗?”

“肯定不知道啊。”李春华微微变了脸,“你老提以前做什么?不许提!”

季念点了下头说:“不知道就好。”

李春华叹气,和她并排躺在床上,拍拍女儿柔软的脸,像小时候一样的逗她,“妈妈的小宝贝长大了,以前才这么一点点,现在长成了个漂亮的姑娘。”

季念背过身子去,悄悄的抹眼泪。

李春华看不到她的眼泪,仍旧自说自话:“秦震后来也和我提起你,他说秦毅那件事情他其实不是故意要针对你,一切都是逼不得已。”

季念平静的说:“我知道,我不怪他。只要他对你好,怎么对我都无所谓。”

季念睁眼看着窗外的弯月,今天没有星星,月亮显得那么孤寂。其实不管谁怎么对她都无所谓,她习惯了每一种对待,所以她都能接受,她还记得,很久以前有女生在学校里说她是鸡的女儿,所以她是小野鸡,她不在意,却能当场和人打架。

程航第一次在操场见她,她就被人打得一脸彩,他看着她却只是笑,半点同情都没有。很久以后,季念还是记得他那天的笑,他那时的笑映着蓝天白云,这么多年一直在她心里,谁都不知道,往后那么多煎熬的日子,她想着他的笑才挺过来的。

她后来想,程航那时的笑,其实并没有特别好看,他甚至笑得很恶劣,可她却记下了,一直一直的记下了。她现在还是怀念从前,也许是因为从前的快乐再也不能拥有了,所以加倍的怀念着。

李春华拍拍她的心口,轻哄她睡觉。

季念睡了一觉,又惊醒,她在梦里见到妈妈因为夜归,被醉醺醺的男人打了一顿。

朦朦胧胧之中,她问李春华:“妈妈,你今晚不回家,秦震会打你吗?”

“不会!”李春华笑笑,“你是不是以为所有男人都跟你那个死鬼爹一样,我一做错事就追着我打?严格来说他也不是你爹,你亲爹早死了!傻女儿,你妈以前是傻,但是你还不允许我学聪明了?我再傻跤摔得多了也会变聪明好吗?秦震也没多好,最好的一点就是从不打我,偶尔还给我一点零花钱花,嫁给他是我这辈子最好的决定。”李春华叹气说:“可他什么都好,唯独就是对你不够好!哎!”

季念心满意足的笑了,她想,他对我不好没有关系,只要他对你好就好了,我不需要任何人对我好。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6章 下一章:第48章
热门: 异能力是川上富江 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劣质奶油 枪焰 一路繁花相送 沙雕炮灰和霸总的千层套路 在被迫成为风水先生的日子里 有病,不治 妙手调香 滚出豪门后我成了团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