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航连续几天中午去找季念吃午饭。

他现在派头不小, 也不自己开车了, 就坐小凡开的车, 往医院门口一站的时候,内敛霸气, 谁都不能将他忽视, 毕竟这气质与身高都太过打眼了。

他的衣着矜贵, 连袖扣都是镶钻的, 正午的阳光浓烈, 常常把他那张脸晒得过分英俊, 他勾着唇角等着季念出来的时候,就跟个自带光芒的王子一样。

院里的医生护士一致认为, 季念差不多时间又要辞职了。按照这个架势,她是要嫁入豪门里做太太的, 而且程航对待她的同事还非常有礼有节,深得她同事们的欢心。

总之,程总不仅在家里把季念哄得服服帖帖,在外面也给她做足了面子, 现在院里的职工尤其是年轻的女孩们, 没有哪一个是不羡慕着季念的。

季念愈发觉得她的程航和以前不一样了,她常常戳戳他手臂健壮的肌肉问他:“你为什么现在变得我都不认识了?”

程航担心她想太多, 于是又恢复他吊儿郎当的语气, “你不认识我?那你总该认识我老二吧?我没变,要是我变了你把我扒干净了看清楚!”

季念就再也无话可说了。这么坏,不是程航是谁?

今天中午程航又照例来接她去吃午饭, 季念上车的时候看到他侧着头在看手机信息,仿佛是遇到了棘手的事情,他好看的剑眉此时拧得有些紧。

季念瞧见了,坐到他身边,揽着他手臂,轻声问他:“怎么了?”

他收起手机,笑笑说,“没事。”手摸了摸她的脸,顺着滑下,到她腿,搭上去,力度挺大的掐她。

他掐她掐得十分不客气,大有直捣进去的意思,吓得季念皱眉,前头还有个司机小凡呢!

季念推开他的手,“有人在看好吗?”

他转瞬又把手搭在她腿上,嘴角微微上翘,“那你别看他,当他不存在,他是透明的。”

“他不是人吗?”季念瞪程航一眼。

可抬头却瞧见小凡的确是纹丝不动的继续开他的车,仿佛他们不管在后头做什么,他都能继续风雨不动的开他的车。

“他是小凡。”程航在她耳边轻笑,嗓音性感带着磁性,“你怕他呢?他和我从小玩到大。”

“所以呢?”季念狠狠打他乱掐的手臂一下,“所以你就让他看你玩女人?”

程航闻言,登时笑了,他一笑胸腔也随之轻轻震荡。

他埋头进了季念胸口里,觉得她最近真是该大的都大了,连脾气也大了,动不动就打他,不过呢,他倒是无所谓被她打的,反正她那蚊子力气也打不疼,只要她高兴就好。

-

季念打完了人,心情果然就变得不错。

她最近时常觉得自己心情压抑,时不时想抓个东西出来打一下,在家里就打程航出差给她带回来的小熊娃娃,但是不解气,程航在的时候她就打他几下,可她每次打完他就会有些后悔,心里一后悔,她就莫名想讨好他。

估计季念现在温柔的次数少了,但凡她难得的对他温柔一下,程航就把她当成宝贝一样的哄,寸步不离的牵紧了她的手。

程航也知道她最近是彻彻底底的恃宠而骄了,现在他们的关系变成了他依赖她,他不想放开她,变成了她占据上风,所以也就不怪她处处压他一头。

有时候程航也想改变这现状,可是没想到能改变现状的办法,而且转念一想,他觉得其实这个状况也不错,被她压一辈子又如何,只要她乖乖的听话服从,一直在他身边不离开,他就惯着她让她为所欲为。

程航带着季念去吃料理,进了个日式包厢。

菜上齐了,门就拉上了,包厢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程航今天胃口不是很好,但是季念给他夹的他都吃下去了,季念胃口很好,吃了十几个寿司还能再吃一碗面。

她的胃口向来就很好,哪怕心情不好,她都能逼自己吃下一整只鸡,这成了程航经常要嘲笑她的一点。“你吃这么多,最近又长胖了,不怕我不要你?”

季念哼一声,才不怕呢,不过最近还真的没长胖,反而还瘦了一些。

倒是程航,一整餐下来就吃了几片三文鱼,他长得这么人高马大,真的不会被饿死吗?

