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航发现, 季念这两天有些可怜, 她总想方设法巴结他, 讨好他。他看她这样,不知道为什么有些难受。

他觉得她其实不需要对他这么贴心, 她也不欠他什么。

可她听话到每天晚上准时伺候他, 他想和她说不必这么做, 但她那么乖, 他实在太喜欢她对他俯首称臣的模样了, 就一边享受着, 一边按着她脑袋,心想着她可真会咬, 不知道这张嘴伺候过多少人,他摸着她头发, 想着明天要带她去哪里玩。

他刚才答应要和她一起约会的时候,她特别开心,窝在他怀里,笑得像个小孩子, 小傻子。

他想明天先带她吃饭, 然后去看电影,她喜欢看什么电影?女孩都喜欢看爱来爱去的, 他家季念一定也是这样的, 那就随便选个爱情片,看完了再去别的地方玩。

晚上她背对着他睡着,他盯着她后脑勺, 伸手上去抱着她,问她:“后背还疼吗?我给你揉揉。”

“不要了。”季念把他手推走,他一揉就没完没了的,她刚刚才使劲浑身解数伺候他,不能再来一次了。

他的手又抱上去,下颌搁在她肩膀上,手往前碾压着她那处,还是觉得她生出来就是给他碾压的,他压得十二分的理直气壮,她习惯了他的动作也就慢慢睡了。

-

第二天傍晚,程航在医院门口等季念下班,她好像换了件他没见过的新衣服。

开车出发的时候,季念很认真的问他:“我这样穿好看吗?”

程航侧眼看了她一眼,刚才没仔细看她,现在近距离的瞄了她一眼,发现大冬天的她穿了裙子,还是条短裙,短裙里头估计没有袜子,反正他看着应该是没有。

他剑眉轻挑,不动声色的收回了目光,等红灯的时候,他就伸手摸了她褪心一下,一触碰就知道她没穿袜子。

他收回了手,锐利的黑眸望向她的眼睛,轻嗤:“穿成这样给谁看?”

季念眨眨眼,仰头看他笑,“你说我穿给谁看?”

程航觉得,总之不是穿给他看,但是她此刻看着他的眼睛里都是水意,那意思就是穿给他看了?可她全身上下他什么没看过,她还故意穿成这样给他看?发骚吗?

“我都看腻你了。”程航低沉的嗓音说,半点面子不给。

讲真话,他看她穿这样没半点感觉,但也有可能是因为在车里看不到整体身材的缘故。

季念就有些失落的抿了下唇,“还以为你会喜欢我穿裙子。”

他再看她一眼,觉得她眼神有些失落,又忍不住再看她一眼,这一眼,她撅着嘴抬着头眼睛湿湿和他对视了一下,他就忍不住心口动了一下。

他又开始觉得她可怜了,这可真是要命,他真想狠狠对她好,给她买最好的东西,叫她不再整天失失落落像个可怜虫,他心里这样想着。

到地点的时候,她下了车,程航看见了她露出来的腿,在车里拿了件外套叫她穿上。

季念却是死活不穿上,她觉得他的外套和她这一身不搭,她今天可要漂漂亮亮的,至少要秒杀一条购物街的存在,再说了,商场里头也不冷,她才不要穿那又厚对她来说又太大的外套。

程航不逼她穿了,心想下次再和她出来玩,绝对要把她的裙子全都藏起来。

他和她去吃日式料理,因为他记得她有一回买了很多日料回家,可惜他都没吃,他因此认定了她喜欢吃日料。

她胃口不错,吃了挺多,最后还吃了碗拉面,他觉得她再这样吃下去又得自己吵着减肥,但是他看着她吃得开心就没有阻止她。

她吃完了,拿出她的口红出来抹。

程航看一眼,点评一句:“丑死了。”

可她抹完了,他看一眼又觉得还好,总之气色变好了。他多看了她一眼。

季念眼睛亮亮看着他说:“要亲我吗?没毒的。”

