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念给狗子倒了吃的, 就开始准备外出。

她今天已经提早请假了, 准备和丽娜去逛街, 买今晚要参加宴席的装备。

原本是可以不必麻烦丽娜的,可是又怕自己一个人的眼光看不准, 一大早把休假中的丽娜喊出来, 她也挺不好意思的。

见了面, 丽娜倒是兴致高昂, 说:“好久没和你好好逛街, 今天倒是托了你男人的福, 否则都不知道哪年哪月能和你再痛快的逛一次街。”

丽娜最近对谈了恋爱的季念怨念颇深,自从季念有了程航, 她发现自己就彻底失去了季念。

难得今天可以一起逛街,丽娜把季念圈得死紧, 还问季念:“你最近和他怎么样了?吵架和好了吗?”

季念低了低头说:“好了。”

“那他又要每晚霸占你呢?”丽娜笑嘻嘻的,自顾自说道,“我一直觉得挺奇怪的,他对你这么黏糊糊的, 你怎么到现在还没怀上。隔壁科室的小郑, 才和她男朋友同居第一个月,就有小孩了, 可惜了她男朋友还没研究生毕业, 根本没能力养孩子,她把那孩子打掉了,做了清宫手术, 宋医生亲自给她刮子宫的,她这才休息了几天,听说今天已经开始上班了,真当自己的身体是铁打的?”

季念向来对别人的八卦故事不感兴趣,丽娜讲完了,她也只是淡淡的哦了一下。

丽娜就嗤笑着说:“不过你没怀上也是好事,要是怀上了,可能也和小郑一样的命运,这样多伤身体,我可舍不得你这样虐待自己。”

季念仰头看着丽娜,心想其实还是有人会心疼自己的,她抱抱丽娜的手臂说:“你别担心我了,我现在要怀孕估计很艰难了,之前服了几个月的避孕药。”

丽娜挺吃惊的斜看季念一眼,她没想到季念竟然也吃这玩意,想劝她一两句,想了想又住嘴了。对于还不确定的爱情,服用避孕药其实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未知的孩子负责。

丽娜带她去一家专.制晚礼服的品牌女店,季念走一圈看到每一件的价格都不菲,她摸了摸自己的包,还好今天有把程航的卡带出来,否则估计得闹笑话。

挑了一件香槟色的露肩礼晚礼服,以及一件黑色的低调礼服,季念试出来,站在丽娜眼前,让丽娜给她做选择。

丽娜觉得都不太可以,又给她换了一件白色的鱼尾裙,她在试衣间里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把这条贴身的鱼尾连身蕾丝裙套了上去,因着款式和布料都是贴身,走出来站在镜子前一瞧,前凸后翘,好身材暴露无遗,连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季念站镜子前问原本在她身后的丽娜:“娜娜,行不行啊?我觉得好像太显身材了?要不你再给我找一件试试吧?”

回答她的却不是丽娜的声音,而是突然换了个人,换了把男性嗓音声。

那人噙着笑意的嗓音道:“这件挺好看,很适合你,为什么要换?”

季念回头一看,瞧见了坐在那里翻杂志的男人,他把杂志放下来,慢慢扬起头,露出张五官端正的脸出来,眼睛直勾勾盯着季念,从上到下的扫射,他看得十分不客气。

这机关枪扫荡的目光太具有标志性,以至于季念不用回忆就认出了眼前这个男人,是曾经和她有过几面之缘的慕治辰。

在她还来不及想清楚慕治辰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时,一个漂亮散着一头长波浪卷的女人从试衣间里出来了,她先是不怀好意的瞧了一眼季念,接着转动裙摆,扭着曼妙腰肢走到了慕治辰眼皮底下。

慕治辰手不客气的搭在这女人腰上,用力一掐,那女人便娇憨的嗯了一声,显得他刚才那一掐莫名带了点色.情的感觉。

慕治辰的眼睛不管看谁都是直勾勾的,写着直白欲.望的,让人总觉得此人不是善类。

季念转身不想搭理他,直接进了试衣间,打算把身上的裙子剥下来。

在季念看不到的视线里,慕治辰一直盯着她的“好身材”,从上到下,他盯着季念露出的脚踝,直到她进了试衣间,他还是对她的白脚踝难以忘怀。

慕治辰总觉得季念刚才提着裙子翩然的一转身,那白脚踝像是瞬间变成了一只漂亮的蝴蝶,蝴蝶飞呀飞的,不知不觉就飞进了他心里,他怎么忘都忘不了,再看眼前的漂亮女人,慕治辰只觉得她俗,俗不可耐!

