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晚上, 季念问程航:“你以后想不想去我的家乡?”

程航想都不想回答她一句:“去你家乡干什么呀?干-你?”他翻了个身, 下颌搁在她头顶上, “那我在这里干不是一样?”

“当然不一样了。”季念说,“我家乡空气很好。”

程航打定主意和她周旋, 戏谑的在她头顶笑, “难不成因为空气好就连干起来也不一样?”他认真琢磨了一下说, “那我考虑一下。”

因为他说要想一想, 季念热情的给他介绍起家乡来:“我们家山后有很多棵番石榴树, 如果你来了, 我可以爬上去摘番石榴给你吃,那里的番石榴和城市里卖的番石榴不一样, 里头的籽是红色的……”

“有多好吃?”程航把她翻过来,捧着她的脸看她:“为什么不是我爬上去摘给你吃, 是你爬上去摘给我吃?”

“因为你不会爬树啊。”季念嫌弃的语气,“你长得高而已,又不是什么都会做。”

“谁说我不会?”程航静静的在她头顶笑,低语, “那你觉得我会什么?”他在她耳边说了句脸红心跳的话。

季念推开他, 笑着,“你就会这个。”

他伸手揉她, 嗓音带着笑意, “那还不够吗?”他面不改色的说,“你哪一次不是爽的直叫?”

季念哼哼在他怀里瞪他的眼睛,他手在被子底下闹她。

季念觉得他坏透了, 踢他一脚,“你别闹了,我刚洗干净了。”

他最近没节制的上,想搞就搞,没有一次是戴套的,像是一下子回到了五年前,那个时候他是个刚经人事的男孩,他每天最热衷的事情就是上她,不分地点不分场合不分有没有安全措施。

季念想到这里就有些担心,他没有戴套,她也没吃药,不知道会不会出事呢。

季念忧愁的叹口气,程航听到了,还以为她是在思念家乡。

可他不知道思念家乡是什么感觉,他有记忆以来,就一直待在这个城市里,虽然梦里的画面偶尔会出现另一个地方,但也只是一闪而过。

他觉得自己是个没有故乡的人,如果有,那就是这片土地吧,也或许是某个人的身体。他的眼光看着季念的心窝口,手覆上去,玩似的戳起来。

像是在戳什么泥巴,他觉得她生出来就是给他玩弄揉圆戳扁的,他一边戳还一边说:“别动。”

季念想起她妈妈都嫌弃她胖了,问程航,“我是不是太胖了?是不是需要减肥了?”

“哪个傻逼说的?”程航不乐意了,他用自己仅有的一点经验告诉她,“一点都不胖,你这样刚刚好,不能减肥。”

他戳着那地方,心想她要是瘦成皮包骨,先别说他的幸福感指数会直线下降了,首先他的心就疼,至于他为什么心疼他也想不明白。

程航不许她提减肥了,把她扳过来,继续揉着,转移话题,“你家乡还有什么玩的?说说看。改天我去瞧瞧。”

季念眼睛亮亮的看他,因为被他戳着声音有些不连贯,“我家后山还有一条小溪,里头有好多鱼,那鱼是真的鲜美,要是能抓几条回去煮鱼汤真的好喝……”季念被他戳得理智有些放空,说了句:“可惜你却总是抓不到那么鲜美的鱼,只能眼睁睁看着鱼儿被别人抓走了。”

“你做梦呢吧!”程航用力的掐她那,“我什么时候去抓过你家乡的鱼?还脑补一处我总是抓不到鱼,我要是抓不到鱼,那我现在抓到的是什么?”他为了叫她知道自己能抓到鱼特意掐痛了她。

她痛得哼几声,不理他了,翻过身子彻底背对着他。

他在身后哄她,手碰了碰她说:“痛了?”

