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航说到做到, 说要检查就要彻底的检查。

季念怪不好意思的, 一大早带着人高马大一表人才, 一看就是没病没痛的男朋友,到医院生殖科里做检查。

季念先去给他挂了号, 生殖科排队人不少, 她选好了医生, 还要再去找前台的小护士, 拿预约排队号码。

负责出排队号码的护士是季念同个护校的师妹, 今年才刚过来实习的。

师妹瞧见季念来了, 利索的给了号码,抬眼看了一眼站她身旁的英俊男人;

他站在季念身边, 站姿尤其好看,又高又笔直, 面容年轻又干净,抿着薄唇不笑的时候,浑身透着股矜贵,穿着气质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师妹给了季念号码后, 赶紧收回了目光, 低头的瞬间却悄悄红了脸。

季念把号码纸塞到了程航手里。

她还要去上班,交代了程航几句就得走了。

程航捏了捏她的手, 他也知道她没时间在这里陪他, 捏了她手心几下后,还是让她走了。

季念走了之后,程航坐在休息区里等排队等叫号, 可是等了大半个小时,竟然还没轮到自己,难不成医院的生殖科生意现在竟然好到这种地步了?

他有些坐不住了,站起来,径直走到了前台处的季念小师妹那里,招呼也不打,开门见山的问那师妹:“排到我了么?”

那师妹先是听到低沉的嗓音,抬了眼,瞧见一张放大在眼前的俊脸,先是小鹿乱撞了一下,接着红了脸。

早听院里的同事说,季念师姐的男朋友好帅气,没想到近看是这么帅,他剑眉星目,高大伟岸,站着的时候上身倾着靠在前台,俯下那么好看的眉眼看她,不带一丝笑意,眉梢眼底却又似藏着笑,她被迷得晕乎乎的,直勾勾站起来说:“我,我去看看。”

师妹看完了,回来想告诉他,却见到季念师姐来了——

季念没好气的推了他肩膀一下,他的手搭在她腰上,刚才的桀骜不逊没有了,他变得低眉顺耳,被她捏着耳朵,半点恼意都没有,他此刻眼里仿佛只有她,谁来了都不能让他动一下眼皮了,季念像是数落了他几句,他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走,她一把把他甩开走了之后,他就继续老实的坐原位了。

程航又坐在位置上待了会,身子太高了,那位置他坐得很局促,手长脚长的耷拉开,他长叹一口气,但也许是经过了季念的一番教育,他竟也耐心的等了下来。

终于排到了他,他拿着检查单去做了检查,回来后,毫不避讳把检查单拿给了季念的师妹看,师妹瞄了一眼,都不敢细看,再多看她要当场红了脸。

师妹给了他另一个号码,让他继续排队,于是他又继续排队。

在这期间,季念又抽空来看他好几回,每次季念来了,他就从椅子上活过来,季念一走,他又昏昏欲睡。

师妹就在前台偷偷看着他俩黏糊糊的抱来抱去,程航把季念师姐的腰抱在手里的时候,看得外人羡慕,师妹觉得那一定是很爱很亲密才有的姿势,就好像她的腰完全契合在他手里,而不是他主动要去掐她。

季念一走,程航又百无聊赖了,睡了一会,程航站起来,去问师妹:“快排到了没有?”

师妹现在有些和他熟悉了,也不再轻易脸红,摇头说“快到了”,又主动的搭话说:“你和师姐的感情真好诶。”

程航俯下头看了她一眼,“你是季念师妹吗?”

“是啊。”前台师妹笑笑打听,“你就是师姐以前的男朋友吗?嗯,师姐以前就有男朋友,说是在家乡的,我看就是你吧?”

这师妹说话有意无意的,程航感觉有些不舒服,也许他不舒服的是那个季念的前男友。

他不动声色的嗯了句,没有表态。

师妹好像没能听出他语气里的不爽,仍旧是自说自话的说着:“我刚入学的时候是季念师姐带我的呢,那时候师姐带我去学校饭堂吃饭,她拿饭卡的时候钱包底层的照片不小心掉了出来,是我帮她捡的呢,我问了师姐后才知道,那是她和前男友的合照呢,师姐的前男友真的好帅呢。”

程航眉头狠皱起来,愈发不爽了,问师妹:“多帅?”

