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念下了车后才发现, 这是一个大型的娱乐会所, 从外面看里头金灿灿的。

她还从没来过这样的地方, 有些愣愣的仰着头看。心想着,程航的父母现在就在里头等着她去受死吗?

程航看她一眼, 握紧了她的手, 笑:“你吓傻了?这是白马会所。”

季念瞪他一眼, 明明这里都不是叫白马会所!

她想骂他几句的, 但她因为濒临受死, 心里太紧张了, 紧张到功力无法施展,说话都成问题, 也就沉默着不骂他了。

程航看着她,总觉得她和往常不一样, 他以前骂她三句她至少得回一句,要不就得扁着嘴生气,她今晚是怎么了?是不是又病了?

他想着想着,有些心疼了, 他把她的手拉到心窝口贴了帖, 心想,小贱货你可别又生病了, 老子明天就带你去买新衣服去。

季念被他牵着手一路往前走, 过往的脸孔都是年轻的男人女人,个个漂亮帅气,看样子这里应该是年轻人吃喝玩乐的地方, 按理来说,程航的父母应该不会来这种地方才对吧?

季念想着想着,终于问出了口:“程航,你的家庭聚会是在这里吗?”

“是啊。”程航瞟她一眼,语气懒洋洋的,“我小叔叔还有表妹,现在都在里头。”

“除了他们还有谁?”

程航再度看了她一眼,捏捏她的脸,无所谓的口吻,“见了你不就知道了吗?”

“你先和我说,我怕我待会表现得不好。”季念压低了嗓音说,“我怕……”

“怕个屁。”他揽紧了她,意气风发把她推进了包厢里。

季念进了包厢后就迅速的扫描了在场的众人一圈,一颗悬着的心就放了大半了——太好了,在坐的基本没有中年人,连三十岁以上的都少,全是一水的年轻男女。看来这个家庭聚会并没有程航的父母。

季念松口气,程航把她推过去介绍给他小叔叔。

季念抬头一看这个小叔叔,年轻的面孔,偏瘦弱的身材,这哪里是小叔叔,瞧这模样只比程航大一两岁的样子。

程航在她耳边说这会所是小叔叔开的。

小叔叔特别有风度的朝她伸手握了一下:“你好,我是程航的小叔子,早听他说你漂亮,没想到真人真的特别漂亮。”

小叔叔这一说把季念说得有些脸红。她都不知道原来程航和别人是这样描述自己的,还回头像小媳妇一样含情脉脉看了程航一眼。

程航飞快握紧了她的手,抬眸飞速的扫了她一眼,又收回了视线。

小叔叔还说:“你是程航第一次介绍给我认识的女朋友。我猜他特别喜欢你,以后你得好好管着他。”

程航便咳了一声,示意他小叔叔别说话了。

小叔叔很识趣的闭了嘴,这个时候,小叔叔的女朋友走上来了。

小叔叔女朋友笑着和季念打招呼,用轻飘飘的嗓音说:“刚刚接了你电话不好意思,你可别怀疑程航,他紧张你紧张死了,还说要把我赶出去呢……啧。”带着些挖苦告状的语气。

季念有些难以招架。

程航对小叔叔女朋友很不客气的说:“闭上你那嘴。”

说完他搂着季念到一旁坐着,给她拿饮料,哄着她,说:“那女的,你别误会,我和她一点不熟。”

季念笑笑说:“你这么紧张解释做什么,难道心里有鬼?”

程航就想掐死她,手搭在她腿上用力一掐。

“给脸不要脸是不是?我担心你吃醋才这样说。”

季念拿他的红酒优哉游哉的喝,“我才不吃醋呢,谁要吃你的醋?”

