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念被程航拉着手, 朝爷爷的方向走去。

隔着远远的距离, 爷爷已经看清了季念的面目, 这是季念第一次见到爷爷,却不是爷爷第一次见季念。

爷爷对季念可以说是印象深刻, 五年前这个小姑娘差点把他的亲孙子害死了, 还是自愿为她去死的, 他怎么可能忘了她呢?

此刻, 爷爷看见了季念安然无恙的迎面走来了, 心想着为什么害了人的人, 还能好好的活着,她好好活着不重要, 他也不是赶尽杀绝的老人家,凡事留一线, 却也不是为了日后好相见。

他原本希望程航和季念永不再相见。可是谁能想到,她竟然无愧无疚的再次站在了程航身边,被程航怜惜的捧在了手心,假如程航知道当初她是怎么对他的, 他还会继续这样和她手牵着手吗?

爷爷看着季念被他牵着走来的一路, 想了很多,也回忆了很多。

他想自己要怎么和季念交谈说第一句话, 程航已经忘记一切了, 看样子是又再重新爱上了她,又是和当年一样爱得死去活来,甚至比从前更爱了, 这可不好办。

这小姑娘是通过什么办法,能让失去记忆的程航再次爱上了她?他百思不得其解,但他开始觉得季念不是普通的小姑娘了,就凭她能在五年后再次站在他身边,就可以看得出她是有心计的。

她这么有心计,保不准程航这一回又得栽死在她手里。

爷爷想到这里,眉头狠皱了起来,他实在是有些头疼。

但爷爷总归还是个见过大场面的爷爷,他想她季念再厉害,也斗不过自己的,她还年轻,哪怕满腹毒计,可那毒计也就只有程航这个傻小子会相信。

片刻后,季念终于在程航的牵引之下,站在了爷爷面前。

爷爷很镇定的朝季念笑,笑得和蔼可亲,甚至带着点慈祥,说:“你好,小姑娘。”

爷爷对季念的友好态度,让程航立时松了口气。

他揽着季念的肩膀,扬起下颌,对爷爷说:“爷爷,这是我女朋友,季念。”

爷爷点头说:“好,好。”

季念甜甜的乖巧的喊了一声:“爷爷,你好,我是季念。”

爷爷笑着道:“季念,谢谢你把这个臭小子照顾的这么好,他没少欺负你吧?从小就是个混世大魔王。”爷爷说完挤着眼睛看程航。

程航一点不生气爷爷在季念面前揭穿自己的小时候,在他眼里这就是爷爷愿意接受季念的表现了,他握着季念的手又紧了一些。

季念赶紧笑着对爷爷说:“没有没有,他挺好的,也没欺负我。”

程航得寸进尺,揽紧了她肩膀,俯下头看着她的眼睛笑,抬头看爷爷,“爷爷,你听到了,我没欺负她,平时都是她欺负我。”

他说完俯下头在她头发上亲了一下,满眼睛的宠溺。

季念伸手把他轻轻推开了一点,示意他注意一下。

程航被她推开了,从她头发上仰起头的时候,他看见了站在爷爷身后,一直沉默看他们秀恩爱的秦琴。

出于礼貌,他向季念介绍秦琴:“季念,她是秦琴。”他为了不想让季念误解,刻意补充了一句:“是我爷爷的助手。”

爷爷闻言,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给他。

季念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主要是听到了那个女孩叫秦琴,她想,会是秦家的秦琴吗?

