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航高高大大的身子挡在了她眼前, 挡住了她眼前所有的光线。

他俯下头看她苍白的脸, 仿佛是在看她到底死了没有。看到她眼睛还在动, 他凝紧的眉毛松开了。

“程航。”她虚弱无力的喊他,用气流般的嗓音说:“你不要生气了。”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解释的机会, 你和你那哥哥到底干了什么?我要听你一字不差说出来。”

他说完, 恶狠狠盯紧了她, 仿佛她一句话说不对, 他就要把她弄死。

她咬着唇摇头。

“刚才说了一半, 继续说下去。”他阴森的眼盯着她, “你说了我就放过你。”

“我说了你也不会放过我。”季念说,“我一辈子都不会说, 你不要问我了!”

他嘲讽的笑一声,手插进裤袋里, 居高临下看着她:“好啊,那你就想着他一辈子,你守着你们的秘密过一辈子。”他晃着她肩膀,“那种人, 你觉得他会娶你吗?他给了你一套房子你就喜欢他了?”

季念摇头:“你相信我, 他年底就和别人结婚,我不会喜欢他, 更不会和他在一起。那房子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年底就和别人结婚, 那你还去纠缠他?一个有妇之夫?”程航没想到会听到这样的消息,仿佛是在想什么词语来形容她,可他想不出, 除了贱,“我从来没见过你这种人。”

他侧身对她,近乎绝望,他一瞬间有些分不清自己为什么站在这间屋里,为什么和这种毫无底线的女人发生关系,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他做出来的事情。

季念还在喋喋不休对他解释与保证:“我不会和他见面了,今天是最后一次。”

程航冷嗤,“你和我保证有什么用?你该去和你哥哥保证,叫他不要只给你一套房子,也把你娶回家,这样你甚至都不用出来讨生活。他不要你了你就来找我?把我当什么?你够贱我忍够你了。”

他说完转身就朝门外走去,季念急得从沙发上跳下来,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头皮很重,拖着身体追上他,她很虚弱的抱住了他的腰。

“程航,你带我走吧?”

他冷笑一声。仿佛这是一个很好笑的笑话。

“我在这里待不下去了。”季念很艰难的说话,“我继父要把我送到国外去,我如果走了就再也回不来了,他觉得我威胁到他儿子的生活,现在我继父要把我这个眼中钉铲除,我现在的处境很危险,我什么都不怕,但是我怕我走了就再也见不到你。”

他再度笑了一声,这一次仿佛在欣赏一个更好笑的笑话。

程航用戏谑的嗓音说:“是吗?说得真感人,可惜我看穿了你的谎言。你要走就走,最好走了,你就永远别回来。”他沉下嗓音,“我看都不想看到你,每看见你一次,我会对我自己做过的事情恶心多一次。”

季念手松了一下,有些泄气,但她手抱紧了他一些,她闻到了他衣服上还有自己挑的洗衣液味道,他们昨天早上还那么恩爱的相拥着醒来,她想他不会对自己那么狠心的。

“程航,那你娶我吧,这样我们就都不用走了,好吗?”

他玩味的笑,笑声中藏着冰冷的刀子,冷着声线说着玩味的话,“怎么不叫你哥娶你呢?你们那么相爱,连婚房都有了!”

季念太急了,她甚至都分不清楚他说哪一句是真的,哪一句是假的,她诚实的说:“秦毅年底就和温小姐结婚了,他不会和我结婚的,你放心。”

“当然了,他怎么会娶个鸡?”程航暴怒的推开她缠上的手,“他都不娶你我为什么要娶你?他上了你多少年了也没娶你,你给我上了几次我就要娶你?”

他之前是有想过要娶她,但也只是想过,现在,她想都不用想他会娶她!

季念头脑混混沌沌的,她觉得自己这一次可能是错的很严重了,程航很生气,生气到不管她怎么哄他都哄不回来,可是她已经绞尽脑汁使劲浑身解数了,为什么还是不可以,明明以前,她撒撒娇他就会什么都不生气了,为什么这一次就这么难,这么难,偏偏还是在这节骨眼。

她一咬牙说:“程航,我怀孕了,你娶了我,他们就会放了我,以后我哪里都不去了,我就在家里等着你,谁来了我都不开门,这样好吗?”

程航勾着唇,眼角都是冰冷的笑意,他怀疑季念是烧糊涂了,但他还是不放过她。“谁的种?”

