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一颗药丸让季念剧烈的咳嗽起来, 本来她逼自己咽下去的, 谁知道那颗药丸沾到嘴里, 那么苦,苦得无法下咽。

她一直就害怕吃药, 被逼着吃更是害怕, 此刻这药含在嘴里, 她呛出了眼泪。

程航动作不停的折腾她, 见她不停咳嗽, 稍稍放慢了速度, 伸手拿过了桌上的情侣杯,喂她喝了一口水。

季念顺着水把那颗药丸咽下了, 还是轻微的咳嗽,他又喂她喝了一口水, 她慢慢的平复了,嘴里还是苦,苦得让她全身发麻。

她泄恨似的用力拍打他的手,他手一晃, 那个印着两只猫咪的情侣杯就摔在了地上, 瞬间四分五裂。

季念看一眼摔碎的玻璃杯,愈发气得打他, “你摔坏我的杯子!你为什么摔坏我的杯子?你知不知道我找了很久才找到这对杯子?”

程航看一眼那个又土又丑又已经被摔坏的杯子, 不知道她在闹什么,竟然为了个杯子她要这样拍打他。

他把她拍打他的手捆起来,压在她头顶, 俯下身子的时候也继续刚才的动作,他一动,她全身就受不了,也没力气再打了……

结束后,他就坐在沙发上盯着她的背,摸着她的头发,耿耿于怀的质问:“你今晚到底和谁出去了?”

“你管我和谁出去?”季念还在生气,“不是你说你不喜欢我的吗,你就只管上就好了,总问那么多干什么?”她冷着声线问他,“难道你开始喜欢我了?”

他俯身在她耳边低沉的说:“我只是不喜欢自己的垃圾被人用你懂吗?”

季念知道他又在嘲讽她。回头看他:“那你已经用了,而且现在……”她伸手摸摸他那,咬牙说,“别人用完了你又再用。”

他怒气冲天把她翻了个身子要她跪着,又继续新一轮,“我不想看到你的脸,你最好从现在就闭嘴。”

季念苦笑着刺激他,“难道我闭嘴就能在证明你用的是一手东西,反正我下贱,你就更下贱,因为……你觉得我像公共厕所,而你却喜欢上公共厕所,你觉得我是母狗,那你就是公狗。我随便谁都可以,你也未必就比我好!”

他扣住她的脖子,力度是要把她掐死的力度,两个地方都在用力,他不放过她,把她当成了仇人,把她的新项链也扯断了。

季念看着那项链断了,顿时也就顾不上刺激他,她心疼那钱,“为什么弄坏项链?这个拿去卖还能换好多钱!”

他哑着嗓音说:“我赔给你一条,比这个更好,更漂亮,更贵。”

他说得更真的一样,季念闭上眼睛感觉他纯粹只是发泄的报复。

季念知道他今晚对她做的,纯粹是一场惩罚或是发泄,并没有任何爱意可言,他连衬衫扣子都没开,结束了,他拉上拉链就完事了,斜着眼睛冷着脸看她一身不堪,就仿佛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