程航低下头藏着嘴角那抹笑,想起她第一次和他开.房也是说的这句话。

他拿着纸巾去擦掉她的口红,她气得打他,看到她的口红颜色被抹到了脸上,他就笑了两声站了起来,走到外头等着她。

她估计是去洗手间里整理了,再出来嘴上没有口红了,还有些气急败坏的样子。

他看着她,觉得她可爱。头发被商场的暖光照得一根绒毛一根绒毛的飘起来,她走来的时候他觉得她像一只生气的猫,他想揉扁她的脑袋。

然后他就这样做了,他伸手把她脑袋揉扁了,她很介意自己的头发被揉乱了。走去电影院的时候,特意和他分开走,不许他接近她半步,担心他弄乱她的发型。

他们的电影座位在最后一排,估计是这部爱情电影太难看了,整个场子竟然只有零零散散的几个人,他后悔自己为什么不选一部热闹一点的片子。

这特么的居然还是个悲剧,他就更后悔了,他想牵她的手立刻走人,可她看得特别认真,伤心处还跟着一起哽咽,他后悔到无以复加了。

他不想带她看这样的电影,明明想叫她开心一点的,而且他一点也无法欣赏这部电影弘扬的主旋律,他觉得男主角女主角都特别傻逼。

程航有些困了,想睡觉,手搭在她褪上不客气的往里推,谁叫她穿成这样,不是摆明了要叫他磨进去吗?

季念看电影看得好好的,察觉到他的动作,想打死他,瞪了他几眼,把他手拿开了一次又一次,他每一次都能再次磨进去。

他想把她拉到洗手间里干,在她耳边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去洗手间?我想你了。”

她狠瞪了他两眼,自己坐到边边的角落里去,再也没有回来过,他远远的看着她一眼,再看了一眼电影,还是对这部电影提不起半点兴趣,现在唯一能让他提起选兴趣的就是把她拉到洗手间干,可是他看到她看得那么一本正经又认真,就算了。

他坐在距离她两个座位的位置,阖上眼睛睡着了。

-

程航在电影忧伤的片尾曲中被季念推醒了。

“天亮了,快醒醒。”她在他耳边说着话,就好像是真的天亮了。

他伸手掐着她的腰,想弄死她,害他憋一整场,现在又往他耳边吹热气,他那什么又复苏了操。

季念一脸无害笑嘻嘻戳戳他的脸:“我们回家了。”

“回家草你吗?”他在她耳边说,嗓音毫不顾忌。

刚好有前座的人从他们眼前走过去,闻言还抿嘴笑了一下。

季念觉得自己的脸都被他丢光了,看着前座的情侣走了之后,才收拾自己的东西,往出口走了。

程航追上来,扣着她的手腕,不再提操的事情了,他想今天是他们的第一次约会,至少要对这个约会做个总结什么的。

于是他说:“你就爱看这种电影啊?”

季念莫名其妙的看他一眼,“不是你选的吗?”

“那是因为我算出来你就喜欢这个。”程航牵着她的手,一层一层的下电梯,他本来还想带她逛衣服的,可是时间有些晚了,他现在想回家先操她一顿再想其他的。

季念被他牵着走,也不问他要去哪里,她看着眼花缭乱的橱窗,说:“电影其实挺好看的。”

“无聊。”程航说,“那女主角是疯子吗?爱一个人就是不给他一点自由?难怪男主角不要她。”

季念深深的看他侧脸,认真的解释:“你后来睡着了,其实男主角也很爱她,比他想的更爱,男主角只是当时没发现,忘记了他们当初在一起的快乐。后来男主角就后悔了。”

“那也是傻逼。”程航看她一眼,笑,“你会不会那样爱一个人?爱到自闭忧郁?闹自杀?”