师妹当真仔细思索回忆起来,片刻后,她看看程航的脸,认真的说:“我感觉季念师姐的前男友就是你啊。嘻嘻。”末了她观察到程航变幻莫测的俊脸,又不确定的补上一句,“不过我也只是看了一眼,可能我,我认错了。”

程航薄唇抿成了一条线,一看就是藏着怒气了,他也不开口,就静静盯着小师妹的脸看,慢慢的,好看的剑眉竟拧出了褶皱。他现在心里很是不爽——

季念这个坑货,该不是因为自己长得像她前男友,把他找来当替身了吧?

-

早上十一点半,排队等候了一次又一次的程总,终于得到了生殖科医生的肯定答复:“一切正常,注意身体,不要熬夜。”

程航想,熬夜是不可能熬夜的,有季念在的时候他都是不可能熬夜的,她每晚睡在他身边都想尽办法把他榨干,偏偏他又受不了,每次都被她诱惑,每次干完了她倒头就能睡觉,从前在宿舍和室友熬夜打游戏的日子,现在是一去不复返了。

他直觉和季念在一起的这段日子,是他有史以来过得最正常的日子了。

程航走出医院,去停车场开场,心想着,既然他一切正常,那么不正常的就只能是季念了吧?

可他觉得他家季念肉多,不像是不正常的女人啊,她该大的地方大,该小的地方最近也被他养大了,那她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他百思不得其解,晚上回家,他还问狗子:“你知道你狗妈哪里不对劲吗?她病了吗?”

狗子耷拉着脑袋呜呜呜的低叫了几声,失落落的趴在地板上,仿佛真认为自己狗妈妈病了一般。

-

晚上,季念打了电话给程航,说要和同事一起去看电影吃火锅,就不来家里吃饭了。

程航怨念很深,他先给狗子吃饱了,然后把季念做好的饭菜热了吃完了,晚上带着狗子去夜跑回来,也不发信息催她回来。

等到差不多十一点,季念发信息,让他可以去接她回来了,他就关了电视,带着狗子,开车去她说的商业中心门口等着她,和她发了条信息,她回复一句【快到了】后,他就耐心的等她出来。

季念走路磨磨蹭蹭的,他等她就做好了苦等的准备。

程航走到了车子外,夜色下他身影高大的斜斜倚靠在车身旁,俯下头点了根烟吸上。

他好久不吸烟了,季念在的时候他都不吸的,家里也不吸,害怕季念回来闻到了找他麻烦,只有在外头的时候,尤其等人等得无聊的时候,他才会百无聊赖的点一根吸上。

他指尖燃着星火点点,远远的看到有个人影,朝自己这边的方向靠近,等人走近了才发现不是季念,是季念的一个同事。

他最近把她的同事都认了个遍,有时候季念夜晚值班,他就叫了外卖给她送去当宵夜,顺便给她科室里的人都带一份,次数多了,他把她科室里的护士医生都认识了。

眼前这个走来的穿着薄风衣的女人一头长发,眼神锐利,他认出季念好像喊她宋医生。

宋医生不过二十四五岁年纪,气质却沉稳内敛,瞧见了程航站在那,主动走过来打招呼,问他:“程先生,在等季念吗?”

程航修长的手指弹了弹烟灰,点了下头,“是。”

“她应该快出来了。”宋医生扬起雪白的脸朝他笑,眼角弯了弯,有意无意的,她靠近了他一步,近到了程航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淡淡的,不那么难闻,一闻就不是便宜货,只是程航觉得有些不舒服,他想往后退,可是身后是车子,他没路退。

宋医生胸口靠近了他,含笑的眼睛带着春意,眼神却是若有似无的擦过他侧脸,望向了他车厢里的狗子。

她探下身子,几乎是在他眼皮底下弯腰,露出了低胸衣领里的形状。

程航别过头看头顶的月光,耳边却听到宋医生好奇的嗓音笑道:“这狗子很可爱呀,是你养的吗?”

