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念看着客厅里的绿萝, 水杯, 发财树, 阳台上的衬衫毛衣,房间里飘动的白色纱帘, 还有程航刚刚吃过的大海碗, 这个家里什么都有了。

她觉得, 她现在真的什么都不缺了, 只缺一个程航的孩子, 她的安稳生活就坐稳了。

虽然程航今晚回家了, 但他们刚才也算是甜甜蜜蜜的过了元宵,而且他明天就又回来她身边了。

她想得窝在沙发里偷笑, 因为还有些感冒,她再吃了一颗感冒药就睡了一会, 她是被她妈的电话吵醒的。

李春华在电话里头略有些急促的语气说:“季念,你回来一趟,妈妈有话和你讲。”

季念吃了药迷迷糊糊的说:“不回了,我在睡觉了。”

她挂了电话刚闭上了眼睛, 李春华的电话又来了。

李春华这次是用中气十足的语气命令:“你回来, 为了妈妈,你一定要回来, 你继父说有话要亲自对你讲。”

季念迷迷糊糊的没有回应。

李春华开始恳求她:“季念, 妈妈在这个家里不容易,你为了妈妈,一定要听话, 回来一趟。”

季念彻底清醒了,她坐了起来,只问她妈一个问题:“秦毅在吗?”

“他送温小姐回香港了。”李春华像是知道季念在避讳什么,补上一句,“他今天都不会回来。”

“那好。”季念说,“我回去一趟。”

她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心想,反正秦震要见她,她早就知道秦震迟早有一天会见她。只是早见还是晚见的问题。

秦震现在要见她就正好,早见早做个了断,等她怀了程航的孩子,她才不想和他们秦家再有任何关联,到时候他要是再敢来找她,她也不见。

现在愿意见他,也只是看在了妈妈的份上,她要告诉秦震,她和秦毅之间什么都没有,如果真有那一切都是他好儿子作出来的,和她没有半点关系,他要是敢因为这件事迁怒她的妈妈,她绝不会放过他!

她坐在计程车上想得特别激动,等坐车到了秦家,进了秦家的门,秦震一脸慈父相的望着她,对她嘘寒问暖,还给她准备了丰盛的晚餐,她就对秦震半点怒气都起不来了。

秦震并没有做错什么,在季念还没有赚钱能力的时候,他娶了李春华回家,并负责了自己的学费,虽然季念从来没要过他半分零花钱,但他总想方设法让她过得和同龄人差不多,但凡他去旅游出差回家,只要他自己两个女儿有的礼物,他也会给她准备一份,作为一个继父,他并没有亏待过自己半分。

吃晚餐的时候,桌上只有三人,秦震待她一如从前,给她夹了她爱吃的炸虾球,特意沾了橘子油。

季念吃一口,感激中又生出一丝难受,她感激秦震给了自己衣食无忧的生活,在她们母女俩最困难的时候,他的出现就像是一樽从天而降的天神。

其实季念一直不明白秦震当年为什么会看上李春华,更不知道李春华是通过什么渠道搭上了这个富豪,但是这些年看他对妈妈这样尊重,她知道他对妈妈是真心的。

这顿饭吃得各怀心思,李春华是最沉默的,以往她是话最多的,但是今晚这顿饭,她吃得像是生离死别,季念知道她眼里有泪,她妈哭的次数不多,这一次当然也不会哭,季念怀疑她那红眼眶里的泪也是演出来的。

