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念默默生气了一晚上, 第二天郑重的决定要和程航摊牌, 他却笑着回来了, 风度翩翩,意气风发走到她跟前。

她坐在那里不吭声, 他像是察觉到了什么, 蹲下身子, 眼睛和她平视了。

程航给她一个方方正正的本子。

“是什么?季念问, 随手打开一看, 发现是房产证, 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她有些动容, “给我这个干什么?”

“不是你说要买的吗?”程航把房东的话复述给她听,“是你说的, 要给我生两个孩子,还要把家乡的狗子和外婆接过来。”

季念噗嗤一声就笑了,瞪他一眼,“你去哪里偷听到我和房东叔叔说的话?”

程航的手搭在她腿上, 看着她笑, 温柔的说:“我用得着偷听吗?我直接算出来的。”他说,“我还算出来你想把隔壁的房子也买下来, 将来可以给孩子住, 可惜了,隔壁的房东说他暂时不想卖房子,你说我该怎么办?”

季念低敛着眉目看他, 她眼底有水光流转。

程航一下子就揭穿了她,“我才给你点好脸色你就哭?有没有一点出息?收起你那眼泪串串,丢死个人了,一辈子没见过男人对你好?”

季念打他一拳,踢他一脚,“一辈子没见过女人的是你,整天就知道串串,草草,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还知道要来哄你,傻逼。”他摸着她鬓边的发,“你想不要住更好的房子?我带你去住更好的。”

“不要,我觉得住这里挺好的,”季念说,“这里树很高,夏天不用开空调都很凉爽,去上班也得很方便呢。”

程航站了起来,仿佛是因为她的“上班”而瞬间皱起了眉。

季念知道这事不能急,得和他好好说。

晚上,季念捧着她的房产证看了又看,看得舍不得放下了。

程航一把将她房产证拿走了,放柜子里,嫌弃她:“你能不能别这么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就一个房产证,还是个二手房,能把你乐成这个样子!”

“你懂什么?”季念喜滋滋的说,“我和你不一样,我还从来没有属于自己的房子,我一辈子都是住别人的房子,有了这么个房子吧,我觉得自己就是主人了。”

“傻子。”他心疼的伸手抱紧了她,还是挖苦她,“你这么容易被收买,我现在觉得自己很危险。”

季念都不去想他话里有话了,她郑重的和他提要求,“航,我可以把家乡的狗子先接过来吗?”

她想过了,外婆暂时可能还来不了,只能等以后买了更大的房子再把外婆接过来,她现在和程航还没有结婚,没能力要求他接受外婆住进来,但是让狗子住进来,应该还是妥妥的。

程航瞥她一眼,嘴角含着轻讽的笑意,“你是把我当成冤大头呢吧?那狗子不是你和你那初恋男友的爱情结晶吗?我现在负责养你,还得负责养你和别人的狗儿子?你想都别想!”

季念骂他一句“坏蛋!”再骂他一句“小气鬼!”,她把能想到的坏话通通往他身上轮一遍:“你没良心!你连一条狗都要妒忌!我看你这心胸,连条狗都不如呢!你都不知道那狗子多可爱!它每天都惦记着它的主人,你特么就这样嫌弃它!你嫌弃我也就算了,你竟然嫌弃它,你不知道它有多忠心,它为了它的狗爸爸,差点就把自己活活饿死!我要是说一句假话,我就天打雷劈,下辈子当狗!”

程航第一次见识到了她骂人的功力,听得耳朵都要生茧了,他从前不知道她能一次讲这么多话,还是不带重复的,把上辈子下辈子的诅咒都调用一遍。最后他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可以消停了:“下辈子你不要当狗了。”

“嗯?”

“当我的被子吧。”程航说,“我天天睡你,你该觉得荣幸。”

季念觉得他一点不上道,手在被子底下掐他。

程航终于顺从了,松了口,“你喜欢就把它带过来呗,不过事先说好,我在的时候你眼里只能有我,不能有其他狗。”

“行了吧。”

季念胜利的勾了下唇,得意的扬起眉,心想,等狗子来了,该我吃你们的醋了!

