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第4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航定了心神, 想起自己应该回家找季念了, 她今天上早班, 这个时候估计已经做好饭在家里等他了。

他结账付款走的时候,心里有些不舒服, 也许是因为想到了季念, 他想, 她在家里等自己, 自己却在这里和女人相亲。

他越想越不舒服, 尽管他昨晚就和她摊牌讲明白了, 但是他还是心里不舒服,不舒服的感觉四面八方朝他袭来, 开始入侵他每一个细胞。

他想得快窒息了,憋在车里等红绿灯。

爷爷的电话打过来, 开门见山的问他:“臭小子,见上面了吗?是不是喜欢上了?”

程航憋屈了一整个晚上,他爷爷的电话简直就是直撞枪口了,他不客气的说:“喜欢个屁。我一点不喜欢她, 能不能叫她娘的别再来烦我。”程航呼出一口气, “还有你,爷爷, 你烦不烦, 你连你孙子的手机号码都卖了!”

爷爷在电话那头哼一声:“怎么?想反抗我?给你一个办法。”

爷爷老谋深算的那么一笑,说:“建成路的那块地,你要是能想办法给我拿下来, 我就放过你。以后你想和谁相好就和谁相好,我决不再拦着你了。也不再坏你好事了。”

这个时候,长久的红灯终于灭了,绿灯起。

程航呼出一口气,汽车再次开动了,他感觉自己仿佛又能呼吸了,问爷爷:“当真?”

“爷爷什么时候糊弄过你?”爷爷轻飘飘的笑了一声,自己挂了电话。

程航原本压低的眉目微微挑了,抿紧的唇也终于有了弧度,他心情轻快了一些,扯了扯刚刚才把他勒得透不过气的衬衫,他突然觉得日子也不算是那么难过了,还是有一丝可以努力的余地了。

他现在的心飘到了家里看季念和狗子,他想,等会见到她要抱她很久,很久,久到能让他彻底忘了秦琴带给他的冲击才行。

程航现在对秦琴的感觉很奇怪,男女之情是肯定没有的,可是她冒犯到他了,这种感觉程航从来没有过;

他觉得她的挑衅与志在必得,比他被人带了绿帽还要叫他不忿,她公开公然的挑战他,她能把他的话直接漠视,她简直比季念还要大胆放肆!

也许正因为这样,他才爱着季念,季念漠视他却不敢直接挑战他,这是他爱的女人应该有的样子,而秦琴的存在,让他有种被捏住咽喉呼吸不畅的感觉,他除了不忿不畅,还想一巴掌将她那只捏着他咽喉的手掀开。

想到了秦琴这个女人,他用力的拍了一下方向盘,直接把车开到了公寓楼下,他停好了车,仰头看一眼楼上亮着的小灯,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

他还没见到季念,就已经开始想她了,他想,等以后结了婚他要带她去很多的地方,他想给她全世界最好的房子,带她看最美好的风景。

-

程航正展开对他和季念的未来憧憬,爷爷这边却是一边喝茶一边冷笑——

爷爷想,程航再聪明灵巧诡计多端也不过是只刚刚学会飞的雏鸟罢了,他想和自己斗?还是嫩了点的。

今天让他接触秦琴不过是他爷爷的第一步,让他尝点苦头,再给他一点希望,再叫他继续尝苦头,看他大起大落,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才是他爷爷的终极目标。

爷爷要让他看遍这世间起起落落的风云变化,等一切尘埃落定,他就会知道谁才是能帮助的人,谁才是有资格站在他身边的人。

老爷子想到这里,不由地又佩服自己打的一手好算盘,呵,谁说老了没用?姜永远是老了才够辣!

