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念看一眼程航, 他此刻的眼里盛满了愤怒, 根本没多余的目光留给她, 他恶狠狠盯紧了秦毅,秦毅也不怀好意的盯着他。

季念想, 这下糟了, 论手段论心机, 程航都不是秦毅的对手。她不能让程航和秦毅单独聊, 秦毅太狡猾太奸诈了, 他不会轻易放过程航的。

她把程航拉回来, 程航轻轻的推开她的手,他眼神冷厉中带着一份清醒, 一切一切都在告诉她,这段时间以来程航和以前不一样了。

他果然不一样了。

他用平静的语调对季念说:“你先回去, 门锁好了,做好饭等着我。”他瞧见了季念眼底闪烁的水光,像是要让她安定,又说, “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看你的, 不管如何,我都来看你。”

季念这才收敛了眼底的水茫, 手却还是缠着他手臂, 她仍是不希望他和秦毅单独相处。

程航现在眼里只有秦毅这个孽障,心里只有怎么处置秦毅这个孽障,哪里有心情去考虑她的感受?他再次把季念的手拿开了。

季念知道他心意了, 再也没有缠上去,呆呆的站原地看着他。

秦毅看程航一眼,再看季念一眼,神情有些僵硬,很快便自己开车先走了。

-

程航和秦毅去了台球馆,地方是程航挑的。

他挑的自然有他用意,他心想秦毅要是敢说半个假,就在台球馆里揍他一顿,他没心情和秦毅喝酒,酒是要和志同道合的人喝的,秦毅不配。

到了台球馆,秦毅说:“既然来了就打一局。”

秦毅叫人把球摆上去,开始自己打,他球技不错,第一杆就开始进球,很快又进了第二个球,第三个球……这场球成了他一个人的独角戏,他像是在展示自己的球技有多了得,从第一杆开始就没有停下来过。

程航解开外套,坐在一旁静静看他装逼,等秦毅装逼装得差不多了,台面上的球也所剩无几了。

程航把球杆一扔,看一眼时间,突然不想打球了,他觉得这个时候,季念差不多把菜做好了,他已经想回家吃饭了,于是开门见山和秦毅说话。

“说吧。”程航语气依旧凌厉,但是伸长了腿坐在椅子上,人高马大,显得懒洋洋的。

秦毅依旧在那打球,斜着眼睛瞟他一眼,“说什么?”

程航觉得他可真是龌龊,事到如今还想藏着掖着,难道就不能直接一点,开门见山的说他到底做过什么吗?

程航嗤笑一声,不怀好意的口吻,“说说你为什么总是要搞季念,你的妹妹,我的女人。”他说着有些咬牙切齿的质问,“你不知道她现在是我的女人吗?”

秦毅漫不经心的继续打他的球,“你说是你的就是你的?”

程航站了起来,高高大大的身子走到他跟前,把他手上的球杆攥手里,扔一旁去,他没时间和他废话了,现在他要速战速决,他盯着秦毅,一字一字的带着挑衅说:“不然是你的吗?她现在每天睡在我身边,我们吃一起住一起,有本事你也叫她和你一起吃一起睡?”

秦毅像是真被他挑衅了,眼神飘忽了一下,望向了另一侧,轻飘飘的嗓音说:“小子,你别太得意嚣张,你以为她真喜欢你,不过是你们认识的早。”

秦毅年龄比程航大了好几岁,叫他一声小子也不算过分。

只是不知为什么,程航听着,登时就笑了,他语气故意带着丝讽刺,“说起认识的早,你们认识的不是更早吗?可她选的是我不是你。”

秦毅深深的看他一眼,“你还真是……”他想说你真是傻得可怜,没有记忆的人可不就是傻得可怜么?

