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航开车去了爷爷家, 这车开得特别快, 因为他想快去快回。

他告诉自己, 他现在是有狗有老婆的人了,夜里不回家是万万不行的, 早去早回才是正事。

等红灯的时候, 他看街上霓虹闪烁像流星, 他算了算和季念在一起的日子有多久了。

同居就快有大半年了, 这大半年让他改变很大, 最大的改变是心境的变化, 他不再患得患失,也不再总是怀疑她, 却发现自己比从前更爱她了。

如果要他再回到没有她的日子,他是坚决无法接受的, 以前他不明白别人为什么总是要回家找媳妇,那时他根本不知道媳妇的好,现在他知道了,也体会到了小媳妇的好, 离开她一阵, 尤其是在这大过节的节日里离开她一阵,他都觉得不舒服。

人到了他爷爷家, 可是他的心已经飘到公寓里看季念和狗了。

爷爷站在客厅里, 写他一辈子都写不完的毛笔字,瞧见程航到了,他继续写他的字, 眼皮一抬,问:

“怎么了?现在爷爷我要见你一面也这么难了?还得连续打两个电话才能预约到你,你小子最近面子有点大!”

程航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了,长手长脚的摊开来,懒洋洋的开了口,“说了我忙。”

爷爷眯着眼看他,放下毛笔,也不说虚的了,直接问他,“在外面养女人了?”

“你知道还问?”程航直接就承认了。

爷爷知道了也显得很淡定,反而还笑了笑,“谁没有年轻过,你这五年一直没女人,爷爷我还以为你打算一辈子打光棍,怎么样,现在知道女人的好处了吧?”

程航觉得他爷爷简直是为老不尊,他知道女人的好处了又怎么样,女人是又可以摸又可以暖床,还可以暖心窝。

女人的好处他最近在季念身上体会了一个遍,以前没试过他不知道,试过了之后他就不想离开了,晚上睡觉离了她,他都时常能把自己活活吓醒。

“爷爷,我的事你别管。”他语气依旧懒洋洋的,脑海里想的都是他的女人和他的狗。

爷爷站起来,负手背对着他说:“你玩归玩,我也不打算理你,以后你养个十个八个顾得过来都可以,反正你的叔叔伯伯还有你爸爸,谁不是这样?”

程航有些不满的拧了拧眉,说:“我没打算养太多个,我只要她一个。”

“你现在就这么说,那是因为你没遇见过更好的。”爷爷摇着头一副看透人世间的模样对他说,“傻小子,你身上有我基因的,你觉得你会一辈子只守着一个女人过日子?”

“我不可以吗?”程航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愈发觉得爷爷为老不尊。

“我实话告诉你吧,你爸以前也和你说一模一样的话。”

“之后呢?”

“他还不是连私生女都搞出来了?”爷爷笑,“别和我说这些屁话,什么爱啊情啊,男人喝了酒摸了女人的细腰,什么感情都是放屁。”

程航想,不会的,他喝了酒也只想着季念的腰。这一点他记得很清楚,每次喝了酒,他就愈发想念他家季念,他谁都没想,就想着她。

程航以前觉得他爷爷上梁不正下梁歪,要不是一家之主他就是个渣男,现在他也是这么想的,而且现在是更加这么想的,他不打算听他爷爷的话,他现在只听季念的话,他是他的小媳妇,虽然这个小媳妇以前的男人有些多,多得他时常午夜梦醒想一只手掐死她。

程航叹气着揉了揉太阳穴,问:“爷爷,找我到底什么事,直接讲重点行吗?”

程航很清楚,爷爷不是那么无聊的人,他召见他回来,必然是有事情有交代。

爷爷闻言,走到他对面的位置坐下了,佣人给他端来了沏好的乌龙茶,他拿着杯盖匀了匀,轻抿一口,放下杯子看着程航说:“想听重点?”

程航烦了,“说吧!说了我今晚真的很忙!你捡重点中的重点说。”

爷爷也不磨蹭了,直说了:“重点就是秦家那个小丫头秦琴回来了!国外海龟名牌大学毕业,小时候你见过她,她也见过你,听说这次过年在岛上你们还见面了!有这回事?”

