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第二天起床, 季念就发现那果然是梦。

程航并没有来过, 她在床上躺着, 被子倒是盖得整整齐齐,可她觉得大概是她自己爬上去的。

-

大年三十的晚上, 外头安安静静的, 大多数人在家里吃年夜饭。

她们几个值班护士和医生在科室里打火锅, 每个人负责从家里带一样菜过来。

丽娜带了炸春卷和小龙虾;其他几个人带了凉拌, 青蔬, 牛肉, 鸡肉;加上季念昨晚带来放在冰箱里的鲜虾,生鱼, 鲍鱼,文蛤, 海参。

这个年夜饭吃得尤其热闹。

连隔壁科室的都一个个跑过来蹭吃,直说:“还是你们这边的伙食好呀!”

护士长便笑着指了指季念,“托了季念的福才有这么多好吃的,不够还有, 冰箱里还有好几盒!季念小姐姐是仙女下凡来普度众生的么?简直是太慷慨了!”

季念被夸得不好意思了, 垂着脑袋专注吃蔬菜。

大家见她不说话,就猜测到她大概是心情低落了。

医院没有不透风的墙, 也藏不住什么秘密, 大家或多或少心里都清楚,季念过了这个年就不来了。

她这都要离开医院了,还给科室准备这么多食物, 大伙能不感动吗?

有人提议说要喝点酒,可又怕后半夜出情况,所以最后只能改喝点菠萝啤,也算是吃得很尽兴。

丽娜剥一条超大海虾,剥着剥着,她就哭了,莫名其妙的哭了,眼泪一颗一颗砸在了那条剥好的诱人虾肉上。

季念发现了,拿着纸巾给她擦眼泪,问她:“你怎么了?这么大人还不会剥虾?”

丽娜一口一口吃掉那条剥好的虾,一边吃一边说:“谁说我不会剥虾,我只是激动,认识你这么久,你还从来没有请我吃过这么好的东西,我能不感动到哭吗?”

大家心照不宣的哈哈笑起来,缓解这有些令人难过的气氛。

都是在一起快一年的同事,就算曾经是竞争对手,但是此刻明明吃着团圆的饭,暗地里却都知道这是告别仪式。

过了这一餐,往后可能就没有再和季念相聚的机会了。

丽娜很快发现自己把大家的情绪搞得低落了,擦了眼泪后,又恢复笑脸和大家说说笑笑。

-

热热闹闹的年夜饭过后,丽娜偷了闲和季念在楼下一边散步一边说悄悄话。

“刚才人多我就不好问你。”丽娜说,“你今年过年打算怎么过?程航有来找你吗?”

季念摇摇头,看一眼头上忧伤的月亮,叹气,“没有,他好久没来了,也没有消息。”

“那过年七天假期你打算怎么过?”

“回家乡。”季念说,“护士长说过完年我还得来交接几天工作,才能走。”

“就她事多!”丽娜抱怨,“把人赶走了还要你白白再工作几天,就你这职位有什么好交接的?她就是见你年轻无牵无挂想多压榨你几天,你在这她都轻松了不少。”

季念点点头,她也知道,可其实她心里也觉得应该做完最后几天的工作,才算有始有终。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回家乡玩?”季念提议,“我老家的空气不错,我还有一条狗。”

“一条狗?”丽娜惊讶,“我以前怎么没听过你喜欢养狗?”

“不是我的。”季念说,“我帮别人养的。”

“原来这样。”丽娜说,“哎,我也想去的,可过年我得和我爸去走亲戚,到了初三还得带他们去帝都旅游,我要是溜了我爸肯定会揍我。”

“那就算了,下次还有机会的,你好好陪你爸爸妈妈去玩。”季念牵了牵她的手,眼里流露着不舍。

她是个悲观的人,她觉得过了这个春节后,她们以后没有机会再这样待一起了,至少没有办法像这几年一样朝夕相处了。

丽娜反过来安慰她:“你放心,以后一定还有机会的,你就算不在这个城市里,我也追过去找你。”