季念看到自己身上乱糟糟的,有些羞愤,而这一切有很大一部分是自己的原因,是她自己穿着毛衣真空上阵的缠他,自己送上门就别怪人骂她真贱,他刚才就是要弄她疼,她都知道。

他现在满意了,发泄也发泄完了,皮带一扣,他站起来打算走了。

季念看着他侧对着她的颀长身影,想用比他快一步的速度离开客厅,下沙发的时候她的脚却踩到了地上的杯子碎片,流血了。

程航回头看一眼,走过来俯下身子看她的伤口,没有一丝表情,抽了张纸巾帮她压住那个出血的伤口。

她觉得他假惺惺,推开他肩膀。

程航走进了房间,找到了她那个藏在柜子里的十字药箱。

拿出来后,发现季念已经不见了。

她去了浴室里洗澡,程航一边等她出来,一边把地上玻璃碎片清理掉。

等了好久也没见她出来,他想进去看看她,但转眼看到她放在地上的品牌购物袋子,里头东西不少。

他剑眉凝紧了,冷冷撇过头,踢了那袋子一脚,也没有好过一些,仍旧觉得那东西刺眼。

接了个电话后,他抽出钱夹在桌上放了钱,放下那条赔给她的项链,抬脚离开了。

-

季念洗了澡出来,那个伤口还有血,她到客厅擦药,程航已经走了。

他在她桌上放了一叠钱,还有一个首饰盒。

她打开首饰盒来看,里头放着一条项链,的确比她妈刚才买的那一条,更闪,更亮,更贵。

却并没有他说的更漂亮。

这项链有些土,款式也显老,除了贵和闪,并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季念把它试着戴在了脖子上,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的手摸着项链,眼泪一颗一颗掉了。

她只是在想,为什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眼光还是这么差。这么差。

-

快到年底了,季念把这段时间程航给的钱,和自己之前存的一笔钱全部加起来,刚好二十万出头。

她找了个机会和丽娜说:“我想清楚了,想留在这个医院。”她抓了丽娜的手,“你叫你爸爸帮帮我,看看能不能走关系,我可以给二十万。”

丽娜狐疑的看她一眼,“怎么这节骨眼想通了?”

季念只是想,自己还是需要一份好的工作,否则程航一辈子都不会相信她。她不能总叫他一直误会,自从那晚他留下一条项链给她后,他很久都没来看她。

她害怕又惶恐,后悔那天晚上为什么要和他赌气说些气他的话,又害怕他以后再也不来了。

她最近的心情总像那坐过山车,起起伏伏,一天变化三四次都时常有。

她找丽娜说这番话,只是刚好想到了于是便快刀斩乱麻的做了决定,她害怕再让她想通一些她就改变主意了。

丽娜也知道她很容易改变心意,当晚回去,就叫她爸爸立刻行动去找庄主任。

她爸被她催得急了怪她是不是要赶着去投胎,年底大家都忙,这种事情需要时间,早不搞晚不搞偏偏这个节骨眼要去走关系?就算走通了人家也未必肯有答复。

丽娜还能说什么,都怪季念那个朝三暮四的坏丫头,可她又不能逮着季念骂她,骂了也没用,只能和她爸吵了,和她爸说这关系到她一生友情,她爸被吵得没完没了,当晚就行动了,隔天却传来了走不通的消息。

上班时分,丽娜把季念拉到走廊上,焦急的跺着脚说:“哎,我爸说庄主任说不行,说谁的都行,就你的不行!”

季念脚软了扶住了走廊,“为什么?”

丽娜说:“庄主任没明说,就说如果早一个月还有办法,但是这个月里发生了变故,有人扣了你的档案,除非那人来调,否则谁也不能动。”

季念凝着眉目,愁眉苦脸思索一番,是哪个神经病扣着她档案。

“你是不是得罪人了?”丽娜说,“我爸说还从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你一个外地来的,谁要欺负你?连档案都扣着你?那你以后继续找医药类的工作怎么办?”

季念摇摇头,她眼神迷茫,是谁要这样赶尽杀绝的对付她,连条生路都给她吗?还是要逼得她在这个城市里过不下去?

原本以为最糟糕的处境已经过去了,原来并没有,她想不通是谁要这么做。

各种坏消息将她压得透不过气,原本她是含着希望想要继续留下来和程航在一起,她想和他慢慢培养感情的,以后再慢慢存钱买房子,现在看来她连第一步都走不出去。

她整晚都失眠,发信息给程航,写了又删了,不知道要怎么和他说第一个字。

-

大年二十九,医院里还是正常上班,因为大年三十要值班,所以季念这天下午有轮休。

她用手机订了大年初二回家乡的机票,之前过得浑浑噩噩,又担心程航可能要过来,迟迟都没有订票,这么临近再去订票,价格都贵了很多。

她付完了钱就坐在沙发上心疼了好久,拿着杯子喝了口水,想起这个杯子都摔坏了一个,她要去哪里再买一个一模一样的?

