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航又梦见她了, 从那天晚上从中央湖公园的石凳上回来, 他就每天晚上梦见她, 以前梦里明明不是她,现在那个梦里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就变成了季念。

梦境开始变成了这段时间他们一起说过的话, 做过的事, 尤其经常出现她喂他吃早餐的画面。

他想念她对他的好, 原来她也不是一无是处, 她很得他的心, 从来没人能把他伺候得这么贴心周到。

她能把他的衬衫洗得干净一丝褶皱都没有,还能亲自动手给他刮干净胡子, 他每次动动眉头她就知道他要喝啤酒还是吃花生,他一直怀疑她长在了他心里, 所以无时无刻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可是她这么好却和别人有一腿,这件事情足够她在他这里死一百次。

他又梦见她说她怀孕了,可是他狠狠拒绝羞辱了她, 他在梦里就感觉有些后悔, 他想,如果她真的怀了自己的孩子, 他至少不能这么绝情, 娶不娶她是一回事,养是一定要养的。

他睡不着就起来看手机,一看手机又是她的照片, 他无数次想把他们的这张合照删除了,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个奇耻大辱,可他又想,他不能删除,要删除也要叫季念这个贱货自己删除掉,她换上去的当然要她换回来。

程航每开手机一次就想她一次,最后就不开手机了,可是不看手机也要睡觉,他每天都睡不着,哪里都睡不好,去酒店开个房都睡不好,他只能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回季念家里去了,回去之前他还特意喝了点酒。

他上楼的时候想,她要是敢问他为什么回来,他就敢掐死她。

程航拿钥匙进了门,很开心家里安安静静,一切照旧,他没开灯,在客厅坐了一会,发现她把绿萝拿进来了,他给绿萝浇了点水,顺便把那两棵半死不活的发财树也浇了水,走进了卧室里,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了,他开了所有的灯,衣柜也是空的了。

她这一次走得真是干干净净。

他倒在她床上,却难得的睡着了一下。

第二天是被吵醒的。

梦里有个女人在哭,那张脸某一瞬间和季念的脸重合,他想季念大概是狐狸精变来的,这一次她竟然敢到他梦里哭!她还敢从这个家里搬走?

他怒不可遏,却不再悲伤了,愤怒再度占据上风,他一定要把她揪出来!她要是被她那哥哥包养了,他也要把她抢回来,他的女人不是随随便便可以被人带走的!

程航第一时间就找人去金蝉岛找人,可是很意外的,那人回来了告诉她,那个单元没有住人,一直空着,他叫那个人继续蹲着,蹲了三天也说人影都没有。

他起初是得意,心想季念还算懂事,之后就开始煎熬,因为他打了电话给她,发现一直是关机状态,他很快就清楚了什么。

那个手机卡是他亲手丢到窗外去的,那一丢那么远,她不可能再把卡片找回来,她极有可能是换手机号码了。

他打不通她电话,才开始知道着急,因为他发现自己原来一点都不了解她,她今年几岁,家乡在哪里,他通通都不知道。

他甚至也没见过她的身份证,只知道她家乡有番石榴树,后山有条小溪,可能还养一条土狗,一个给她写短信息的初恋男友,从城市去她那个家乡很难,要搭飞机再转大巴再坐摩托,如果下雨天会走不了。

他知道的就是这些零散的信息,可他连她家乡的名字都叫不出来,他有些后悔当时应该逼到她说实话,可是迟了,现在什么都没了,她逃走了。

他想,下次再见她,不会再有下一次让她逃走的机会。可是还有下次吗?

程航失落了好几天,记起季念还有一个同事叫丽娜,丽娜应该知道她去了哪里。

他在下班时间亲自去堵了丽娜,客气的问她知道不知道季念的新号码,新住处,丽娜却告诉他什么都不知道。

可程航觉得丽娜看着他的眼神闪烁,像是在躲避什么,他总觉得她是在欺骗自己。

他转身的时候连告别都没有,他有些失神,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走。

丽娜盯着他看了一会,无声的叹气。

程航回了她的房子,把她的绿萝浇水浇了一遍又一遍,直到他觉得这株绿萝快要被浇死了,他终于停了手。

他出门开车去超市,把那个他们上次没买回来的电视机买回来了,自己装上去了,声音开到最大。

他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不知道电视在播些什么内容,但他开始回忆起那天元宵下午她和他最后说的话,她说晚上不会把门锁死,万一他要回来还可以进来,她如果真的打算去偷人怎么会那样说?

他的梦境开始出现了变化,他梦见季念在梦里埋怨他把她的被子都弄脏了。

第二天出门他把她被子拆了,拿进洗衣机里洗,把棉被拿出来晒。

晚上回来他要自己装被套,却发现怎么装都不对。

他很烦躁,怎么都装不会原来的样子,为什么会这样?他烦躁得很!

