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晚上, 程航仰卧在她铺好的柔软床上, 他的手若有似无的摸着她发丝, 很认真的问了她一个问题:“你有孩子了吗?”

季念翻了个身,心想, 我要是有孩子也早被你刚才折腾没了, 刚才他那么猛的干, 回家也没放过她, 他把她压在他们的被子上, 她铺好的床也因此被他弄乱了, 他要求她再铺一次,这让她简直怀疑他把她弄回来只是为了铺床。

“有了吗?”他沉沉的嗓音问。

“有了怎么办?”季念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瞪他一眼。

“不知道。”他伸手去抱她, 无所谓的口吻,“有了就生呗。”

“生了怎么办?”

他把她肩头扳过来一点, 他要看到她那张狐狸精的脸,“生了就养大他。”

季念有些动容,眉头皱了下,问他:“你以后会不会讨厌我的孩子?”

“会。”程航想也不想的说, “贱货生的孩子就是小贱货, 你觉得我怎么可能会喜欢小贱货?”他只是不想让她太得意。

季念再度把自己翻过去背对他,赌气说:“那我不给你生了。”

“由得了你吗?”程航恶狠狠的语气, 问她, “所以你这话的意思是你真的有了吗?”

“有了我也不给你生!”季念说,“反正在我肚子里,你管不着。”

程航先是气得一笑, 笑完觉得不服气,季念这贱货又开始给他蹬鼻子上脸了,他刚刚才对她好一点,她立刻就敢威胁他?

“你是我的,孩子也是我的,你想弄死孩子之前还得先问问我的意见。你说我管不管得着?”他掐着她手臂,掐得她痛。

季念默默的嗯了一声,继续不理他。

“所以你他妈到底有没有怀上小小贱货?”

季念听到“小小贱货”就心烦,故意要他堵心死,“我不告诉你,有了也不告诉你。”说完轻哼一声不说话。

程航把她抓过去死命揉,揉得她老实了害怕了。

她终于说了实话,“没有没有,你满意了吧?”

他才放过她,总结了一句:“说你是贱货你还不承认?想骗我?可惜你肚子里长不出小小贱货,否则我还对你好一点!”

季念气得打了他一拳,实在太累了,就睡过去了。

睡了一半,意识到程航的手伸了上来,他用紧紧的力度抱她。

季念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心想着她这次回来后,程航坏的更彻底了,他骂她骂更狠了,那骂声还经常叫她经常分不清楚他是几个意思,像骂又像是带着情意。

只有睡觉的时候,他比从前抱得她更紧,连她上厕所他都不肯松开她的手,她得给他解释好久,他才肯松手让她去洗手间。

她从洗手间回来了,他会第一时间把她卷紧了,她以为他没睡,可是手一碰,却又发现他睡得很沉。

他睡得很沉,却也把她抱得很沉,像是在梦里都担心着,她下一秒要逃走。

-

第二天起床,他非要她给他挂胡子。

她给他刮好了,呆呆的看他被阳光晒得剑眉星目的一张英俊脸。

他问她:“看傻了吧?小贱货,觉得你男人特别帅是不是?”

他的小贱货让他彻底从美梦中苏醒,把刮胡刀用力一甩,她哼一声,“一点都不帅!”

“不帅你看成个花痴?”

季念洗了手,掉头转身走出洗手间。

他一只手把她抓过来,揉得她俯首称臣跪地求饶,这简直成了他起床后最快意的事情,他把他的小贱货揉成了一团水,却不碰她,看她在洗手台上瞎哼哼,他特别得意的摸摸她的脸说,“老子今晚再来弄你。”