程航终究是年轻了点,年轻有年轻得好,但也有一点不好,就是容易翻跟头,还翻得一点预感都没有。

-

季念今天下班特意去买了菜回家,一回家就张罗着做菜煮汤煮饭。

她觉得自己现在是一个贤妻良母,什么都有了,房子丈夫狗子,就差一个孩子,她就彻底成了程太太。

狗子见她今天一早回来张罗,一双狗眼睛左张望右张望,就是没瞧见程航爸爸回来,于是它开始有些紧脏;

狗子一紧脏就自己趴在地上耷拉着它那狗脑袋,谁都不知道它的狗心是怎么想的,它却是清楚的;

它觉得狗妈妈可能会被爸爸欺骗,因为爸爸好像有一张拈花惹草的花花公子脸,也不知道在外头勾搭了什么坏女人,大半夜的还不回来;

狗子觉得自己的下半辈子可能有换女主人的危险,于是它病恹恹的趴着,无神的双眼仿佛看透了一切,瞬间失去了对生活的渴望。

季念把菜做好了,汤熬好了,端出来的时候就瞧见狗子像病了一样趴在地上,不言不语的像是死了亲爸爸一样。

她也不搭理它了,等程航等到晚上八点,他也还没回来。

季念知道程航今天是去相亲了,也许相到个大美女,此时乐不思蜀,都不想回来看她这张脸了。

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也快要抑郁了,再看一眼狗子,发现它比自己还要抑郁,她就想找点事情做,打发打发时间,总比这样无聊呆坐着要好。

可她发现自己竟然也没有什么事情做,她是个没什么兴趣爱好的人,平时程航在家她就伺候他,完了做家务,家务做完了,她还得休息,休息中途得让程航折腾几遍,折腾完了她常常闭眼一觉到天亮,天一亮她就要上班,忙碌的工作让她没办法去思考太多。

今天得了空,她反而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了,昨晚上已经把十字绣绣完了,她现在精力旺盛得很,睡觉是不可能睡觉的,于是她开始整理衣服柜子。

程航的衣服她平时都给他熨烫得笔直整齐,一件一件的吊在衣柜里,他时常拿下来一件就放一旁,也不重新吊回去,今天也一样,她发现他把一件常穿的衬衣拿下来后,又随意的甩在床上。

她伸手把衬衣捡起来重新挂好了,以往她都是直接把衬衣往里头一吊,完了把衣橱一拉就完事了,今天她大概是太闲了,也或许是她有些怀疑他了,她想在他衣柜里找出些什么蛛丝马迹来,于是她眼睛左右穿梭,很快她在他衣橱深处,看到一个用纸盒装好的礼物。

季念把纸盒拿在手里头左右掂量,猜想这估计是程航买来送给哪个女人的东西,买回来了又不敢让自己发现,于是他把它直接藏在他自己衣柜里。

按照程航的粗线条神经,他大概藏着藏着,连自己藏了这么一个东西都忘了。

他忘了才好,这样她才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偷偷拿来看。

季念暗暗的想着,要是让她发现这是他买给哪个野女人的礼物,今晚他回来她就和他翻脸。

至于翻脸过后要对他做什么,是继续离开他还是继续爱着他,她就完全没了主意了。

还没彻底想清楚,她已经伸手展开了那个纸盒子。

季念把纸盒子里头装着的东西取出来,仔细一看,发现这是她一直心心念念想买的星空灯。

这个星星灯她在网络上见到过,一直觉得很浪漫很唯美,价格是不贵的,她很早就想买一个自己玩。

可是后来她又想,这东西得有人送才有意义,自己买的再浪漫也是不浪漫,于是她就不买了,她等着人送,最好送她的那个人是她的程航。

于是上一回,当程航问她想要什么生日礼物时,她告诉程航要一个星星灯。

季念一直以为,程航早把这件事情忘得个一干二净,她没想到程航会记得她的生日愿望;

也没想到他已经把她的生日愿望买来了,更加没想到他把她的生日愿望买来了之后,又一声不吭的藏在衣柜里;