李春华打电话过来叫她回去吃饭,因为秦家明天全家要出国度假,所以今天晚上就在家里提前吃个年夜饭。

季念答应了,反正今晚也没什么事,外头都热热闹闹的,准备着过年,她一个人孤零零总觉得无措,有人来叫她她就去了。

到了秦家,佣人给她开了门,说:“小姐,你回来了。”

季念便问佣人:“今天是老爷说要提早吃年夜饭吗?”

“是少爷的意思。”那佣人说,“本来老爷昨天就要出国了,但是少爷说他工作要到今天下午才能处理完。所以出国只能延期了,少爷今天叫了五星级餐厅的厨师来做菜,连我们都有口福了。”

季念听了就点了下头说:“哦。”

季念走进客厅,她妈和温小姐坐在里头聊天。

李春华和温小姐说话时脸上总不自觉的带着谄媚,瞧着季念回来了,身上穿的依旧是她的旧衣服,就连脖子上戴的也是她哪条戴了好多年的旧项链,脸色一时就沉下了,瞪了季念一眼。

季念知道她妈什么意思,假装看不到。喊了一声:“妈。”

走到温小姐面前,笑着打招呼:“温小姐,好久不见了。”

温可晴大方的朝她笑,笑得眉眼弯弯,很有亲和力,“季小姐,快坐吧。很快就上菜了,今晚请的是五星级的大厨,做的菜顶好吃。”

季念笑了笑说:“那我今晚又蹭吃一顿,真有口福了。”

温可晴拉着季念的手,像姐妹一样的和她聊天,问她工作辛不辛苦,还提到了有次和秦毅去超市逛街,遇到一个很像她的人,可是因为她不确定就没有上前打招呼。

她说这番话的时候,秦毅刚好从外头进来站在了客厅里,单手插在裤袋里,看着温可晴和季念。

季念眼角的余光瞥见他走过来,没有回头,面色不变,立即问温可晴:“是在哪个超市里呀?”

温可晴摇摇头说忘了,抬头看秦毅,笑得很温柔,声音也柔:“对了,阿毅,上次你带我去的那个超市是哪一个呀?这边地方我都不熟,去过也就忘了。”

秦毅低眉沉思了片刻,说:“我也忘了。”随后叫她们:“去吃饭吧,厨师把菜端上来了。”

季念眼神稍稍变化,低眉抬眸的瞬间,她瞧见温可晴正看着她。

随后温可晴很温和的笑了,拉着季念的手说:“季小姐,我们赶紧去吃饭吧。好多话要一边吃饭一边和你说。”

季念说:“好。”和温小姐一起朝食厅的方向走。

李春华从刚才就一直盯着季念,尤其是秦毅出现后,她眼神片刻都没有离开过季念,她心中有些隐隐的猜测,想了想,眉头一皱,愁上心头。

秦震走过来问她:“在想什么?”

李春华立刻露出张笑脸,“没什么,在想今晚都有什么菜呢?”

秦震笑笑说:“厨师是秦毅请来的,刚才去看过了,有油炸虾,文蛤,鲜肉贝壳,蒜茸扇贝王,清蒸蟹,清蒸石斑鱼,都是些清淡的海鲜。”

“是吗?”李春华喃喃的想着,这些菜不是念念最喜欢的吗?

她这个妈怎么会不知道女儿的口味?只是从来没想过要做给她吃而已。觉得麻烦,连交代厨房她也嫌麻烦。这个秦毅什么意思,他未婚妻还在场呢,他想干什么?

