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念把柜子里所有的避孕药都丢了, 她打算从现在开始就准备怀孕, 等她成了程航孩子的妈妈, 看谁还敢对她指手画脚的!

她想,有人撑腰和没人撑腰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她现在可是有程航撑腰的。

-

第二天, 季念从程航怀里醒来。他的怀抱特别暖, 以前她总觉得冷, 现在她每天醒来都是暖暖的。他怀里就似一个大火炉, 源源不断的冒出火源。

她一睁眼就看到他刚毅的下颌, 上面有青苔色的胡茬, 伸手摸了摸,刺刺的。

洗漱的时候, 季念给程航刮胡子,刮完了亲亲他脸颊, 说:“我想去你说的那个地方上班诶!”

程航一把握住了她的腰,眉梢一挑,挺意外的语气,“真的?”

“真的。”季念抿着唇角笑了起来, 眼睛被太阳盛满了光, 她太高兴了,那怒放的光芒连太阳光都阻挡不住了。

程航觉得她抿嘴笑起来的样子特别好看, 她抬眼看着他的时候, 像是一下子射到了他心底,他的心一大早就翻涌了。

他以前不知道自己也会对女人有这种反应,漂亮的见过不少, 但是像季念这种她抬眼看他一眼,就直晃得他眼花缭乱的却真的只有一个。

他想着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对她的笑和眼神这么反应剧烈的,可是已经想不起来了,也许从第一次见她就被她的眼睛晃得人仰马翻,否则怎么会和她去开.房,只是当时并不知道。

季念一大早就坐在他腿上喂他吃早餐,他掐着她的腰,喝她送到嘴边的牛奶,然后她把他嘴边的牛奶都吃干净了,再吻一下他侧脸。

窗外有灿烂热烈的晨曦光芒,照得她一张脸像小仙女一样明亮。

他这个时候早忘记了她让他伤心绝望的过去,这一刻,他觉得她像是他的小妻子,妻子是个很神圣的词语,而他心里想,他以后要负责把她照顾得好好的。

程航今天要去学校签到,他快要毕业了,这是大五最后一个学期,课也并没有很多。

第一天上课,李金逸就发现他换了手机壁纸,他啧了好几声,把他家陈芳芳也叫过来围观了他。

程航是个不介意被看手机的人,他觉得手机没什么好担心被看的,何况是好兄弟和好兄弟的女朋友,好兄弟的女朋友还是他家季念的好朋友,他就更不介意了,让他们俩看个够。

陈芳芳看一眼那张合照,得意的笑,心里都为季念小姐姐高兴,她故意把程航的手机拿给了自己宿舍的室友看。“你们看,程航以前最讨厌和别人合照的,现在他和季念小姐姐合照拍得多开心,还亲了她一下呢。”

陈芳芳宿舍的室友眼睛看直了,啧了几声感慨的说:“我还以为他对谁都冷冷的,听说赵子萱和他在一起连合照都没有过呢。”然后,该舍友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刚才光顾了看他那张好看的脸,都忘了看他身上,他竟然都没穿衣服呀!”

几个室友都是有男朋友的人了,她们很快就明白了什么,彼此对视了几眼,默默了然的笑了笑。

赵子萱坐在一旁,这时也扫了一眼程航和季念的自拍照,脸色立即变了,大家都瞧见了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

程航下课的时候,被赵子萱拦住了。

“我有事情想和你说。”赵子萱说。

程航不耐的看了一眼手机时间,垂眼说:“快点,我要去接人。”

在他开机看时间的瞬间,赵子萱再次扫到了他的手机屏幕照片,咬了咬唇,她问:“我发给你的信息你为什么不回复?”

“没什么好回的。”程航挺冷漠的说,“我没看,想把你拉黑,可惜没找到按钮。”这是实话。

“不可能,你怎么会拉黑我?”