这天晚上,她睡得特别舒服,程航怕她生气,一直抱着她哄着她喊她念念。

她手一摸他耳朵,他就服帖了,心想,他连狗子都答应了,叫他答应让她去工作还远吗?嘻。

-

第二天,季念先给外婆打了个长途电话,接着叫了专门的宠物服务运送中心花了大价钱,让人上门接狗,就怕这狗子到时候不服管教,季念咨询了大半个早上,得到工作人员的肯定答复后,一颗心也只就放了大半。

这狗子和别的狗子不一样,性格太倔,又一心一意等着它主人回来,季念想着想着,开始盘算着要不要干脆趁着这段时间不用工作,亲自去乡下一趟把狗子接回来得了?

她踩着单车去市场买菜,过马路不小心看红绿灯,还差点被辆车碾压过去,还好没事,只是单车倒地不起了,她赶紧站起来。

恰巧程航开了车回来,从对面车道看到她差点被辆车压了,他丢了车,冲到她跟前,把她抱了起来,把她那辆共享单车踢一边去。

他急红了眼,恶狠狠狠瞪了那辆开车撞她的人几眼,那人本来还探头出来骂季念走路不看灯,瞧见他人高马大的出现,一副要冲上去拉人出来揍一顿的样子,自己把头缩起来,季念死命拉着他,才阻止了一场打架斗殴事件发生。

他也不顾阻碍了交通道路,从上到下紧张的把她检查了一遍,确定她没受伤,凝着眉命令她:“以后不许踩单车!”

季念被他拉上了车,到了公寓楼下,他把她抱上了楼,季念手抱着他脖子,脸贴在怀里,安慰他:“我都没事,你怎么比我还紧张。”

“你怎么这么笨,连辆单车都骑不好?”程航严肃认真的教育她,“现在酒驾又那么多!”

季念笑出声,戳戳他的脸,“酒驾哦?你在说你自己吗?嗯?”

程航眼神闪烁一下,没心情和她开玩笑,依旧是严厉的语气,“今天你好歹是遇到了我回来,遇到个蛮横的司机,他撞了你还要打你一顿!”

“我像是那么笨的人吗?”到了家,她从他怀里跳下来,自己走进厨房里。

她刚才原本是想去买菜给他做晚饭的,现在好了,什么菜都没买到,今晚只能吃冰箱里的食物。

冰箱里只有三个鸡蛋两个西红柿一块冰冻猪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觉得自己厨艺再好,也变不出什么好吃的来满足程航那张挑剔的嘴了。

都怪她平时把他惯得太好了,现在她简直是愁死了!

程航手放在厨房的门框上,静静盯着她后脑勺,剑眉一寸一寸的蹙紧,依旧对刚才的车祸心有余悸,他怎么开车怎么酒驾怎么车祸他从来不当回事,反正他死了就死了。

没遇见她之前他就是这样想的,他一直觉得自己不属于这里,回忆是虚幻的,仿佛踩在半空之中,一脚下去就没了,所以也就无所谓死不死活不活,但是有了她就不一样了,他开始有了正常的回忆,他觉得这些回忆是真实的,可靠的,她的呼吸是热的,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实的,连对他的爱意都是带着温度的,可是这份感觉越真实,他就越害怕。

他现在不想死了,更害怕她有朝一日会死,会离开,他想把她从头到脚,由里到外,都变成他一个人的,带着他的印记,生是他的,死是他的……不了,死了就不是他的了。所以,她不能死,非但不能死,还要活得好好的,这样她就算离开了,他也可以把她抓回来,变成自己的。如果他命比她长的话。

季念打开水龙头洗那三个番茄,一边洗,她一边抱怨,“怎么还有一个烂了?放冰箱里都能放烂,这个冰箱是不是坏了?航,要不要我们去换一个新的?”