程航把她手里的红酒抢过来,给她换上了无酒精的饮料。

这个时候,有几个女人朝他们这边的方向坐过来,都想认识认识程少爷的女朋友。认识过后,她们对季念的妆容和衣服产生了极浓厚的兴趣,一会问她用什么牌子的睫毛膏,一会问她用什么粉底。

程航发现女人在场的时候都没他什么事,他完全听不懂,干脆就把季念放在这里,他则走到另一个区域和人打牌了。

季念瞧见程航起身走了,眼睛还有些不舍的看了他的背影一会,但也只是一会。

因为很快就有个漂亮的女人问她:“诶,你是怎么认识程少的?之前好多人想认识他都被拒绝了。听说他还在读书呢,眼光又长在头顶上,哪家的千金小姐都不放在眼底。”

季念想了想就诚实的说:“我们是在医院里认识的,他那天晚上出了车祸,我负责去照顾他。”

她这样一说,所有在场的女人就都明白了,刚开始她们还以为,程航看上的又愿意带出来让大家认识的女人,一定是有钱人的女儿,毕竟现在就算是富家子弟,在找女朋友的时候也有自己的考虑,他们不会随随便便找个门不当户不对的女人出来,出来了也是上不了台面的,一下子拉低了自己的身份好几个层次。

搞了半天她们才知道,原来季念是个做护士的。做护士的没有什么不好,要是家里有钱有背景,那也就当做是一份打发日子的工作,于是她们再问季念:“你父母是做什么的呀?”

季念想了想,有所保留的回答:“我爸爸过世了,妈妈也只是普通人。”

她说完,大家对她的兴趣就瞬间降到了最低值,原来这不仅是个家里没钱的,还是个没钱得特别彻底,半点背景没有的女人,就她这样的,也就是靠着点年轻貌美的姿色来留住程少一时半刻的心了。

在坐的女人们在季念看不到的时候面面相觑了一番,心里大都有了算计,原本还想着巴结巴结来着,现在觉得根本不用巴结了,这就是个穷酸女人,也就是被玩了丢的命。

那个小叔叔的女朋友冷笑一声,问季念:“你那睫毛用什么牌子的睫毛膏涂的呀?怪好看的。”

季念说出了自己常用的一个大众品牌睫毛膏。

小叔叔的女朋友立即就嗤笑出声:“你怎么还用那种便宜货啊?我都好多年不用那种地摊货了。”

其他几个女人就附和着说:“我也是,那么便宜的睫毛膏涂了眼睛不会瞎吗?”

季念瞬间就沉默了,刚才她只觉得大家对她的态度时冷时热,可是小叔叔女朋友的话直接打她的脸,打得明目张胆。

这个小插曲过后,季念面上依旧维持着微笑,只是不再与她们交谈了,她们再与她说话,她也只是淡淡的回一两句。

季念知道她们在看不起自己,不过没关系,她脸皮够厚,也无所谓被人看不起的。

程航打牌的时候看到他家季念一个人坐在角落,好像被孤立了,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就找个原本跪在那里倒饮料的小姐过来问问到底怎么回事。

那倒饮料的小姐就一五一十说了季念被问到化妆品后又被打击的事情。

程航给了她小费,叫她下去,再然后,他叫人把那个小叔叔的女朋友请出去了,理由是程少爷以后都不想见到她。

小叔叔知道了也不说什么,反正他的女朋友换得比衣服还勤快,他晃着红酒杯轻抿了一口,看来这一次有人是真喜欢上了,由不得任何人欺负。

小叔叔又看了一眼坐在角落的季念,她粉白的脸,嫣红的唇,坐在包厢里始终维持着微笑,仿佛谁来了给她一巴掌,她都能继续保持着微笑。

只有程航走过去的时候,她脸上的表情才会出现一点变化。

季念这会还觉得奇怪,好端端的怎么那女的就被人请出去了,她问程航,“知不知道怎么回事?”

程航冷冷的说:“不清楚。”

他说话的时候盯着季念的脸瞧,他觉得她化不化妆,怎么化妆都比那些妖艳贱货好看一百倍。

他也不需要她知道自己为她做过些什么,但他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

程航牵着她的手,在包厢氤氲的暖光下看她的脸,“走了?”