“今晚回去就拉黑你。”程航说,心想要是找不到按钮就叫季念找,她肯定知道怎么拉黑。

赵子萱站他眼前仰视他眼睛,他故意高傲的抬高眉梢,他没什么和她说的。

“你还有事吗?”程航真的很着急要去接人,他打算绕过她走路。

赵子萱的手搭上他手臂,哽咽的说:“你是不是和那女的在一起了?”

程航觉得她搞笑,眉眼不善的盯她,敢情他和谁在一起还得和她汇报?他低沉的语气不怀好意,“关你什么事?放手。”

赵子萱在他凌厉的目光下一点点收回了手,“没什么事,就是问问。”

程航睨她一眼,不打算搭理她了。

她在后头问他:“你真的不想理我了吗?”

没得到回复,赵子萱快步追上了程航的步伐,“我后悔了,程航,我之前和你分手只是觉得你不够重视我。”她指了指他的手机照片,“你看你和她合照的时候笑得那么开心,可是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从来没有这样笑。”

程航很淡的“哦”了一句。

“你也从来没答应和我拍照,我一直觉得和你在一起很累。”赵子萱的手再次缠上来,“我本来只是想你紧张我一下。其实你还是有点喜欢我对吗?”

她靠近的时候,身上有香水味。

程航闻了一下皱眉,挺客气的说:“你想多了。放手。”

她不放手。

程航眉眼压得低低的,“我叫你放手。”

可她不放手。

程航手往裤袋一插,斜眼睨她,“我现在有人了你明白了吗?我和她在一起就没有想过再和你复合。”

赵子萱眼眶红了,“是因为她才不和我复合?”

程航说:“没有她我也不会和你复合和。”补上一句,“有了她就更不会!”

“对不起,我当时分手真的只是想你紧张我。”她的手还是紧紧不放。

“我叫你放手。少他妈废话!”

他有些烦躁,心想她香水味这么浓,万一回去被季念闻到了可不太好。

赵子萱是见过他生气的样子的,但他还从没对她生气,现在他为了另一个女人和她生气,她挺绝望的松开了手,看着他的背影走开,彻底的心凉。

程航走去开车的时候,低头闻到了自己身上有股香水味,他突然就想,这香水味太浓了,回去肯定会被季念闻到。

去接季念下班之前,他特意去宿舍换了件新衬衫。

-

程航今天去接季念下班迟了,还换了和早上不一样的衬衣,可季念竟然什么也没发现。

她坐进了车里,只是问了他一句:“你今天怎么这么慢?”

程航看她一眼说:“塞车了。”

她就点了下头,直接相信了。

程航突然就觉得,季念其实是一个比较迟钝的女人,他这么明显的谎话,还换了衬衫,她竟然什么都没发现。

她仿佛整天就只沉浸在自己的小小世界里,比如铺床,她铺床可以铺十分钟那么久。

早上他们起床迟了,季念就说晚上再回来收拾床铺;

下午回来后,她果真第一件事就回来铺床了。

他看着她跪在床上,一点一点抚平那被子的褶皱,像是在研究什么重要物件,他就莫名的想笑。他想,等一会不又要睡了吗?她现在铺得这么整齐她到底想干什么?

他站在门外看她,又觉得她这样挺好的,要是她像电影里的女人那样疯狂,他得死一百次,可是因为他从没看到她疯狂吃醋的样子,他又莫名的想看。

程航走进卧室里,她还趴在床上面一丝不苟的铺床,他从身后抱着她,把她压在床上,故意凑近她耳边说:

“季念,我妈上次叫我去相亲了,我去见了,那相亲对象说她特别喜欢我。”

“那你喜欢她吗?”季念的手顿住了,沉下气问他。

程航笑着故意说:“还可以。”

季念缓慢缓慢的扭头看他一眼,只一眼,她眼眶就红了,她忍住眼泪,那颗眼泪却悬在了睫毛上,要落不落的。

程航起先很满意的看到了她吃醋的样子,之后看到她泫然欲泣的表情,他就后悔了,接着他非常后悔,急着哄她,却迟了,她丢下被子,走到阳台上去了,呆呆站在那看月亮,像个傻子一样。

他走出来抱她,急得和她解释:“我逗你玩的,就是想看看你着急的样子。谁知道你那么傻,我一说你就相信了,我没见过你这么傻的!”