他早调查清楚季念和程航的过往,连他们十八岁就同居那点破事都调查的清清楚楚,季念对程航念念不忘,甚至在梦里都喊着他名字,可惜,这小子什么都不记得了。

就凭这一点,程航就不是他对手,秦毅现在越发觉得自己志在必得。

秦毅松口气,轻松无比的口吻笑着说:“你放手吧,你们不适合在一起,就算现在在一起,她也会因为你受伤,何必呢?搞得大家都那么累。”

“你傻不拉几在瞎说什么呢?”程航见他这嘴脸,早就想揍他了,“我一个单身,我都不能保护她,难道你觉得你一个有妇之夫,可以保护她?你拿什么保护她,拿小三的名头保护她?”

秦毅有些惆怅的说:“我不会让当小三。”

他会给她名分的,但是现在不是时候。一来季念她妈是他爸的妻子,他现在暂时没能力和他爸抗衡,他得先想个办法给季念新的身份,再光明正大让她出现在自己身边。

秦毅揉了揉太阳穴,看着程航,“我不需要和你解释太多。”

程航有瞬间觉得秦毅对季念是认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他有些替季念高兴,毕竟除了他还是有男人愿意珍惜她的。但他心里不舒服,他不是小肚鸡肠的男人,但还是会因为有人爱她而觉得心里不舒服。

“你到底想怎么样?”程航手撑着台球桌,他觉得他看不透秦毅这个人。

“我爱她。”秦毅在昏黄光线下认真的诉说,“从第一天见她就喜欢她,满意了吗?我想给她好的生活,我会让她过得无忧无虑,你可以吗?她和你在一起不会有未来的。”

“你就这么爱她?”程航侧头望他一眼,气到极点,反而笑了,“可惜,她爱的是我。”他在笑,却没感觉自己的心里有多高兴,“你一定都不知道你爱的女人她有多爱我,你不会知道她是怎么对我的。”他轻轻的笑一声,“你试过吗?”

秦毅听出他话里的意思了,他冷笑了一声,正面看他的眼睛,直勾勾的,“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试过?我爱她当然是因为她好,她有多好,你清楚,我也清楚。”

他明目张胆的挑衅让程航气血上涌。

程航冲动的给他一个拳头,年轻气盛的热血少年压他在台球桌上,下一秒,他拳头已经落在秦毅脸上,“你他妈到底对她做过了什么?”

秦毅依旧还是笑,他仿佛一点不惧怕那拳头落下,在秦毅眼里,程航是个没有过去的人,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

季念和他在一起,有现在,有过去,唯独没有未来,他一点不担心季念会和一个两只脚踩在半空中的男人走,不,他还是个男孩;

她迟早回到他身边,他有这个信心,就看他可不可以等,而他肯定是可以等的。

秦毅越是淡定,程航越是疯狂。

“她没和你说过我们之间的事吗?”秦毅淡淡的笑,“当然不会和你说了,毕竟太刺激了。”

他故意要激怒程航,程航果然被激怒了。

他一拳头落在秦毅左脸颊上,眼睛都是红的,很快就被秦毅反击,他给了多少拳,秦毅就回去多少拳。

最后,他们扭打在一起,哪里还有什么社会精英的样子,被台球馆的工作人员请了出去。

-

冷风吹来,他们站在台球馆外头空旷的场地上,两个高大的男人彼此站立着,又是剑拔弩张一言不合就要打起来的气氛。

秦毅毕竟大几岁,先他一步冷静下来,程航手指紧揪着他衣领不放的时候,秦毅说:“你这样无法解决事情,放手吧,你没能力保护她。”

“放你妈的屁!”程航眉眼压得低低的,凶残野蛮的表情,“我本来很生气的,但是你他妈激怒我了,我现在不介意了。你们不就是上过床吗?几次?”

“你不介意还问几次?”秦毅冷漠的轻嗤,这一次脸上开始有了裂痕,程航可比自己想的接受能力要强。他笑,“你真不介意才好,否则吃苦的还不是她吗?”

“闭上你妈的狗嘴。”程航把衣服整理好了,迎着冷风,他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此刻这般清醒冷静,“我会把她照顾得好好的,我会让你永远无法靠近她一步的!”