“没有。”

他手揉了揉她头发,“不就是抓鱼吗?我下次帮你抓,你喜欢抓几条就抓几条。”

季念听他一副自信满满的语气就好想打他脸,以前他一条鱼都抓不到,连炒个菜都不会的人,你还能指望他去抓鱼?也就是逞逞嘴皮子罢了,季念无声的叹气,还不能揭穿他。

季念从洗手间里出来时,程航已经平静睡过去了,她轻轻爬到他身边躺下。

他扣着她手把他揽到怀里还问她:“家乡还有什么好玩的?”

“傻子。”她低声的说,“家乡不是还有你狗儿子吗?这么重要的物件你怎么也忘了?”

-

第二天出门,她特意换上新的内衣,就是李春华上次给她买的,能让男人高兴的那一套。

程航最近热衷于在她上班之前,把她剥开来看看,里头到底装了些什么,他必须检查一遍,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检查,大概是要确定她上班之前和下班回来,穿的都是同一套。

他今天吃了早餐就撩开看,嘴角维持着上扬的弧度,“你换了?”

“没有。”季念把衣服放下去,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的小心机。

可是程航对其他方面的反应的都特迟钝,唯独对这里反应灵敏,冷着眼问她:“哪个男的给你买的?”

季念看一眼程航怀疑的眼睛,担心他要报复她,就不敢继续耍心机了,诚实的说:“妈妈买的,我妈说我要穿这种才好看,你觉得好看吗?”

程航轻轻一笑,清晨的阳光下露出雪白的牙齿,整张脸熠熠闪耀,继续盯着她那看,“你妈倒是比你有眼光。”他一口咬下去,从未有过的深,不知道是因为他早上特别有精力,还是因为那款式真的叫男人激动,总之他从未像今天吻得这么细致动情。

她受不了,夸张的叫出声,“你饶了我吧,我要去上班呢。”

他拍拍她脑袋,薄唇滑过她耳边,笑道:“别叫,叫得跟真的一样。”

她就笑,勾着他说:“是真的啦,你放了我,我今晚都是你的哦~”

他停下来,受不了她最后那句话,抱着她,力气变得很大,盯着她,嘴角的笑容加深:“这可是你说的。”把她推上来,看着她说,“季念,你下班我去接你。”

“不用了,”季念整理好从沙发上站起来,“几步路而已,你开辆车接我,会被人笑话好吗?”

“那我就带你去别的地方。”

“嗯,去哪里?”

程航思索一下,看着她的眼睛,“都好。”

其实他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玩什么,他只是觉得,他和她在一起做什么都挺好的,从来没有人能这么靠近他,他觉得他一直和她在一起也没关系。

他想到了那个“一辈子”的词语,以前他觉得这个词语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他时常有些头疼症伴随着梦魇,在国外的时候他看了一年的心理医生。

心理医生给他催眠,他通过那些催眠才记起自己的从前,原来他一直在这个城市里读书,学习,生活,除了五年前的一场意外他撞伤了头部,他和正常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通过心理师,他把他的记忆都找回来,可有时候他会觉得那一切与自己无关,但那些记忆又真实的存在自己的脑海里。

在季念出现之前,他从来不去想未来的事情,哪怕谈恋爱也不与人交心,因为他总觉得此刻这一副躯体里的心并不属于自己,只有和季念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觉得这一颗心是真实的跳动。

这种感觉起初并没有那么剧烈的,但是这段时间愈演愈烈,他隐约觉得自己可能有些喜欢她了,却不想承认,总有各种想法与念头交叠。他想去她说的家乡看,当然不止是为了在那里干.她,他想去看看她生活的地方,更深的了解她。

程航盯着季念离开的方向,门锁了,他听到她下楼的脚步声。

这道声音隐隐约约,却又无比清晰印在他脑海里,他总觉得自己似乎在哪里听过一样。

他闭上眼睛试图回忆起来,却什么都记不起了。

-

季念今天上班有些迟到了,在楼下碰见了骑着电单车过来的丽娜。

丽娜笑着去拉她的手:“你都要离职的人,还这么勤奋准时做什么?” 丽娜看了一眼季念的头发,“怎么头发扎得乱乱的?”