在她发愣的时间里,秦琴已经主动的伸手与她交握,笑着说:“你好,你就是季念吧?我早听说过你的名字。”

秦琴大方承认自己认识她,季念稍微动动脑筋就知道,自己刚才的猜测没有错了,眼前的这个秦琴,就是秦家的小女儿。

季念不安的伸手与她交握,客气的笑道:“你好,我是季念。”

程航早知道秦琴是秦家的小女儿,也料到了季念八成会认识她,今日一见,果然如此,他庆幸自己没有藏着掖着,大大方方挑明了,季念也没法找他麻烦。

他心知肚明,也就不多问多说什么了。

结束了毕业拍照,爷爷提议要请他们一起去吃饭。

程航拒绝了,说自己和季念还有事要做,随后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他揽着季念走了。

爷爷站在身后看他和季念离开的身影,面容渐渐褪去了刚才的和颜悦色,一张满是皱纹的脸此时气得有些变形,身边只剩下一个知根知底的秦琴,他也就不再伪装自己的,气急败坏的自言自语:“臭小子,有女人就不要爷爷,你给我等着瞧,看她以后怎么弄死你。”

秦琴默默站在爷爷身旁,听着爷爷暴跳如雷骂他自己的孙子,她也听得很无奈。

她曾经从爷爷嘴中得知了一些,关于程航和季念的过往,按照爷爷的说法是,发生过那样的事情,他们是绝对不可能再在一起的了。

可是秦琴又不是瞎子,她看出来了,程航很爱季念,爱到眼里只有季念一个人了。

以前秦琴和程航单独相处的时候,她觉得程航看她的眼神飘忽是飘忽,但至少在某个瞬间,他是把她看进眼睛里了。

可是今天季念一出现,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他眼睛里是彻彻底底的只有季念了,她看出来了,感受出来了,这种感觉真叫人难受。

她有些动摇了。

爷爷看出她脸色不好,便说:“秦琴,你别受人影响了。是你的就是你的,季念还能翻出什么浪花出来?”

秦琴知道季念是翻不出什么花来,可架不住程航爱她啊。

秦琴还是觉得泄气。

她并不是爱得没有尊严的女人,第一次见程航是她小学四年级,她去程航家里做客,那时她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谁见了她都喜欢她,宠着她,可是那天她遇见了程航,像是做了一场噩梦,因为她打乱了他的魔方,他气得把她摔一边,锁她在房间里,拿东西扔她,拿剪刀剪她头发;

他捉弄她一整个下午,怎么好玩怎么捉弄她,那是她第一次对一个人恨之入骨,还是个男孩,可她并没有因此就远离他,相反,她发现自己内心深处很想认识这个很会玩的男孩;

她往后来他家里的次数多了,她知道他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也就不再轻易惹他了,而且偶尔还顺着他的毛捋一把,可他却依旧不待见她;

她看他在玩游戏她也学着玩,可是他嫌弃她是女孩,不愿意带着她;

他去学游泳她也跟着去,她搞不清楚自己是喜欢他,还是想报复他,可是她知道自己不想他死,有一回他脚抽筋了,是她游过去救了他;

她救了他,他却依旧不待见她,甚至连眼睛都不看她一眼;

秦琴知道自己多想在他心里占据一席之地,可他不给她一点机会,甚至连她叫什么都不记得。

她比他先一步喜欢上了他,在他还不了解女人是什么玩意的时候。

初中时秦琴便去了国外读书,也彻底的与他断了联系,这也成了她如今最后悔的事情。

因为就是这段时间,程航身边有了季念,他在刚开始喜欢女人的时候,身边就有了季念。

秦琴时常在想,如果那个时候换成自己在他身边,他喜欢上的女人会不会是自己?

爷爷站一旁安慰她:“有些爱来得又快又猛,可它来得快去得也快,有些爱来得细水长流,却像小溪一样慢慢滋润,你要的是哪一种?”

秦琴无声的叹气,她不确定自己要的是哪一种,可是她明白自己的心意已经没有退路了。

-

路上,程航把车开出了S型,季念按住他的手,“你是不是疯?要拉我一起死?”

程航这才把车开得稳当一些,他最近疯的次数太少了,当了一段时间的好儿子好孙子好学生。

他难得今天想疯一把,被季念控制住了,他很焦虑的说:“季念,你不知道,我这一个月过得多憋屈。我每天都在想你。”

季念才不信他,他每天想她,还能想得一个月不回家?她有一大笔账要和他算!

