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航哄了季念一个晚上, 好听的、动听的、怎么好哄, 怎么来。

可这也不能让季念觉得好过一点。

季念发现, 他这段时间离开又回来后,变了许多, 性情都温驯了许多, 他甚至学会了软声软语的与她讲话, 他埋身入她身体里的的时候, 她摸着他头发看着他, 心想着他们到底还能在一起多久。

她闭上了眼睛感觉他, 他觉得他明明在她身体里,但其实他已经不属于自己了。也许他本来就不属于自己, 只是她一直错误以为他是自己的。

经过了今天晚上的宴席,季念很清楚, 自己的身份很可能已经曝光了,否则爷爷不会与自己说那番话,虽然爷爷没有明说,但总让季念有所怀疑, 季念猜想自己也许待不长了。

隔天早上, 季念失眠了一夜,看着冉冉升起的太阳, 心情又开始莫名的生出一丝希望来。

她开始想事情也许不是那么糟糕, 爷爷棒打鸳鸯也不要紧,只要程航一直爱她,一直粘着她, 她就没有什么好怕的,难不成爷爷还能管得住程航来找她的脚?

季念意识到,自己如今的筹码只剩下一个程航。

于是愈发用力的想把他抓紧了,往自己这边的阵营拉拢。

吃早餐的时候,季念便特意问程航:“你昨天说的很棘手的事情解决了吗?”

程航点了下头,英俊勃发的面容有些疲惫,“应该算是解决了。”

季念也不藏着掖着,直白的问他,“是不是秦琴帮忙?”

程航脸色沉下去,他没有否认,抿着薄薄的唇,藏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和她有点关系。”

季念也不生气,她冷静的说:“秦琴对你挺好的,连我也觉得她没什么不好。”

程航放下了牛奶杯,无可奈何的看她一眼,他走到她身前,弯腰俯身的看她,怜惜的开口:“季念,你想说什么?有话就直说。”

季念直勾勾看他清隽的眉眼,他的下颌被她刚才用刮胡刀刮得干干净净,他看起来干净又帅气,阳光一照,夺目耀眼,全身像自带光芒一样,这样的男人,年轻英俊又前途无量,没有哪个女人是会拒绝的。

季念撇过头不看他,“秦琴那么好,你喜欢她吗?”

程航闻言,登时笑了,他笑得挑着唇角,带着那么一丝不怀好意的看她,“我就知道你迟早会来找我麻烦。”

季念握紧了拳头,有那么一丝不服气,“你倒是神机妙算。”

程航不逗她了,因为察觉到她有些生气,他站直了身体,阳光被他高大的身子挡在了身后,只余下光芒点点从他身侧刺过来,季念觉得那光像剑,一个不小心自己会被刺死。

“好是好,难道她好我就要喜欢她吗?”程航语气平静的问她,“季念,你相信我吗?”

季念微微点了下头,嗯了一声。

程航侧头看她,嘴角多了一点笑意,他这样笑起来时眼睛也会亮起来,像是阴暗的天空突然被阳光劈个口子,瞬间就光芒四射,把人闪得快要睁不开眼了。

“你只要相信我就好。”程航尽量压低了嗓音,说:“季念,我会一直爱你,只爱你。”

这是他第一次煞有介事的表白,光明正大的站在阳光下,虽然只用侧脸对着她,但她看到他眼底的光彩,是真实动人的,不是撒谎欺骗的。

她被他的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睛,搞不清楚是泪眼模糊了视线,还是光线激猛让她睁不开眼。

季念心想,程航果然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他现在连对她表白也敢光明正大了,以前他只敢写在星星灯的下方,可现在他表白了,也没让她觉得有多高兴。

相反,她越想越难过,他越是这样爱她,她越是想霸占着他,可是理智清楚的告诉她那是不可能的,他们的爱情原本就是,有今天、没未来的赌注。

她又开心又难过,与此同时伴随着一点心酸,连她都开始分辨不清,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了。

-

季念今天上班的时候,遇到了隔壁科室的小郑,小郑气色不错,还笑着和她打招呼。

季念不由地想起了丽娜前几天和她说的,关于小郑打胎的八卦。今日看小郑气色好得不能再好,仿佛一个小手术并不能影响她什么。

中午和丽娜去外头吃午饭,丽娜戳着面条问她:“那天的宴会还顺利吗?”