丽娜伸手给她整理一下头发,季念想起这都怪程航,把她衣服弄乱也就算了,连她头发都不放过,今晚回去打死他。

“还没问你,最近和那个程航的发展得怎么样呢!”丽娜神秘兮兮的问。

“还好。”季念低下头,藏不住嘴角的笑意,“他最近住在我那里。”

“啧啧啧!”丽娜夸张的发生声音,“都同居了啊?看来在我去帝都挤猪仔的时候,有人过得很性福啊!”丽娜说完摇摇头自言自语说,“难怪我说你过了个年回来连脸色也不一样呢,一张脸上写着四个字:春风满面。他又让你前所未有的满足了?”

季念看她一眼,在丽娜面前也不掩饰,笑笑说:“你就笑话我呗。”

“不笑话你笑话谁?”丽娜低哼一声,“我早说了养大的猪儿留不住,就是没想到你被拱得这么high。”

季念觉得脸红耳热的,进科室的时候,叫了丽娜一声:“别说了,等会被人听到。”

“还怕被人听到吗?你脸上都写着性福女人四个大字了!谁都看出来啦!”丽娜笑笑,走回她自己的科室了。

季念一上午都做工作交接,吃过午饭,看一眼手机已经是下午两点了。

她打开手机看程航有没有发信息给她,并没有。

她就发了一个“猪猪跳舞”的表情撩拨他。

程航过一会就发了个信息过来:【跳得这么骚,想我草你了?】

季念又发了一个表情包给他,是个“兔兔打脸”的动态图,然后耐心等他回复。

程航估计是在生气,竟然好久都不回复。

季念就又等,她等着等着,就等出些焦急感出来,频频看手机,以前她刚和他恋爱的时候没有手机,他就买了一个给她发信息。

她在课堂上偷偷看他发来的信息,有时候是叫她放学在哪里等他,有时候是叫她放学后带英语试卷给他抄,有时候是叫她快点逃课回来让他抱。每一次她都看得面红红,同桌的女孩每次都用怀疑的目光看她。

她现在没有同桌了,但却有同事,仍旧是看他的信息,偷偷的看,偷偷的期待,他现在的用词尺度是以前的N+倍,她却再不像以前刚认识他那样手足无措,因为知道他就是这样的人。他要是发类似“上班累不累?”之类的信息过来,她感觉自己会被吓出一声冷汗来。

她还没有等到信息,护士长轻轻敲了一下她桌子。

季念抬起头来看,立刻把手机收起来,倒像是以前上课的时候,被老师逮到了偷偷看手机的狼狈。

护士长也没说什么,指了指科室外头站着的两个人说:“你认识的?来找你的。”

季念往护士长指的方向一看,心眼直打鼓,不远处站着的两个人,一个是秦毅,一个是秦毅的未婚妻温可晴。

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季念浑身寒毛倒竖,她没做过亏心事,却害怕见到这两个人。

秦毅已经看到了她了,笑着点头,牵着温可晴的手朝她这边的方向走来。

季念条件反射性的站起来迎接这两位,很努力的挤出了嘴角的一丝笑容。

温可晴走到她眼前,露出温柔的笑容,率先解释道:“季小姐,不好意思,没有打一声招呼就过来了,其实我是有事情想来找你帮忙。”

她说得大方得体,话里找不出任何纰漏,这样的人平时生活肯定也是滴水不漏的。

季念这样想着,笑着说:“温小姐,没关系。您有什么事情直接来找我就行了,就怕我没本事帮,如果有一定竭尽全力。”

秦毅站在温可晴身旁,斜着眼睛打量了季念一眼,眼神微妙深不可测。

温可晴拉着季念的手,像是好姐妹一样的亲密,悄声在季念耳边说,“其实我是想你介绍你们医院的中医给我,我想问问怀孕的事情。”

季念被她握住的手微微一顿,总觉得温小姐这番话是故意要讲给自己听,她一个刚来的护士,差不多就要被炒鱿鱼了,哪有认识什么医院的中医?