季念回看他一眼,“都好,你不和别人打牌了吗?”

“不打了。”程航伸手摸她鬓边的发,“我想回家看电视。”

季念仰头朝他笑,“好呀。”

-

季念走出包厢就深呼出一口气,她心情挺好的,虽然刚才在包厢里被人打脸了,但没关系,她觉得自己今天又逃了一劫。

程航出包厢的时候瞧见了对面包厢露出一张熟悉的脸,是秦毅。

他握紧了季念的手,不动声色给她转了个弯,不让她见到不该见的人。

外头风大,程航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披在她身上,俯下头看她的脸,发现她正没心没肺的笑。

他嘴角上弯,问她:“笑什么?很高兴?”

“还好。”

“为什么高兴?”

“我不告诉你。”季念坐进了车里,自己扣了安全带。

她不说,程航也就不问了。

他今天喝了些酒,在车上就不老实了,季念被他吓死了,以往车里只有他们两人,怎么摸都行,今天前头还有开车的司机呢!

她把他推出去,还得推得不动声色的,他伏在她肩上笑,清澈的眸里带着些醉意,勾着她的脸说:“你也会怕吗?”

他记得她之前在他车里勾引他的时候,想尽一切办法,怎么作怎么来,不过是两个月,他们的角色与定位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变成了他主动了。

他想季念真的是狐狸精无疑了。他现在可不就是被她迷得团团转吗?如果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意,一定会得意到爬到他头上来吧?

还有她那个哥哥,爱她爱得都要解除婚约了,秦家的少爷和温家的小姐啊,要解除婚约可不是小事,现在闹得满城风雨了,外界都在猜测,她季念要是知道自己有这种魅力,一定很得意吧?

想到这里,他就把手抽出来了,也不管前头的司机了,他捏着她下颌,带着些不爽的语气说:“你今晚可得好好表现。”

季念推他一下,暗示他别被前头人听到了。

他就笑得愈发肆意了,那笑中还带着一丝玩味的说:“你矜持什么?没被老子碰过?”

她打他几下,头埋进他怀里,彻底不说话了。也不许他说话。

下车发现了脸颊还是火辣辣的,她之前想勾引他的时候是挺骚的,怎么骚怎么来,可那时是逼不得已,而且勾引他的时候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场,可现在不一样了啊,他怎么能在外人面前那样说话嘛!她觉得脸都丢光了!以后万一还碰上那司机怎么办?那司机一看年纪也不大,还是二三十岁的样子。

季念一边上楼一边絮絮叨叨和他讲道理,“你以后不能在司机面前说那样的话,传出去我都不用做人了!”

他都懒得听她讲什么,到了房门口,还没进门里面,先把她剥了。推她进去,压在门上说:“你睡都被我睡了,还怕被人传出去?怕传出去什么?”

季念拿手要打他,他就把她的手一点点折起来,放在自己脖子上,低下头,他和季念说:“你别动。”

他带着醉意的眼睛盯着她,压着她,看她的眼睛动了情,深深的吻她的头发,进去了,说:“说说,你这个月没有我怎么过下去的?”

她嗓音断断续续的,“我还没问你,你敢问我,你说你这一个多月怎么过来的,是不是找女人了?”

“是啊,找了几个女的在你床上鬼混,满意了?”程航笑着看她脸气得变形,“你到现在才发现呢?没发现你那被子都变形了?你还傻傻的给我铺床,傻不傻呢你?”

季念都分不清楚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狠拍他肩膀,“你敢叫人去睡我的被子,我跟你拼了!”她发疯似的打他。

他被打痛了,握着她的手,放到嘴边亲了,深情的吻,“可后来我发现还是你最好。”

“你别哄我,你都和别人搞了,”季念狠瞪他,“你现在才告诉我!”

“你可以有秦毅我就不可以啊?”他冷笑着说,眼神带着一丝试探。

他这一说她就气哭了,这段时间回来他们都不提秦毅的名字,可是他现在又提了,不知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她气得躲在被子里哭!

