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又是好几天过去了, 程航连着大半夜的回来折腾她, 折腾完了就走, 他走得比谁都快。

季念每天早上黏糊糊的醒来,时常怀疑自己昨晚只是被强j了。

她很憋屈。

周六晚上特意喝了咖啡, 强迫自己不睡觉, 就等着他大半夜的回来。

他刚一回来, 她立即从房间里走出来。

程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给她的绿萝和发财树浇水, 狗子就坐在他脚边, 他给绿萝浇了水,顺便喷一点水在狗子脑袋上, 狗子就疯狂的抖擞脑袋,把水洒得满地板都是。

季念静静的站在门口看着他, 连着一个星期没在白天瞧见他,她发现他瘦了,下颌泛着青苔色的胡茬,有些疲惫的模样。

他眼角的余光瞥见季念了, 但却始终冷漠的坐着, 不看季念一眼。

他给绿萝仔仔细细浇好了水,就把手脚伸开, 搭在沙发边上, 头往后一仰,眯着眼睛看天花板,像是睡着了。

季念观察了他好一阵, 发现他看树看狗子甚至看天花板,就是始终不看自己一眼。

她怀疑自己是得罪了他,也许他并不想回来,但是为了他养的绿萝才勉强回来。

程航这个人有一个特点,凡是他经手的东西,不管是从哪里得来的,但凡他养了个开头,他就不会弃之不顾,他对狗子是样,对绿萝是这样,也许对季念也是这样。

季念有些难受的揉了揉心口,问他:“你这几天去哪里了?”

他抿着薄唇眯着眼睛看天花板,依旧是不看她,话也说得懒洋洋的,“你管我去哪里?我死了你也不介意。”

“你胡说什么?”季念急了,眼眶不争气的红了,走到他跟前,看着他,“我哪里得罪你了?”

程航这才慢慢的坐直了,对上她泛红的眼睛,他眼神瞬间变得锐利,别过头,他低嗤,“你得罪狠了!”

“你什么意思?”季念拍打他的手臂。就差给他几个巴掌了。

程航被她打了几拳,烦躁的把她推沙发上,径直走到她放着药瓶的柜子处。

他很轻易就取出那瓶她说的,装着蛋.白.粉的药瓶,用力朝她身后的墙壁一扔,发出“啪”一声巨响,吓得季念惊叫一声,她有些怕得捂了捂耳朵。

她再抬头睁眼的时候,看见他人高马大一步一步朝她的方向走来,此刻他在她眼里,像个巨人,像个要把她杀了的巨人。

以前她不知道他这么高大,今天他发怒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低估了他,他一只手就能把好好坐着的她掀翻在沙发上,他扣着她的手在头顶上,不管不顾的力量,他没打她一下,箍着她手腕的力量却比打她还狠。

他捆住了她胡乱挣的手,一字一字问她:“那药瓶里的东西是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避孕药!你真当我傻?”

他早觉得那药瓶不对劲,于是取了一颗去找人检查,最近才得知是避孕药。

季念被他箍疼了,眼睛看了那药瓶一眼,她猛摇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他妈敢在我眼皮底下玩手段!”程航认定了她在故意装傻,发狠的语气,“我没把你灭了算你命大!”

事到如今他和她挑明了,她还敢继续装傻,她简直是他娘的爬到他头顶上来了,可紧箍着她的手,他瞬间又不知道该拿她怎么办了,弄伤她他舍不得,抛弃她他做不到。

他对她什么都做不出来,只是愤怒的箍紧了她的手,要她给自己一个说法,可是她说不出来,她说不出来就是心里有鬼了!

程航松开了她的手,把那瓶被他砸了后还依旧完好无损的药瓶打开来,一颗一颗洒在地板上,然后指着地板上的药丸,斜着眼睛看季念惶恐不安的脸。“去,把它们一颗一颗捡回来吃进肚子里!”