不过倒是知道有一个老中医把脉特别准,很多人慕名而来,但她和这老中医连说句话都不曾说过,带她去也是要依号排队的。

“温小姐,我倒是知道院里有个中医,这样吧,你和秦毅先去找地方休息,我先去给你排个号,等差不多到你了我就去叫你过来。”

“那怎么好意思?”温可晴善解人意的笑笑说:“还是我们一起去吧,顺便我还可以和你说说话呢。”

“那好。”季念答应了,随后和同事打了个招呼,带着秦毅和温可晴往中医楼的方向走。

到了中医楼,季念叫秦毅和温可晴在休息椅子上坐会,她则熟练的去给温可晴办理病历卡挂号。

付钱的时候,秦毅走过来,站在她身边,对窗口的收银人员说:“我来交。”随后他取出了一张大钞。

医院工作人员很为难的问:“有没有零钱?不然刷卡也可以。”

秦毅眉头皱了一下,他钱夹里估计都是大钞。

季念迅速用手机扫码付了款,退出的时候,瞧见程航发了信息过来。

她看了一眼,嘴角不知不觉笑了下,把手机放回兜里的时候,瞧见秦毅正在盯着她的脸看。

秦毅很快收回目光,为自己今天的突然到来做简单的解释:“是可晴说要过来的,昨天晚上她在……”他说一半就改了口,“她今天一早说要来找你,带她去看一下老中医,听说你们这医院里的中医特别有名。”

季念很配合的说:“知道了。”她说着转身就要走。

秦毅手很快速的摁了她肩膀一下,语气略紧张的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带她过来的,可她吵着要过来,如果你觉得她给你造成困扰,我现在就带她回去。”

“不用了。”季念把肩膀从他手里抽出来,提醒他,“她在后面坐着,随时看到你的动作。”她压低了声音说:“你别这样。”

秦毅深深的看她一眼,眼里好像有很多事情要讲,最后却只是说:“对不起。”

“你没有对不起我。”季念从他手里逃了出来,往后转身,还好温小姐并没有望向这边的方向,她长长松了一口气,拿着交好钱的病历卡和排号单,走到了温可晴眼前。

温可晴正在低头看手机,抬头瞧见季念回来,脸上露出笑容,“季念,你弄好了?谢谢你。”

她的眼睛笑起来像孩子一样天真,有一瞬间,季念觉得温小姐不像是会扣她档案的人,她看起来那么善良,连笑容也那么真诚,真的会是她吗?

“弄好了,我带你去吧。”季念挽着温可晴的手,朝排队的方向走去。

秦毅跟上来,走在她们身后,等待排号的过程中,秦毅接了个电话,挂了电话有些抱歉的告诉温可晴:“公司有点急事,要不下次再来好吗?”他说话的时候眼睛看着季念。

“不用了,你去忙吧。”温可晴笑着讲,“有季小姐陪我就好了,你不用担心我了,去忙你的吧,等会回去我自己叫计程车。”

秦毅原本只是想带走温可晴,可话已至此,他只能先走了。

秦毅离开之后,温可晴在排号座位上耐心等候着,季念的手机收了条信息,是秦毅发来的,她眉眼一颤,没看信息,第一时间打量温小姐的神色,温小姐面色无波澜的盯着前方看。

季念这才打开手机信心看到秦毅发来的信息:【如果可晴问你我们的事,你就叫她直接来问我。知道吗?】

季念看完发了一会呆,随后把信息删除了,抬头瞧见温可晴正在看着她的脸笑,依旧是那么温婉动人。

温可晴说:“季小姐如果忙的话,可以先去忙你的,我自己一个人在这里等着就可以。”

季念笑笑回道:“没关系的,其实我现在快要离职了,除了做些交接,也没有新的工作。”

“原来如此。”温可晴有些遗憾的说,“做的好好的,为什么要离职?”