李春华很快打断了这个想法,不会的不会的,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

今天的菜式很多,都是新鲜不油腻不容易吃太饱的食物,看得季念食指大动,她现在暂时忘了工作不如意的苦,被恋人遗忘的酸,只有看到好食物的兴奋。

她夹了一颗油炸虾,想去沾那碟放得离她很远的橘子油,但是又觉得手伸太长沾不到,于是手收回来了。

秦毅给温可晴乘了半碗汤,吩咐佣人再去拿两碟橘子油过来,一碟放在了季念眼前。

季念再吃虾球的时候,沾橘油就容易很多。她吃了好几颗,差不多饱了,秦震叫她吃点别的,她夹了蒜茸扇贝王,同样吃得津津有味。大厨果然是大厨,其实她好久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食物了。又喝了一碗海鲜汤,一颗焗鲍鱼,接着吃甜点,每一道菜都合她胃口。

温可晴的口味和季念很像,偏向于鲜美不喜油腻,瞧着季念,笑问道:“这菜合胃口吗?”

季念点头说:“好吃极了。”

温可晴便笑,温柔的看了一眼秦毅,“都是秦毅点的菜,看来下次季小姐再过来吃饭,还得让秦毅吩咐厨房做菜。”

她的话音一落,季念握着筷子的手紧了一些,面色却依旧维持着刚才的笑容,说:“大家都喜欢才好。”

“就是呀。”温可晴说,“对了,明天我们就要出国,季小姐真的不一起去吗?我很想和你一起去玩。反正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嘛。秦毅也有预订你的客房和机票。”

秦震闻言,拿出一家之主的风范,也开口:“对啊,季念,明天一起去,都是一家人,不要这么见外。你还没见过秦琴,顺便见一见。”

季念再三谢过他们的邀请,却还是拒绝,“爸爸,温小姐,我明天要值班,真的去不了,否则医院交代不过去。”

“也对,医院不是随便可以请假的地方。”温可晴体贴的说:“尤其是这过年过节,若是所有职工都随便说不做就不做,那不就乱套了么”

“谢谢温小姐体谅。”季念松了口气,笑了下,却不想多吃了。

秦毅见状,对季念说:“你可以值完班再飞过来,我给你订晚一天的机票。”

他话说完,温可晴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短暂的裂痕后,温可晴得体的笑着说:“对啊,季小姐,还是一起过来吧,晚一天不要紧。”还神秘的说:“我上次和你说的堂哥,这个假期也在国外,我上次和他提起了季小姐,他说他很想认识你,希望你给她一个机会。”

秦毅看着温可晴的脸色起了微妙的变化。

李春华闻言,眼睛都亮了,急得放下了筷子,说:“那敢情好!”抬头看着季念,她妈激动的说:“念念,听妈妈的话,年初一飞过来和妈妈相聚。”

季念不用抬头看谁的脸色,都知道现在心怀各异的每一个人在想什么。

她低垂着眼睛,说:“温小姐,谢谢你。不过我这次真去不了,我和以前的同学约好了,过年要回家乡聚一聚的。”

秦毅便不再提要她迟一天过去的事情了。

可是李春华还喋喋不休,“什么以前的同学,你以前哪里有什么同学?”

“有的,妈妈。”季念拼命朝她妈使眼色。她恨她妈为什么总审度不清形势。

最后,秦震出来主持大局才叫她妈闭了嘴——

“好了,季念实在没时间就不要强求了,以后的时间还长,有的是机会,急什么呢?”

是啊,急什么呢?

季念放下筷子,彻底不吃了,离开餐桌前,她没再多看温小姐的眼睛,她什么都没做,却莫名的不好受。

-

温小姐倒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的和她饭后聊天,吃水果,喝茶,谈天说地。秦毅静静的坐一旁听她们聊天,一句话都不插.进去。

等秦毅送了温小姐回去,季念被她妈拉到房间里教训。

李春华很用力拍了她脑袋一下,“死孩子,我跟你说,你为什么不把握这个机会!你是不是被外面的男人迷了心窍?你是不是要走我的老路?找一个没钱没势的男人为了点钱差点就……”

季念被打得头发懵,却还是及时打断她,低声说:“妈,你别说了。隔墙有耳。你想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

李春华的情绪慢慢平复后,狐疑问她:“你和以前的同学还有联系?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的中学根本没有朋友!”