季念想着想着就心疼的摸摸他下颌,脑袋轻轻靠在他肩膀,温柔的嗓音问:“你怎么了吗?才吃一点点,是不是有心事?”

程航看着她的眼神柔和,带着淡笑,“是遇到一点麻烦。不过没事,我还可以承受。”

季念直觉,这个麻烦并不比之前的那块地要轻松,之前他是焦急,现在他是满脸愁云惨淡。

虽然他在她面前故作轻松,但她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她知道他现在承受的压力,可能比之前还要大。

季念咬着唇,一狠心说:“程航,你要不就别干了嘛!”

程航笑了一下,带着几分戏谑看她,“我不干谁养你?”

“我很好养的嘛。”季念心想自己也没怎么让他养,说道:“以前你不在,我不也好好的养着自己?”

程航把她的腰圈到自己身边,扶她坐稳了,拉起她的手,俯下头吻了她手背一下,宠溺的语气说:“那你现在不一样了。你是我的了。”

季念在他怀里瞪他一眼,“我自己养自己就不是你的吗?”

还没等到回答,就听到他的手机响了。

季念窝在他怀里,恰好可以听到电话那头的人在讲什么。

很快,季念就听到一些让她心惊胆战的蛛丝马迹——电话那头的人在告诫程航,说有人要调查他,让他提前做好万全准备。

季念仔细一听,仿佛又听到了“偷.税”两个关键字。

她听得模模糊糊,因为没什么商业知识,她能想到的就是,程航可能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涉嫌偷税漏税,现在有人要把他拉去蹲监狱了。

这可真是太坑了!他才二十三岁呢!

季念听得后背出了一身汗,程航电话摁掉后,她就紧张的抓住了他手腕:“你这是干什么坏事了吗?现在要被人抓走了吗?”

“没有,别瞎想。”程航语气懒洋洋的,仿佛是接了个电话后他有些疲惫,在季念身边,他慵懒的伸长了手脚,手不客气的玩着她长发。

季念才不信他,拿开他胡来的手,“我刚才都听到了,你和那些人有勾结是不是?”

程航眉梢上挑,看了她一眼,“你不用知道这些。”

季念心口就莫名的一沉,失落的说:“你以前什么都告诉我,你现在都有秘密了吗?连我都不可以说了吗?”

程航低笑了一声,捏捏她的脸,觉得他家季念担心他的样子真可爱,“不是我不说,因为有些事情谁都不能知道,只有我能知道。”

季念看着程航的眼眸变深了,压低的语气说:“你一个人藏着那么多事,不怕烂在自己心里吗?”

“怕啊。”程航又是懒洋洋的语气,抱紧了她,他深深的吻她头发一下,“相比于烂在心里,我更怕把自己憋死。”他说完,极有挑逗意味的摸到她褪心,轻轻的往里一推,他把她推得哼哼直叫,咬了她的耳朵,他暗示意味极强烈的说:“今晚你要表现好一点,对我好一点,知道吗?”

季念不情不愿的应了一声,他才放了她,冷静克制的把她拉起来,结账走人。

-

到了医院门口,程航目送季念安全走进去。

平静克制的表情消失了,他恢复了怒气的脸,扯下脖子上把他勒得快要透不过气的领带,用力往车窗上一甩,他直接在车里发飙,力度之大让开车的小凡觉得,这车子随时就要被少爷踢塌了。

程航暴戾的口吻问小凡:“那群老不死还想弄我,他们是故意的吧?爷爷怎么回事,他就打算看他们弄死我?他到底藏着什么心思?”

小凡冷静为难的汇报:“少爷,我也不清楚。”末了他又说,“不过老爷估计在考验你,估计他在等你去求他。”

程航看了小凡的后脑勺一眼,小凡常年跟在爷爷身边,小凡说的话可信度很高,但是他未必就要听。

他转头望向车窗外的街景,冷冷道:“不了,这次我自己解决,我不再求任何人。”

小凡不由地透过后视镜看少爷一眼,就见少爷俊脸紧绷,眉峰压得低低的,是被逼到绝地要反击的意思了,他心中不由暗暗叹口气。

-

凌晨两点,季念才听到门铃响,她最近因为总是等着程航夜归的关系,连觉都睡不好。

今晚程航回来得比往常还要迟一些,醉得一动不动的,小凡把人交到她手里。

季念问站在门口的小凡:“他没有话要你和我说吗?”