他刚刚在她身上发泄了一通,借着醉意,这会他精力也用光了,后背靠着门板静静盯着她,他想上去哄她的,却又担心她蹬鼻子上脸,想了想就没上去。

季念蹲床上一会接了个丽娜的电话,丽娜说在附近要和她一起吃宵夜,她和丽娜说了几句,约好见面地点,挂了电话,从床上起来换衣服。

程航沉默的盯着她套衣服的模样,冷飕飕的问她:“想去找你的秦毅了?是不是发现还是他干得你爽?毕竟是哥哥,想想就刺激。”

季念被他气死了,不知道他今天发了什么疯,三句不离秦毅,明明已经很久没提的。

她不搭理他,却默默的把要外出的衣服,换成了黑色的吊带,她不打算出去了,想和丽娜改约明天。

程航盯着她,她把外出的衣服换成了黑色的吊带,他的眼神一下子就柔软了。

他都怀疑这一切都是她设计好的,否则她怎么又穿这件黑色吊带来勾引他,她总是知道他受不了什么。

季念换了吊带主动爬到他怀里,摸了摸他的耳朵,说:“你今天发什么疯?是不是喝多了。”

他仿佛一下子被她摸服帖了,凑上去,深深的埋头进她头发里,吻她的头发,嗅了嗅,像是动物在闻自己看上的心仪小雌兽。

季念伸手摸他的头发。

他全身几乎都贴在了她身上,耷拉着脑袋的样子,还有些可怜相,像个小孩。

她真希望他这样一直乖下去。“不许说了。”

程航看她一眼,装傻,“我说什么了?”

程航睡觉的时候给她看上次的手机视频,“看看。”

季念看一眼就认出那视频的女主角是自己。过分!

程航优哉游哉的说:“你不在的时候我就和它过的,每天看一百遍,每看一遍都有新发现。”

季念知道他这就是在给她解释刚才的事情了,也就不和他生气了,让他删除了他也不肯,拉她的手说:“我会好好保护你的,不让你被任何人抢走,我保证。”

他保证得煞有介事的模样,季念也就不说什么了,由着他去,心想万一视频传出去她就赖他一辈子。这无恶不作的混蛋。

-

季念把昨晚的约会推到了第二天下午,丽娜刚好做了早班下班,她在附近的咖啡厅里等丽娜。

丽娜一坐下喝口奶茶就说:“你赶紧去把庄主任说的入职定下来了,别错过了,搞不好明天就有新人来了。”

季念犹豫了一下,她还没把这件事情和程航说,她总觉得再工作应该征得程航的同意。

丽娜就催她:“要不你把身份证给我,我去先帮你把入职弄好了,就说你现在人在外地,反正你办了入职也得下个月才正式上班。好歹先把位置拿下来了,别被人捷足先登。”

季念觉得这个建议倒是好,她取出钱包就要把身份证拿给丽娜代办,发现身份证不见了!

她急得找了一遍又一遍,发现身份证竟是真的不翼而飞了,努力的回忆了一遍,她记起身份证最后好像是被程航拿走了,那天他们去酒店开房,那身份证被程航拿走了就忘了和他拿回来,之后她竟然也就忘了这件事情了。

-

晚上她特意给程航做了三菜一汤,他回来了,她给他盛饭盛汤。

程航感受到了她的讨好,笑了笑,不说什么,只是饭也多吃了两碗。

完了他像个大老爷们躺在沙发上看球赛,季念给他洗了水果,送到他眼前,还递了葡萄到他嘴里,他咬一口,就皱了眉头说:“酸。不吃了。”