他愈发觉得,他得把她抓回来,至少她得回来把被子装回去。就算她被人操了一百次了,她也得回来给他装好这被子!

他每天在家的时候就把电视开到最大声一直到天亮,他总觉得这样可以制造出季念也在家里的样子。

某天房东亲自找上门来了,说他电视机吵到隔壁邻居了。

他一直都不知道季念的房东是谁,正好,这房东来了,他理直气壮问他:“你能不能把她身份证复印件给我?”

房东说:”你毛病啊?我像是泄露客户隐私的人吗?”

程航觉得自己好像连最后知道她信息的机会都没有了,他坐在藤椅上发呆,问房东:“那你把这房子卖给我吧。”

他想留着这房子,她总有一天会回来找他。

房东却是笑笑说:“不卖给你,那小姑娘走的时候和我说了,她要回家乡几个月就回来把这房子买下来,到时候她要在这房子里给她男朋友生两个孩子,把她家乡的狗子和外婆一起接过来。”房东说完,看了一眼程航,“你就是她说的男朋友?”

程航紧张又雀跃的听着他的话,他觉得自己好像终于找到了一点氧气,可以正常呼吸了,季念一定是怀孕了,可是她被她继父逼走,所以她暂时自己先逃了。

他这样想着,心里轻松了一些,再次去找了丽娜。

丽娜这一次对他的戒备少了,她甚至委婉的提醒他:“其实如果你真想帮她,就帮她把档案拿回来呗,我跟你说,他家里挺乱的,关系也复杂,你有能力就帮帮她吧,当我求你,她没有档案在外面工作也很辛苦。”

程航这次学聪明了,他捕捉到季念是在外面工作了,但她不能回来。

他打算继续套丽娜的话:“我也想帮她,但是她不回来我怎么帮她?”

丽娜动动眉,很快落了他的圈套,低声说:“你把她档案弄回来了,她到时候自然就回来了!”

这些话都是丽娜自己私下要和程航说的,她和季念打过两次电话,只知道季念现在在外地工作,但具体在哪里她并不知道。

季念叮嘱丽娜不能和任何人说她的手机号码,也别轻易打她的手机,除非庄主任要把档案还给她。

季念还说,等年底她就回来了,这段时间她不想和任何人联系,但丽娜不想看到她那么辛苦的在外工作,她希望她快些回来医院。

程航一看就是个公子哥,这种人就算自己没办法,家中也有的是关系可以想办法。丽娜纯粹是自作主张想让程航帮季念一把。

可丽娜高估了程航的能力,他还真的是没有能帮季念调出档案的办法。

他已经再次找过小叔了,可是小叔说档案是位高权重的人扣的,不是他这种小虾米可以拿回来的。

程航又失落了好几天,他每天在她的房子里,终于买到了星星灯,她又不回来,他把她的绿萝和发财树养得特别好,除此之外,其他的都不好。

他每天盯着那个房门,想着她下一秒就站在那里,他一只手就能掐死她,操她一百遍。

程航想起丽娜说季念在外工作,又想起她可能怀了孩子,走的时候还感冒了,他越想越担心,他最后决定硬着头皮去找他爷爷。

到了爷爷家,他爷爷正在家里写毛笔字,瞧见他回来,蛮意外的,“你回来干什么?”

“我要你帮我做件事。”程航开门见山。

他爷爷不怒自威的言语,“你从来不叫我帮忙。”

程航直截说了:“我几个月前开车出事故了。”

爷爷担忧的看他一眼,他很疼爱这个孙子,皱了眉头,“没伤到吧?”

“没有。”他接着说,“有个护士照顾了我,她对我很好,我很感激她。”

爷爷嗤笑一声,“接着说。”

程航重复的说:“她把我照顾的很好。”

爷爷把毛笔放下了,“说重点!”

程航凝着清隽的眉,“我觉得自己欠了她的。”

“这不是重点。”爷爷再度嗤笑。

“她被人设计了!医学档案和护士证都被扣了。”

“哦,这也不是重点!”

程航吸一口气,侧脸对着爷爷说:“我想你帮她把档案拿出来。这对你来说不是难事。”

爷爷坐椅子上了,喝一口茶看他,“不是难事你用得着来找上我?”

“那你要不要帮我?”他斜挑着眼角看爷爷。

这是威胁了。而且还理直气壮,为了一个护士!

爷爷看他一眼,瞧见他瘦了,这小子是他最疼爱的,少年期就发生了大事故,他好不容易恢复了,怎么又变这样了?