“你的,肯定是你的。”

“是吗?那你就生下来给我看看,是我的我会给你养。”

程航冰冷到近乎绝情的语气,他不相信她怀孕了,就算怀孕了也不一定是自己的。

季念噙着眼泪抱紧了他说:“我真的只是想和你在一起。”

程航冷嗤一声,“说这么多还不是想我娶你?你这目标有点大,我不会娶一个谎话连篇,一脚踏两船,连金主也有两个,还一天之内被两个男人连续操的女人回家,我怕你撑死了找我负责。你就算今天怀的是我的,我也不会娶你,以后也绝不会和你在一起。我这样说你可以放手了吗?”

他俯下头盯着她缠在他腰上的手,有一瞬间他想牵住她的手,他都能感觉她在他身后颤抖,他担心她一瞬间就倒下了。

他觉得他恨不得她现在就倒下,死了也好病重也好,她倒下了他或许就可怜她,把她抱起来,送去医院。

可她没有倒,那她就还不算可怜到底。他把她的手掰开。

“我以后不会再来看你。”他说。

他感觉到她的眼泪落在他后脖颈里,心口动荡了一下。

“你不要我了吗?”季念使出全身的力气,走到他眼前去,拉他的手放进她衣口里。“你摸着我的心说你不要我了我就让你走。”

他没有温度的挑唇笑了一下,“你真的很贱,我没看错你,你一天都不能没有男人。”

季念只是想用最后的办法留住他,她想就算他不愿意娶自己,至少无论如何得让他带自己先走。

“我就是想男人了想你了不行吗?”季念苍白的脸看他,“你也不是没要过,你再要我一次,给我一个最后的纪念。”她故意激怒他,“你是不是不行?”

“我行不行你没瞧见过?”他冷漠的看她对自己的动作,推开她压下的脑袋,“大白天叫我操一只鸡我真的没什么兴趣。”

季念紧紧拉着他,“那你就证明给我看。”

他眼底有隐忍的光,用力扯着她头发,把她拖到了沙发上,在她凄厉的痛叫声中继续,力度蛮横又残忍。

她不要他这样对她。

他抓住她的手扣在头顶,冰冷的字句:“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人就适合这种对待,最后一次的纪念?我不是在满足你了吗?这个最适合你,叫你疼个够,长点记性。别以为三言两语我就会弄,你,贱货。”

他拿纸巾擦了手,竟生出些血,他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躲在角落,他心里有点难受,她的眼泪夹在睫毛里仿佛随时掉下来。

他再看她一眼,心底突然就乱了。

可他觉得这样挺好的,这样她不会再缠上来了,否则以她的本事,她不会轻易让他走。

她彻底的安静了,仿佛刚才是她最后的挣扎。

程航走去开门,吸一口气,心想这下可真好,他耳根终于清净了,她果然没有再追上来,连抽泣声也是隐忍的,低得不能再低的。

他走下楼梯的时候心口抽痛了一下,他在拐弯的时候停下来,耳边仿佛听到她下楼的脚步声。

他想如果她追上来他该怎么办,也许会原谅她吧,反正他虐她也虐够了,可是他原谅了他这一次还有下一次,她那么贱,她永远会和别人纠缠不清,现在她还得了一套其他男人的房子。

他站在原地等了一会,最后还是转身下楼了。

程航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回去的,天下了一点小雨,天气灰蒙蒙的,车开到了一个中央开放公园,那里有个天鹅湖广场,广场上有个喷水池,他坐在那里,天寒地冻,他都分不清楚眼里是冰霜还是热泪,反正出来就凝结了。

他讨厌自己这样,看电影的时候那么讨厌一个人为情所困,现在他还是讨厌,可是心很难受,他有些压抑,不知道和谁说。

他想把自己冻得冰寒,这样他心也硬了,不会再被谁刺到,多好。

他曾经有想过要对她很好,把全世界的好东西都买来送她,他对她笑起来的时候他心里会起涟漪,像眼前这个喷水池,水柱滴落在湖面,泛起涟漪,甚至能看到它动荡的波纹。

这种感觉让他觉得神奇,让他只想对她一个人好。她生日之后,他就开始莫名的心疼她,她感冒了之后他就更心疼他,他真想娇纵宠爱她,只要她快点好起来,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