程航仔细想了想,的确是有这么一号人物,他过年也实实在在见过了她,可是回国后发生太多事情了,他被季念折磨得死了好几回,他感觉自己这几个月好像过了几年一样,现在他再想回想秦琴的脸,竟然发现自己好像记不太起来了。

但是爷爷问起,他就点了下头说,“有点印象。”

“有点印象就对了!”爷爷知道程航就是个脸盲症,他大概连他亲妈的脸都记不太起来,能够对秦琴有点印象,那就说明她给他的印象不错。

爷爷兴致一下子就高昂了,自说自话,“你既然对她印象不错,那就好,她对你印象也不错,我很欣赏这个小丫头,见过大世面的孩子,有大知识大肚量以大局为重,这样的女孩对你以后有帮助的,你娶了她,以后我好好给她做思想工作,结婚后你好好做几个月好丈夫,带她出去玩几圈,让她对你死心塌地的追随你。你能对她死心塌地也好,不能也罢,总之你娶了她不会错的。”

爷爷长篇大论了一番,最后做总结性点评,“爷爷活了一大把年纪了,不会看错人的!她一定对你的人生和事业有帮助,至少不会拖你后腿!”

程航听着听着,登时就笑了,“爷爷,你一把年纪竟然还想着做这等勾当?盲婚哑嫁?”

“我怎么了?”爷爷脸顿时有些变形,看着自己最疼爱的孙子,“爷爷是为你好。”

程航想,你这是屁的为我好,但他没敢和爷爷正面刚,呼出一口气,他尚算平静的口吻说:“我有女人了你不知道吗?”

“我知道,我也没叫你和她现在就断了。”爷爷有些妥协的说,“你还可以和她一起,她把你照顾得好我也感谢她,但是你的身份是程家的继承人,你是我指定的,你想拿我的全部家产,你的婚事就不是你说了算!”

“不行,除了季念我不能和别人结婚。不是谁说了算的问题。”程航拒绝得特别彻底,“那个你说的秦琴,我不爱她,我就算娶了她,也给不了她幸福,我不能害了别人。”

爷爷一听脸皮瞬间耷拉了,他知道这是行不通了,他活了大半辈子,什么情形什么人都见了个遍,程航的性格太强势了,打动他不能用硬的,来硬的他能更硬,目前看来只能先来软的。

“这样吧,先别提爱不爱了,你先和秦琴那丫头见一面。”爷爷语气平和的说,“你们过年不是已经见过了吗,她没你那位好看吗?”

“不是这个问题。我和她不来电,再好看我也不想娶她。”程航其实早忘了秦琴长什么样,但对她的个性有些印象,她挺大方的,看起来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那日她被他拒绝后,也表现得相当大方。

想到这里,程航对他爷爷说:“她是留过学的,学习也好,家境也好,见的人也多,主意大得很,她未必就想嫁我。”程航说,“爷爷,你就别总想着帮人做媒,好好在家写字不好吗?”

爷爷哼一声,心想我写不写字还要你来安排我?他下定了主意,“听爷爷的,再和秦琴见三面。”

“我一面都不想见!”程航说。

爷爷侧过脸,冷硬强势的和他谈条件,下军令,“你不见面,我就把你现在养着的那个撵出去。她以后别想留在这里工作了!”

他原本也不想这么绝情的,可谁叫这小子不上道?

程航脸色变了,冷冷的问他:“爷爷,你什么意思?”他一字一字的砸下去,“你威胁我?你拿女人威胁你孙子?你脸呢?”

爷爷也是个要面子的爷爷,被孙子这样劈头盖脸的问,愈发要强势了,“我和你还谈什么脸?我也没要求你做什么,就见三次,三次后你要是还不满意,就当我没和你说过这事!”