程航就是看到那个女主角割腕的时候决定不看的,草,弱智。

季念被他拉到了商场门口,一阵凉风吹来,她说:“我不知道,但是人生也不是只有爱,还有其他。”

程航拍拍她的脑袋,觉得她还算聪明。总不能为个男人去死吧?他会心疼。

季念在商场外面的霓虹灯下看他,周围是小孩子在滑轮,她问他:“你会那样爱一个人吗?”

“不知道。”程航说,“还没碰见这种能叫我忧郁的女人,最好不要让我碰见。”

他说完笑一声,站在被小孩包围的滑轮中间,突然想起了什么,他想起自己的车还停在商场的地下层。

程航把季念拉出来,下滑坡往商场里头走的时候,停下,摁住她肩膀说:“你在这等我,我去开车。”

季念点头,乖乖站在原地,说:“好。”

周围有人在骑单车,这里是一个商场活动地,他说:“你找个角落站着。”

季念点头,却还是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走开。

程航往前走了一会,快要进商场的时候,看到季念还站在那,她身后有个年轻男人骑着辆单车,冲着她的方向去,季念低头看着手机,不知在想什么。

程航快步跑回来,在那辆单车快要碰到她的时候,他紧张的抱她起来,用身体挡着身后那辆单车。

他抱紧了她,情绪激动,吼那骑单车的男人,“你干什么?想撞死她?”

那辆单车主人是被突然冲出来的程航吓到的。

他一脸懵逼的道歉:“不好意思,我没想撞她……”

本来他就看到她了,等会他就会转车头,谁知道有人冲出来,他车头急刹不住,直接撞在了程航手臂上。

可现在他解释再多都没用了,反正程航受伤了,程航认定了他就是要撞季念。

程航眼睛愤怒,眉峰压得低低的,这是他发飙的征兆了,他想上去揍那骑单车的男人。

季念扣着他手臂把他往商场里头拉,回手叫那骑单车的男人快走。

程航被她拉着手,如果不是担心推开会弄伤她,他得上去揍那男人,竟然想踩单车撞她!

“他不是故意的。”季念解释着。

程航检查她有没有受伤,发现她并没有受伤,倒是他手臂被碰到了,有些淤青,不过一点都不疼,他放心了,教育她:“我叫你别站路边,如果你被车撞死了怎么办?”

季念安安静静在他身边走着,想起了他曾近说过相同的话,眼泪唰唰唰的掉下来。

他以为她吓到了,捧着她的脸紧张的看:“不许哭。”他不会安慰她,只会命令她。但眼神是那么的紧张与慌乱。

“程航,你为什么跑回来?”季念眼底包着一颗泪,努力想收住。

程航看着她,觉得她有毛病。

“如果是辆大车冲过来呢?”

“你放心,如果有辆大车撞你,我也上去救你,满意了吗?”他想掐掉她眼里的泪。

可她的眼泪包不住了掉下来,一发不可收拾。“你对我这么好做什么?”

他烦死了,走前头去,把她拉在身后,“谁叫你被我上过了,上过了就是我的,我对我的东西当然好,至少不能叫她被撞死。”

程航开了车门把她塞进去,给她系安全带时,听到她问:

“那你以后和别人在一起了也会对她这么好吗?”

他觉得她特别傻,因为差点被撞了她就能哭成这个鬼样,她知道她的样子有多傻吗?

“我怎么知道以后的事情?难道你要我发誓一辈子只操.你一个人,你信吗?”

“怎么不信?”季念嘀咕了句什么,程航听不见了。

-

路上,季念说要去买东西,回来的时候,手里就多了一个蛋糕。

他以为她只是嘴馋了想吃,到了家里,她关了灯,还以为她迫不及待想他操,他刚一把她堵到门板上,就被她很生气的推开了。

她瞪他一眼说:“我要吃蛋糕。”

他想她最近都特别配合的,就不搭理她,反正她今天穿了裙子也方便,扯下来就进去了,在门上做了一次,从未有过的激烈刺激,他发现她特别喜欢这样做,每次叫得那叫一个疯狂,他在她耳边提醒她:“知道你声音多骚吗?隔壁的都听到了。”