可是眼下安全是第一,她需得稳住了他胡乱飙车的个性,留得小命在,她才能好好与他算,家里的狗子可还在等他们去喂食呢。

“你先把车开好了,回去了再好好和我说。”季念下了命令,顺便瞪了他一眼。

程航被她这一瞪,顿时没了脾气,他像条柔顺的大猫一样,肩膀放松了,懒洋洋的靠在车座上,他把车速放到慢得不能再慢的速度,还伸手去牵季念的小手。

被季念一把打开了,大声的斥他:“看路。”

他被她大声了几句,也就不再胡来了,只是车速慢慢快了一些,因为他看着季念的脸,发现自己想死她了。想到他觉得自己能立刻死在她身体里。

难怪别人说小别胜新欢,要不是怕季念和他翻脸,他现在就想着找个僻静的地方进了她,吞了她,或是被她吞,怎么着都好,反正怎么爽怎么来。

他太想她了。

她的身体,她的心里。

车子停在公寓楼下,他车钥匙一拔,自己先下车了,绕过车身去拉开季念那边的车门,他把她扛起来了,迫不及待往楼上走。

季念今天穿着短裙,一扛起来就走光了,她在身后拍他肩膀,“放下来,放下来。”

程航死活不放。

季念环视周围一圈,委曲求全道:“那你用抱的!用抱的!”

程航于是把她翻了个跟斗,给她放下来了,转瞬就横腰抱她在手里,这是个公主的抱。

程航人高马大手长脚长的,抱她就跟抱只小猫一样轻巧随意。

季念被他抱在怀里,睁开眼睛就看到他的好样貌,他今天拍毕业照,白衬衣黑西裤,从未有过的正式,正式之中透着股矜贵,甚至有股成熟。

她的男孩仿佛变成男人了呢,她看到了他下颌的青苔色胡茬,伸手摸了摸,被他俯下头一看,笑出一口白牙,阳光把他的笑映得又帅又年轻。

程航俯下头吻她一下说:“你也想我了?想我哪里了?”

季念白他一眼,“要脸吗?”

他叹口气突然变得有些难过的说:“没有你我还要脸干什么?”

他一个月没回来,上楼却比谁都快,拿钥匙开门比谁都熟练,也或许是他心里有事要做,所以闭着眼睛他就把门开了。

门开了之后,他先急切的把她吻了一个遍,压她在门板上,进去了。

季念拿手锤他,他一进去她话都说不完整了,“你,这么着急大中午的不吃饭,你就为了做这个?”

“不然呢?”他觉得他能把她整得彻底说不出半个字,于是动作没节制的剧烈了,“我想死你了。”

“怎么想的?”

“你说我怎么想?”他的手也进去了,感受着一个月没感受到的她,他觉得她一个月没被自己碰,倒是越长越回去了,他快死在她里面了,他好喜欢这个变化,不确定是她变小了,还是姿势选得好,总之他做得酣畅淋漓。

结束了他又想开始。于是就地又开始,制造出极大的动静,大中午的隔壁邻居大概会以为他们在干什么,但是他顾不了邻居怎么想的,他现在就要这样干,又狠又猛又激烈,带着情意的在她里面,怎么爽怎么来。

他要让她变成自己的,也要把自己变成她的。他还是他,过了一个月的狼狈日子,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爱她了,里面外面他都爱。

他不想再和她分开了,一刻都不想,变成落水狗也不想,别人再打击他也要来找她,只有在她身体里,他才觉得自己活得挺像个人。

狗子听见了门口的动静,跑出来看看一个月不见的狗爸爸,可是狗子这一回并没有很激动,反而显得有些憔悴忧郁,大概是认定了狗爸爸红杏出墙了,它病恹恹的躺着。

狗爸爸却很激动,他从门里把人做到了沙发上,再从沙发上做到了卧室里,把人往死里折腾。

结束了他的粗暴攻击之后,他抱着季念轻声的哄,不停的认错,“季念,这次是我错了,以后我不再这样了,你原谅我吧?”