这个冰箱是房东留下来的老式冰箱,温度时高时低,程航早就说要给她换,是她自己不想换。

他走上来,大手圈着她的脖子,把她压在他和水槽之间,嗓音沉沉的,“好,今晚就去买 。”

他伸手把水龙头关了,把她抱到了水池上,借着夕阳的光,捧着她的脸,看光跳入她眼底,认真的问:“你以后不要踩单车了好吗?”

“我不踩单车怎么出去买菜?”季念说,“我总不能开辆车去买菜吧?我也不会开车,会开也不能开,几步路的路程。”

“就你这样还开车?”程航掐她的腰,“你不怕翻车?”

他想过了,以后她什么交通工具都别用了,她就适合走路。

“都怪你!”季念知道他现在紧张死她了,努努嘴,全赖他身上,“谁让你不让我去工作,我整天在家待着就待傻了,连出门都反应不过来。科学家都说了,人不能一直待家里,大脑缺氧不行的。”

程航眼眸黯了黯,摁着她肩膀的手,收紧了些,仿佛真的在思考,这话到底是科学家说的还是季念瞎编的。

他有些动摇,突然不想听到她说话,俯下头深深吻住她的唇,手感受了她一下,把人分了到最大,进去了后,她果然就没力气说半个字了,他在她耳边问:“是不是去工作了就不缺氧了?”

她只能用气流一般的话回答他了,用力的点头,“当然了,我去工作,就不会整天……胡思乱想。”

“确定?”他摸她头发,“不骗我?连男人也不想了?”

季念打他一下,“你就是我男人。”补上一句,“我连你也不可以想?”

“可以。”他说着,笑着,把她抱到卧室里继续他没做完的事情,还一边做,一边和她谈起了条件,“我可以让你先去工作一段时间,但是等我们以后有了孩子,你就不工作了好不好?”

季念被他弄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心想着,程航现在可不是以前的毛头小伙子了呢,他纵容着她,但是也是有条件的。她勉强的说:“好啊,我等生完了再去工作咯。”

“你到时候有力气再说吧!还想到生完后的事情了?”程航恶狠狠的掐着她,“生完了不能再生一个啊?”他把所有精力都留在她身体里,算是他对她工作的肯定回答。

-

第二天一大早,程航特意开车送她去隔壁城市的面包店,把她的那点行李带回来。

他看到她这一个月就住这么简陋的地方,连个洗热水澡的地方都没有,心疼了,摸摸她的脸,难怪之前回来感觉脸都瘦了,还好最近又养胖了。

季念把她那点宝贝一件不落的全带回来了,程航看得想笑,心想她可真是什么都当宝贝,傻傻的。

回来才中午十二点,他后背贴着门板,盯着她整理衣柜,笑了笑,难得提出一个有建设性的建议:“我带你去买衣服。”

“什么啊?”季念都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了,“你还带我去买衣服?”

她记得上次元宵之前,他和她一起去逛超市,他当时面上没有表现出不耐烦,但她知道他嫌弃自己太磨蹭了,之后她都不敢提出要他陪着她去逛街,别说逛街,逛超市她都不提。

“我不可以吗?”程航把手抽出来,高高大大的身子站在房间,看着她,朝她伸手。

季念笑着走过去,把手放在他手心里,笑着,“可是我逛街很磨蹭,你会受不了我的。”

“能有多受不了?”程航握紧了她的手,他觉得她再磨蹭,他也能忍受。

然后,他陪她逛到下午三点,他就自己打了脸,他是真的忍受不了——

他家季念能在一个店里试衣服试一个小时之久,最后她走出来了,什么都没买,他很不爽,虽然她试的衣服都不是很好看,但好歹也得买一点,不买他脸往哪搁?都说了要来给她买衣服的。

她很快又进了一个品牌女装店,这一进去,她又是半个小时才出来,出来后她还是半件不买。

他就耐心和她讲道理,“季念,你试了别人的衣服,你要买下来的,不然别人会很不欢迎你下次再来的。”

季念就说:“衣服挂在那里就是让我去试的嘛,我试了不喜欢就不买了。而且你总是敷衍我,我问你好不好看,你每一件都说好看,你说好看的那肯定不好看!”