李春华行走江华靠的一则是她漂亮的身体与脸蛋,二则是她的眼泪,她的眼泪能叫她这个年龄层的男人轻易为她付出。

季念还小的时候就发现了自己也遗传了她妈的本领,当初她就是靠从她妈那学来的一招半式,把青春期的程航迷得团团转,让程航爱她爱得要死要活。

但是她和她妈不一样,她妈离开了谁都能继续活下去,而且能更好的活下去。但季念知道自己不能,她好不容易找到程航了,她不能再轻易放手。

所以她今晚过来,绝对不能任他们摆布。

只是妈妈养她不容易,最困难的时候李春华也没有抛弃她,她也不能让妈妈的晚年过得不好。

吃了晚饭,秦震把季念叫进了书房,说有话要和她单独谈谈。李春华见了,也想跟着进去,但是秦震叫她去榨个玉米汁,那意思是希望她不要跟进来了。

季念进了秦震的书房,坐在他书桌前面的红木椅上,这是她头一回和继父面对面的谈判。以往秦震只留给她慈父的一面,从来不曾与她讲道理,因为他清楚季念不是自己血亲的女儿,他会和秦汝大声小叫的讲道理,却从不与季念讲。

有时候季念特别羡慕秦汝,因为秦汝有真正在乎她的父亲,而她没有,她所拥有的一切都是虚假的,骗人的。手指轻轻一碰这个幻境就破了。

就好像现在,当自己的存在对他的家庭存在了威胁,他第一个会舍弃的棋子就是她季念。

秦震推了一个信封给她,“季念,这里是一笔钱和一个国外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你选你喜欢的专业去读,进修一段时间,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我给你挑的大学环境非常好,我也会负责你在国外学习的一切生活费与学费,你读完了学位继续待在国外工作就可以。”

季念听着秦震的话,觉得他真是秦毅的好爸爸,他的下一句话应该是——你最好一辈子待在国外,一辈子都别回来。

季念心想,还好自己从来没有把他当成真正的爸爸,否则这一刻她一定是要伤透心的。

伤心肯定是会伤心的,但是秦震的处理方式很客气,季念知道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季念盯着他推过来的信封,垂着眼睛说:“谢谢爸爸,但是这钱和通知书我不能拿,我清楚自己的水平,还没能到去国外读书的地步。去了也是跟不上进度的。”

秦震委婉的说:“季念,你别怪爸爸,一家之主也有一家之主的难处。秦毅前些天找我说,要和温小姐解除婚约,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喜欢上别人,我问他是不是你,他不肯说实话,可我知道就是你。他是我儿子,他看你的眼神,我知道他在想什么,我以前以为他是闹着玩,就算不是玩也至少知道应该克制。过年的时候我们计划得好好的,他却非要推迟出国,他担心你一个人在这边过年,非要叫人给你煮年夜饭,我故意提醒他,他却什么都不想听,我多么担心他啊。他的爱意表现的太明显了,连我都看见了,可晴怎么会看不见?”

季念说:“对不起,爸爸,我不该总是回来的,以后我一定会注意的。”

“我知道错的不是你,可是除了你,没有人能挽回这个局面。”秦震说,“你就当做是我对不起你,我们秦家都对不起你,不管秦毅对你做过什么,就让它随风去吧。我秦家需要温可晴这个媳妇,秦毅也需要她的帮助,她是温家的独生女,以后会让秦毅的生意与事业如虎添翼。你去了国外,他见不到你了,感觉渐渐也就淡了,等年底他老实和温小姐结婚了,再生个孩子,他做了孩子的爸爸,就会有一家之主的考虑,到那时他也没那精力再去纠缠你。爸爸是过来人,说的都是经验之谈,他是我的儿子,我了解他的。”

秦震一口一句都是儿子儿子,季念觉得他真的很爱这个儿子,当然了,谁不爱自己的儿子。可为什么牺牲的必须是她季念?

“爸爸,其实我谈恋爱了,我和他现在同居了。”季念直视着秦震的眼睛,“我很爱他,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去影响秦毅和温小姐的婚姻,我说到做到。”

秦震深深的看了季念一眼,一瞬间他也有些动摇,微皱了眉头思索一番后,他又再次摇了摇头,“你不去影响他,也难保他不去找你。季念,你还年轻,先去国外一段时间吧,你才几岁,怎么可以现在就和别人同居?你连外面的世界都没仔细看过。”他终于拿出一个父亲的样子教育她,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语气,他问她:“你男朋友,有答应娶你吗?”