季念知道他是气急了,她看到他气得眼睛都红了,耐心的解释:“不是的。你相信我,这些药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她伸手去拉他的手,被他一把甩开,依旧耐心与他说话:“你以前说了以后都会相信我的。”

“我没相信你吗?”程航压低了眉,凶狠的盯她,“我如果不相信你,你觉得你还能坐在这里和我说话?”

季念愈发不知道从何解释,含糊的说:“这药是妈妈给我的,我不知道是避孕药。”

“你做护士的你不知道?”程航冷嗤,他认定了她不怀好意,不管她说什么他都不信,他不信却又要听她解释。像是喝醉了酒,他跌跌撞撞翻来覆去的说,“我说了要你给我生个孩子,你就这样骗我,你是觉得我哪里配不上你?你不给我生孩子,你还处心积虑骗我。你知不知道我,我为了和你在一起……我多想和你在一起。”

季念觉得他是喝多了,走过去安抚的牵他的手,安慰道:“这只是暂时的,我们以后还会有小孩的,至于我妈妈为什么拿这些药给我吃,我会去问清楚的。”

“你问个屁的清楚。”程航在灯光下看她的眼睛,又狠又厉,“连医生都说你避孕药吃多了,三个月都不能怀孕。”

他并不是非要她怀孕,可是他那么害怕别人要拆散他们,他害怕到只能用孩子来让她留在他身边,他觉得只要她怀孕了,爷爷再不接纳她,也不能拿她怎么样,可是她敢玩手段,他想不通她为什么玩手段,但他很清楚她把他的计划和机会都打岔了!

季念仍旧是牵他的手,在地板上看着他的脸,轻轻抚着他的下颌,“不用等三个月,我身体好,我很快就能怀上了。”

他低头瞥她一眼,冷漠的说:“滚开。”

季念的手松动了一下,听到他一字一字绝情的砸下来——

“你以为我真想和你有孩子啊?有你一个我就烦,再生一个像你这样的我得烦死。季念,你听好了,你不想生就说你不想生,不用拉你妈下水。我以后不再逼你,爱吃你就去吃,吃到你绝育,你以后想给我生我他妈都不要,你根本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让你怀孕,你他妈就适合一辈子做个见不得光的女人。”

季念眼泪掉下来,砸在地板上四分五裂,仍是攥着他的手,颤抖着声音说:“你别这样说,我会去查清楚的。”

“不必了!”他冷漠凌厉的站起来,盯着她那张泪眼朦胧的脸,第一次觉得她是这么烦,最近令他烦的不止这一件,他现在已经没心思去哄她了,她要哭就去哭到死,“收起你那眼泪,我受够你了!别让我看到你那张脸。”

他把她从地板上拎起来,从身后压她在沙发上,背对着不看她的脸进了她,带着套,像是要故意侮辱她。

他也没有在她体内,剥了套,全部打在她脸上,完了拍怕她的脸,他身体累心里更累,“喜欢了?以后就这样,你就适合这样。”

-

接下去几天,程航彻底的不回来了,季念给他打过几个电话,他不接,给他发信息,他也不回复。

季念觉得难受死了,他宁愿他抓她的头去浸水,也好过这样不闻不问的冷暴力。

她想得快要抑郁了。

丽娜见她整天闷闷不乐,还特意来问她怎么回事。

可是她连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该怎么和丽娜解释。

季念知道问题是出在了那瓶药上了,于是打电话约妈妈见面,带上了那瓶被程航摔得四分五裂的药瓶。

-

见了面,季念拿着她妈给的所谓蛋.白.粉药瓶,问李春华,“这是避孕药对吗?为什么这么做?”

李春华看一眼那药瓶,嗤笑一声,她仿佛早料到了会有这一刻,淡定的口吻答道:“妈妈是为了你好。”

“你这是为了我好?”季念眼角直抽搐,“你让我吃避孕药是为了我好?你是要让我死!他都知道了!”

“谁知道了?”李春华狐疑的转了转眼眸,很快想明白了,眼神定定看着季念,“你男朋友知道了?找你麻烦了?”