季念手指一顿,看了丽娜几眼,仿佛有千言万语,最后却淡淡道:“还可以。”

有些事情她是不方便与外人说的,只能一直烂在心底。

她甚至不能和程航说,那是他的爷爷要软禁她。

可她知道,就算自己不说,程航也一定会想办法知道,只要他问,小凡就一定会告诉他,自己遭受了什么对待。

-

程航以后再有宴席都不带着季念了,他知道爷爷表面接受季念,但实际却针对她,他不想季念再遭受这样的对待了,他一个人去,一个人回来,小凡负责给他开车。

他最近正在一点一点接手他爷爷的生意,目前正是转交的关键期,爷爷给他搭好的线、建好的人脉,他要一条一条的踩过去,并牢记在心里脑里,吃酒应酬都是必要的。

程航本就是不胜酒力的人,又是初出茅庐,没多少避过酒的技巧,因此他每天都是喝得醉醺醺的,可喝得再醉,他还是每晚坚持回来给季念见一见。

只是这一见,也没有很高的见面质量,程航喝醉了酒就沉默了,他说不出话来,动都动不了,每晚由小凡负责按她的门铃,把他安全的交到她手里。

季念和程航能交流的时间很少,虽然相处的时间不短,但大部分时间他都在睡觉,第二天一早,季念去上班,他依旧宿醉醒不过来。

程航也慢慢发现了这一点,所以他现在有什么话想对季念说,他就在清醒的时候先提早和小凡说,因为他知道自己夜里会喝酒,他一喝酒会说不了话,信息他现在也不怎么看了,因为没时间看,看了也嫌打字烦,但他相信小凡,小凡小时候和他一起玩,他以前有什么好东西都愿意和小凡分享,他不允许任何人接近季念,但允许小凡偶尔接近季念,所以有什么话要对季念说的,他就让小凡转达。

这一天深夜,季念从小凡手里接过了醉醺醺的程航。

小凡就和她说:“季小姐,少爷让我和你说,他过几个月就带你去旅游,让你不要急。”

这已经不是季念第一次从小凡嘴里听到程航要转达的话,无奈的让小凡明天和他主子说:“你和他说,我没有急,倒是他,喝得这么醉为什么还要每晚回来祸害我?”

她也只是随口说说抱怨一下,等她把他扶进去,放他在床上,她还是默默帮他擦身体,偶尔喂他喝水,一整夜的照顾着这个一醉就不醒的伤号。

第二天深夜,小凡把程航送回来了,再次转交了少爷要他传达的话——“季小姐,少爷说他只爱你一个,每晚回来是要让你不要怀疑他。”小凡说完红着脸告辞了。

第三天深夜,小凡把程航送回来了,红着脸转交了少爷的交代——“季小姐,少爷让我和你说,他今晚想你,想你亲他,嗯……我,我走了。”

季念把人弄进去了,把他放在床上,他依旧不省人事,碰到他该硬的都硬了,想起小凡的话,她又气又想笑,把他擦干净了,她俯下身子伺候了他一下。

他闭着的眼睛,倒是因着这舒服劲慢慢睁开眼了,还能伸手摸摸她头发,隐忍的说上几句不要脸不要皮的情话。

第四天深夜,小凡把程航送回来了,红着脸再次转交了少爷的交代——“季小姐,少爷让我和你说,他昨晚很舒服,要继续,嗯。”小凡这次溜得比谁都快。

季念要被程航这混蛋弄疯了,他可真是什么话都和小凡说呢!气死她了,难道他就不能在电话里头说?她记得中午他还打电话问她有没有吃午饭来着,只是问得客客气气,怎么在别人面前就这么老不正经!

她想着想着就掐了他手臂一下,她戳疼了他,他隐忍的皱一下眉头,却依旧一声不吭,她气得又打了他手臂几下,打完了又心疼,给他揉了好久。

他睡觉的时候仿佛有所察觉,翻了个身圈紧了她的腰,埋头在她秀发里,深深的贪婪的闻着她的气息。

隔天深夜,小凡把他家少爷送到她手里了,就为难的对季念说——“季小姐,少爷让我和你说,昨晚你打疼了他,今晚可不可以不要打他了?”

季念简直要被气笑了,这一回她拦住了转身要走的小凡,对他交代——“小凡,你明天和你少爷说,明晚他再喝醉酒回来,我就不再理他了!”