季念就弯唇笑了一下,她是相信丽娜会这样做的,但是分离还是让她难过,她没有什么朋友,丽娜是唯一的一个。

-

半夜值班的时候,她放兜里的手机响了一下。

季念打开一看是秦毅的手机发来的信息,他发了一个航班号和时间日期二维码,可以直接去兑机票。

信息里简短的写了一行字:【早一点去拿登机牌,别错过时间,我会在你目的地机场等你。】

季念看了信息,把他发来的航班信息和他的信息都删除了。

很快她兜里的手机又响了,依然是秦毅发来的信息:【季念,如果不是一来一回我赶不及,我一定会过来亲自接你。你自己过来好吗?】

季念把手机屏幕关了,没有回复,继续值班。

过了会儿,她拿出手机,把他第二条信息也删除了。

-

第二天早上轮完班,季念还有一天在家里休息的时间。

她回家洗了个澡,换上了毛衣,裤子,走到阳台把绿萝搬进来,眼睛往楼下一看,瞧见有人在非.法放鞭炮,有小孩拿着小小一束的烟花在玩,好像很热闹的样子,她也想下去看看。

外头有些冷了,她套上了白羽绒服,戴上了红色的帽子,毕竟大家都穿得喜气洋洋的,她也不能太另类了。

她走过去看那群孩子放烟花束,拿出一排巧克力送给那个最高的男孩子。

那男孩子回送了她几根烟花棒,之后偷偷打量这个漂亮的小姐姐。

季念把手里的几条烟花棒放完了,就拿手机拍孩子们们玩烟花的样子,录了个小视频发给丽娜。

丽娜回复了一个很夸张的猪猪拜年的动态图过来。

季念发新年信息:【娜娜,祝你新年快乐,早日嫁出去!】

丽娜回复:【哼哼,我就一辈子不嫁,等你嫁了我就去你家蹭吃!】

丽娜也录了个拜年的小视频给她,配字:【好苦逼的猪儿正被逼婚!】

季念打开丽娜发来的视频,是一群中年男女坐在一起说说笑笑的画面。

季念一个人都不认识,但是看他们说得那么高兴,一个劲逮着丽娜叫她必须尽快找男朋友的事情说个不停,她看着看着就笑了,心想大家怎么都过得这么开心呢?

她抬头看着小区门口有一拨拨的人走出去了,又要一拨拨的人走进来了,他们那么忙,不知道在忙什么,好像她一个人坐在这里,只有她一个人是孤单的,别人都是热热闹闹的。

季念现在觉得过年其实一点都不好,老人喜欢和老人待在一起,小孩喜欢和小孩待在一起,她就只能自己和自己待在一起。

小时候过年,她还能求外婆给她一条一块钱的糖,因为这一条糖她就整天心情都好,那个时候的快乐那么简单。

季念拿出手机,找到了陈芳芳的头像,发信息给她拜年,顺便问她:【芳芳,你安全回家了吗?】

陈芳芳几乎是秒回:【季念小姐姐新年快乐!我还在江大呢!我男朋友回家了,我在这边的超市兼职等年后再回家!多赚点小钱钱丫!】

季念约陈芳芳下班后请她一起去吃饭,陈芳芳说了好几个谢谢。

约好了时间地点,季念在陈芳芳工作的超市附近找了家麦当劳等她。

终于等到她下班,陈芳芳说:“季念姐姐,你可以请我吃麦当劳吗?我好久没吃了诶!”

季念知道她就是贴心,大过年的外头吃饭很贵,吃麦当劳是最实惠的了。

点好了餐,陈芳芳问季念什么时候回家乡,得知季念明天就回去看外婆,芳芳把两包番薯干拿出来给她:“这个带给你外婆尝尝。”

季念接过了陈芳芳的一片心意。

两人边吃边聊,陈芳芳见季念有些愁容,问她:“姐姐,你是不是和程航吵架了呀?”