季念咬着唇气得不吭声。

李春华气得冷笑,“他找你麻烦?他有什么资格找你麻烦?因为你不怀他的孩子他就找你麻烦?你被男人迷傻了吧?他连门都没让你进,就急着要你给他生孩子?”

季念憋红了脸,“不是这样的,他们家情况特殊。”

她知道程航为什么要她怀孕,他只是想先斩后奏,可是自己却大意了,他现在肯定恨死自己了。

李春华手指狠戳她的脑袋,使足了劲儿教训她,“我说你傻你还不承认!你现在过了几年好日子,所以把从前的苦都忘了吗?你要走你妈我的老路吗?你要你的孩子过着和你一样,没人疼没人爱连饭都吃不饱的日子吗?”

季念无话反驳,她不想走她妈的老路,也不想她和程航的孩子以后过辛苦的日子,可是路已经走到这里了,不进则退,她根本没有其他的选择。

“你好好想想我是害你还是为你考虑!”李春华骂了她心里也不好受,可她看得出季念爱惨了那男朋友,便问:“你什么时候让我见见他?他要是敢怪你,你就让他来见我!我会让他心服口服!”

季念摇头,一头混乱,狼狈的抓着头发,她现在有些绝望,“妈,你别问了,我和他都快玩完了!”

程航大半个月不来看她,连个电话信息都没有,也许他最近和相亲对象见面了,彻底的对她死了心了,她对自己没有信心,对于失去五年前记忆的程航更加没有信心。

和他在一起的这段日子,她觉得他们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现在。

他能把他们五年前的回忆都忘个一干二净,也同样可以把这半年来的回忆都忘记。

李春华听她这样说,倒是乐了。“完了好,妈妈给你介绍个好人家认识。保证他会把你娶进门,你这段时间好好的和你那男朋友断个干净彻底,别再留什么历史遗留问题,干干净净的才容易找对象。”说完还特别高兴补上一句,“还好你妈我有先见之明,早早让你吃避孕药,否则现在搞个私生子出来,他那边不娶你,你这辈子就算完蛋了!”

“妈,你别说了!”季念有些崩溃,她最崩溃的是程航不再来找她了,她觉得自己现在又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李春华见她难过也就不再提她的伤心事,失恋都要一段时间平复呢,何况她女儿这是和人同居了,肯定得受伤一段日子。

不过她受伤,也好过给男人生孩子,带个拖油瓶过日子好。

李春华坚定认为自己这件事情做得一点都不过分,以后她女儿要是也做了孩子的妈妈,她一定会理解自己的一片苦心的。

李春华话锋一转,和季念提起了秦毅与温小姐的婚事。

“秦毅现在没去找你了吧?”李春华勾着唇得意的笑,“没想到这件事会峰回路转,上天终究还是眷顾我们母女俩的。”

当初秦毅差点就快刀斩乱麻,斩断了与温小姐的关系,谁知道温小姐突然怀孕了,秦毅千算万算,连让季念改名换姓,再神不知鬼不觉的娶她回家的计划都安排好了,谁知道半路杀出个温小姐突然怀孕了!

李春华想到这里哈哈大笑,“听说秦毅知道温小姐怀孕的时候,失踪了两天两夜,他一定没想到温小姐还留有这后招,想悔婚把你娶进门再把我撵走?没门!连天都不愿意帮他!”

李春华一番感慨,季念却是无兴趣倾听。

她好长一段时间没见过秦毅了,她说不上对秦毅是什么感觉,她恨他不至于,爱他也没有,可他毕竟没做过真正意义伤害她的事情,甚至他曾经帮助过自己,如今得知他安心要娶温小姐,她心里是默默祝福的。

李春华见她对秦毅的事情反应淡淡的,又提议道:“你最近有没有时间呢?你继父上次和我说,秦琴回来这么久都没见过你,好歹是一家人,横竖也想把你介绍给他小女儿认识认识。”