-

第二天晚上,程航当真就不喝酒了,他带她去很有格调的露天东南亚餐厅吃饭,仰头就是星星月亮,一派自然风光景象,难得的有了面对面接触,程总的电话却是一个接一个,季念就安静的坐着听他讲电话。

程航很不耐烦近乎绝情的交代那头的人:“你想怎么对付他们就这么对付他们,我又不是做慈善的,难不成我还得找一个军队去帮你把那些钉子户弄走?去做,只要不死人,威逼利诱不犯法你就去做,少来烦我。”

他说完挂了电话,又对季念恢复了笑脸,和从前一模一样的笑脸。

这让季念怀疑自己刚才是产生了幻听,她从未听过程航与人那样讲话,也从不知道他工作的样子到底是怎么样的。

唯一确定的是,这两个月以来,他的确变得和从前很不一样,他变得内敛而安静,他不再像以前,把每一个情绪都写在脸上,也不再像从前让别人轻易看透了他。

他变得成熟而有担当,对她也是好得不能再好,他再累也会每天回来看她,因着昨晚她和小凡说的那句狠话,他就放下一切来陪她吃饭。

他变得这么好,季念觉得自己应该很高兴才对。可她又有种隐隐的不安预感,有一天他会不会把这样的变化用在自己身上?

准备用餐之前,有经理来送了她鲜花束,随后小提琴演奏在她跟前拉琴,一曲完了,程航送她礼物,先让她展开,季念发现是一条闪烁的链子,猜想是手链,拿在手里又觉得有些长。

程航先她一步取下了那链子,他俯下身子单膝跪在她脚边,亲手给她系上了脚链,这礼物是他亲自钦点的,然后让小凡去买回来的。

他想,季念已经有项链了,那就再送她一条脚链,等脚链送过了,他就再送她手链,然后送耳环,最后他再送她戒指,凡事都要有个过程,等他送她戒指的时候,他就跪下去和她求婚。

当然了,他今晚也算是跪下去给她带脚链的,只要她高兴,他怎么跪她都没关系。

他仰头在地上看着她的时候,他觉得季念的本事真大,她最大的本事就是让他变得毫无底线,以前他都不敢想,有一天他会对一个女人这么好,好到轻易给她跪下去,还要问她满意不满意。

程航给她系好了脚链,蹲地上屈膝看着她,英俊勃发的脸上都是浓浓爱意,他宠溺的语气看她,“季小姐,你对我还有哪里不满?我给你打好不好?”

全场的人都在看他们,季念推了他额头一下,“你站起来。”

“不起来了。”他抓着她的小手,死皮赖脸的劲儿,“小凡说你最近对我意见很大,还说你不想再理我了,吓得我立刻就推掉了今晚的所有应酬。”

季念不看他,故意哼一声,“你意思是说我让你损失了几十个亿吗?”

程航低笑一声,依旧是在地上,也不管周围的人怎么看他了,他看着她说:“不至于。但也差不多。”最后一句是噙着笑意说的,他一笑眼睛亮起来,又像个没心没肺的大男孩了。

季念的手抚过他刚毅的脸,摸到他下颌处的胡茬时,扎在手里,她莫名的觉得心里疼。

程航站了起来,重新坐回了座位上,又有人给他打电话,他不接了,倒扣了手机,让小凡来拿走。小凡看了一眼闪烁的来电,有些不安的扫了一眼季念,随后转身走了。

季念看着这主仆二人眉来眼去的打暗号,就猜到那电话是谁打的。

程航最近每晚都睡在她身旁,他的手机密码是自己设定的,他手机里的那些个信息来电显示,没有一条是溜过她眼睛的。

她什么都不说,只是因为,程航滴水不漏的,暂时没让她发现什么疑点。

程航料到了季念猜到了什么,可他自我感觉非常良好,他觉得自己最近这段时间比刚同居的那段时间还要洁身自好,以前有女人发信息来聊骚,他偶尔还回复一两句,现在他是忙累了,谁信息来了他都不回复,只有季念的信息他偶尔会回复,也只是回复一两个字,大部分时间是直接给她打电话,再粗暴直接一点他让小凡通传。

程航这边不出错,季念也不能找他麻烦,可是季念是个女人,女人心细疑心也重,而且还喜欢歇斯底里的揪一些蛛丝马迹出来,不巧的是,昨晚季念翻看程航手机微信的时候,就看见了秦琴新发的朋友圈。

她点进去一看,就看到大约在半个月前,秦琴发过两张照片,一张是程航的侧脸,一张是年代久远的男孩侧脸,配字是【十一年了!】

季念仔细辨别这两张脸,很快就认出了那张男孩的侧脸,也是程航,估计是十一年前的程航,照片看起来模糊,估计是扫描并截取出来的,但仍然可以看出两张照片是同一张脸。

于是,季念很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一个事实,程航不仅早就认识了秦琴,这两人竟然还是青梅竹马,十一年的青梅竹马,这可真是感人肺腑的一段情!