季念苦笑着实话实说:“没有,他好久没找我了。”

陈芳芳皱眉,一边吃着冰淇淋,一边思索着安慰她说:“小姐姐,我男朋友说程航每年过年都随他父母去国外度假呢。我觉得,他不是故意不来找你的。真的,他今年应该也去国外度假了,我向你保证!……你不要怪他,不要难过,等他回来了他就来找你了。好吗?”

季念知道陈芳芳是怕她难过才这样说的,她喝着冰可乐,却觉得心里暖暖的,得知他只是去了国外度假,晚上睡觉她都踏实一些。

-

大年初二一早,季念就收拾行李,拖着行李箱,去车站坐机场专线了,到了机场,她拿好登机牌走到指定登机口等待上机。

季念外婆住的地方是个常年没有信号的地方,接下去的行程并不轻松,下飞机后还要转大巴,坐摩托。

她今天穿着一身运动衣,穿着运动鞋,外头一件羽绒服,就是为了应付等一会回家的大型灾难片。

她在登机口处找了个位置坐下,先把回来的机票也订好了,收到航班确定信息后才放心,

订好了回来的机票,她害怕丽娜和妈妈到时候打电话找不到人会担心,于是分别发了一条信息通知她们。

丽娜很快就回复了:【知道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回来要第一时间和我说。】

她还想发信息给程航,但想到他正在国外度假,就不要打扰他玩好了,免得讨人嫌。

她在空姐通知登机的时候收到李春华的信息:【你怎么不过来偏要去那山旮旯呢?秦毅昨天在机场等你一天是不是?我听他爸说的,还好温小姐不知道。】

季念把手机关机了。

-

三个半小时的飞行,很快结束了。

季念下了机,提着行李,坐机场大巴到站,转了大客车,颠簸半个小时的弯弯曲曲山路,终于到了车站,叫了摩的哥,把她送到了熟悉的地方,到了一块光秃秃的山丘之下。

这里到处都是原始的山石,只有前辈人挖造出来的简陋石子路,房子也是土房,摇摇欲坠,仿佛随时就会坍塌。

她所站着的地方有个摆放货物的小窗口,是最原始的生活小卖部。

窗口上面摆放着些零食杂物,矿泉水菊花茶冬瓜茶,没有城市里包装精美的食物,这里的东西都透着股土俗的味道。

风吹来有黄沙弥漫,眼前的世界模模糊糊,和那个繁华的大都市相比,这里的一切仿佛应该只是梦境。

季念却知道,这里不是梦境,这是曾经养育过她的地方。

以前她总觉得这个窗口卖的东西是她此生最想要的,以前她甚至觉得自己脚下站着的石子路是全世界最大的路。

此刻她才发现,原来这条路这么小,小到一辆车开过来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

季念站了一会,朝那窗口往里探望,喊了一声:“外婆!”

外婆耳朵不好,没有听到有人在喊她,倒是一条土黄土黄的狗子跑出来了!

季念激动的喊了句:“狗子!你怎么老成这样了啊!妈妈好想你啊!”

狗都认人,一眼认出了眼前的女孩是它的女主人,冲到季念眼皮底下,仰着狗脑袋看季念,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像是在诉说什么,然后失落落的坐下了,耷拉着它那狗脑袋,样子又老又可怜。

季念蹲下去,戳戳它的狗毛脑袋,它又装可怜的呜呜了两声,然后季念就听到了外婆喊她的声音——“念念,是你回来了吗?”

季念抬头,看到外婆穿着棉衣棉裤站在她眼前,外婆比两年前看见的更老了,头发也白了,脸上皱纹又多了,眼睛似乎也浑浊了。

季念冲上去抱抱奶奶,狗子也冲上来跟着季念。

外婆怪季念:“回来为什么不先打个电话给我,这样我一早就去市场买猪肉回来炖白菜,你以前最喜欢吃的。”