可他对她这么好,她却一次又一次骗他,她简直令他心寒,他绝不会再和她一起了,再也不会,他坐在四周空旷冰冷无人的椅子上,一遍一遍这样想着。

-

程航走了之后,季念一个人静静的呆坐了一上午,她眼泪一颗一颗的掉,没有吃饭,后来她感觉眼泪干了,吃了感冒药,下楼去找她的手机卡。

她想就算不和任何人联系,庄主任还要联系的,庄主任说过会尽量帮她把档案拿回来。

季念知道档案拿回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只有零点零一的机会,她也愿意试试等。

可是手机卡没有了,再也找不到了,她翻遍了草丛的每一个角落,也没找到,不知道卡片到底滚到了哪个角落。

季念仰头望一眼今天灰蒙蒙的天,开始觉得这可能是天意。

她回想这三个月以来发生的事情,每一件每一桩似乎都是天意。

从平安夜一开始见到陈芳芳手机里的程航开始,她就开始在设计怎么与程航重新开始,她怎么也没想到,那天晚上程航会自己送上门来。

其实那天就算程航自己不来,她也会去他学校里找人,可她没想到这一次连天也要帮她,她那时真是又高兴又激动,觉得活了这么久老天第一次眷顾她。

谁也不知道那天看见他的第一眼,她心里起了一场海啸,他的出现,让她死了好多年的心活了起来,她看着他睡觉,都能把一颗心看得雀跃又期待。

重逢的第一天晚上,她以为开个房让程航看到自己的身体,他就会想起她。

可是程航并没有记起来,他一点记忆都没有了。

而她对他的记忆却都回来了,她想起他从前夜里的安抚,她想念他有温度的身体与力量,他的技术还和以前一样差,她为了配合他还得大呼小叫,可是他的怀抱那么暖,她那天晚上躺在他怀里的时候就想着,她以后再也不要离开他。

之后,她拿本来打算救命的积蓄租了房子,甚至开始计划买房子,想和他有个小小的家,她想等以后稳定了,她就把狗子接过来,种他们从前种过的绿萝,喝和以前一样的杯子。

她希望程航可以慢慢想起什么来,就算他什么都想不起来,那也没关系,他们可以慢慢培养感情,以后生孩子过日子,慢慢又有了属于他们的回忆。

她把每一步退路都算计得清清楚楚,谁知道,人算终究还是不如天算,程航最后还是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事情,他不听她解释,也不再给她机会。

……

季念在楼下找卡找得肚子疼,上了楼,进了洗手间,发现久违的月经到访了。

她望着鲜红的纸,意识到自己留不了,她连最后一个想用孩子威胁程航带她走的路子,也走不通了。

这一次她只能自己走。

程航这一次走了就不会再轻易回来,也许再过一段时间,他会原谅她,但是等他原谅她就太迟了。

季念也不打算就这样放弃程航,她只是想自己先离开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她谁都不联系,等再过一段时间,程航会忘记她的不好,记得她的好,到那时秦震不再想对付她了,她就再回来找程航,像第一次在医院见到的那般,他们又可以重新开始。

季念在小卖部买了一张新的手机卡,回来她把那个被摔得四分五裂的手机捡起来,装好了,把手机卡装进去。

换了这个新手机卡,谁都找不到她,妈妈也找不到。

季念吃了感冒药后,开始收拾行李,她的行李不多,不过半小时就收好了。

离开之前她去了银行,把下半年的房租都取出来了。

她拖着行李下楼的时候,找到了正在看人下象棋的房东叔叔。

她和房东叔叔说明了心意,“叔叔,我要先回家乡一趟,这段时间暂时不住在这里,但我把下半年的房租都一起给了,您千万不能把房子卖给别人,等我回来以后我就把房子买下来,以后我要在这里给男朋友生两个孩子,养狗子,还想把外婆接过来。”

她说完,连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话。

房东看她一眼,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在想什么。说:“你要是回来的时候能把房子买下,我就把这钱退给你。”

季念谢过了他,眼底却没有很多的喜悦,也许她也不确定自己再回来的时候,能不能把这房子买下来,她甚至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能回来。

她拉着行李走的时候,房东看她的背影,心想着这姑娘是不是有点傻?

不过她傻的这么漂亮,倒叫拿了钱的房东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想这房子以后谁来了都不能卖,要留给这个姑娘。

季念没有去车站买票,她站在快上高速路口的地方拦车,风有些大,她感冒还没好全,冷风吹得她刺骨的冷,但是她心里有事要做,所以行动反应都利索了。

终于拦到一辆要去相邻城市的大巴客车,谈好了价钱,那人帮她把行李提进去。

上车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想着再见程航一面的。

可是她又想着,等这年底一过,她就又可以回来了,不会很久的,也就是大半年的时间,想着她就狠心一咬牙,走了。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热门: 在星际直播养龙 不懂说将来 他是甜味道 以下犯上 生而为王[快穿] 春光乍泄 东京人 致命邂逅(又名掮客) 纸玫瑰2 绿司征十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