季念生气了,用力推开他胸膛,他伸手把她抓回来,抱她在阳台上的洗衣机上,把她摆好了,伸手去关灯。

关了灯就黑漆漆的,阳台的对面也没楼层,他把人开到最大,直接进去了,季念不配合,因为她还在生气,不给他干,没几下就自己跳下来了。

他把她揪回去,又闹又哄的让她抓着阳台的栏杆,把她撅起来,叫她趴着,在阳台上摁着她脑袋干。

季念有些冷了,她最近有些感冒,加上心里不高兴,可他干得很爽,结束了抱她进来还哄了她无数句,比如:“你最漂亮,你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小公主,谁也别想和你比美,相亲对象算个屁。没有相亲对象,我要相亲也只和你相亲,你这么性感哪个妖艳贱货能和你比?”之类。

季念听得又想哭又想笑。

她被他抱着去洗澡,洗了澡出来就一直打喷嚏,半夜还发烧了,程航给她吃退烧药,紧张的把她抱在怀里,哄着她。

程航以为她是因为听到相亲对象才发烧的,很是内疚,心想他以后再也不要叫她吃醋,他只是想想看她变脸,谁知道她一变脸就会生病,他心疼死了。各种解释:

“我刚才说的都是假的,我是去相亲了,但那个相亲对象是个美貌不及你十分之一的女人,我当时就拒绝了她,我刚才那样说,只是故意气你的。”

季念模模糊糊的都能听到他的解释,说:“我知道啊。”

“那你还敢生病?”程航不许她生病,他要她立刻退烧,可是她额头那么烫。他心很疼。

季念咳嗽一下说:“我只是积劳成疾。”

“积得什么劳?”程航说,“我让你辛苦了吗?”

“嗯啊!”季念锤他一下,“被你操久了!”

程航戳戳她,他不许她说操来草去。

季念心想,他就可以说,我就不可以说。哼。

他手机又收到了一条微信,一看发现是赵子萱发来的,他没看,研究了一下怎么拉黑,发现微信原来没有拉黑功能,但是直接删除好友就等于拉黑了。

他把人删除后还挺担心的看了季念一眼,发现她已经睡着了,他吻了她头发一下,抱着她,心想以后一定不能叫她看到自己和别的女人在一起,连说话都不行,这是个醋王,而且醋王一喝醋就发烧。

-

季念吃了退烧药,第二天就好多了。

出门之前,程航检查她的衣服有没有穿得够多,顺便手进去掐了掐她那处,被她狠瞪了好几眼。

季念说:“你就是故意欺负我的。”

他掐着她那里,隔着个阻碍,他也能非常惬意的掐出各种形状,还理直气壮说:“难道你想我去欺负别人?”

季念皱了皱眉,被他揉得躺在他怀里,她早忘了昨天晚上为什么生他的气,吃了退烧药迷迷糊糊就睡着了,她就记得昨晚他把她按在了阳台上开干,冷到要死,心想她以后不能这样纵容他了,万一被人看到了怎么办?

程航把季念送到了医院门口,今天是元宵节前一天,也是季念最后一天在医院工做交接工作。

她的脑袋因为吃了退烧药像浆糊一样糊成了一团,但是很多事情还要等着她去做,她今天要完成最后的工作交接,她还要找庄主任做最后谈判。

下午她差不多把工作交接完了,就去找庄主任,庄主任知道她肯定会来问的,见到她过来倒也不意外,叫她坐椅子上,还给她倒了杯水。

季念看了一眼那杯水,无声叹口气,客气的问庄主任:“庄主任,你现在可以告诉我,医院是因为什么事扣了我的档案吗?”