爷爷说:“我考虑一会。”

“你别考虑太久,我等不了。”程航依旧说得理直气壮。

“你臭小子,你还命令我?”

“我不是命令你!”程航最后说,“我真的等不了!”

他很担心她,时间越久他越担心,梦也做得越来越奇怪,一会梦见她在哭,一会梦见她被欺负,一会梦见她像个傻子一样呆站着。

他自认为自己对她的感情还没有深到那个地步,可是为什么她却总出现在他每一个梦里?

他觉得自己好像忧郁了,某天他看到陈芳芳在看那部他和季念去看过的电影,芳芳在掉眼泪,他也坐她旁边跟着看了。

这一次他竟然看下去了,觉得那女主角突然也不是那么烦了,他仿佛也能理解那女主角的心路历程了,就仿佛她经历过的自己也曾经经历过一般。

他好难受,觉得自己忧郁了,他好像生病了。

爱一个人真的会去死吗?他觉得这是不成立的,但又有个声音告诉她如果是季念,他就算死了也要她出现,哪怕只是看她一眼。

他突然看着芳芳的眼睛,问她:“芳芳,你知道季念去哪里了吗?”

芳芳哭出了声音,摇头,“不知道,我也找不到季念小姐姐了,电话一直关机,微信也没回复,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呜呜!她是不是失联了?她是不是死了?”

程航眼神瞬间变了,拉开椅子站起来,眉头狠皱了起来,他想他不会让她死的。等她回来了,他绝对不会让她再有离开自己的机会了。以后他会盯着她,寸步不离,她死也得死在自己眼前,谁也别想从自己眼底带走她赶走她。

程航打电话催促他爷爷,“到底要不要帮我,你不帮我我也可以自己想办法。”

“你有什么办法?”

“我把你给我的股票套了。”程航语气冷静。

“臭小子你威胁我!?”爷爷一把年纪要被逼疯了。

他默认了。

爷爷呼出口气问他:“你想把她弄回来干什么?”

“你别管。”程航最近对他的态度直接是胁迫了,“你就说不要不要帮我?”

“帮!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

“你和秦家那丫头相处试试。”

“我和她不合适。”程航说,“爷爷,你一把年纪还想着盲婚哑嫁,我结婚了再离婚你愿意看吗?”

“你相处试试。”

“你先解决了这件事再来和我谈判!”程航挂了电话。

爷爷也慢慢的挂了电话,心想,一把年纪还没被人威胁过,怎么就栽在这小子手里?

他爷爷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本只是去调查那个护士资料的,等他看到了那丫头的照片,他就知道这是孽缘躲不过了,他斩草除根也除不了。

按照程航的性子与历史轨迹,他把自己弄死了也要她出现。

他爷爷不能让他再冒这个险了,还不如暂时遂了他的意愿,先稳住了他,他现在和少年时不一样了,等他看惯了灯红酒绿,他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冲动,但是目前看来还是得稳住他,再慢慢叫他自己想着放弃。

-

程航躺在床上的时候,仔细想他爷爷的话,把她抓回来干什么?他其实还没想清楚。

可最近他总记得季念走的时候感冒了,他的记忆停留在她感冒的阶段,所以她给他的回忆总是带着那么一丝可怜。

他在梦里加倍的娇纵宠爱她,醒来他告诉自己,等她回来就把她的病治好了,决不能叫她再生病,她一生病就可怜,她一可怜他就想狠狠对她好,狠狠宠爱她。

季念是个狐狸精,你越是对她好,她越是蹬鼻子上脸,像上次生日过后一样,他就是对她太好了,他才不服管教,跑去见她哥哥,见完还敢给他跑。

至于他要把她抓回来干什么,他还没完全想好,也许他一辈子都想不好。

他只是想看着她,每天早上起床他就要见到她,她病了也好,不病更好,能伺候他也好,不能伺候他就伺候她。

总之得一早睁眼就看见她那张脸,她安安静静也好,她不安静他就叫几个女人过来叫她吃醋,她一吃醋就生病,这样她就又安静了。

他这样想着觉得事情挺简单,他现在就静静等着她回来,空闲时间他顺便把秦毅的老底调查得个彻底干净——一把年纪他还敢抢他的女人?他会让他死得很惨!

程航还想,等季念回来了,以前发生什么他就不再问她了,问了也没结果,她也不肯说,那就看以后。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0章 下一章:第32章
热门: 穿成反派后妈怎么办 你有点吓人[综] 向左,遇见花开 怎么追男孩子 我,C位,逆袭 恰似寒光遇骄阳 穿成强吻校草的恶毒男配[穿书] 霍乱时期的爱情 首辅他有个白月光 嫁给男主的反派弟弟[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