季念翻过身子,故意不理他,“你做错的事情有点多,你在说的是哪一件?”

程航的认错态度是前所未有的好,好到季念以为他是吃错药了,虽然他在自己眼前伏低,但是季念也并没有觉得自己就有多开心。

她心里觉得怪怪的,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她总觉得他这次回来,又和之前不一样了。

程航把她的手抓过来,贴近心口,他从未有过的温柔,和季念说自己这段时间遇到的糟糕透顶的事情。

他告诉季念自己被人算计了,拿了一块完全没用的地,最后他把脸埋在她心口,从未有过的无助失落问季念:“我是不是很没用?”

季念摸摸他的脸,难怪她觉得他脸颊都瘦了,凝着眉看他很久,她的手摸到他短刺的发间,她郑重且认真的说:“不是的,程航,你才二十三岁呢,谁没翻过跟头,这个不算什么,别人这个年纪也才刚出来工作而已,你还这么年轻。”

程航像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但又像是没有,他抱着季念,紧紧的抱着,有一刻他真想一直一直这样抱着她。

他希望全世界只剩下他和她两个,这样他能一直抱着她不放手。

可事实证明这是不可能的。

-

程航洗了个澡就接到他爷爷的电话,爷爷让他明天一定要准时出席宴席,这关系到那块地的事情能不能顺利解决。

程航在电话里头答应了他爷爷,挂了电话,他回卧室里,钻进被子里,他抱着季念,一刻都不想和她分开。并告诉她:“我明天有个宴席非去不可,你陪我去好不好?”

季念点头,又摇头,“重要吗?”

“挺重要的。”程航给了她一张卡,“你明天想办法去买套礼服,到点我就来接你。”

季念知道程航极少这么紧张的筹备一件事,心想明天的宴席一定是很重要的,于是她立刻就拿手机和护士长请假,并约了正在休假的丽娜明天早上陪她去买衣服。

她想,自己总归不能给程航丢了脸,买了衣服,是不是也要弄一下头发。她想得有些紧张,晚上睡觉就有些失眠。

程航也失眠,他看着天花板,想着那块地要怎么完善的解决才好。

想着想着就叹气,季念听到了,她心有些难受,程航以前在她身边从来都是倒头就睡了,可是他现在都有心事了,而她好像并不能帮到他什么。

他们之前吵吵闹闹的那点破事,在他现在心烦的事情面前一比,好像瞬间就不算什么事了。

季念翻过身,小手拍拍他胸口,仍旧是安抚,“程航,为什么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以后还有很多机会,就算你办不好这件事,我们也可以做点其他的。你甚至可以去找其他的工作。”

季念知道自己是自私了,她下意识的不想和程家有接触,她想把程航也笼络到自己身边来,让他彻底的离开程家,变成她一个人的。

程航却说,“我答应了爷爷做他的接班人,要接手他所有的生意,这块地我拿来是爸爸名下的,等我解决了就算结束了,以后我就不想再碰我爸爸的生意,可是我答应了爷爷的事情却不能反悔。”

他伸手揽紧了季念,俯下头轻轻吻她额头,“我也想做普通的工作,下班了和你逛街看电影,可是我答应了爷爷,我就要做好,总不能半途而废,否则连你也会看不起我。”程航说,“季念,这段时间,我总担心我给不了你好的生活。”

季念心疼的伸手,抚平他眉宇之间的每一道褶皱,她看着他,看得眼睛里只剩下他才问:“所以这一个月,你就是因为这样不来看我和狗子?”