季念呼出口气,说:“还没有,但他以后会说的。”

“没有答应娶你就和他同居?你今年才二十三!”秦震就愈发恨铁不成钢了,她用一种失望的眼神看她,像是在说“你怎么把自己糟蹋成这样”?

这愈发加深了秦震要把她送到国外读书的念头:“你今晚和你妈妈好好聊聊!”这是命令的语气。

说完秦震走到外头去,和李春华谈了一会,半个小时后,李春华身负重任进了书房。

李春华一进门就戳了季念的脑袋教训她:“我的脸都被你丢光了!你怎么什么话都和你继父说?我早和你说过,你和男人睡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你还指望着秦家人给你介绍个金龟婿呢,你就这样把自己的老底都掀了?还是自己主动掀,你要不要脸?小贱蹄子!”

“对,我不要脸!我是小贱蹄子!”季念破罐子破摔了,她现在什么都不怕了,反正他们就是想逼她走,她不管怎么说怎么做,他们都会逼她走的,现在连李春华也被洗脑了,“行啊,随便你怎么骂我,我是小贱人,你就是大贱人!你生出我这么不要脸,那你就更不要脸!”

李春华狠狠打了她脸颊一下。她已经多年没打过季念,这个巴掌下去她就后悔了。

季念捂着脸忍住泪说:“妈,连你也要逼死我吗?我说了我不会去破坏秦毅和温小姐的婚姻,你们怎么就不能给我一条生路,我只是想留在这个城市里,我最多就隐姓埋名,我以后再也不回这个家里来了,你们不能让我留下吗?我不想出国,我知道我出了国你们就不会再让我回来,到时候我连你也见不到了!你忍心看我一个人流落在外吗?”

李春华的眼泪比她先一步滑落下来,在季念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

她是很少去国外,但也跟着秦震去过几次,她不懂英文,她知道假如自己一个人去,自己可能真的再也回不来,可是她的女儿不一样啊,她的女儿是有读书的,她懂英文,怎么会回不来呢?

刚才秦震和她说了,叫她说服季念去国外待几年,还给她下命令,无论如何今晚一定要叫季念答应。

她当时傻傻的就答应了,她想着横竖就是去几年而已,现在飞机这么方便,她要是想季念了,她就叫人给她定机票,她不会看英文可以找个导游跟着她去的嘛,只要去了第一次,以后她认了路,她就可以去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等过了这风头,她就给她的女儿找个有钱人嫁了,幸福的过下半生,多么完美的计划。

“别胡说,妈妈会去看你的,你老实待在那里,我每个月都去看你!”李春华拍着胸脯保证。

“连你都能找到我,你觉得秦震会冒这个险?他绝不会让秦毅有机会找到我!他只是要把我放到一个所有人都找不到我的地方!”

季念知道,秦震不是送她去读书,他只是找个所有人都找不到她的地方叫她待着,画地为牢,蹲到秦毅娶妻生子安稳生活,他才会考虑把她放出来。

李春华听到这里,恍然大悟的一睁眼,天啊,她怎么那么糊涂?

竟然真的以为秦震真的是想从送她女儿去国外享福?

享福倒是享福,他断然不会亏待她衣食,但他会叫她困守一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到那时候女儿就是在那边死了她都不知道,她千辛万苦才把她养大,以前她总嫌弃她累赘,但累赘也是她掉下来的一块肉,要死也得死在她眼皮底下,她决不能叫她永远离开自己,这是永别。

鬼才要和人永别,她女儿现在是个人!活生生的人!她不能看着她明明是个人,却过着鬼的日子。她不能!