季念已经很久不吃肥猪肉了,但她以前是很喜欢吃的,青春期长肉,她一顿可以吃一碗肥猪肉,眼睛眨都不眨,一碗肥得流油的猪肉没几下就下肚子了。

外婆其实也不是季念真正的外婆,起初她们只是邻居。

李春华当初带着季念来这乡里租房子,刚好租到了外婆隔壁的屋子,她白天出去找活干,把季念放在家里。

外婆是个孤寡老人,见季念总一个人在家饿肚子,有次还被开水烫到了,她就把季念接过去,放在小卖部的窗口当小小门神,管她一日三餐米饭饱肚。

别人来了问起就和人说这是外孙,久而久之季念就喊她做外婆。

季念以前每天都看着小卖部的糖果流口水,外婆说偷吃糖会被老鼠抓走,她就不敢偷吃了。

其实季念一直都知道,偷吃糖果不会被老鼠抓走,但是偷吃糖果外婆就卖不了钱了,外婆没钱就买不了饭给她吃,这样她就只能喝开水。

所以她从来不偷糖吃,只有过年的时候才分得到一条糖。那是她童年最快乐的记忆。

外婆没顾得上和她说话,忙着去做晚餐。

季念站在小卖部的窗口前,以前她要借着凳子才能爬上去,别人要来买两毛钱瓜子,她就给人拿两毛钱瓜子。

别人都喜欢她卖东西,说她每次都给足称,只要她坐在那里,就有好多顾客来光顾外婆的小卖部。外婆说她跟只招财猫一样。

现在她再站在这里,很长时间过去了,却发现没有任何一个人路过,周围的小店面也很多都关门了。这里已经没有从前的繁荣了。

吃饭的时候,外婆和她说:“镇上开了一个正规的大市场,大家现在都有交通工具了,都去那里买菜了,很多人也去那边开店了,这边就没什么人来了。”

晚上收拾好了,季念回到她原来的小房间里,这是外婆临时给她隔出来的房间,以前妈妈带着男人回来,她没地方去就会来这个房间睡觉学习。

她以前一直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带男人回来,屋子里还经常弄出很大动静,妈妈经常被折腾得大喊大叫,她和外婆说自己要去救妈妈,外婆说她是傻孩子。

可每次她妈大喊大叫过后,她就能得到一个苹果,或是一套新文具,拿到东西后她又希望妈妈每天都带男人回来了。

后来她偷吃了禁果,才知道,妈妈为什么总是大喊大叫却从来都不说疼。因为妈妈是用这个做生意的。秦毅也曾经暗示过她,他知道她妈以前做了什么勾当。

想到这里,晚上睡觉时,季念就问外婆:“有没有奇奇怪怪的人来过这里?”

外婆想了下说:“没有,要是有我一定记得住。”

季念这才打消了念头,觉得是自己多想了。低声交代外婆:“外婆,妈妈现在嫁人了,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的过去。”

“念念,你放心,外婆是老了,但还没有老糊涂。我不是随随便便乱说话的人。”外婆拍拍季念的手,“你是外婆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我希望你过得好,只有你妈过得好你才能过得好,我到死也不会透漏半个字。只是……这世上终究没有不透风的墙。”

季念思量这外婆的话,愈发愁上心头,晚上也睡得不好,一时担心秦毅要对她妈不利,一时担心秦毅要威胁自己。

晚上被噩梦吓醒时,外婆正在给她拍胸口,像小时候她半夜转醒时一样的轻轻安慰她。

只是那个时候,外婆的脸还是光滑的,没有这么多皱纹,为什么外婆一下子就老了?

季念半梦半醒的看着外婆苍老的,满是皱纹的脸,眼泪掉下来,握着外婆的手,“外婆,你要不要来城市里和我一起住?我租了房子,你可以住在我房间里。”

外婆摸摸季念的脸和额上的碎发,“外婆走不了。”昏黄的灯光下,她问季念,“你和你那个小男朋友怎么样了?他还好吗?”