她最没想到的是,平时像个大老爷们的程航,竟然在星星灯的底下刻上了她和他的名字。

季念的手指覆上星星灯背后凹凸不明的字体,上面有着一行小小的字迹,写着:纪念爱你的航程。

还有落款,与他的名字,日期。

日期正好是她离开这座城市,去隔壁城市工作的日子。

季念想起了丽娜曾经说过,她离开之后,程航曾很着急的去过医院里找她,丽娜说他找她找得很焦急很失落,仿佛失去了老婆一样。

季念把星星灯取出来,抱在怀里,决定以后去哪里都带着它。

她也不怪他今晚去相亲了,就冲这个星星灯。

她把家里的灯都关了,就只留一盏星星灯。

星星灯在白色的天花板上倒映出星海月亮的模样,她坐在沙发上,仰头看着浪漫的星河月亮,她闭上了眼睛,谁都没想,就想着程航。

-

程航十万火急的上了楼,以为季念今晚肯定要找他麻烦的,毕竟他今晚是去相亲了嘛。

将心比心,他觉得假如是季念去相亲,他疯起来可能得掐死她。

可是季念却什么也没问,她安然无恙的坐在客厅里,还把所有灯都关了,只留一盏浪漫的星星灯,狗子匍匐在她脚边,又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

他看着她这样安详,再想想自己一颗被人揍扁的心,突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有些气,又有些想笑,更多的感觉是,他想狠狠弄她,他今晚心情糟糕,太需要发泄了。

季念既然不开灯,那他也不开灯,直接走了进去,把她压在了沙发上,招呼也不打了,他直接伸手往下摸索着。

季念很快被他活剥了,她本就穿着睡裙,剥起来像剥个鸡蛋一样轻巧。

他抱着她在怀里,觉得自己一口可以吞了她,最后却是她吞了他,他有些失控的在她耳边说话:“你干什么啊?一个人在家里不开灯。”

季念被他压榨得口齿不清,指着那星星灯说:“我发现这东西在衣柜里,是你买给我的吗?”

“想多了吧?”程航口不对心说,“我买这个给你做什么?要买也买给外面的狗,你说是不是?”

他用了狠劲往里头捣鼓,像是要证明什么,像是要让她痛,他总觉得她不够重视他,不够爱他,至少没他想的那么爱,你看她连他去相亲都能这么安然无恙,坐在家里和狗一起看星星。

他爱她爱得这么死去活来,为了能让她一直在身边,他都委曲求全的听他爷爷支配,这在以前他简直不敢想象,可她对此一点都不知道。

她不知道不要紧,她就不应该知道自己爱她,否则她蹬鼻子上脸,以后他日子就更难过了。可是一想起她现在连醋都不会吃了,他心里很烦啊。

他心里一烦她就绝对没有好日子过了,他把她翻过来弄的时候,季念就知道自己今晚又得被折腾狠了,连狗子都知道了,它都不敢看了,呜呜把狗脑袋埋进了地板。

程航温柔起来是温柔,粗暴起来那是真粗暴,他才不管她的感受,掐着她脖子就死命的搞,比打桩机频率还要高。

季念半点呼吸的感觉都没有了,话都说不完整了,被弄狠了的时候她半个音节发不出来。

她猜想他今晚被女人撩拨了,但是找不到人发泄,就来找她了,她想得要把自己气着火了,回头狠狠瞪他一眼,“你是不是被人刺激到了?坏蛋,别人不给你干你才来找我是不是?你就是故意的……”

她后面的字全部发不出来了,因为程暴君今晚暴躁到底了,他不给她说话,一个字都不给她继续说了。

他不给她说话,自己却继续说着:“是啊,就是找不到别人才来找你,谁让你这么骚呢?老子就爱上你一个。满意了?”