李春华意识到了事态严重性,伸手捂住了季念的嘴,叫她不要说话。

她把季念带到了三楼的房间,秦震今晚在书房工作,李春华告诉他,自己要和季念做思想工作,他相信了。

李春华让季念先在房间里等她,她先回自己卧室,趁着秦震没回来前,把自己的几张银行卡忍痛拿出来,再把自己留给季念的嫁妆拿出来,包在一个黑塑料袋里,来到了三楼的房间。

李春华把东西全塞她手里,“妈这里只有这些,你好好拿着,省着点花知道吗?等会我就去和你继父说你答应了去国外读书,咱们先拖着他,你明天就走,不要坐飞机,去坐大巴,出了省,你去乡下找外婆,那地方妈从没和别人说过,没有人会找得到你,万一,我是说万一有人找到了,你就去找你以前学校的老师,你以前学校的英语女老师很照顾你的,你在她那里躲着,给她这些钱和首饰,叫她让你躲着,绝对不要叫秦家的人找到了。知道吗?”

季念抓着那黑袋子眼泪一颗一颗落下来。

李春华摸着季念的脸,说:“我不知道你继父存着这样的心思,不是亲生的终究不是亲生的,谁挡了他儿子的路那都是一个死。妈对不起你,我想过要给你好日子,没想到越过越糟糕,现在还要逃亡。”

季念抱着李春华的手臂,不相信这是唯一的路,“妈,我也不一定要走,我有男朋友了。”

“你必须先走。”李春华说,“你如果真心爱他,也不是这段时间都不能分开,他有秦家这样的势力吗?没有的话怎么和秦震斗?你斗不过他的,你只能先走,等秦毅安定了我自然会通知你,到时候你再回来。”

“万一还是回不来呢?”

“怎么可能?”李春华说:“等秦毅连孩子都有了,我不信秦震还想着把你押到国外去,到时候哪怕没有你,秦毅也该有小老婆,有其父必有其子,秦震当年和我搞上的时候,她的妻子不也还没死?只要不威胁到温小姐的地位就可以。”

季念摸了摸肚子,“妈,如果我怀了我男朋友的孩子了呢?可以不走吗?”

“你有了吗?”

她皱了皱眉,“我月经没来。”

“怀了也得走,先躲一躲,就去乡下躲。”李春华说。

可是季念想,就算躲,也不是躲到外婆家里去,她有一种预感,秦毅知道外婆的住处了,他也必定知道自己和妈妈的过去。

秦毅都知道,秦震不可能不知道。指不定她们母女俩现在在房间里商量的这些事情,秦震全都一清二楚。

她想得头疼,来的时候以为是一场信心十足的谈判,来了之后才发现情况远比自己想得要糟糕。

秦震远不是一个慈父的形象,他还是一个残忍的刽子手,她挡了他儿子的路,没将她斩草除根的除掉,他不会放心的。

季念又开始剧烈咳嗽,她的感冒好像又严重了,额头又滚烫起来,李春华像小时候她生病哄她一样的拍她心口,这是她对这个女儿唯有几次的温柔,季念却都清楚的记在心里。

她抓了李春华的手,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说:“妈,我舍不得你,我……我想和你一起回……”外婆家。

李春华知道季念想说什么,可是她知道自己不会再回去了,那个地方对季念来说是童年的美好记忆,对自己却是噩梦!

但她为了哄女儿就像小时候一样的哄骗她:“念念乖,等你病好了,妈妈就给你买糖,带你回外婆家。”

她哼起了不成调的摇篮曲,她也爱过这个女儿,狠狠的爱过,女儿出生的时候小小的,她每天都抱她,哄着她,把她当成自己的宝贝,如果不是因为养不起她,她真想一直哄着她,哄一辈子她也愿意,把她当成小公主一样的哄,可惜她没这个命,她女儿也没这个当小公主的命。