她一边脸红一边整理衣服,又脸红了。

程航看着她这样就想笑,以前他都不知道两个人在一起,可以生出这么多的乐趣,和她一起之后他是长见识了。

他觉得他可以玩她玩一整天,一整年,一辈子。

可惜他今天还要去学校,而且他现在开始接手他爸爸的生意,自己也想和朋友搞点其他的事情做。

他以前茫然,现在也还是茫然,只是以前茫然的像没目标没归路,现在他茫然的有归路,每天他都知道自己要回来找季念。

而且就像生理钟,一到下班时间他就知道自己要找她了,他不知道自己找她做什么,也许只是想看到她的脸。

他能为了她不去外面玩,因为他可以回家玩她,他觉得自己玩她玩一辈子都不会腻,因为他家季念实在太好玩了,就像现在,她能被他玩得脸红心跳,他看她这样,也会跟着心动不已。

只可惜不能朝朝暮暮在一起,她可能也会腻,他这样想着,就安静吃了早餐准备去趟学校。

他出门的时候季念这个小贱货还在生他的气,躲在厨房里不肯出来,他是个男人,自然不能和她一般见识。

所以他穿了鞋子,特意把她擦好的地板踩出了一个个脚印,走到厨房,从身后吻了她发顶一下,手顺着胳膊滑到她手臂,轻轻若有似无握了她手心一下,说了句“走了”,就松开了她的手,真走了。

走出楼梯才觉得不对劲,季念今天不上班了,她万一太空虚又出去乱搞男人怎么办?想着他又退回去看她了。

季念已经走到了客厅收拾,见到程航返回来,问他:“你怎么回来了?”

“想起有东西没带。”

“什么?”

他胡乱的找了一下东西。

季念坐在沙发上看他,他找好了就走过来把她压在沙发上,把她手抓起来,黑眸盯紧了她,一字一字的给她找回忆,这一次他喊她的名字了:“季念啊……”

季念神经绷紧了一下,程航这两天给她起了个“小贱货”的称呼,床上缠绵的时候他偶尔喊她“念念”,这会儿喊“季念”那就是动真格了。

季念看他一眼,也很认真的“嗯?”了一声。

程航嘴角弯了弯,那笑的弧度似笑非笑,“上一次我在这里让你流血了吗?”

季念想起他上次确实在这沙发流血了,其实那一次只是月经。可他大概以为是自己粗暴野蛮的动作害她出了血。

季念心里有些想笑,轻轻点了点头。

程航冷冷看她一眼,“痛吗?”

“痛死了!”季念故意说得皱起了眉头,“我好痛,现在还痛。”

他本来阴冷的眉目就松动了一些,敛下眼眸他眼底的精光消失了,再看她的时候就多了一丝丝柔情,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说:“真的很痛吗?谁让你去外面偷人?”

“我偷人了你也不该那样让我痛啊!”

“还要脸吗?”程航扫射了她一脸,没好气的说:“贱货,整天就想着偷人!你故意的吧?”

“说了我没偷你又不信。”

他当然还是不信,轻嗤一声说:“我给你提早下个草稿,再有下次,让我发现你去外面偷男人,我不弄你了,我操到你腿断了,再也偷不了。”

说完他高大的身子伏了起来,像健壮的雄狮,威武勃发的在他的小雌兽面前立下雄心壮志后,他耀武扬威,意气风发的走了,头也不回。

季念看着他走了,还跑到阳台上看他,怎么看都觉得看不够。

她总觉得程航和以前比,有些不一样了,她越看越觉得他和以前不一样了,心里高兴期待他的变化,但又害怕他变得让她陌生。

她哪里有时间去偷人?她昨晚刚把家里的地板擦了一遍,今天又被程航踩脏了,她又拿水拿桶擦了一遍。

中午终于可以歇一会了,心里盘算着接下去的路要怎么走,总不能整天留在家里擦地板吧,到时候程航不嫌弃她,她都要嫌弃自己。

她开始正式考虑庄主任给她的那个当护士的机会,并打电话和丽娜确认了一下,丽娜说科室里最近确实走了个护士,庄主任不靠谱了那么久,可这一次抛来的橄榄枝却是靠谱的!