季念如今已不想和秦家人有任何联系,假如上次没有发生过,秦震要把她送走的事情,她倒是可以继续装作是继女儿,逢年过节的回家拜访。

但是如今,秦震先她一步撕开脸皮,这拜访也就显得没必要了。

她摇头拒绝说:“替我谢谢他的好意,但介绍就不必了。”

李春华叹口气,心里也明白她女儿与秦家的缘分,大概也就止步到这里了。

不过想起一件事,她又觉得不吐不快,“那个秦琴也不知道是怎么认识的你,有一回和我打听你来着,还问我你以前在哪里读书的。”说到这里,李春华冷笑一声,“我会那么蠢告诉她你的信息么?那小丫头精得很,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季念对这个秦琴不是特别感兴趣,至于她为什么向李春华打听自己的过往,她没想明白,也暂时没时间去想明白,于是也就不想了。

和李春华见面后,季念就回了家。

家里空空的,程航还是没回来。

她又急又气,委屈得想哭了,抱着狗子,她自己气自己的说:“他最好就永远都别回来,这样我也省心,再过几个月我就回乡下去,我就和他一辈子老死不相往来!”

-

六月中旬,季念提前从陈芳芳的微信朋友圈中得知,他们已经完成了毕业答辩,等时间一到拍了毕业照,就可以拿毕业证离开学校了。

季念问了陈芳芳一些关于程航的近况,得知他最近极少在学校里,她就开始有些怀疑他了。

可是很快她又打消了这念头。

她从陈芳芳那里,问到了拍毕业照的具体时间,预定了花束,打算等他拍毕业照这一天,去给他一个惊喜。

她想,他生气归生气,一个月都过去了,他总不能见她主动来讨好了还生气吧?

因着这毕业照,她又开始对她和程航的关系多了一些盼头。

-

程航也想着她的,可是想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他最近遇到了他从未遇到过的麻烦。

那块他爷爷说的建工路地皮,他以为让朋友帮自己拿到后,他就算是大功告成,还等着去和爷爷交差谈判。

谁知道最近却得知,三年后市里要改造的保密地皮文件里,恰好有这块地皮。

他拿下的这块地就是个空壳,很多提前收到消息的商人,早就不对这块地下手了,只有他这个人傻钱多的白.痴,不调查就去拿地,难怪他拿得那么容易。

程航得知消息后,曾经重新找上了他的那个官二代同学,同学却很为难的说自己也不知情。

程航爸爸知道这件事情后,第一时间就把他叫来问个清楚,顺便把他训个狗血淋头。

程航觉得很受挫,整天整夜想着如何解决。

他又要忙着应付爸爸,抽空还得写论文完成毕业答辩,结束了一天,他躺在床上还得继续想着,该如何支配这块三年后就要被拿去改造的地。

他爸爸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要他自己想办法解决掉这块地,转手也好,害第二个蠢.蛋也罢,总之让他不能继续再留着这块地皮了。

程航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这块地目前转不出去,要他去害人他也办不到,他思前想后觉得都是死路一条。