季念只好说:“我只是去看外婆。”

“她不是你外婆!”李春华说,“她只是小时候照顾了你,根本不是你外婆,你少点回去。”

“妈,她以前带过我。”季念眼泪滑下来,“我就去看她一眼就走。反正也见不了几次了。”

李春华恨铁不成钢般戳打她脑袋,“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但我要提醒你,你别在外面胡来,结婚的事情你得听我的。”

季念不想和她妈说下去了,主要是怕她妈越说越多被人听到了,找个借口搪塞,“我知道了,我今晚还得去医院。”

“你不用骗我!”李春华冷笑,“你知不知道,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说谎是什么样子我会不知道?”

季念低下头,眼里包着一颗泪,说:“我真的有事。”她想去看看程航有没有过来。

李春华在房间里走了一圈,把门锁死了,把她拉到角落,悄声问她:“你老实和我说,秦毅是不是对你做什么了?”

季念包着的那一颗泪掉下来,侧着头说:“你别瞎说,他能对我做什么?”

“你在说谎。”李春华说,“我早发现他不对劲,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肯说。”

“因为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季念说,紧张的拿着背包要走。

李春华拉着她的包,“他上次说要给你购物卡我就觉得奇怪,今天吃饭我也觉得奇怪,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推迟出国,他就是故意为了你才这么做,温小姐说话也怪里怪气的,我叫你做人要小心点,当温小姐是好糊弄的,搞不好她什么都知道……你做人为什么总是这么不明不白!”

“妈,不明不白的是你!”季念返回来捂住她的嘴,“你再乱说,所有人都会知道!我告诉你我什么都没做!你爱信不信!”

“那秦毅呢?他做了什么?”李春华气得脸红,“那小子,他如果欺负你我不放过他。”

季念气死了,“你要是想继续待着你就什么都别说别问,秦毅手段比你厉害,你要是敢对他做什么,他第一个就不放过你!”

她快步下了楼,佣人见她下楼,迎上来,给她一叠食盒,说:

“少爷说这些给季小姐带回去。”还说,“这里头鲜虾,鲍鱼,海鲜都是生的,季小姐回去先放在冰箱里,明天年夜饭可以在科室里和同事一起打火锅。”

季念推回去,“不用了,谢谢你们少爷。但我明天科室里有吃的。”

佣人很为难,“季小姐,你如果不拿的话,少爷会扣我工资。”

“他说的?”季念看那佣人一眼。

佣人惶恐的点了下头,他倒是把她的反应拿捏得很准,季念拿着那食盒走了。

她租房里并没有冰箱,只能先把东西带到科室里放在冰箱里,同事问她回来做什么,她实话实说,从继父家里带了些海鲜给明天的同事加餐。同事个个为她的无私贡献点了个赞。

从医院出来,她看到门口停了辆黑色的奔驰……她倒退两步,赶在那辆车没发现的时候,朝医院的职工后门处跑。

她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自己,但她看到转身瞬间他车灯亮了起来。

-

季念回了家里,开了灯,那两株绿萝还在外头晒月光,干枯枯的,程航并没来给它们浇水。

她舍不得让它们继续饱受摧残了,把它们拿了进来,拿着那瓶喷雾,装了干净的水,一点一点给它们喷水。

程航的衬衣早就晾干了,收进来后就一直放在沙发上,他上次来了也没有把它穿走。

季念发信息问他:【你不来拿走你的衣服吗?】

他回了一句:【扔了。】

季念说:【那我把它拿给别人穿。】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热门: 心有千千结 竹书谣 寂寞山村:恋上嫂子的床 横滨芳心欺诈师 乡野春床 每天都被霸总宠一下 爱情并非徒有虚名 穿成人间失格了怎么办[综漫] 八零年代宠婚小娇妻[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