季念想得心动不已,已经想到了以后要是值班,要不要提前给程航做好晚饭这个问题了,正计划着,李春华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季念那天回医院拿档案之前,就事先给她妈妈打了个电话。

她要李春华留意一下秦震的行动,起初她妈妈劝她千万不要回来,免得到了被秦震抓了走,秦震虽然知道她走了,但还是时不时会问李春华,季念到底跑到哪里去;

每次李春华说自己不知道,秦震就会泛起疑心病;

李春华因此认定了,秦震还是想对自己的女儿下手了。

李春华那时便让季念不要回来,可是季念还是回来了,而且季念回来后,秦家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

电话接通后,李春华的声音显得有些紧张:“念念,你继父好像知道你回来了,他昨晚就知道了,还在书房里摔东西,我去问他为什么,他什么都不说,像看仇人一样的看我,问我为什么隐瞒你的下落,还问你究竟认识了什么朋友,我都要被他吓死了。”

季念猜想自己这一次估计是连累妈妈了,“妈妈,对不起,他没有打你吧?”

“打倒不至于,秦家的男人就从不打女人。”李春华感慨,“哪里像你那个死鬼爹,就凭这一点,我嫁给秦震都是值了,我想过了,他要是想把我当仇人就仇人吧,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我好吃好喝,只要你平安,我就没什么好不满意的。”

“可是妈,我这次回来就不打算走了,我男朋友想我留下来。”

“什么?”李春华得知季念这次想要继续留下来,又开始骂她:“你这个死孩子,怎么总是不听话呢?你那男朋友能保护你不让秦家人欺负?你别傻了,你今天就走,你是不是要气死我!?”

季念只好说:“我和他都同居了,他要我留下来,他不许我走!”

“他他他他!”李春华暴跳如雷,“我养了你这么多年,你这么容易就被个男的拐了?你青春期和个男的鬼混被骗走了姑娘身我就不怪你了,怪我自己没把你教好,把你害得水性杨花,随随便便就和男人睡,可是你现在不是忘了他吗?你就不能给我好好做个正经人,还和男人同居,传出去像什么样?他到底是谁?你叫他来见见我!想和你在一起,他得先过了我这一关!”

而她这一关绝不是那么容易过的,李春华想了,等见了面,她先和对方要一千万聘礼,杀一杀他的锐气,没有一千万连谈都没必要谈了,想睡她的女儿,没那么容易!

季念不知道该怎么与妈妈解释程航的身份,倒不是程航的身份有多么令人闻风丧胆,而是程航的名字会让她妈吓得当场晕死过去。

若是让她妈妈知道,她又和程航在一起了,她妈妈估计会发疯吓傻,绝不是开玩笑。

季念想得头疼,目前她暂时还不能让她妈妈知道她又和程航在一起了,能拖一日是一日。

至少得给她妈先打打草稿,有个过渡阶段,不至于当场听到吓死过去。

-

季念一边等着程航回家,一边想着今晚要和他好好说一下回医院工作的事情,等说好了,她就去把面包店的行李拿回来,她怪不好意思的,在那住了一个多月就要走人,还有半个月的工资没拿,她就想不拿了,到时候就只把行李拿回来就好了。

季念没等到程航回来,倒是接到了程航的电话。

程航要她梳妆打扮,下午六点楼下有车过去接她,让她自己搭车过来,他有个小型家庭聚会,而他现在在和朋友谈事情比较忙,没时间去接她。

他要她打扮得漂漂亮亮过来,有多漂亮就打扮得要多漂亮。最后似笑非笑带着情意般的喊了她一句,“小贱货,想我没有?想我也没用,今晚才能弄你。”

季念挂了电话,就觉得自己身负重任,连呼吸都急促了。

她从来没有参加过什么重要的小型家庭聚会,唯有的几次就是在秦震家里吃晚餐,可是那都是在家里,而这一次程航像是要带她去什么会所。

那名字她听都没听过,而且程航还说是个家庭聚会,她就更不敢去了,万一见了程航的家人怎么办?