-

季念换了礼服出来,告诉丽娜挑不到合适的,想换一间再看看,丽娜也觉得这家店的礼服一般般,同意了季念的建议。

路过收银台的时候,店员却把她们喊住了,交给了季念一个包装精美的礼盒。

季念疑惑:“是什么?”

店员笑着解释说:“是慕先生给您付款的,他说这衣服很适合您。”

季念皱了下眉,把那礼盒推了回去,“你退回给他,我不会拿的。”说完头也不回拉着丽娜溜了。

店员拿着礼盒追了她一路,也没能成功把衣服交到季念手里。

丽娜陪着她去下一间名品店里挑礼服,笑着捏捏她的小脸:“没想到你都成少妇了,还是这么吸引男人。嘿嘿!”

季念找出条低调成熟又大气的素净白衣裙,往丽娜眼前一放,“这件怎么样?”

“低调又透着优雅。”丽娜点评,摸了摸布料,“穿上去应该不会出大差错,就是很容易淹没在人群。”

这就是季念想要的效果,她不想给程航丢脸,但与此同时,她不想太招摇,最好今晚谁都不要多看她一眼,这样她就安全一点。

她自欺欺人的这样想着,试了一遍出来,果然是她要的效果,价格也适中,季念义无反顾的拿卡买下来了。

下午请丽娜和自己一起去发型屋洗头发,吹了个自然的蓬松卷发出来,她想今晚稍微盘一下发髻,也就差不多可以了。

回去的时候,丽娜绕着她的浪漫长卷发说:“你今晚就这样卷着头发去,你男人会说你漂亮得像个小仙女。”

季念点头说好,上楼时就想着,她今晚一定要再低调一些,头发要盘起来,既要端庄又要低调。

-

下午五点,程航发信息过来,说他来不及接她了,所以他让上次的司机小凡下午六点来接她,宴会时间是七点,到时候他会在门口等她。

季念挂了电话,就开始忙碌的准备。

下午六点,黑色的奔驰准时停靠在她公寓的楼下,她换好了衣服盘好了发髻拿好了包包,踩上高跟鞋下楼了。

季念上了车,抬头一看那个开车的司机,发现还是上次那一个,送她和程航回来的年轻司机,名字听程航说好像是叫小凡。

季念坐进车里后。

小凡侧头看了她一眼,恭敬的问了句:“季小姐,可以出发了吗?”

季念点头说了句:“可以。”

他才收回了头,坐正了身体,专注的开起车子。

小凡训练有素,在车上除了开车,便不再与季念多攀谈一句。

季念见他不说话,自己也不说话。

到了宴席地点门口,小凡才又侧头恭敬对她说:“季小姐,您是先在车里等一会还是要下去等?小少爷说他再过五分钟就出来。”

季念便说:“在车上等吧。”她看了一眼小凡的后脑勺,问,“你怎么喊他小少爷?”