程航掩饰得特别好,他从来不在季念面前主动提起秦琴,也从没正面告诉季念,秦琴就是他的相亲对象,他不动声色不假思索的隐瞒着一些细节,越是这样越是让季念好奇,也有些生气。

但这生气隐隐的,还是不能让季念发作,因为她知道,程航并没有做错什么,他回避得特别巧妙,甚至狡猾,他也从不删除任何人的信息,因为知道删除了反而会引起季念的怀疑,所以就谁发的信息都不删除,秦琴发来的信息他也不删除,只是不回复。

可是他不回复却不代表不会打电话,至于他们电话里说些什么内容,季念又没有千里耳的能力,自然是听不到的。

眼下,秦琴又给他来了电话,程航现在是不接听,但不代表他待会就不接。

季念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世界上有些情绪是掩藏不住的,有些事情她太好奇了,好奇到忍不住想打听。以前她觉得自己尚能掩饰自己的情绪,但是这两个月以来,她发现自己常常控制不住自己的反应,有时候夜晚坐着坐着还一个人掉眼泪。

季念吃饭的时候,终于控制不住的问他:“你和秦琴是以前认识的吗?”

程航看他的眼睛骤然眯了眯,侧头抿了下唇说,“我不记得了。”他回头专注看着她,“季念,咱们能不能别提她?”

“为什么不能提她?”季念放下了刀叉,她质问他,“你心里有鬼吗?”

程航脸色骤然一沉,他觉得很不爽,自己这么努力的哄她,当着这么多人都跪了,他这么爱她,她为什么还怀疑他?

想到这里,他语气有些烦了,“我问心无愧。我实话跟你说,季念,我只是每次看到她就不舒服,你问我为什么不舒服,我说不上为什么,但她让我透不过气,我觉得压抑!”

“你的意思是她让你感觉不一样吗?”季念紧追不舍,“你们毕竟是青梅竹马呢!”

程航丢了刀叉,发出“叮”一声响,好男友他演不下去了,因为季念激怒了他,但他生气归生气,还是很给面子的对她解释——

“我说了早忘了,你到底还要怀疑到什么时候?手机电话通讯录都被你翻个够了,你去问问有哪个男人能忍得了你这样的刨根问底。”

他说完扯了扯领带,莫名的狂躁,幽冷的眸底满满都是凌厉,他不是不爱她,只是她有时候让他很累,尤其她这样对他穷追不舍的时候,明明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季念还是不服气,她觉得自己魔怔了,也或许是这段时间他总是不和她说话,她没有安全感,“你受不了我就不要受了,还总回来找我干什么?”

“季念,你吃错药了?”程航后背往椅子上一靠,直截和她摊牌了,“我没时间总是哄你,你别闹了!”

“我没闹,也没让你一直哄我,我只是在问你关于你和秦琴的过去。”

“没有过去!”他站了起来,愤怒的看她,“你要我说多少遍,过去和她那点事情我根本就从没记着。”

他说着,眸光冷厉的看她,像钉子一样钉着她,咬牙冷酷的说:“你不也从未和我提秦毅吗?我至少坦坦白白跟你交底,你呢?你做过什么敢和我说吗?”

季念饱含怒气的看他一眼,他很快就闭上了嘴,拿起挂椅子上的外套,他结了账,把季念带走。

程航就此终结了秦毅的话题,他知道有些话是不能多提的,他今天提了也只是被逼急了。

但过后他就后悔了,他想起这两个月他极少陪着她,所以她怀疑他是正常的。

晚上他们像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相拥着入睡。

季念心情不好,今晚不想伺候他也不想和他做,他察觉到她嫌弃他了,翻身把她抱在怀里,在被子里吻遍她全身。

他把她吻得意乱情迷,她也仍是不满意,冷着脸看他,他没有生气,愈发心疼她了,心想她这算不算是恃宠而骄?

要是换了别人敢这样对他不客气,他早就让她死一百遍了,可是这个人是季念,他拿她没办法,只能哄着她,发了狠劲的强要了她,她咬了他肩膀一口,他疼了也不生气,摸她的头发,也不舍得再弄疼了她。

季念今天情绪有些不对劲,而且最近她开始很嗜睡,也不知道是不是工作累坏了,他在她里面的时候,就发现她睡着了。

他手摸着她的脸,心里突然很难受,他想,自己再忙完了这段时间,就带她去国外度假。

在度假之前他也不能冷落了她,她不是中午有时间休息吗,他也可以趁这段时间陪着她,要不就让她上公司陪着他,只要能看到她和她说说话,怎么都是好的。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4章 下一章:第46章
热门: 总裁他老公是搬砖的 天鼓 百媚生 我的弟弟是暴君 爱情小说死亡事件 揣着霸总孩子去种田 大师穿成掉包豪门千金 炮灰的马甲又又又掉了 乡野邪师 穿越那一片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