她一头雾水,在房间里急得像被困住的小兽,她不停来回的团团转,原来回来了与程航同居了,也不见得就能安逸的过日子,这速度与进度已经远远偏离她所设计,所能掌控的范围太多。

她急得后背流汗,一想到要见到程航的家人,更是汗如雨下。

她之前一直不愿意与程航有银行流水往来,就是担心被他家人发现。

现在她怎么可能还自己亲手把自己送上门去,那等待她的将会是又一场逃亡。

她坐在沙发上深呼吸,深吸气,深呼吸,深吸气,一个多月前她要走的时候,她也没有这么紧张到无法呼吸过。

她很清楚,程家的实力不弱于秦震,秦震只是要她走而已,程家的人是要她死,她怎么能不死呢?她曾经差点把他们的儿子弄死了,他们肯定对她恨之入骨了。

季念思前想后,把各种可能性前前后后想了一百多遍,最后得出一个答案:打不过她可以躲,躲不过她可以躲一辈子。躲到她怀上了程航的骨肉,不信他们还能把她肚子里的也打死。

她想到了下午五点钟,打了个电话给程航。

程航没接电话。

她又打了一遍,这一次替他接电话的竟然是个女声。柔柔的“喂?”了一声。

季念手指颤抖,她发现自己这一刻紧张的没有精力妒忌了,她开门见山的说:“你好,请叫程航接电话。”

“你谁呀?”那女声说,“找他干什么?”

季念还是生气了,她直接把电话摁掉了,心想,这下倒好了。她直接不去了,程航要是问起,她就直接说自己吃醋了,谁叫他去外面搞女人?

她一想倒是舒服多了,虽然那个女声依然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可是不过一会儿,程航就亲自打电话过来了,说话的嗓音是从未有过的温柔,还带着一丝急切,她没开口,他就急着解释:“我刚刚才知道,那女的接了你电话,我小叔告诉我的,季念,她是我小叔的女朋友,她说想看你的照片,我就给她看了一眼,我去了外面一趟回来,她也不跟我说你打电话来了,还是我小叔说的……”

季念听出来他在解释了,而且还解释得从未有过的完整,她心想他以前从来不和她解释这些的,有些得意了,就故意骂了他一句,将计就计的说:

“坏蛋,你去外面找女人了,染一身病毒吧,你今晚别碰我,你明天也别碰我,你以后都别碰我!你那什么聚会我是不会去的,你叫她和你一起去吧!”

说完“啪”一声挂了电话,她看着挂断的手机,松了口气。

她以为今天这个劫大概也就这么过去了,谁知道下午六点,程航直接回来了,瞧见她披着头发躺在沙发上,一把把她抓起来,晃她肩膀:“小贱货,你怎么还不换衣服?就一个女人,我和她什么都没有。吃个屁的醋。说你贱你还真就贱出格了?”

季念知道他和她什么都没有,她只是不想和他去家庭聚会。“我今天不方便,有些累。”

“哪里累?”程航狐疑的看她一眼。

“我来月经了。”季念说,“我走不动了。”

程航把她放倒在椅子上,手进去一探,就知道她在撒谎,早上揉出来的都是水,下午就变成了血了?

她以为他好骗,他揉完了把她的水都擦她脸上,把她直接倒拎起来了,叫她进去换衣服,今天他非得让她去不可,他都已经答应了别人要把她带给他们瞧瞧了,她要是不去,他脸往哪搁?