程航没有回应,这段时间他是累的,也是怕了,也确实是自信心被打击了,总之各种原因交织在一起,连他自己也想不明白,但这段时间的遭遇让他想明白了一件事,他确定自己不能没有她了。

他拉她的手亲吻,像是发誓一般的说:“以后我就算要死了,死之前我也先上来见你。说到做到。”

他伸手在她额头上摁了个大拇指印,像小孩子一样的笑着看她,“戳好印了,死了也是你的人,改变不了。”

季念被他抱在怀里,听他笑得像个大男孩,又忽然觉得,其实他一点都没变,他还是自己的程航。

-

第二天早上,程航换上了衬衣西裤一表人才风度翩翩的站她眼前,季念看一眼,脸红了,再看一眼,心跳了。

心想这个人到底是怎么长的,为什么能长得这么又高又直的,他站起来手往裤袋一插在斜着眼睛看她的时候,尤其令她心动不已,她觉得自己被他看得魂魄都没有了。

他套上他的西服,胡子刮得干干净净,下颌刚毅脸型完美,走路时嘴角淡淡勾着弧度,黑亮的眼眸像星星一样夺人目光,他看起来那么意气风发,倨傲矜贵,自带着气场与电场,这会把季念先电到了,也不知道下一个要去电谁。

季念看他一眼,坐沙发上,抱着狗子,对狗子说:“你狗爸爸现在长大成人了,要去外面勾野妈妈了!”

程航把手从裤袋里拿出来,站在阳光下朝她粲然一笑,无可奈何的语气,“胡说八道什么呢?我怎么就才长大成人了?我早就把你狗妈妈按着做了不下一万遍,成人是不可能现在才成人了,但是长大肯定是大了的,不信你问你狗妈妈,昨晚是不是感觉我又大了?”

狗妈妈表示很不忿,但是与此同时她又红了脸,她才不知道程航到底是大了还是没大,只知道他现在力气是越来越大了,做起来频率和打桩机有得拼了,“坏蛋,你要是敢去外面勾三搭四你就死定了。”她补上一句,“你不许随便回复女人的信息!”

以前季念是不想说他,看到他微信里和女人发信息她也当没看到,可是现在不行了,程航现在不是个大男孩了,他开始工作了,连西装也穿上了,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了,她不能这么轻易把他拱手让人。

程航听到这里,登时却笑了,他心想,季念可算是开始吃醋了,这可真是他娘的坑爹了,他等了这么久,这才终于等到她吃醋,偏偏在这节骨眼,他忙得很,以前他那么闲的围着她团团转的时候,她怎么不肯吃一次醋给他瞧?

他高兴归高兴,表面功夫还是要做一下的,于是扯了扯领带,胡乱解释一句:“我只回复你的信息。”

季念一下就炸了,因为她知道他在撒谎。“你当我好骗?程航,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以前我每天晚上上夜班的时候,你和某些个女人发的信息。”

有一回季念下了晚班趁他睡觉的时候,看到他和另一个女人的信息。起因是那个女人发信息来撩他【在干嘛呢?】被撩了的程航同学在隔了几个小时后,夜深人静之时回复了一句【在床上。】;

于是对方又回复了一句【在谁的床上?】;程航就回复【女人。】;对方又问【想看照片。】;程航色胆包天就把他和季念的照片发给了人家,对方也就没再发信息过来了。

虽然这件事情程航也没有出轨,但是季念看完了信息就不舒服,大半夜三四点他还和女人聊天。她能舒服吗?

哪怕这件事情过去好几个月了,可是季念一直耿耿于怀的记得。

程航就知道季念表面上不动声色,其实暗地里每天都看他的信息,他本来觉得自己没什么心虚的,她想看就看,却没想到她会秋后算账。

他们才和好,他怕了她又要生气,于是摸了摸眉毛,紧张的解释了一句:“季念,我以后不会了。以前是因为你总不回家,我等你很无聊才和别人说几句。”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2章 下一章:第44章
热门: 世家(下) 穿成魔尊后我成了团宠 暗恋了不起 把男主的脸往死里打 被反派boss强制走恋爱线 我们曾对星空许愿 折兰勾玉杏向晚 带着技能去穿越 星河 他很坏很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