季念摇摇头,眼泪流得更凶了,“他很好。外婆,你别担心,他很好,他真的很好。”他只是忘记了她。

外婆松口气,“那就好,都怪你妈和那姘头干的事,不然也就不会这样了,他那时被抬着走了,我以为他活不了,街坊们都说他全身是血。”

季念抹了抹眼泪说:“外婆,你也忘了这个人吧,否则连你会有麻烦的。”

“难道因为麻烦,你就不是要他吗?”外婆说。

季念止不住抽泣:“不是的,外婆,可是人有时候没有其他选择。”她噙着泪说,“如果再选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妈妈,是她把我带到世上来。”

“你一直就是个好孩子。”外婆自豪的说,“以前婆婆看你写字我就知道你以后会有出息,所以再累我都要让你去上学。我知道你不会一直在这山沟沟里的,总有一天你会飞出去的,像那山鸟,谁能困得住了?除非她受伤了。”

外婆抹掉了季念的眼泪,轻轻的安抚:“念念受的伤都会平复的,婆婆帮你揉开揉开。”

-

大年初三天气晴朗,冬日的太阳洒下来,叫人心情舒畅,外婆和她一起去新开的市场里赶集。

这里虽然建了新的市场,但仍旧保留着最原始的传统,逢三六九赶集,很多小卖家就过来摆地摊,人流也比往常多了很多。

今天刚好赶上了大年初三,加上过年,人流量就更多了。

季念和外婆来到一个卖猪肉的摊子前买肉,外婆挑挑拣拣,季念就站在一旁看着。

她的穿着已经与这里的人有些不同了,一个人站在这里格外出挑,引人注目。

有个面熟的人走过来和她打招呼。还正确喊出了她的名字:“季念。”

季念看一眼这个男人的脸,国字脸,很快在记忆中搜寻出回忆,“你是大鹏!”

大鹏瞧着季念终于把他认出来了,憨憨的笑了,”还好还好,我还以为我变这么胖你肯定把我忘了。”

“怎么会?”季念说,“你再胖我也不会忘了你的啊!”

大鹏看着季念的脸,说:“你看,你还是这么年轻,我却这么又老又丑,我现在还是两个孩子的爹了!”

说话时,大鹏的妻子和两个儿子走了过来,季念礼貌的与他们打招呼。

大鹏妻子挖苦大鹏,“这是你同学吗?怎么可能!你们看起来像两代人!”

大鹏估计听习惯了,乐呵呵说:“这是我们班以前班花。”

闲聊了一会,大鹏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去玩套圈圈。

交谈之中,季念知道大鹏现在也在城市工作,这次过年了就带两个孩子和妻子回老家。

他还和季念道歉:“对不起,当年的事情没能帮助你,我当时想去作证,但是我妈不许我去。”

季念说,“别这样说,其实过去的事情我早就忘了。”她故意做出一脸轻松的样子。

大鹏就苍凉的笑笑,憨憨的脸上流露出难过的表情,“你把他也忘了吗?”

季念低头掩饰眼底的情绪,低声说:“我得去找我外婆了,下次再见吧。”她走得特别快,像是在逃避,连大鹏最后说了什么她都没听到。

-

她终于找到了外婆,外婆正在个小摊子面前和人讨价还价买鱼。

季念听累了就独自走到了赶集的门口,有个摊主正在这里摆卖性.用品,季念看了一眼就笑。心想这年头怎么还会有人来卖这个?!

好多年前她也在这里见过有人卖这玩意,那时她看到一根一根长长的不知道什么鬼,还好奇的问他这个是干什么的。他捂着她的眼睛不许她继续看。

晚上回去他就说要让她看看真实的长什么样,还说他比她下午看到的都长,都粗,都硬,都厉害!

结果试了的结果就是,她发现自己感觉不到他多厉害,因为一下子就没了,他很生气说总有一天会搞到她下不来床,跟电视里的男女主角一样。

季念想着想着嘴角就浮出了笑意,脸热热的,她想捂捂脸。

外婆走出来瞧见她站在一堆不知道是什么牛鬼蛇神的东西面前,把她拽走了。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热门: 完美离婚[娱乐圈] 凌天传说 我是穿书文里的恶毒炮灰 偏执boss全都是我男朋友(快穿) 穿成f4后我成了万人迷 [综]始乱终弃港黑干部之后 不要点进来[电竞] 公主的心事(清穿) 误入迷局 当冬夜渐暖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