季念再次在房间里急得团团转,她觉得自己这一次要死了,死到临头了,她一头虚汗,后背也是汗,全身被冷汗湿了个够。

程航在阳台接了两个电话后,进来看到她还没换衣服,不知道她到底是想闹什么。

他后背靠着门,双手插在裤袋里,飞着一双凌厉的眸看她,静静的盯她。

季念被他盯得发毛,脑海里搜索着适合的借口,最后她认真的说:“程航,其实我没什么衣服可以穿的,我想还是改天再参加你的家庭聚会好了,我这么上不了台面,我担心我给你丢脸。还是下次吧?”

程航静静的听着她的借口,斜着眼睛横她一眼,“我说过我担心你给我丢脸了吗?”

季念茫然的摇摇头。

“我知道你上不了台面,我嫌弃你了吗?”程航直勾勾盯着她,像是要把盯服帖了,“你随便穿就好,反正你都已经这样了。”

他想说,反正你都贱得流油了,我也不介意了,还想怎么样?可是他觉得她贱,他却不愿意让别人说她一句贱。所以,衣服还是要好好穿的。

于是他很耐心的给她找衣服,他摸了一遍她的衣服,发现他家季念的确没什么衣服好穿的。

程航就回头看了她一眼,她可怜巴巴的坐在床边缘上,仿佛真的是因为没衣服去聚会而忧愁。

他的心一下子就难过了,他想,他应该给她买衣服了,买一柜子的衣服,他想把世上的好衣服都买来送她,想了想又觉得不行,她长得太招摇了,不能让她穿裙子,她穿裤子比较好看,牛仔裤显得腿长,她穿裙子也好看,但是只能穿给他看,他不喜欢她招摇过市,她那张脸已经够招摇,再招摇就真成狐狸精了。

程航给她拿了衣服,她不换,他把她剥了亲自换上,冬天的衣服也不用穿什么胸贴,他给她打扮完了特别得意,季念却觉得四不像,他竟然给她穿了上班才穿的牛仔裤。

季念心想就算去受死那也要漂漂亮亮的死,她把他穿上的牛仔裤剥了下来,换上了裙子,套上毛衣丝袜,头发散了下来,没时间打理了,就扑了淡淡的蜜粉在脸上,抹了口红胭脂,勾了睫毛膏,走出去的时候就焕然一新了。

程航看着她走出来了,穿着新毛衣新裙子露着小腿,雪白耀眼又夺目,还有她那张脸,简直就是照着他的口味长的,每一个五官都贴合他的心意,他看着看着就觉得,季念长得真好看。

她这么好看,好看到他想把自己此刻所拥有的东西都给她。只要她开口要,只要她高兴,他就会毫不犹豫的通通给她。

可惜季念好像也不知道自己长得多好看,她低着头站在灯下,还显得有那么些不自信。

他看着她,看着她,看着看着就勾起唇角笑了,伸手摸摸她的脸,滑到她肩膀,牵住了她的手,将她带下了楼。

今天开车的人是司机,程航难得和她坐一排。

他见她闷闷不乐,以为她还在吃醋,拿手机改了一下通讯录名字,把“季念”改成了“程航的老婆”,这样看谁以后还敢趁他不在偷接他老婆的电话?

程航改完了,把手机递给她,手搭着她的腿胡乱来,“小贱货,这人是谁啊?”他把手机凑到了她眼前。

季念看一眼“程航的老婆”,莫名的觉得眼底生出些雾气。

她拿着雾蒙蒙的眼睛看他,他却拿着黑亮亮的眸子盯她。

程航把她勾到怀里说:“以后谁敢接贱货的电话?”

“明明写的是老婆!”

“不是我写的。”

“就是你写的。”

她要打他,他把她的手拉到唇边,欠了欠身,轻轻的吻过去,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再藏到身后去。一路都没有再松手。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2章 下一章:第34章
热门: 回到1981 你的浓情我的蜜意 金主的横刀夺爱:抢来的新娘 男友收割机[快穿] 都怪时光太动听 这信息素,该死的甜美 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 重生八零小娇妻 吸血鬼王:恋人苏醒 蜜汁炖鱿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