小凡笑笑,依旧是恭敬的说:“我原本是替他爷爷开车的,从几个月前,老爷子让我以后跟着小少爷,负责给他开车,避免他酒驾出危险。”

“原来这样。”季念点点头,多看了小凡几眼,想再问些什么,思前想后又觉得不好过问。

-

程航走出宴席厅,下了几节楼梯,就看到了小凡的车。

后车座的玻璃窗,影影绰绰透着季念美好的轮廓。

他手往裤袋里一插,脚步加快了,拉开了车门,把季念牵了出来,看着她的脸,眉梢眼底都是笑意。

他把她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个遍,手轻轻捋起她鬓边的发,嘴边噙着淡淡笑意,“念念,你今天真好看。”

季念觉得自己今天挺普通的,倒是程航,西服西裤,身高腿长,剑眉星目,单是站在这门口,就已经十分扎眼。

程航牵着她的手进了衣香鬓影的宴会厅,这是一所六星级酒店开辟出来的大型交流厅。

水晶大吊灯,大理石地板,装饰富丽堂皇,处处透着尊贵,连过路的服务员也穿着合体的制服,整个大厅中央灯火璀璨,流光溢彩。

季念第一次见识这样的场面,比她想的要隆重许多,来的估计个个是大人物,男人们个个西装笔挺,女人们个个珠光宝气,没有一个人是她认识的,但她暗暗比较了一番,觉得自己这一身看起来也没有比她们差很多,除了脖子处少了一点装饰之外,她自我感觉今晚应该算是成功一半了。

程航把她带进来后,便接了个电话,随后让季念原地站着,可以拿饮料喝,他有事要再离开一阵。

季念也不好追问他要去哪里,于是很安静的站在最角落的地方。

她有些紧张,拿了杯香槟喝了一口,放下酒杯再抬头的时候,瞧见一个站在人群中的男人。

慕治辰穿着一套白色的西服,身旁是今天早上遇见的那个女伴,瞧见了季念,慕治辰举高了酒杯,远远的朝她点头示意。

季念没想到会在一天之内连续见到他两次,但人家和她笑着打招呼了,她也不能假装看不到,于是嘴角努力的往上挤出一个笑意。

笑过之后,转过身子,看向另一边的宴席盛况,有乐队在演奏音乐,她慢慢的被吸引着走过去。

她欣赏了一会音乐,身侧忽然多了个人,俯下头,轻声在她耳边说话——

“季小姐,好久不见呐。”慕治辰侧头,目光不加掩饰的盯着她的礼服,从头到尾打量她一遍,说:“为什么不穿我今早送你的礼服?”他肆无忌惮盯着她胸口,“你的身材很适合。”

季念被他盯得不自在,深吸一口气,才勉强维持面上镇定,说道:“慕先生,谢谢你的好意,无功不受禄,你送的礼物我已经原封不动退回去,你回去记得去品牌店查收。”

慕治辰闻言,笑了一下,“一件礼服而已,你不要丢了就是,我也不介意。”他再度从头到下打量季念,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其实我前两天刚好碰见了秦毅。我和秦毅说着话,就突然想起了你。”

慕治辰放肆的目光在季念脸上穿梭,“我说之前为什么总觉得你眼熟呢?原来我们之前见过,就在秦家,你还记得不?”

“不记得了。”季念不想和他再深聊下去,说完转个身要走。

慕治辰的手不偏不倚刚好掐紧了她的胳膊,话里吊儿郎当的透着痞气,“不记得就慢慢回忆一下吧?难道我的面子不够大?你这么不待见我?”

季念隐忍客气的说了句:“请放手。”

随后一抬头,她看见不远处的程航,正朝她这边的方向走来,此时他目光不善的盯紧了身后扣着她手臂的慕治辰。

慕治辰瞧见了迎面走来的程航,忽的一笑,问季念:“你现在是被程少爷宠幸上了?真是难得,他可是香饽饽。”

季念用力一甩手,假如不是因为宴会厅人多,不便于她发作,否则她真想给后面那个大猪蹄子一巴掌。

成功甩开慕治辰的手后,季念大步走到程航身边站好。

程航俯下头拧着眉看她几眼,像是在向她求证,她刚才到底在和慕治辰玩什么。

季念也不知从何解释。

程航收回目光,把季念的手搭在自己手腕处,亲密的俯下头吻了她手背一下,拉着她的手,走到了慕治辰跟前,站好了,挑衅直白的与他对视一眼,声音低沉道:“慕少,以后少纠缠我的女人,你纠缠不起。”