他每天晚上在房间里犹如困兽的走,就想起季念的脸,他又想她,又气她。

他还记得最后一次是怎么对她的,心想她不会轻易原谅自己,事后想起来他也后悔为什么要那么对她,也许那药真的是她妈妈骗她吃的。

但是后悔也没什么用,他现在觉得自己很没用,他连块地都拿不好,还怎么去保护她,给她未来?他是想她,可是再想她,也不想再见她了。

他现在心很累,仿佛已经累到没心情再去想爱来爱去的儿女情长。

他并不知道,这也正中他爷爷的心思。

-

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毕业论文答辩结束后,学校通知他去拍毕业照。

程航本来不想去拍照的,可陈芳芳一大早去他宿舍拍门,把李金逸叫醒了打扮好了,也要给他打扮一通。

他拒绝了陈芳芳的好意,自己把衬衫西裤穿上了,打算拍了照片就走。

他现在觉得自己够狼狈的了,谁都不想见,更别提拍照,他就想自己解决掉那一堆堆的烂事。

等所有事情都解决好了,他就再去找季念,他想和她认个错,然后他们忘记所有的不开心,继续过日子。

程航没想到拍个毕业照而已,竟然连他爷爷这位老人家也惊动了,陪着他爷爷一起来的还有秦琴。

这段没有见季念的时间里,他倒是见过了秦琴好几回。

一回是在他爸爸的公司里,得知秦琴目前在帮他爸爸工作。

一回是在爸爸公司的饭堂里,他对着一锅饭毫无食欲,秦琴坐过来给了他一根冰淇淋,他没吃,秦琴当着他的面吃起了冰淇淋。

他当时看着秦琴,想到了季念的脸,他觉得很奇怪,他明明很讨厌秦琴的,但是看到她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起季念。

后来他想到了,也许是她性格里有些像季念,可是季念比她更得他的心,他希望女人有主见,但不是凌驾于他之上的,他就要季念那样的,但是季念具体是哪样的,他也说不上来。

他发现现在能被他看进眼里的女人,好像都开始带着季念的轮廓,意识到这一点他是真的渗出了冷汗,他太想她了,可是她为什么要一次一次玩弄他的心意,这一次他觉得仿佛连周围都要与他对抗,他有些跨越不过去了。

毕业合照拍完之后,爷爷让秦琴给他们拍照,程航显得很失落,无心拍照。

爷爷瞧出来了,低声在他耳边说:“臭小子,你翻跟斗了吧?知道错了?紧张了?”

程航冷嗤,他早想清楚了这事是他爷爷挖坑给他跳,“爷爷,你故意的吧?”

爷爷也不否认,嗤笑,“我在教你做人,让你以后别那么志得意满,这世上越是容易办成的事情越有埋伏,这只是我给你上的第一课!”

程航有些泄气了,阳光下生气的脸也英俊勃发,被秦琴照在了镜头里,秦琴看得出了神,嘴角勾画出笑意。

程航扯了扯领带,他有些憋屈,没人能懂,他想季念了,拿出手机想给季念打电话,他爷爷突然站他身后开口——

“明晚市局有个应酬,你和我一起去。”爷爷说,“带上秦琴,让她做你的女伴。”

程航看了爷爷一眼,再看那头的秦琴一眼,他摇了摇头,拒绝了,“我有女伴,不想带她。”

“臭小子,你要反抗?行,那你就自己想办法收拾你自己烂摊子去!”

秦琴这个时候却笑着安抚爷爷,“爷爷,你别生气,程航想带自己的女伴就带嘛,我才不想做他的女伴呢,我要做你的女伴!”

爷爷被秦琴这么一安抚,顿时就笑了,直骂程航,“你看,秦琴多懂事!”

程航看秦琴一眼,他呼出一口气,扬起下颌,他看着白茫茫的天空,没有云朵,他心烦得很。

季念进了江大,左拐右拐终于来到了拍毕业照的地方,拍照的人一堆一堆,但是要找到程航也并不困难。

她很快在一个小山坡后头瞧见了程航,还有一个头发斑白的爷爷,爷爷身旁站着一个年轻朝气的女孩。

程航仰头看天空,她就站在他正对面,他却没瞧见她。

季念捧着鲜花想要上去打个招呼,却又害怕撞见程航的家里人,想了想脚步就又缩回去,她安静的转了个身,默默的走了。

程航这个时候终于收回了他仰天长叹的脸,隔着一段远远的距离,他瞧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她扎着马尾辫,他不确定是不是季念,只是觉得背影熟悉,于是跟了上去。

他长手长脚走路比谁都快,几步就到她身后,先认出了她那个丑得不能再丑的背包,再接着认出了她那套民族上衣搭配牛仔短裙。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1章 下一章:第43章
热门: 后妈总是想跑路[90年代] 御兽修仙 蜗牛的心开始想你了 大英雄时代 红尘四合(上下) 我和学姐的清纯时光 云鬟酥腰 炼丹师在星际的撸猫日常 致朝与暮 重生是为了和死对头一起好好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