她还是叫得大声,她不是喜欢这样,她就是害怕他这样才叫,她的后背还疼,他就这样对她,想叫他停都发不出声,他一进她就受不了说不了话。

他结束后看到她又把衣服穿得整整齐齐,小心翼翼把蛋糕拿出来,以为她是没事找事做,然后他洗了澡出来,瞧见她点了生日蜡烛,还戴上了生日帽,灯全部关了,只有蜡烛闪烁,烛光映着她嘴角的笑,她戴着那个生日帽,真的有点像个小公主了。

这是他第一次把她和公主联想在一起,以往她在他眼里都是犯贱的,下贱的,好一点是性感的,漂亮的,雪白的,但是这些词语都和公主没有什么关系,公主是应该被疼爱的,怜惜的,宝贝的。

他看着她笑起来的脸,突然有些失神,他想她应该也可以像个公主被人疼爱,像现在这样,他真想对她好,但是每一次都只是想想,有一个声音总跟他说,她还不配,但现在又觉得她是配的,值得的。

他走过去,俯下头跟她平视着,看她眼睛,温柔的语气:“你怎么不早跟我说今天过生日?”

“跟你说了不就没有惊喜了?”她很满意的看了一眼自己买回来的小蛋糕。

蛋糕上面插了两根蜡烛,他看着突然有些难过,认识这么久,他都不知道她到底几岁了。

“你过几岁生日?”

“niang岁。”她吹了蜡烛,许了个愿。

他斜她一眼,有些不爽的眼神,敢和他说假话?niang岁可以给他操,那她真的是厉害了。

“许了什么愿望?”

“不告诉你。”

他愈发不爽的看她一眼,觉得她今晚特别不懂事,想弄她,要不是她今晚过生日,肯定要狠狠弄她。

季念把蛋糕切成了几块,分一半给程航,程航都不想吃,意思意思的吃了一口,就放下盘子,季念手上沾了奶油去抹他的脸,他还没反应过来,季念就拿了照相机要和他自拍,她穿得齐齐整整的,还带着生日帽,他却光着上身,拍个屁啊。

程航把她手机推开,她非要说这就是她的生日愿望,为了她的生日愿望,他只能勉为其难把自己的脸放进了她的手机镜头里,在她按快门的时候他亲了她脸颊一下,可惜季念手抖了一下,这张照片拍得有些糊。

季念是个追求完美的人,她叫程航再把脸凑近了,她要再拍一张。

程航是死活不同意了,不过他提出了另一个建议,“要拍就拍没穿衣服的,拍脸算什么?”

他把她放到床上去,一手拿自己的手机,一手摁住她肩膀不让她动弹。

他动作又快又灵活,就好像他干过这种事一样,他对准了她拍,从上往下,季念手捂住脸,他能做到她自己把手拿下来,然后镜头对着她的脸说:“你捂着脸干什么?难不成我会认不出你?”

“不许拍我的脸!”

“你以为你的脸很好拍?”他的镜头往下,“明明是下面的比较好看。”

他一边动还能一边拿手机,一边不影响他发挥,反而延缓他结束的时间。

而且他还故意放慢动作,把它褪出来,再进去,镜头慢慢的贴近着,再拍,他一边拍一边佩服自己的技术太牛了。

结束后不客气的枕在她身上看视频,季念听到声音回放,她就想踢死他,踢死他,踢死他。

她伸手去抢他的手机,担心的说:“你给我,会被人看到的。”

他慢悠悠的欣赏着,安慰她:“不会的,我加密码,这是你的生日礼物知道吗?这样的礼物才有意义。”

季念特别委屈的想哭,这才不是她想要的生日礼物,有人送这样的生日礼物吗?

“我不要这样的礼物,你侵犯我肖像权,你还给我!我要删除!删除!”