小凡的脸被门口的灯照得影影绰绰,闻言摇摇头,仔细想了下,小凡在季念关门之前,喊住了季念——“季小姐,少爷最近很累,每天都在应酬找关系。”

小凡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季小姐说这些,但是直觉告诉他必须说,于是他就说了。他希望少爷和季小姐好好的,他和少爷一起长大,除了几年前他去参军,和少爷分开过,他们从前几乎形影不离,他年纪比程航小几岁,很多事情都还不懂,但他从来没见过少爷这么喜欢一个女孩,他希望季小姐也对少爷好。

季念嗯了一声,想起中午听到的那通电话,她直接的问小凡:“程航是不是在外头干坏事被人调查了?你实话和我说。”

小凡低下头,灯光下他五官一笔一画,凌厉分明,窥见其英俊的轮廓,但又感觉他那五官,仿佛还没完全未长开,比起程航这个装大人的大男孩,他是个比程航还小的连装大人都嫌太嫩的大男孩。

可这个大男孩十分谨慎,他连说的每一句话都仔细思索后再出口:“季小姐,少爷没做什么坏事,他,他就算做了什么,也是被逼无奈的,大家都这么做,没理由他一个人不做。”

季念看着小凡的脸数秒,某一瞬间,她觉得小凡看起来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但他又仿佛心如明镜,知道她在问什么问题,他的这个回答模棱两可,但回答那个偷.税问题却是合格的。

-

季念把程航弄到床上躺好了,给他擦干净了,害怕他着凉,拿被子给他捂得严严实实的。

她进洗手间倒水的时候,眼前突然感觉有些黑,手往洗手台上一撑,还是觉得头有些晕,她坐在马桶上冷静了一会,还是觉得头晕,估计是睡眠不足,血压低营养不良的毛病又犯了,她打算明天去医院做个检查。

季念从洗手间出来上了床。

程航明明醉得不省人事的,却能一下子轻而易举抓住她的腰,将她圈在怀里,还迷迷糊糊的问她:“怎么那么久,去哪里了?嗯?”

季念躲他怀里,轻轻挠他心口:“去其他男人怀里了,不要理你了。”

他低笑一声,仿佛是不相信,睡梦中把她抱得更紧了些。

-

第二天中午,季念上了早班,中午十一点半,趁着医院人少了点,她提前找同事开了检测单,拿着检测单去做了尿检和血液检查。

正在等结果的时候,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了。

季念接听,那头说话的人是小凡。

小凡在电话里头说:“季小姐,少爷现在公司开会,他说有急事想见你一面,没时间过去接你,让您直接上来见他一趟可以吗?”

季念问:“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小凡略沉吟:“重要。”不给季念犹豫的机会了,他直截的说:“季小姐,我在医院门口了。”

-

小凡的车子驶向了程航爷爷公司的办公大楼,这是季念第一次见识程航工作的地方,走进来觉得大厅就挺大的,她有些迷路了。

小凡很细心的给她引路,为她按电梯,他很少和季念说话,训练有素,大部分时间安静,背影高大,有种说不清道不明令人平静的力量,季念盯着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凡,心里仿佛明白了程航为什么这么信任小凡了。

小凡顺利把她送到了程航办公室门口后,极有素养的屈指敲门,知道少爷正在和人开会,所以俯下头和季念交代:“季小姐,少爷在开会,您进去后先在外头的沙发上等一会,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我在外头。”

季念点点头,自己走了进去,她第一次踏入程航的办公室,办公室挺大的,跟个小家似的,外头是休息间,里头才是办公室。

季念走进去的时候,坐在里间听人汇报的程航,抬眸扫了她一眼,季念心领神会,自己走到休息椅上坐着安静等待。

她刚一坐下,就听到一大班中年男人正在质疑程航,他的决策,他的判断,程航起初还耐心回复一两句,到后来就不招架了,直说:“下次再说吧,我下午去外地出差。”

那群中年人还喋喋不休,程航就不爽的撇撇嘴,“行了吧,还要说多少遍?我说了可以自己解决。”

等那群中年员工一走出来,瞧见了坐在休息间的季念,互相对视了一眼,季念抬头的瞬间,除了瞧见一大半中年男人,也瞧见了一张年轻的女性脸孔,她认出这张脸是秦琴。

季念和秦琴的目光在空中短暂交接一下,秦琴似是有些意外,怔怔的看她许久,半晌收回目光,淡淡的朝她点了下头,季念也回复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一群人走了之后,程航解下西服的纽扣走出来,他走到门口,先把门锁上了,再走到季念身边,横着腰把她抱起来,坐在他腿上。

他刚才还一脸紧绷,听那群老家伙的话听得想打人,现在他看到了季念,俊脸恢复了笑意,剑眉都舒展开了。

他抱着季念,把她的手捏在手里,藏在心口,语气温柔,“季念,我下午要去帝都几天,你跟我一起去?”