之前她知道是有人故意针对她,可就算是要针对她,也得给安个罪名吧?这个罪名要怎么安,就全看医院领导的意思了。

庄主任很抱歉的通知她:半年前一起由她经手的手术核查医疗事故,医院把责任扣在了她身上,她现在被吊销了护士执业资格,除此以外,她还得负责赔偿,但是医院没打算叫她赔偿,只是暂时扣留了她的档案,等哪天上头那个人松了口,她就可以回来拿她的护士学历档案,只是护士资格证被吊销了就是没有了的,以后也没机会再考了。

这是莫须有的罪名!

季念坐在椅子上,感觉全身从脚到上一片冰凉,“你们冤枉我!那起医疗事故我是有责任,可最大的责任不在于我,我只是巡回护士之一,如果我该负责,那么所有参与的医生护士也该负责!”

庄主任也知道她是被冤枉的,委婉的告诉她:“那总该是得有人负责不是?你运气还算好的,医院也没要你负责赔偿。季念,其实你也不必太难过,再过几年风平浪静了,你的档案自然就还会回归。”

季念眼泪不争气的砸下来,“我这叫做运气好?你说得倒是轻松,你知不知道,没收了我的执业资格,我以后还能做什么?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到底是收了谁的好处?”

庄主任听到这里,一下子警惕的坐直了身体,看着季念说:“你别想从我这里套出什么,这一切都是上头指示下来的,领导叫我怎么做我就这么做,我只是个传话人,如果你觉得能从我这里套出什么,你就错了。”她看了一眼季念手中的手机,“你要是想着录音来告我,你就更错了!我什么都不会说,一场同事别把脸翻烂了,你回去吧。”

庄主任下了逐客令,可季念不走,她就是不走。她呆坐在那里,她想她至少要他们给一个说法。否则她这一走,一辈子都洗不白。等过几年她人老珠黄再把档案还给她有什么用?

庄主任不理她,去干她的活,回来她还坐在那里,眼眶都是红的,眼里噙着泪水,美人就是美人,哭了也美得跟幅画一样,可惜美人没有福气,读了这么多年书,据说她还是从农村来的,好不容易能在城市谋生,现在还是得被人赶走,那长得太美也没有什么好的,还不如不美。

庄主任也是女人,想到这里,对季念倒是生出几分同情来。

庄主任柔声劝慰她:“季念,你先回去,我实话告诉你,我想帮你也没办法,我就是个给医院打工的。你回去后保持电话通畅,如果去了外地,记得和丽娜保持联系,我联系不到你就联系她,等这事过了,上头松了口,我就想个借口帮你把档案调出来,医院到时候也不会再追究了,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你爱信不信。现在下班了,我去接我女儿下班。你要在这里坐到明天也没人帮你。”

季念一言不发的点头。

庄主任走后,她又坐了一会,记起程航说今天下班要来接她,起身回科室收拾离开医院。

季念走到医院大门口,回头看了这间医院的正门中央楼,心中没有不舍,只有不甘。

她是被逼着走的,怎么能甘心?

程航已经到了好一会了,他看到季念走出来,特意走到车子外,侧着身体看她。

他今天穿着深蓝色的毛衣和牛仔裤,双手插在裤袋里,年轻英俊,阳光下熠熠闪耀夺目,歪着脑袋他瞄着季念到底傻傻的在看什么。

他最近经常来接季念,每天往那一站,自带气场的身高,不俗的穿着都能惹得人侧目,好多同事现在都知道了,季念交了个好帅的男朋友,还在背地里说她是要嫁人才离职的。

程航一站在那里,正赶着下班的同事们都瞧见了,有些还特别回头暧昧的看她一笑。

季念努力的挤出笑容,夕阳下她朝程航招招手,她这样看着程航,觉得他长得真好看,剑眉星目,高大伟岸,他这么英俊夺目,搞得她都有些压力了。

程航今天一看就知道季念眼睛哭过了,上了车拉着她的手,问她:“谁欺负你了?”