她是知道程航的手机没有密码的,这视频放在他手机里太不安全了,她绝对不能让这视频泄露出去。

程航见她说得那么伤心欲绝还有些激动,安慰她:“我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手机的已经删除了。”

季念不信,死活把他手机抢过来看,她一看发现那视频的确已经删除了,松口气。

她把他们刚才的合照发一张给他。再去看他的微信,把他们的合照变成壁纸和锁墙,还给他设置了密码,想了想用什么密码,就选择了今天的日期。

设置好密码,她和程航说:“我给你设了一个新密码哦,这样别人就看不到你手机了。”

程航说:“我忘记密码了怎么办?”

季念哼两声,“那你就别看手机了!”

程航想,他要是忘记了密码,他就去云端看那个视频的拍摄日期,今天是她的生日,他们第一次约会,还是他们第一次拍片的日子,应该不至于那么容易忘记吧,他这样想着。

季念不把他手机还给他,她在看他的微信,本来她是不喜欢偷看别人手机的,但是她刚想退出微信,就眼尖的发现了他的最近联系人有一个“萱”。

她虽然想偷看,但是觉得做人不能这样就问了程航一句:“我可以看你的信息吗?”

“你不是经常偷看我信息吗?”程航看她一眼,笑,“第一次见面你就偷看我信息,你当我傻?睁眼瞎?”

季念被噎了一下,承认自己的确是偷看过,但那个时候是不小心的。

程航也不担心她翻,他什么都不说,那意思就是你爱看看个够。

他其实也忘记了谁给他发过信息。

然后季念看了赵子萱发来给他的【求复合】信息,大意是这样的:【我还喜欢你,你可以原谅我一次吗?给我一次机会,我以后一定不会犯错了!】

赵子萱连发了十几条类似的信息过来,而程航没有回复,也没有拉黑,他不表态,才让对方感觉还有机会。

季念有些无语,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把他手机丢地板上,埋在被子里睡了。

程航还没见过她这么暴躁,不知道她在气什么,更加不知道她看了赵子萱的信息,但他想她今天生日,她是老大,还是小公主,他不能生她的气,要哄着她。

他进了被子里,抱着她睡,轻声的说:“小公主,生日快乐。”

季念要被他的称呼雷哭了,“谁是你的小公主?”

“不是你自己带个帽子?”程航有些抱歉的说,“今天没给你礼物,你想要什么礼物?”

季念想了想说:“买个星星灯。就是一打开整个房间都是星星的那种灯。”

程航点了下头,很认真的记住了,“除了这个呢?”

“没有了。”

“给你钱?”

季念就笑笑:“你以为你钱多?”

“多是不多,嫖你还是够的。”

程航揉着她睡,他睡了一会,做了个梦,醒来看见季念正目光灼灼在看他,他拉她的手说:“季念,我做了个梦,梦见我在给个女孩过生日,那个女孩很像你。她低着头许愿,我想听听她许什么愿望,可是听不到,我很担心她。”

季念刚才听到他喊她的名字才醒来的,他喊得特别焦急,她是被他喊醒的。

程航对这个问题很在意,“你说她到底许了什么愿望?”

季念说:“她许愿明年还是程航来给她过生日。”

程航失魂落魄的眼神涣散开了,瞳孔盯着她一瞬,像是直看到她心底,“是这个愿望吗?”

“是。”季念抱抱他,“我肯定,她就是这么许愿的。”

程航像是相信了她的话,“你怎么知道?你认识她么?”

“因为我听到了。”季念安抚他,“这是个梦,我刚才听到你全说出来了。”

程航笑了,像是彻底相信了,其实他心里觉得季念在哄骗自己,她真傻,他这样想着,拉着她的手贴在心口,便再也不会有其他旖旎的梦了。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6章 下一章:第28章
热门: 邻家救世主 鹤唳华亭 彭格列式教父成长日记 不想当影帝的厨神不是好偶像 离婚后前夫加入了修罗场 替身娘子 在水一方 穿书成替身后撩到万人迷 穿成反派的锦鲤王妃 女妖魔成年后超凶[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