程航原地不动站着,只有手动了一下,弹了弹香烟的烟灰,嗓音沉沉的回了句,“是季念养的,我帮她带。”

宋医生弯腰俯身了片刻,也不好意思再弯腰了,再弯再露就是刻意了,更何况她清楚的看到程航只在她刚俯身的瞬间,眼角若有似无的擦过,之后便没再看她。

宋医生嘴角还是笑,笑得无比从容得体,道:“原来这样,程先生对季念真好。”

程航便嗤笑一声,望向别处,再不说话了。

宋医生站直了身体,笑着和他挥挥手转身走了。

等她走远了,程航才侧头望了一眼那位宋医生的背影,再度冷嗤一声,把手里的烟一丢,脚碾压上去。

季念这个时候走到他眼前了,瞧见了他在伸脚踩烟,先是瞪他一眼。

在她开口训程航之前,程航就先出手捧住了她的脸,吻了一下,害得她都没法发挥。

季念头一转,看着宋医生离开的方向,笑得很灿烂的问程航:“宋医生刚才和你说什么了?她是我们科室里新来的医生,是个海龟,年纪轻轻,经验很多,真羡慕。要是我也这么厉害就好了。”

程航瞟了季念一眼,怀疑她是不是傻。

他把季念推进了车里坐好,给她扣好了安全带,冷嗤一声说了句:“什么宋医生,我看她是想泡我吧?草。”

“你胡说什么啊?”季念简直要被他雷笑了,“人家国外回来的,主动打招呼很正常啊,你怎么这样。”

“我他妈也是国外回来的。”程航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但我就没见过打招呼打到……”把胸都露到男人眼皮底下的。

程航没把后面那句话说出来,一来担心季念真吃醋,二来担心季念以后在科室混不好。

那干脆就不说了,但是宋医生在他眼皮下露胸是几个意思,身为一个男人,他还是心如明镜的。

心里怎么知道是一回事,要不要让季念知道是另外一回事。

他侧头看季念笑得那么甜蜜,仿佛他最近是对她太好了,好到让她都忘记醋是什么滋味,整天她那张脸比吃了蜜还甜。

既然她这么甜蜜,他就不想说宋医生了,别影响了她的好心情,今晚还要好好弄她呢,弄完了他还有一整个肚子的疑问要问她。

到了公寓,程航先把狗子踹进去了,在门口就把季念弄趴了,他最近就喜欢这么急切的进去,反应出他内心也是那么急切的想要拥有她,他总怕夜长梦多,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总让他生出一些怀疑。

他把她抱到玄关处的柜子上时,她手摸着他的脸,他只管急切的进,狗子站地板上看了一会,很识趣的走到客厅地板,趴着等男主人欺负完女主人。

可是今晚,男主人好像很坏,他简直坏到底了,他在柜子上欺负完了女主人,又把女主人抱到沙发上,继续欺负,咯吱咯吱的沙发在地板上摩擦出了剧烈的响声,男主人为了不让女主人发出声音,还用手捂住了她的嘴,怎么狠怎么往里捣鼓,女主人好像要被他弄死了,问他:“今天发什么疯?”

狗子嗷呜嗷呜两声,羞羞的把狗脑袋趴在了地板上,不敢看了。

程航把人弄到了房间里,又开始了强烈的疯狂占据,他觉得今天自己有点生气,他在她里面的时候,抬头看她的脸就问自己为什么生气。

他生气到要把她一口吞了,这样她就彻底变成自己了,可是他又吞不下她,反而是她吞了自己,这个女人完全就是水做的吗?他觉得自己出不来了,干脆就不出来了。

她被他弄得全身没力还能伸出手揪揪他耳朵,他被她捏着耳朵的时候,耳朵故意往她手里蹭,他想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聊,她一对他温柔他就受不了。

他有意无意蹭着她贴过来的手,终于想清楚了自己为什么生气,因为她那个师妹告诉他,他长得有些像她那个前男友。

对于这件事,程航觉得很不爽。

秦毅就算了,他现在在意的是,她那个前男友也有过这待遇。

最过分的是,她那个前男友竟然长得像自己?这让他怎么能忍?该不会他只是她前男友的替身吧?