秦毅迎风看着他,脸色悄悄变化,“你太年轻了。”

“年轻不好吗?”程航笑一声,挑衅他,“我年轻精力都比你好他妈一百倍,季念就喜欢我这样的,难道喜欢你这样的老男人?”

他说完转身要走了,他发现自己肚子饿了,他想回家吃季念给他做的饭,他不想再和秦毅这个混账多说一句话了,一句话他都不想听了,从此以后,他就只听季念的话,季念说什么他都听她的。其他人说的话他就当他们是在放屁。

他这样想着,走路带风往前,头都不回。

秦毅看着他离开的身影,表情却一寸一寸有了裂痕,他不再像刚才那样游刃有余了,程航的反应叫他有些措手不及,原本他以为,程航是年轻气盛的男孩,不能容忍的事情有很多,戴绿帽绝对是他的底线之一,他就打算暗里明里暗示他和季念做过爱,等着看程航发疯,再静静等着他们一拍两散;

然后他等着坐收渔翁之利,可是瞧见程航那么镇定的要走,秦毅不淡定了,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他觉得他们不会散,哪怕程航是个没有记忆的人,但他们仿佛比他想的要深爱对方。

秦毅像是在做最后的博弈,他喊住了已经走开很远的程航——“你现在这么自信满满,只是因为你是没有记忆的。程航,你能记起来五年前的事情吗?嗯?”

程航慢慢的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缓慢的看了秦毅一眼。

秦毅在夜色中朝他笑得意味不明,像是故意要提醒他,却又模棱两可的试探他,“假如你记起来了,我保证你不会再说今天对我说的这番话。”

说完他朝另一个相反的方向走,秦毅很得意,因为他知道,他今天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程航盯着秦毅离开的背影,怔在了原地,他空荡荡的站着,很久都没有反应过来,风从他耳边吹过,他认真的想从脑海里挤榨出些什么,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了。

-

秦毅的话像是一把钢刀,不偏不倚直插他心脏,他有些无法呼吸,他连自己原本想做的事情都记不起来了。

程航开车漫无目的盘绕这座城市,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刚认识季念的夜晚。

那晚他失恋了,可他并没有那么伤心,他开车一圈一圈的飙车,他觉得这里不属于自己,可自己到底属于哪里?他总是没能把这个问题想明白。就好像今晚。

他没想到那天晚上受了伤会碰见季念,第一眼看到她,他就知道她是自己喜欢的那一款,可是他喜欢的这一款外头的同款太多了,她脸小小的,身材有些圆润,看起来瘦但是护士服也掩盖不住她的好身材,她胸口呼之欲出他一眼就看出来了,但那一刻他却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

那时他觉得自己愤世嫉俗,再美的女人都不能激起他半点兴趣,包括眼前这一个护士。谁知道后来会自己打了脸。

如果还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他还是想要认识她,不管她多坏多贱和多少个男人好过,他还是要她,埋在她心口时,他能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快乐与真实。

全世界仿佛都是假的,只有她是真实的,不是虚幻的。他需要这一份真实,才能提醒他自己是活着的。

程航车子开着开着,就开到了小叔叔的会所,有些事情谁都不会告诉他,但是小叔叔是懂他的,他想,小叔也许愿意告诉自己一些什么。

程航到了之后,就去坐吧台,请酒保给自己调酒,要酒精的,浓度越高越好的,他觉得自己喝醉了才能好一点。

他喝到第七杯,小叔终于回来了。

程航却还是感觉自己没有半点醉意,问那个调酒的调酒师:“你糊弄我吧?这里根本没酒精。”

这个新来的调酒师是个刚考到证书的年轻小姑娘,闻言脸都红了,看着程航那张年轻紧绷的俊脸,愈发红了脸,解释:“有的,有酒精的。”

他小叔走过来,挥手示意调酒师下去,手一拍程航的肩,“怎么了?欺负个小姑娘?”