“我去干什么啊?”季念皱眉,“我又没请假,你知道医院不能随随便便请假,尤其是长假。”

他把脑袋埋进她胸口,“我早让你别干了。”她那处饱饱的,他贪恋的吸一口气。

“不干了我要干什么?”

“在家等我,养两个孩子,你以前不也是这样计划的吗?”程航嘴角一挑,目光灼灼盯着她,“这才过了多久你就后悔了?”

“没后悔,可是现在还不到时候呢。”季念压低了嗓音说。

她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他解开了,他一口下去,咬疼了。

他一边咬她,还能一边发问:“那什么时候才是时候?嗯?”

季念没力气再发出声音了。

程航一把将她抱起来,弄到桌子上做好,他分开她,手进了,感受着她。

季念推开他埋低的脑袋,“你干什么?”

他嘴角噙着一抹坏笑看她,“干,你。”程航摸摸她的脸,“害羞什么?要我说的那么明白吗?”

季念急了,“这里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程航已经除开皮带打算开始,压抑的嗓音在她耳边,“这是我的地盘。”

“我怕被人听到。”季念低低的惊呼。

程航吻住了她的唇,提醒她,“你小声一点。”

“我……”

“别说话了。”他扬起嘴角,低声在她耳边说,“你也想我了吧?”他把从底下出来的手抹她脸上,一脸痞坏的看她笑,很快进去了。

他把她弄得狼狈不堪,他倒是齐整,结束了,依旧是人模人样,扣子一扣就彻底完事了。

她想揍他,“你叫我上来就为了这个?”

“不然呢?”他拿纸巾给她擦干净了,随后座机响了一下,他和那头的秘书说了几句后,回了秘书一句,“让他们十分钟后进来。”

他挂了电话,伸手弹了弹她的脸颊,轻哄的语气说,“季念,我十分钟后要开会,下午我要出差,今晚我没法回去了,你睡觉记得锁好门,想我就打电话给我,我让小凡给你订机票!“

这就是程总找她的急事!?

“坏蛋。”季念骂他,她觉得委屈,还想再和他多说几句话,可是他已经又在打电话了。

季念气急又无处发作,但也知道他工作要紧,她知道自己不能久待了,今天的情况不同,她再愤怒也不能在这地盘乱来,这是她男人工作的地方,自己和他争吵被他的员工听到,只会让他丢面子。

于是思前想后的季念,在被他欺负了一轮后,委委屈屈的站起来整理好自己,打算自己离开了。

她走到门口的时候,挂下电话的程航急得追出来。

她不理他,直接走到电梯口。

程航这个大BOSS,不顾所有员工的注视,从身后追上来,贴上她后背,从后面抱着她,俯下头,薄唇轻轻吻过发顶,伸出长手,替她摁了下楼的电梯,噙着笑意的轻哄她:“念念,对不起,小凡开车送你回去,我下星期就回来,你乖乖等我。”

季念觉得他总算像个人了,刚才她一度觉得他有些像衣冠禽兽来着,轻轻的嗯了一声,这就表示不生他的气了,他在她身后仿佛松了口气。

鉴于身后有太多双眼睛盯着他们,季念把他的手推开了,自己走进了电梯。

程航手插在裤袋,站在电梯外看着她,直到电梯门阖上了,他才收回了目光,脸上的笑意又是彻底消散了。

他走回自己办公室,瞧见他们刚才做的地方有些血迹,他眉头凝紧了,用纸巾擦了,转身想追出去,那群一直找他麻烦的股东又进来了,等待他的又是一轮会议。

他把纸巾一丢,重重坐在班椅上,长长呼出一口气,直面盯着来人。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热门: 数理王冠 桃花小姐 再见野鼬鼠 你曾住在我心上 重生后我成了妻管严 他是烈火与骄阳 我要我们一直爱下去 与你欢喜城 如果巴黎不快乐3 在他加冕为王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