他不吃水果,她就给他按摩。

程航瞧着她屁颠屁颠的样子,心情不错,伸手掐了她脸几下,她还是特别乖的给他按摩,于是他的心情就变得更好了,直觉她有话要说,他就故意不问,等她自己送上门来乖乖开口。

季念给程航按摩了十几分钟,时不时还摸摸他耳朵,程航的耳朵长得特别好,一看就是有福气的,她每次捏他耳朵,他会慢慢的放松肩膀,像是一下子就服帖了,耳朵还会往她手里蹭蹭,像是不经意的,但她知道他是有意的,他就喜欢她摸他耳朵,一摸他就像老猫一样服帖了。

她摸得差不多了,就直接开口了,“程航,我有事情和你商量哦。”

他往后瞄她一眼,不甚在意的语气,“说吧,什么事?”心想季念这个小贱货,今天肯定不是说什么好事,他还想,假如季念这个小贱货是想回去他继父家,他今晚就能把她操到腿断,绝不是和她开玩笑。

他做好了各项心理准备,谁知道搞了半天,季念竟然问他——

“航,你是不是拿了我的身份证啊?”

“你说呢?”他斜着眼睛看她一眼,一副不耐烦的表情,“拿了又怎么样?”

“拿了就得还给我啊。”季念继续给他按摩,讨好的口吻说,“你看人没有身份证很多事情都办不了。”

“你还想办什么?”程航想说,有我养着你你除了结婚证需要身份证,你还需要办什么?

“很多啊,”季念说,“我想办个健身卡什么的,我没事就去锻炼锻炼。”

程航冷嗤,手往后掐了她腰一下,“你还嫌你被我操练得不够?想去自己操练自己?”

季念轻轻的推了他一拳,觉得他最近说话是越来越坏了,真是的,还能不能好好说话了?

“那你到底还不还给我啊?”季念轻轻的撒娇。

他有些受不了她这样,看着她清澈双眸却忽而变得锐利起来,“想拿回去啊?看你表现。”

季念知道他几个意思,郁闷的瞪了他后脑勺几眼,很乖的走到他跟前,跪地板上,俯下头,他往深处按着她脑袋,把她呛得咳嗽也要她继续,他十分喜欢她这样伺候他,而且心里总觉得,她只对自己这样过,愈发得意。

结束了,季念脸红红的,哀怨的睁着眼眸看他:“你舒服了吧?可以把身份证还给我了吗?”

程航眼角闪过一丝狂妄,笑一声,说:“不可以。”

季念气得站起来,亏她刚才跪了大半个小时呢,结果竟然是不可以,此刻看着他那张英俊的脸,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揍他!

程航可不给她这个机会,眼睛盯着她,薄唇勾起一抹坏坏的笑,“你当初偷我身份证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也有这一天呢?嗯?”

好吧,季念承认自己当初扣他身份证是她不对,可是后来她不是都还给他了吗?

季念走到他身边坐下,趁他看球赛看得高兴,就和他说:“程航,我想回去继续工作了。”

他一听,不言不语的继续看他的球赛。

季念以为他没听到,晃了晃他的手臂问:“好吗?”

这一下他收回了看球赛的目光,垂下眼眸,迅速的扫了她一眼,迅速的做出了回答:“不太好!”

“为什么不太好?”季念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问,“我以前也是这样工作的,那个时候你也没说不好。”

程航就盯着她冷嗤,“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以前我们每天一起睡吗?”

季念觉得他话说得不客气,自己也就不客气了,“我回去工作了也每天给你睡。我发誓。”

“发你妹的誓。”程航站了起来,把她推开,深沉的眸子透出精光,“你那什么破工作?一天到晚三班倒,我受不了。”

季念立刻说:“没关系的,我受得了。”

“那是你。”程航在柜子深处摸了包烟,取出一根,放嘴里,问她:“火呢?”

季念知道他已经很少吸烟了,所以故意把他的烟和火都藏起来,没想到他倒是有千里眼,还知道哪里有烟,她在房间柜子里,给他找了个火机,帮他点了火,说:“只许抽一根。”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热门: 第四天灾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梦回十里洋场 大雾 UAAG空难调查组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 孤独梦想家 上清之云 再见,如果可以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