“谁欺负她?”程航低着眉目嗤笑一声,又仿佛很认真的说:“不许让季念知道。”

程航觉得自己也没欺负小姑娘,他只是把自己有疑问的问题问出来了,季念知道了也不会说他什么的。

季念什么都不好,还犯贱,但她不是揪着别人错误不放的人,这一点他是比较欣赏的。但是欣赏归欣赏,还是不能让她知道。她会吃醋的。

程航喝多了,迷迷糊糊的想念着季念,突然就记起来自己还得回家吃她做的晚饭,季念是个傻逼,他不回去她会一直等他的。

不过回去之前,程航得先问他小叔叔几个问题,“小叔,你知道我五年前在哪里吗?认识了什么人?结识了什么朋友?”

程航的记忆告诉自己,五年前他在这个城市里读书,他有过几个朋友,但是这几个朋友只有名字,却没有具体面貌,连具体的细节他都记不起来。

他刚才喝着酒,脑筋一晃,突然就觉得,会不会自己脑海里关于五年前的一切记忆都是假的?否则为什么秦毅会说那样的话?

程航手摁着太阳穴,他越想越头疼,越头疼他越怀疑。

小叔凝着黑眸看他,眉头蹙出了褶皱,眼睛死死盯着他,像是要一下子盯到他心里,琢磨透他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

很久以后,小叔叔平静的说:“五年前你一直在这个城市里,你过得很好,什么都没有发生。”

“你骗我?”程航是喝了酒,但还没醉糊涂,每个人都这样说,但越是这样,他越是不信。

小叔轻咳一声,转过身子去喝口水,“我没骗你,骗你对我有什么好处?难道骗了你,程家会给我多一份财产?”

程航知道,小叔一直是程家的私生子,他对于自己的身份一直很介意,程家到现在还不让他认祖归宗,小叔则干脆破罐子破摔,连爷爷生日他都懒得回去,一直在外头游手好闲。但他和程航却是关系很好的,如果这世上只有一个人愿意对他说真话,那程航觉得这个人只会是小叔叔。旧时光

程航拧着眉有些泄气的问:“你实话说,五年前我是不是杀人了?其实我是个亡命天涯的杀人犯,但因为我是个富二代,我太有钱了,家里太有背景了,爷爷打算把程家的财产都给我,所以你们所有人都巴结我?所以我就像穿着皇帝的新装一样,所有人都知道真相,只有我一个人不知道?”

程航原本只是没头没尾的胡说八道一通,没想到越说他越觉得自己说出来的,像是真实的。

秦毅刚刚之所以那样威胁他,是因为他无法给季念安稳的未来吗?他果真是个杀人犯?

小叔眼神深深的看他一眼,确定他是喝醉了,“别傻不拉几好吗?小叔我用人格担保你没杀过人行了吗?全世界都杀人了你也不会杀人。”

小叔看着程航的脸,很诚挚的补上一句:“你很善良。”他宁愿自己死也不会让爱的人遭受一点罪。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杀人?

-

季念做好了三菜一汤,就等着程航回来,等到晚上十二点,也没有等到人回来。

她下意识觉得情况不妙了,在房间里如困兽般焦急的踱步。

突然,门铃响了。

季念紧张的开门,外头站着的人是一面之缘的小叔叔。

程航高高大大的身子站立不稳的斜靠着他。

小叔叔把人交给了季念,笑笑,无奈的说:“他喝醉了,我让他在我那睡,他不肯,说你要怀疑他了,非得让我把他送到你这里来。”