“你想都别想!”程航心口冒火,一方面是因为被威胁,一方面是因为爷爷说要把他的女人撵走。

他很不忿,说完他一声不吭的走下楼,拉出门往外走了几步路,他想起季念坐在沙发上对他笑起来的脸,他猛摁了太阳穴,又转身重新走了回来。

拉开大门,他直接上了二楼,爷爷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上,仿佛是料定了他一定会重新回来一般,爷爷优哉游哉的翘着二郎腿喝着茶,瞧见程航原路重返,他淡漠的继续喝他的茶。

程航看他一眼,径直开了口:“我答应你,你别找人去动她。”

“她?”爷爷放下了茶杯,冷嗤,“你就那么在意她?没她你就活不下去了?她给你钱了?”

“你别管。”程航压低了眉眼,用从来没有过的语气威胁他爷爷,“你要是敢动她一下,我以后就绝不来看你一眼。”说完就彻底的走了。

爷爷坐在座位上微微抚着胸口,刚才的淡定游刃有余已经全部消散了,他现在很生气,哼了一声,自言自语道:“混账。有女人就忘了爷爷!也不想想是谁尽心尽力的爱着他顾着他!那女人能给他幸福吗?那女人留在他身边比个□□还可怕!这小子怕是到时候被人炸了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

程航开车回了家,一脸的阴郁,季念还是坐在沙发上绣她的十字绣,狗子匍匐在她脚边睡狗觉,仿佛什么事情来了,都不能影响他们的好日子。

程航走了进去,有些怅然的叹气,坐在她身边,他把脸埋进了她的长发里,深深的嗅了一下,闻到了她好闻的香气,他贪恋这份味道,把脸埋进她秀发里,埋得更深了。

季念笑着问他:“你怎么啦?”

“没什么。”他含糊的继续埋在她头发里,用非常平静的语调说,“季念,我爷爷叫我去相亲。”

季念以为他又在故意气她,想让她吃醋,刚才他不是才故意找个买蛋饼的促销员要她吃醋么?

她才不会上当呢,她知道程航有多迷女人,也知道好多女孩喜欢着他呢,她经常看他微信,男性朋友的信息极少,女性朋友的信息倒是很多,有些还暧昧不明。

他以为她不知道,其实她比谁都清楚,但是清楚又怎么样,总不能时时刻刻盯着他,还吃醋,醋吃多了对身体也不好。

程航把头抬起来,额头贴着她的脸,手紧紧抱着她的腰,认真的语气说:“是真的。”他的唇移到她发丝,轻轻的吻,“你担心不担心我被抢走了?”

季念手一抖,十字绣绣不下去了,违心的说:“我才不担心呢。”她抱起熟睡的狗子,佯装镇定道,“你要是被抢走了,我就和狗子一起过。”

程航摸摸她的脸,竟是笑了一下,问她:“你是不是有狗子,有十字绣就够了?”他伸手去拿她的十字绣,“每天绣这个玩意干什么?可以换钱?”

季念担心她把线弄乱了,拍开他拿十字绣的手,“不许碰。现在是个秘密,等我绣好了你就知道了。”

程航猜到她是绣给自己的,深深看她侧脸一眼,觉得她傻乎乎的,愈发心疼她了。

他把她抱到房里睡觉的时候,轻轻吻她,郑重问她:“我明天去相亲,你要跟我一起去吗?我是去拒绝的,但是我怕你会妒忌,如果你不相信我,我就带你去。我想把你介绍给她认识。告诉她我有你了。”

季念就翻身背对着他,她有些惆怅,但是她拒绝了他的建议,她知道他一定是有非去不可的理由,所以也就不说什么了,还假装挺大方的说:“不用啦,你要去就去嘛。”

程航看着她侧影,挺不高兴的,他这么明明白白告诉她,她求生欲表现得这么弱,几个意思?

他管她几个意思,反正身体累得很,他抱着她睡觉了,梦里都想掐死她,所以睡觉时手在她手臂腰上掐出了红痕。

季念被他掐得疼醒过来了,趁他睡觉时,她趴在他肩上,捏捏他的耳朵说:“坏蛋,你相亲完了可要记得回来!”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8章 下一章:第40章
热门: 老张的哲学 我不可怜[快穿] 重生九零全能学霸 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 甜文女主 第一爵婚 嫂子的诱惑 爱情小说死亡事件 偏执迷恋/病态掠夺 打火机与公主裙·长明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