季念摇头表示自己不满意,他从后头来,干得更狠更猛烈了。

她受不了的趴下了,再也没法直起来,他又有些心疼了,看到她身上被他掐红的痕迹,他把她抱进了卧室里放好了,哄着她,怕她着凉,还把被子给她盖好了。

季念得了空就指使他去把她的星星灯拿进来,他不情不愿的拿进来了。

季念让他把房间所有灯都关了,因为她要开她的星星灯。

他看在她被他弄狠了的份上,勉强答应了她,灯光一黯,星光亮起,房间倒也是敞亮敞亮的,还带着一丝他欣赏不来的浪漫。

这星星灯他早看烂了,她不在这里的日子,他就一整晚一整晚的看着这把星星灯,心想着季念这个傻逼到底为什么喜欢这玩意。

他一直也没想通,到现在也还是没能想通,于是他就不去想了。

他是在季念回来之前的那一天晚上,特意把这星星灯藏起来的。

说不上为什么藏起来,大概是因为星星灯底座背后的那一行字,他觉得那行字会泄露他爱她的情绪,他爱她,爱得太狠了,狠得连自己都无法相信,无法正视自己的心。

他无法正视他的心,不肯把自己的心拿给她看,自然不肯让她见到那盏星星灯,以及星星灯背后的字。

季念趴在被子里,还能留出一双黑溜溜的眼睛,看着她的星星灯,她一边看着,一边露出欣慰的笑容。

程航看她一眼,被她的傻笑雷炸了,像摸狗子一样的摸她脑袋,他故意把她的头发弄乱了,又赶在她出手反击之前,走进了浴室里洗澡。

程航洗了澡出来,季念就睁着眼睛,放肆的欣赏着他的好身材,他之前就常年运动,身材健硕,腹肌明显。

与她在一起之后,他不知怎么的,身材就变得更性感了,隐约还有种从男孩蜕变成男人的力量喷发感。

季念看他都常常看得脸红心跳的。

他光着膀子出来了,坐在了她身旁,长手长脚的伸直了。

季念躺在他身旁,对比之下就只有一点点,他一伸手就能把她卷进臂弯里,俯下头,他用力在她额头上印了一下,又一下,然后他静静等着,她问他今晚相亲的事情。

可是季念还是不问,她指着星星灯问程航:“这东西在你衣柜里哦,上面还有你的名字,我的名字,真的不是你买的吗?”

程航懒洋洋的踢了一下他的长脚,同样懒懒的口吻,回答她:“不是。”

他知道自己撒谎了也没用,他的心思已经泄露了个彻底,那也没关系,反正她迟早也是要知道的。

她知道就知道了呗,不过她要是聪明的话,就该知道别挑明了说,至少得给他留一点男人的面子。

事实证明,他的季念还是很了解他的,她还特别懂事,既然他都不承认,她也就装傻不再继续追问了。

季念咋呼咋呼傻傻的问他:“难道家里是进贼了?”

程航实在太满意她这装傻的反应了,他发现自己更爱她了。

他俯下头,带着情意的又吻她一下,这一吻,叫他彻底的觉得自己完全离不开她了,他又想进去了,又想死在她身体里了,他想一直一直在她身里,心里。

程航将计就计的说:“对啊,就是进贼了呗。怕不怕贼把你强了嗯?”

季念就呵呵笑,与此同时瞪他一眼,含糊的揭穿他:“我看,家里就是进了你这个贼吧?”

程航捏着她的脸,不客气的说:”对,我是贼,嗯?你要让贼进去是不是?给老子等着!”

他一边说话一边就挤进去,一边挤一边说:“你他妈这么小,还让不让贼进去了?”

“不给,哼!你这个坏贼!”

“再说一次?”程航说,“我进来让你看看贼厉害还是我厉害!”

她被他挠得直笑,死活说贼厉害,因为程航就是那个藏着灯的贼,他藏了他还不承认,她怎么能让他好过?

他不给她好过,她也不给他好过。嘻。

……

之后每天晚上,他们每晚睡觉,季念就点上那个星星灯。

程航每天看着星星入睡,觉得自己要被她烦死了,可是对此他又无可奈何。

这是他自己选的女人,而他自己选的女人,性格爱好都显得那么奇葩与众不同。

她不吃醋,她不妒忌,她知道他去相亲却什么都不过问,她就爱躺在他怀里看头顶的星星——那星星还他妈全是假的!