季念低着头,“我只是感冒了。”

“有这么严重吗?”他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明明已经没有很烫了,为什么眼睛那么红。

季念身子躺在他怀里,低低的说:“我很快就好了。我们回家吧。”

程航没把她带回家,因为明天就是元宵,他觉得季念平时太省了,家里什么都没有,过节家里应该买点东西,而且他想给她买她说的星星灯。

于是车子开到了附近的超市。

季念一看见超市心情就好多了,她觉得家里有好多东西要买的,而且程航今天开车来了,有人帮她提回去,她可以把洗衣液洗发水都买走。

她买东西总是看得很仔细,程航把超市走了一圈回来,发现她还站在刚才的洗浴专区里出不来,不知是在研究什么火箭,她能把各种洗衣液的成分对比一遍。

于是他又把超市走了一圈。想去找那个星星灯,结果发现没有,他还特意问了导购员,导购员遗憾的告诉他超市没卖这东西,这玩意大概要精品店才有卖。

程航就了解了,也挺遗憾的,看来今晚又不能把生日礼物给她了。

季念买了一堆东西回去,感觉把半年的生活用品都买了。

去排队结账的时候,程航看到超市旁边的电视。

他就提议说:“买一个电视机回去看球赛好不好?你可以给我一边按摩一边看球赛。”

季念仰头看了他一眼,有些怅然若失,她记得以前他看球赛就喜欢叫她按摩。

他是不是记起什么来了?

季念呆呆看着他,他的眼睛不知道飘向了哪里,仿佛刚才的话只是随口说的。

季念猜想自己可能想多了,笑笑说:“好啊。买个回去。”

她走到了上次她见过的那个品牌电视机,发现它竟然恢复了原价4XXX。

季念有些不爽,明明上次看是3XXX。

程航说:“把它买回去?”

季念拉着他不许他买:“过几天再来买,过几天它就降价了。”

“不会降价的。”程航哄她。

“会的,一定会的。”季念把他推走,“你少看几天电视也不会有事,等过几天来看它就变成3XXX,你相信我。”

程航觉得自己不相信她,横竖就是少几百块,但季念仿佛很重视这几百块,她急得眼眶又红了。

他想她感冒还没好,就不和她争了,等再过几天要是它还没降价也要买回去。

-

元宵前的晚上,季念提前揉了面粉,她自己做了汤圆,煮了一大锅酒酿汤圆丸子。

第二天早上,程航就吃了一大碗酒酿汤圆丸子当早餐。整个房间都是甜蜜的酒气。

吃了早餐,他还要去学校上课。

傍晚的时候,他特意回来看季念了,很抱歉的告诉她:“我爷爷叫我回去和他吃晚饭,我今晚没办法回来和你过元宵了。”

季念点点头说好。问他:“饿不饿?”

他点头,她就又给他盛了一碗甜蜜的酒酿汤圆丸子。

他吃了一大海碗,叫季念给他一杯可乐 ,她给了他一杯开水,站在一边看着他喝,他喝完了才发现不对劲。

可是没时间了,他得回去了,摁着季念的肩膀说:“你今晚记得把门锁死了再睡觉,知道吗?”

季念说:“不能锁死,万一你回来呢?”锁死了外头钥匙就开不进来了。

程航点点头,就不说什么了。

他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发现她鼻子还是红红的,一定是感冒还没好,他返回来抱抱她,叮嘱她:“你记得吃药。晚上想我就告诉我,我和你视频。”

季念笑着说“好”,转身去了阳台晾衣服。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热门: 艳骨 被抱错后我走上人生巅峰[重生] 绝色倾城 洗白超英后他们重生了[综英美] 猜心游戏 重生两次后我穿回书里了 等你的星光 盛世溺宠,毒妃不好惹 在惊悚游戏攻略四个纸片人 黑历史太多被找上门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