程航把她摸耳朵的手拿下来了,很认真很不爽的开了口:“你他妈前男友到底长什么样?嗯?”

季念的手顿住了,心跳也停了下,眼睛看着他,像是要在他脸上看出些什么来,“怎么突然问我这个?”

“没什么。”程航气息不稳的说,“就是想到了就问,别忘了现在是谁在帮你前男友养狗!”

季念噗嗤笑,心想原来他就介意这个。“那狗子现在不是也陪了你吗?你想想,要是它不在了,你不得无聊死?”

“老子要的是你,不是你的狗子,懂吗?”

程航翻个身子,自己仰躺着,他觉得狗再好,也代替不了季念。

但是这句话他是不会和季念说的,免得她自我感觉太良好。

晚上,极少看季念手机的程航,说他要看她的朋友圈,还特别拽的问:“你几个意思?对我也设置半年可见?你半年前发生什么还不让我知道了?”

季念笑笑,把自己手机开给他看,“你要看就看个够好了!”

反正微信她是这几年才玩的,里头根本没有任何关于程航的信息与照片,之所以设置半年可见,也全都是随便设置的。

程航很头疼的翻完了她半年前的朋友圈,很快他就发现了他家季念发的朋友圈非常没有营养,里头除了她和女性朋友的逛街聊天工作日常,再也没有其他内容了,更加没有她的那个什么前男友。

他把她手机一丢,耿耿于怀的又问:“他到底长什么样?”

季念笑着点点他的脸说:“和你一样帅。”

程航不爽了,背对着她:“你再说一遍。”

季念看着程航无奈的想着,世界上怎么有你这样的蠢蛋?自己妒忌自己的美貌?

为了让他满意,季念只好说:“还是你比较帅。”

程航终于满意了,还得意的勾了勾唇角,低笑了一声:又问:“你家乡的名字是什么?”他补上一句,“全名告诉我。”

季念狐疑的看他两眼,“你要干什么啊?想去打人?”

“我就打他怎么了?”程航觉得她最近太嚣张了,一定是他对她太好了,她现在对他的问题竟然还敢各种质疑?不给她点颜色瞧瞧,可能又得继续蹬鼻子上脸,他把她的手捆住了,压在头顶,一字一字警告她:“说不说?不说,干到你说,老子说到做到!”

季念最终还是屈服了,在他无休止之下,含含糊糊的说出了家乡的名字。

程航把她做得迷迷糊糊,自己却是无比清醒的,他把她家乡的名字记下了,很用心的记下了。

-

程航最近每天早上醒来,就看见他家季念煮完了早餐,坐在椅子上吃一种药丸。

他权当她是在吃维生素,每次见了也没搭理她,毕竟她是个护士嘛,而且她经常装得自己很牛逼,平时有事没事还给他科普用药常识,他想她就是再糊涂也不至于会吃错了药。

可是今天他看了一眼,突然走到了身后,抱着她,把她那瓶药的瓶盖说明书转到自己眼皮底下,他看见了一个蛋白质的英文单词,只是奇怪得很,那瓶里装的药丸和说明书上画的药丸形状,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他愈发疑惑了,问季念:“这到底是什么?”

“蛋.白.粉呀。”季念说,“妈妈给我吃的。”她回头看一眼程航,把自己亮亮的皮肤展现在他眼皮底下,“我最近皮肤是不是好了?”