-

程航最近心情不错,一来,季念每天都在他身边特别乖巧懂事。

她虽然什么都不问,但他也习惯了她的不闻不问,他后来给自己找了个很好的借口——他家季念这是爱他爱到不能自拔的地步了,以后怕是他去外头找二奶她都能忍,只要他每天回来陪她睡,她就什么都能原谅他。

心里这样想着,可是他心里也有一把称,季念越是这样待他,他越是知道自己决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

以前偶尔有个女人发信息撩他一句两句,他要是闲着无聊心情好,还会偶尔回复一句两句权当打发时光,现在他就彻底屏蔽且拒绝了,他觉得没意思,没快意,谁都比不上他夜里把季念折腾得死去活来时快活。

这种快活谁都不能体会,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有多快活。

第二,那个秦琴仿佛真的是知难而退了,她再也没有来烦过他,有一回她陪着季念逛生鲜超市买鲍鱼,他好像看到了秦琴,他第一时间就把季念带走了,坚决不能叫他家季念碰上这等难缠的女人,他要把她保护得好好的。

第三,程航为了拿到他爷爷说的建工路的那块地,主动约了市局某官职的官二代见面,他和这个官二代本来就是国外同一个大学里的同学。

要一块地而已,这朋友很快就答应了他,不过三两下功夫,程航以正常的价格拿到了这块地,不亏不损,刚刚好,不算立功不算建业,但也算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程航想,爷爷这下该对他满意了吧?他爷爷满意了,总算不会找他家季念的麻烦了吧?

他签好合同的这一天,心情太他妈好了,走路意气风发,他觉得从这一刻开始,就是他与他家季念长相厮守的好日子开始了!

他想把这个好消息第一时间和季念分享。

可是季念今天还要上班,他得等到今晚上才能见到她,可是他等不及到晚上了,他打包了她爱吃的日式料理,特意多打了几份,拎到她科室里,却被告知季念刚好出去了。

科室里的护士们瞧见帅男友打包了好东西来了,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个个一哄而上把日料抢走了,当然得给女主角季念留一份最好的。

程航便在科室里等着季念回来。

宋医生从外头进来,瞧见了程航,主动笑着打招呼:“程先生来等季念吗?”

程航斜着眼睛瞟了一眼宋医生,她穿着白色大褂,气质不错,露出雪白的脸,眉眼弯弯的。

程航手长脚长的坐着,笑着点了下头,“是。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去中医楼的医生那里了。”宋医生说了一句,看了他一眼,这一眼含春带意。

程航看出来了,头一偏,说了句:“谢谢。”

他起身朝中医楼的方向走去。

已经是吃午饭的时间,程航到了中医楼,一个诊室一个诊室的走过去,很快就瞧见了熟悉的背影,是他家季念穿着护士服的身影。

他想走上去把她抱在怀里,可是她家季念好像是得了重病一般,正咨询着面前的中医。

程航意气风发的脸瞬间就平复了,他有些担心的走近了。

那医生明明瞧见了他,却假装啥都没看见,继续把着季念的脉搏,做着他的诊断。

很快,程航就听到了那医生对季念说:“你这身体现在不适合怀孕,是不是避孕药吃多了?”

程航闻言,剑眉一拧,脚步彻底停下了。

就听季念对中医说:“没有,我一直在备孕,早就没吃那玩意了。”

老中医横眉冷对,一副很不悦的样子批评季念:“你既然不相信我,还找我做什么?”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0章 下一章:第42章
热门: 太平 两世芙蓉一笑开 霸龙宠 岁月绵长 重生之娇宠病后 妃子令,冥王的俏新娘 化身 骗婚ABO 我只是个奶妈 乡村小裁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