季念原本故意提到自己要离职,就是想要看看温可晴的反应,可她仔细瞧着温小姐的反应,总觉得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温小姐的反应看起来像是完全不知情,她眼底流露出的情感也是真实的遗憾。

季念想自己也许真的是把人想的太坏了。温小姐不像是这么不堪的人。

季念淡淡的苦笑着说:“我猜可能是我表现得不好,不讨院里领导的喜欢吧。”

“怎么会呢?”温可晴看着她青春年轻的脸庞,由衷的说,“季小姐长得这么好看,一定很多人喜欢才对。”

季念就苦笑了一下。

温可晴继续问:“季小姐有过男朋友吗?”

季念没有撒谎诚实道:“有过。”

“那你也备孕过吗?”

季念失神的摇摇头。

温可晴扫了一眼她肚子,笑着温婉道:“听说女孩子有了宝宝,就会变得和以前完全不一样。”温可晴脸上露出满足幸福的笑,“其实我和阿毅备孕了一段时间了,可我一直没能成功怀孕,我听我家里的佣人说,这里的中医特别擅长调理这一方面,所以就想来碰碰运气。”

季念笑着鼓励她:“加油,一定会好孕的。”

“谢谢你。”温可晴眉眼弯弯看着她笑笑,“季小姐,你现在有男朋友吗?”

季念看着温小姐脸上的笑,犹豫了几秒,点头说:“有的。”她故意说,“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

“真的吗?”温可晴眼睛一亮,说话也带着轻松惬意,“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他。”

“他下午会来接我下班呢,我叫他早点过来,温小姐就可以见到他了。”季念提议道。

温可晴也显得非常感兴趣的说:“好呀!我一定要见见,是多优秀的男孩子能得到季小姐的喜欢。”

季念当着温小姐的面打电话给程航,电话接通了,她用只在床上对他的娇滴滴嗓音道:“程航,你下午可不可以早点来接我呀?”

程航还蛮意外的,但是还算特别给面子的问:“要多早?”

季念故意撒了个娇,“嗯啊。”她看了一眼手边,说:“你下午四点半过来吧。”

程航在那头说:“好,你真会挑时间。”

他才刚开车回学校打球,这才打了二十分钟,她要他四十分钟后到,他算了开车过去的时间,觉得自己今天不用打球了,但她难得提要求,他也乐意为她放弃打球。只是说:“今晚操到你下不来地。”

季念说:“嗯啊,爱你哦,拜拜。”

程航挂了电话,觉得自己今天耳朵可能出现了一点问题。

他都说要操.她了她还这么乖巧?合情合理她不应该骂他一两句吗?

要不她应该说他坏蛋,他都想好了,她要是敢说他是坏蛋,他就说她整天吃坏蛋。今晚也要她吃个够。可惜她都不说。

李金逸走过来,问他:“你和谁打电话?操来草去的,有女人了?”

他见过程航和赵子萱谈恋爱,他们俩打得最火热的时候也没有草,程航对那个女的彬彬有礼客气得不像在对女朋友,这才过了多久他就操天操地了?

程航收了手机丢在一旁,抿着唇笑不说话。

李金逸看他一眼,“我听我们家芳芳说你春节在找季念小姐姐。”

“不许叫她季念小姐姐。”程航走到线上投篮,一个一个的投。

李金逸狐疑的问,“不叫这个叫什么?”

“你以为她年纪比你大多少?”

程航是没见过她身份证,但他直觉告诉他,季念年纪比自己还小。她什么都小,年纪肯定也比自己小,至于小多少他也不确定。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混沌轮回决 鹂语记 天地霸气诀 重度痴迷 昨夜之灯 吸血鬼王:恋人苏醒 死神大人他C位出道啦 成为玄学大师之后 镰仓の琉璃姬外传 全仙门都逼我换道侣[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