程航用从未有过的崩溃语气说:“你好歹买一件啊,你看我陪你逛了三个小时,你一件不买。”

他觉得自己好像没能力陪季念逛街,此刻他已经打了退堂鼓。

最后,他把季念送进另一件品牌店,打电话把陈芳芳叫过来了。

陈芳芳一下子就打滴滴过来了,来了还和程航报销。

程航叫她去陪季念买衣服,给她一张卡,让她自己也买,还叫她多给季念挑几件。

然后他就光荣身退了,走出购物大厦的大门,他仰头看一看蓝天,觉得还是外面的空气比较好,女人的世界他是彻底搞不懂了!以后他也不打算懂了!

-

季念有了陈芳芳的陪伴与指导,买衣服都快了许多,虽然她还是在意价格,但是陈芳芳的眼光好,有芳芳跟她说优点缺点,而不是一味的说好看,她自己心里也有了比较,买了好几套,花了程航好多小钱钱,也给芳芳买了好几套。

晚上八点就和陈芳芳去吃晚餐,发信息叫程航自己解决晚餐。

好久没和陈芳芳联系,季念很是想念陈芳芳,完了还邀请陈芳芳一起去她和程航的小家里做客,陈芳芳也不客气,欣然前往。

晚上,程航回家了,就见到季念在家里和陈芳芳走时装秀。

季念今天买了好多套衣服,回来了给芳芳泡了茶,就一件一件的再试一遍,和陈芳芳说说笑笑,丝毫没感觉时间一下飞过了。

程航进门的时候,她正在试一件春装的裙子,长袖长裙,像个唱戏的,他笑了一声,自己走到沙发上坐下,无奈的说:“好看。”

季念瞪他一眼,对陈芳芳说:“他说好看的,一定就是不好看,我再去换别的。”说着她走进了房间里继续换衣服。

陈芳芳见时间不早了,趁着季念去换衣服的时候,就和程航说了句“谢了”,转身告别,自己先回去了。

她可不想打扰程航哥哥和季念小姐姐的风花雪月哩。因为她知道季念小姐姐下一件要试的衣服是会令男人喷血的款式,所以她很识趣的先走了。

季念换上她的民族风露肩长袖衣服搭配牛仔裙的造型出来,就发现陈芳芳走了,她还有些失落,走程航跟前,推了推他肩膀:“芳芳呢?”

“早走了。”程航本来懒洋洋的看电视,看到她这一身,那电视再精彩都吸引不了他了,他被他小媳妇这一身给先搞喷血了。

他手一搭在她腰上,顺着往下,发现这裙子简直特娘的短得可怜,他很不爽的盯着她那腿,“你打算穿这样出去?”

“不可以吗?”季念撩了撩自己裙子,“傻了吧,里头是有安全裤的,不会走光的。”

“你这样还不走光?”程航瞧见了那短短的裤子,搞不懂现在的人为什么做这样的设计,明明是裙子,以为加条裤子就不走光了么?

季念觉得程航这是不懂欣赏,她扭着她的小细腰走了,都说衣服是人的胆,这一扭她还扭得特别大胆。

程航原本都没想干什么的,回头一看,就看见她扭得花枝招展的,他怎么可能饶了她?

他起身关了电视机,之后又觉得不妥,把电视机又开了,摁到最大声。

最近隔壁房的大叔明里暗里上楼下楼的暗示他,晚上和小媳妇闹要注意一下隔音效果,他听进去了,而且听得很认真,他打算以后和他小媳妇闹的时候,都把电视开到最大声,决不让任何人听到他欺负她。

他起身进了卧室,季念正在把她那条裙子往下剥,她最近胖了一点点,最小号的穿上去是可以穿上去,但脱下来就难了一点。

程航走到她身边,替她代劳,把那条很艰难的裙子给她扯下了,一声不吭丢她在床上的时候,还认真的摸了摸问她:“胖成这样好意思吗?”