慕治辰冷嗤一声,在他们离开的身后,挺嚣张的笑出了声。

程航现在是急着带季念去见他爷爷,所以不想和慕治辰那个败家子多聊,只是俯下头,低声交代季念:“那个败家子以后别搭理他,绝不是善类。”

季念乖巧的说:“好。”

随后被他牵着手去见爷爷。

爷爷今天也是西服领带,精神矍铄,站他身旁的是,打扮得俏丽年轻的秦琴。

相比于季念的低调优雅,秦琴的装扮可圈可点,她穿着露肩的雪米色连衣裙,因着她身高矮一点,连衣裙是俏皮的短装,显得可爱却又不失礼仪,还把她的好身材勾勒得十分完美。

季念和爷爷打过招呼后,便和秦琴打招呼。

秦琴今日对季念笑着的时候,让季念莫名觉察出一丝寒意。

季念暂时还不知道那份寒意从哪里来,起初以为是因为大厅的空调太低了,直到她看到秦琴含情带笑的看了程航一眼,又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

季念心一沉,她突然就明白秦琴那一丝笑里藏刀是什么意思了。

这个时候,爷爷指了指前方一个穿着棕色西服的中年男人,对程航下指令:“土地局的副局,你过去,先和他打个招呼。”

程航被下了指令。

他今晚过来,就打定了会被摆布,闻言捏了捏季念的手心,示意她在这里等自己一会,他则端着酒杯上去敬酒了。

程航上去了一会,爷爷转头对秦琴笑得和颜悦色道——

“秦琴,你也过去,帮帮他,傻小子不会说话,副局不是你叔叔吗?怎么也得给你这个小侄女一点面子,劳烦你为程航多说几句好话。”

秦琴笑着点头说好,拿着酒杯跟上了程航的步伐。

季念顺着他们的方向望去,就见到秦琴娇小的个子站在了高大的程航身边,她看他时需仰着脑袋看,带着笑意的眉梢眼底,怎么看都是情意。

季念以前只知道程航有人追求,却不知道别人怎么追求,今天她是真真实实见到了。

真实见到之后,她开始有些不安,因为连她都找不出秦琴哪里不好,她都找不出,身为男人的程航又怎么找得出?

季念捏着酒杯的手不知不觉紧了几分,她并不知道自己在爷爷面前有些失态了。

爷爷很细心的看着她的反应,笑着说道:“季念,有些事情你该提早知道,其实我并不反对你和程航谈恋爱,但是程航身为程家继承人,婚姻大事,他是无法自己做主的,我希望你以后也能体谅他的难处,否则他会很辛苦。这是我给你的忠告。”

季念安静的听着爷爷的话,这番话与其说是“忠告”,其实更像是“警告”,她除了接受,不能反驳。

爷爷满意的看一眼不远处的秦琴,笑得不动声色对季念说:“你也看到了,秦琴有学识,有经验,有背景,有她在程航身边,他能少走很多弯路。你如果真爱他,就该让他少吃点苦,你说爷爷讲的对不对?”

季念摇摇头,又点点头,她觉得喉咙被人扼住了一般,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爷爷走开了,她还是在原地站着,她找了个休息的地方坐下,现场舞会已经开始了,她背对着舞台,不想看舞台,不想找程航,她只想静静待着。

有人走过来邀请她跳舞,她抬头一看,又是慕治辰。

慕治辰弯腰俯身做出邀请,季念没搭理他,面无表情,比之前更冷漠了。

慕治辰瞧出来了,再看一眼那头的程航和秦家小女儿,他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小美人好像是被伤透心了,正好,她伤心了,他就有机会了。

不过慕治辰也不着急,见到季念泫然欲泣的脸,他翩翩坐在了她身旁座位,笑出一口白牙,故意挖苦道:“其实呢,男人身边来来去去几个女人,那都是正常的。你哭也没用,只会让人厌弃你。”

“关你屁事,滚开。”季念没心情维持表面的优雅了,她现在想踢东西想骂人想发泄,眼前这个男人撞到了枪口上了,她没给他两巴掌是她克制的结果。

慕治辰冷笑一声,心里却越发觉得她有意思了,还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这样骂他,骂得他妈的好爽,他想,以后要是不找个机会把她搞得跪求求饶,让她收回今天的话,他不姓慕!