季念把人接过来了,程航有些站立不稳,她扶正了程航的脑袋,谢过了小叔叔。

好不容易把程航弄到床上去,他可真沉,人高马大,手长脚长,差点没把季念累死。

季念给他敷热毛巾,给他喝水他也不要,只是固执的拉着她的手,转头便睡着了。

程航迷迷糊糊醒来时,瞧见季念坐在床头。

她低着脑袋不知道在织什么,他在她看不见的时候盯着她后脑勺,看了好久,好久。

他觉得这一幕尤其熟悉,他不知道她到底是在织毛衣还是勾花朵,但他觉得这一幕太熟悉了,他一定在哪里见过这一幕,至少在梦里。

他手搭上她的腰,缠绵的,低沉的嗓音问她,“季念,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季念正在绣一个十字绣,她最近去市场买菜的途中,发现了这种学生时代的玩意,就想给程航秀一个带着“福”的十字绣钥匙扣,为了找到一个和从前一模一样的,她还特意去网上找,终于被她找到个一模一样的。

不得不感慨如今的网络强大,她收到后,没事就拿出来绣一绣,发现不知是不是做了护士的缘故,她现在动作比以前还利索,就是眼睛好像没以前好,借着灯光也时常看不清楚线头的颜色,她时常怀疑自己可能眼睛要瞎了。

程航此刻问她,他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她也没有多想,一边绣着十字绣,一边回答:“是啊,我们以前当然见过了。”

程航有些紧张的问她:“在哪里?什么时候?”

“你猜啊。”季念笑着把最后一个线头的格子绣完了,含糊的说,“可能在路边,树下,河边,也许我们还读过同一个小学和幼儿园呢!”

程航最近看到了她的身份证了,才知道她的年龄原来和自己一样,比自己还小了三个月。他们既然是同龄,那么读同一间小学和幼儿园也是正常的。

程航分不清她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盯着她后脑勺,他一字一字的说:“季念,秦毅说你们有过很多次。”他语气平静的问,“几次?嗯?”

季念把手里的十字绣放下了,回头瞪他一眼,“你信他还是信我!?”

灯光下她眼底的光像是带着水茫,刺得人眼睛都痛了。

程航一下就没了脾气,拉着她的手,“信你。”

“那你就别问了。”季念说,“他是故意要气你的,你听不出来了吗?傻子,你就因为他的话把自己喝醉成这样?”

程航摇摇头,他知道自己不是因为她和秦毅发生过什么才喝醉,他有其他的疑问。他借着灯模模糊糊看着她很久说:“我总觉得你们每个人都有事瞒着我。”

季念沉默的痛苦的回望着他。

程航把她弄到身上来,他抱不动她了,摸她的脸,“你给我生个孩子吧?”这样我们就永远不会再分开了。

“傻瓜。”季念抱着他笑,“我们以前就有狗子,现在再要一个孩子,我们的日子就圆满了。”

“什么?”

季念打他一拳,埋怨他,“你今天怎么一动不动的?不动能有孩子吗?又要我伺候你?”

“你伺候我一下会死?反正爽的最后那个不是你?”程航冷嗤。

“谁说的?”季念很有怨念,明明最爽的那个是他自己。

季念尝试了很久都进不去。

最后还是程航把她扶好了,自己进去了,季念长舒一口气,男人就是男人,天生的主导,女人怎么主动,都是有所限制好吗?

程航虽然没力气了,姿势也不太对,但还是能叫她轻微爽的,她很快就断断续续的皱起了眉头,他手摸摸她的脸,戏谑笑着问她:“你和他这样做过了吗?”

季念摇摇头,垂下眼睛,不再说什么了。

“他说你很好。”程航弄疼了她,“你哪里好?上面好还是下面好?”

“你说呢?”

“都很好。”他想,上面适合他的手,下面常常弄得他想死在她身上,她是个妖精。

妖精就会勾引男人,他也就认了,她以前被谁碰过他就既往不咎了,但是从此以后她只可以被自己碰,谁都不能碰。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5章 下一章:第37章
热门: 情人书 嫡女毒医:盛世宠妃 只因暮色难寻 七周恋爱体验[娱乐圈] 傲娇小萌妃:殿下太腹黑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风闻 审神者栽培手记[综] 白濑生存手记 靳家有妻初养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