程航觉得她皮肤一直都这么好,手摸了摸,说:“还好。”转身进了洗手间里洗把脸,脑海里却还想着那个药丸。

吃早餐的时候,程航和她说:“别吃那些东西了,你要补充什么营养,我带你去吃燕窝海参鲍鱼不是更好么?”

季念就笑,其实她也不喜欢吃药,可是妈妈整天打电话提醒她要吃,她心里想着既然那么贵,那就吃一点,不过既然程航这么说了,她就答应了,“好啦,我以后一个星期就吃一个。”这样妈妈问起也好应付。

可是程航还不满意,他本意是希望她一颗都不吃的,他说不上为什么,但是直觉那药有些不对劲。

-

快到了端午节,程航已经临近毕业了,最近轻松一些,过了这个毕业季,他就要开始投入工作了。

可难得他最近这段时间这么闲,他家季念却很忙,越来越忙,夜班的时间越来越多。

程航觉得,季念现在对自己是越来越淡漠了,他现在在家里的地位,简直连他娘的一条狗都不如。

端午节放假的这一天,程航把她带到超市里去逛街。

一去逛街,她又把他撇一边逛她自己的了。

他在身后跟着她,瞧见她在一个促销蛋饼的小摊子面前停下了,她试吃了一块,让促销员也给程航试吃一块。

那个女促销员看到程航时,笑得一脸妩媚,用牙签插了块小蛋饼,直接送到了程航嘴边。软软的说了句:“帅哥,尝一口嘛。”

程航俯下头瞥了那女促销员一眼,再侧头瞥了一眼已经在看别的摊子的季念一眼,心烦得很!

这女促销员都想在她眼皮底下勾引她男人了,她竟然半点反应都没有!

女促销员见他不吃,笑着把手抬高了,就差直接喂到他嘴里了,依旧是媚眼如丝瞧着他。

程航没用嘴去接,直接伸手接过来了,把季念的脑袋扳过来,他把牙签上的蛋饼全塞进她嘴里。

买了大袋小袋吃的用的,程航给她提到了车里。

开车回去的时候,程航就单刀直入的问她:“你没发现刚才那个蛋饼促销员想勾引我吗?”

季念好笑的瞪他一眼,“你想多了吧?”她可没发觉。

可程航觉得得自己没想多了,他是男人,看得懂女人想勾引他的眼神是什么样的,就和季念当时看他时,要吞了他的眼神是一模一样。

可是这才过了多久,季念把他泡到手了,他房子也给她安排好了之后,他娘的她现在居然都不会妒忌了?

他很不高兴啊!

为了表示他的不爽与不高兴,他回家就又把她弄狠了,她叫得可惨了,狗子在底下泪眼汪汪看着他们,一脸懵逼。

程航把狗子赶走,狗子颠颠的跑出去后又跑回来,因为它听到女主人好像被欺负哭了,它跑过去蹭蹭季念,像是要把季念救走。

程航此时正从后面欺负季念,季念脑袋趴床边,伸手摸摸狗子的狗脑袋,叫它快些走,否则阻碍了某个暴君办事,等会它会死得很惨。

程暴君今晚很暴躁,下了狠劲的比打桩机还狠,季念被弄趴下了,有气无力的,最后救了她的竟然是一个电话。

程航干得正是激动,本来不想接的,可是狗子太聪明了,它把程航爸爸的手机叼过来了。

程航看一眼手机屏幕,眉头就皱起来,是他爷爷的来电,这电话他是非接不可了。

可他还没想好要放过季念,所以就这样接起了电话,同时把季念的嘴捂住了。

他爷爷在电话那头说:“你回家一趟,我有事和你说。”

程航压抑的嗓音说:“说什么?不能在电话里头说。我很忙。”

“忙什么?忙着玩女人?”爷爷问。

程航噎了一下,掐了季念一下。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7章 下一章:第39章
热门: 听说我们不曾落泪 两世芙蓉一笑开 荣宠田园:药香王妃 本非善茬 求求你别追我了 今天开始做大佬[快穿] 我真的没有勾引你 前男友总撩我[娱乐圈] 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 绝品天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