季念打他,很生气的瞪他一眼,“你嫌弃我胖了吗?”用力推他一下,“开始嫌弃我了吗?”

他握着她的手在心窝处贴了会,然后凑到嘴边温柔的亲了几下,“没嫌弃你胖,我意思是你胖了就别穿那么小的裙子。”

“我会瘦成一道闪电的!”

“瘦成一道闪电有什么好?”程航嗤笑,“就为了穿那裙子?这代价有些大,连我的幸福也牺牲了。”他说这话的时候掐住她一处,认真的,仔细的,又含糊的说:“你瘦成皮包骨我还有什么乐子?要你何用?”

季念听着听着,听出些喜悦出来,心想,自己就算长胖了也还是有男人喜欢的,她妈以前一见她胖一点就嫌弃她嫁不出去,她真想现在就告诉她妈,说:妈妈,你看我找了一个不嫌弃我胖的男人!

她猜想她妈下一秒就会打击她:傻货,他现在不嫌弃你,再过几年你看他嫌不嫌弃你,妈是过来人,傻丫头!傻不拉几你傻不傻?

季念想着想着又绝望了。

程航把她做到一半发现,这下糟了,连电视机都掩盖不住她的叫声,这是该怪他技术太好,还是怪她太骚?不管了不管了,他先捂住她的嘴,继续干,发现还是不行,她那嘴一下子又自己喊出来,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怎么叫她闭上她的嘴她都不闭上,她怎么大声怎么叫,叫得惊天动地,不知道她是被弄爽了还是弄得哭了,程航有时候也挺疑惑的。

结束了终于安静了就问她:“你他妈到底是爽笑了还是爽哭了?”

季念悄悄把背影留给他:“不告诉你。”她才不告诉他呢,这将是一个一辈子的秘密。

-

第二天,季念就开始正式工作了,她特意穿上她新买的衣服,一路走去庄主任那里报道。

她身上这一身新衣服很是惹眼,连科室的年轻医生都回头看她,搞得她很不好意思,程航早上出门就掐了她一下,问她想勾引谁,她说她只是想勾引他,他又嗤笑着不信。

庄主任很热情的接待了她,接着熟门熟路的把季念送到了原来的科室,交给了原来的护士长。

护士长瞧见了季念回来,自然是激动万分,去哪里找一个像季念这么又乖又懂事又听话又这么美的小护士?

没有的了,当初要不是庄主任不愿意她留下,她肯定是要季念留下的。

季念很快就领到了新的护士服,换了上去,把头发扎了起来,站在镜子前左照右照,觉得自己还是穿护士服的时候最好看。

虽然程航总是打击她,但她觉得那是因为程航的个人品味就不怎么样,他就是个不懂欣赏美好事物的人。

想着想着,她就又想到了程航,拍了一张自己换上护士服的照片,发给了程航,配上一个字:【美】。

程航很快就回复了,也是一个字:【嗯】。

季念心满意足的收起了手机,丽娜知道她回归了,高兴得说要请全科室隔壁科室的人看电影吃火锅,时间就定在这个周末,值班来不了的就不等了。

丽娜说她太想季念了,拉着季念的手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的话,要不是科室的人都在忙,她能继续说上一箩筐,她上洗手间的时候都要来拉着季念,和季念说这段时间她没在医院的所见所闻,还说林医生找女朋友了,女朋友没季念美,但也不差。

季念笑笑说:“这样不是很好吗?”

丽娜说:“有哪里好的,本来他是你的。”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4章 下一章:第36章
热门: 蚀骨疼爱 请不要在末日套路前男友 古代幺女日常 买下地球去种田 朕今天也在等男主篡位[穿书] 暗卫 是渣男就死一百遍 烈火如歌·大结局 我的前半生 穿到古代当名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