她把她带到这个世界上,却从来没有给过她一天好日子。别人该有的她全都没有,别人不该受的罪她全受一遍。

她现在也开始分不清遇上秦震是福还是祸了,可他也毕竟给过她们几年好日子过。

-

季念一大早就被李春华叫醒了。

她昨晚给季念吃了退烧药,眼看季念烧退了一些,面色还是苍白,她有些不放心。

她要季念今天先去医院看病,再想办法尽快走。趁着秦震还在卧室里休息,她把季念拉起来,给女儿穿好衣服,披上外套,让女儿赶紧回去收拾逃路。

李春华原本想陪着季念去看医生的,但是又想起季念本来就是个护士,自己去了也不能帮上什么,而且她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她必须盯着秦震,以免他有什么行动,她要第一时间通知季念逃走。

季念知道妈妈的意思,拿着她非要塞给她的黑袋子,早晨七点多的时候,她就从秦家的别墅门里走出来。

过了元宵天气反而更冷了,她早餐都没吃,愈发觉得萧瑟寒冻刺骨的冷,天完全亮起来了,太阳却迟迟不出来,漫长的街道,没有行人,一片灰蒙蒙。

有辆车从别墅里头很急速的开了出来,季念听到剧烈的汽车摩擦声,往回头一看,一眼就认出是秦毅的车子。

她立刻掉头,抱紧了妈妈给的黑袋子,往路旁的小路跑。

她以为跑小路他肯定就不会追上来,她刚一停下脚步往回头一看,秦毅一身西服一脸疲惫的站她身后,手扣在她肩上,紧紧的力度。

他很快看到她脸色苍白问她:“跑什么?昨晚我爸和你说什么了?”

季念拍开他的手,出一口心中恶气,她骂他:“你这个王八蛋!你有本事叫你爸别来找我!你让我一个人过日子!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你为什么还总是来缠着我?”

秦毅眉眼皱了一下,他眼底是红血丝,胡子都没刮,从未有过的憔悴,忽略了她说的男朋友,他看着她,“他是不是叫你走?”

“是!”季念恨死他了,如果不是他,她和程航可以一直在一起。“他要把我送到国外去,我告诉你秦毅,你就是个乌龟孙子,你特别没种你知道吗?你既然答应了温小姐,你就好好和她在一起,你连碰都不要来碰我!”她用力把他搭上来的手挥开,却发现自己怎么用力都挥不开。

季念眼圈红了,她整张脸都是苍白,唯独眼圈红,看得秦毅心里动荡了一下。

他怀疑她是病了,他很担心她,外头很冷,他想让她暖和一点,趁她不注意他很轻易就把她抱了起来,走出了巷子口,放进了车子里,季念第一时间要推门下车,秦毅用眼睛警告她,“你敢下车我就把你送回秦家。”

他当然是吓唬她,但是季念怕了,她默默的收回了手,她想在秦毅车里比回秦震眼皮底下要安全。

秦毅开了车上路,他很快就瞧见后面跟着辆车,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

他见过这辆车好几次,第一次是在家里吃早餐,季念在车里吻了那个男人的脸,第二次他送她去她租的公寓,同样是这辆雷克萨斯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他从来就没把他放眼里,今天也是。

秦毅看季念苍白的脸一眼,问她:“病了吗?”

“不关你的事!”季念说,“你在前面路口停车,我要自己坐车回去。”

“去哪里?”秦毅侧脸僵硬,语气也僵。

“和你有关系吗?”季念斜了他一眼。

“怎么没关系,你是我的人。”秦毅指尖在方向盘上一搭一搭的扣着,“你再给我一段时间,等我处理好了,我爸不会再找你,任何人都不能再找你麻烦。你相信我。”

“我等不了了。”季念看着他的眼睛,冷冷说:“不是因为我不相信你,是我不喜欢你。我想到你就觉得恶心,我一点都不喜欢你!”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8章 下一章:第30章
热门: 穿成豪门纨绔被宠坏 他是甜味道 迷雾围城(人生若如初相见) 寻找爱情的邹小姐 审判日[无限] 我和主神相依为命[快穿] 罗丹岛之恋 本座是个反派/弑神刀 大王饶命 水云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