慕治辰幽幽叹口气说:“其实你现在不和我跳舞,你男人也会和别人跳舞,与其让他看不起你,你何不陪我跳一曲?”

季念再次不给他面子的骂他:“滚开,不要让我见到你。”

慕治辰顿时火冒三丈,季念既然对他不客气,他也不对她客气了!

他强拉着季念的手,要把她拉进舞池。

季念用力的甩手,在周围制造出一圈动静,才成功甩开慕治辰这贱人。

她知道自己失态了,甩开慕治辰之后,她急切的进了洗手间,深呼吸几口气,她洗了把脸出来,妆容都淡了,她还勉强拿出粉饼补妆,补了口红,她告诉自己无论如何不能失态。

恢复好了笑容,她走出洗手间,却被几个黑色西服的男人堵住了,带走了,为首的一个,竟然是刚才送她过来的司机小凡。

季念被人带着走,问小凡:“想带我去哪里?”

小凡挺抱歉的看季念一眼,“不好意思,季小姐,是老爷子叫我先带你去避一避。等会我就送您回去。”

季念握紧了手,她咽下一口气,此情此景,几个高大的男人包围着她,她是走不了的,与其撕破脸皮,不如静观其变。

她被带进了一间临时的“监牢”里,估计是连他们也找不到适合软禁她的房间,于是临时找了这里,一间四周都是闭路监控画面的密室。

季念坐在一张椅子上,司机小凡好吃好喝的端上茶水糕点,她一抬头,房间四面八方都是监控,监控画面也连接到了宴会大厅。

季念在某个监控电视看到了程航的踪迹——

他依旧和秦琴站在一起,和一个穿棕色西服的男人不停交流着什么,交流到一半,秦琴上前挽住了那棕色西服男子的手臂,那男子便笑着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臂,把她的手拉起来交到了程航手里,指了指舞池的位置,那意思是要程航领着秦琴去舞池跳一曲了。

程航没有接过秦琴的手,这个时候,爷爷走上前去了,爷爷拉着程航的手,交到了秦琴的手里,随后,两人手牵着手去了舞池。

季念看着这一幕,手不由地攥紧了,她不停安慰自己,其实这也没什么,不过就是跳个舞,她读大学的时候也和师兄一起跳过舞呢,可是眼泪不知不觉就掉下来,她觉得自己也没有很伤心,只是突然觉得无力。

-

程航拉着秦琴的手,走到舞池中央就放了手。

他颀长的身子站立在秦琴面前,幽冷的眸底写满了拒绝,有一句说一句:“季念今天来了,你别这样,做做样子还行,真和你跳了,我等会很难和她解释。”那意思就是,你放了我吧。

秦琴环视一周,“季念不是早走了吗?”

程航回头,目光迅速扫荡一圈,发现季念当真是消失得连人影都没有了,他急得打她电话,却发现她手机打不通了,没有信号。

他愈发着急了,这个时候爷爷走过来和他说——

“宴席快结束了,让秦琴介绍你和副局一起吃宵夜,能不能把你那烂摊子解决,就看今晚的宵夜。”

程航点头答应了,又问爷爷:“季念呢?”

爷爷哼一声说:“你放心,她去洗手间了,我已经让小凡提前送她回去了。你连小凡都不信?”

程航不是不信小凡,他只是担心季念,可打了好几通电话给季念,依旧是无法接通。

此时宴席到了尾声,他需得把握时间,在秦琴的安排之下,他约上了副局,并肩和秦琴走出了宴席厅,坐上了同一辆车。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3章 下一章:第45章
热门: 沧海有时尽 离婚后我走向人生巅峰[快穿] 三官六院(狗语者):守护俏师娘 当白富美成为贫困女 女心理师之江湖断案 花开景年 我怀了全球的希望 妄神 错有错着 爱你甜又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