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这种事情做一次两次三次就熟悉了, 程航在身后抱着她, 不像上次那样蛮横对付她了, 他很能控制力度。

她侧着身子被他折腾得彻底清醒了,拉开柜子取出了一枚东西撕开了给他, 他接了手转手就丢了。手扣着她脖子凶狠的说:“你倒是熟练。”

季念心里骂了他一句坏蛋, 她还没说他动作驾轻就熟跟老司机一样呢, 从身后都可以找到地方, 他倒是反过来咬她一口!

“你到底用不用啊?”

“我为什么要用?”他嗓音沙哑在她耳边说话, 动作不停。

季念冷嗤一声, 斜着眼回头看他:“只有真心相爱的男女才无套做。你是吗?”

他眼神一敛,侧头看别处, 故意不对上她的眼睛,“当然不是, 我一点不喜欢你,更别提爱,你觉得你配?”

季念郁闷的攥紧了手,很用力的从他手里挣脱开, 下了床, 走到客厅去。

他跟着走了出来,把她重新抱回了卧室里, 她转瞬又溜了, 火气还很大。

程航跟在她身后盯她:“你今天吃□□了?”

“没有!”她冷冷的说,“我今天不方便!你去找别人吧!”

他看着她冷冷的一笑,把手机丢给她:“是你发信息叫我来的, 你现在要我走?”

季念今晚的确是发了信息给他,但她也没叫他今晚过来。

她蜷缩在沙发里,自己和自己生气,就是不看他一眼。

他走上去戳她,“你哪里不满?嫌我给的钱不够?还是觉得我不够满足你?”

季念也不知道自己哪里不满,抿着唇不说话。

他看着她眼圈红红的,嗓音软下去:“我知道了,你是怪我不带那玩意?”他用力把她抱怀里,“那我就去带。”

不带,只是因为他想靠近她一点。

他以前总是想不明白,动物和动物为什么要相互依偎在一起取暖,一点都不暖,反正他看着只觉得热。和季念在一起后,他发现贴得无限近埋进身体里的时候,真的可以感觉到暖,身体暖了,心里也跟着暖。

他解释:“我只是今晚不想带。”

“这不是你不带的理由。”季念赌气说,“你又不喜欢我,我为什么要给你白白的上?”

“我对你不够好吗?”

“好。”季念说,“但你又不喜欢我。”

“你想我喜欢你?”程航盯着她脸上的泪痕,觉得她狐媚得像妖精,既要出来卖,还要男人喜欢她。“你的要求有点多。”

他说话的时候,手轻轻摸上了她的脸,拭掉了她眼角的一颗泪水。

季念心软了,泪光中看着他的脸,“我不可以吗?”

他吻上她的脸,把她所有的泪水都吻干了,“可以是可以,但是……”

“没有但是,你也快点喜欢我吧?”

他轻轻嗯了一声,进的时候力度也轻缓了,他手摸着她的头发,她的脸,皮肤,身体,她身上有他向往的一切,在别人身上从未看到的一切。

他想起刚在来的路上,他开车徘徊了很久,他考完试了,不知道要去哪里,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很孤独,没有地方可以去,唯一可以去的地方是季念的家里,然后他过来了,他昨晚也过来了,睡在她床上,满脑子都是她披着头发穿着黑色吊带勾引他的身影……想到这些,他的动作加剧了,叫她别动,然后他把所有东西留下。

纪念被他气死了,明明叫他留在外面,他还是不肯听她的。她伸手打在他胸口,他吻着她的手,轻声的说:“对不起。”

对不起有个屁用啊,他已经连续两次无套,这一次还是危险期。

她气得又打他,他不停吻着她的手,用平时从未有过的宠溺语气哄她:“别生我的气,我给你钱,好不好?”

“有钱了不起?”季念挪了挪身子,还是生气,“我的被子都被你弄脏了!好贵的!”

“我赔给你。”他抓着她的手,贴着胸口,吻着她的头发,“我买更好的给你。”

季念仍旧生气,但手触到他的心跳,她又不那么生气了。只是不说话。

程航把她抱进去,他今晚只一次就够了,之后从身后抱着她睡觉,摸到她脖子还没有全褪下的红痕,她为了挡住那些红痕,戴了条褪色的白金项链。

他仔细盯着这条白金项链,莫名竟看出些熟悉感出来了,但熟悉归熟悉,他还是必须承认这条项链不是一般的丑,褪色都褪成这样了,她还好意思戴?

他突然就心疼她了,他想买好东西给她用,让她戴珍贵的首饰,而不是褪色的首饰,他抱着她心疼的说:“下次我给你买更好的。如果你不喜欢我买的,我就带你去买,你要什么我就买什么给你。”

季念就笑了一下,她觉得这大概是他睡觉之前的胡言乱语。

-

第二天他一大早就起床梳洗了,季念刚起床,都没来得及去准备早餐,他穿好了衣服,说要走了。

季念哀怨的看他:“怎么不吃早餐了?”

程航没看她,正坐在藤椅上给绿萝浇水,心不在焉的说了句:“今天要回学校。”

“现在才七点,那么早去干什么?”季念狐疑的看他,瞪他一眼,“你该不是赶着去见女人吧?”

程航瞥她一眼,嘴角讥诮,“见又怎么样?你不也经常见男人?”

他还没忘记那个林医生呢,也没忘记他们在同一个医院,不提只是因为他的骄傲不允许他提半个字,至少白天清醒的时候他是绝对不会提的。

季念却当了真,咬着唇说:“不许你去见女人!”

他弯着唇笑了一下,“你管得着么?”站了起来,在她桌上放了一些钱,转身往外走。

她看也不看那钱,追上去,拉着他手腕,重复的说:“不许!不许!”

他抿着唇低头笑了一声,还是抬脚走了。

季念冲到阳台上往下望,看到他上了车子后很快就把车子开走了。

她心里有些失落,想起昨晚他还在她耳边说要带她买东西,她要什么他就买什么呢,结果一起床就这样,果然男人在床上说的话,听听也就罢了!

-

快过年了,医院出了新的轮班表,是包括从年底这段时间到过年的排班。

季念瞄了一眼新排班表,她和丽娜这两个“单身”都轮到了大年三十的晚班,之后,她有将近一个星期的假期。

季念拿手机拍了新的排班表,发给了程航,她担心他下次来找她又扑了个空,不想他走冤枉路。给他排班表也便于他安排时间找她。

图片发给他之后,就耐心的等他的信息,他过了一会儿回复了三个字:【知道了】。

季念看着手机笑,早忘了早上生气的事情。

她退出去看陈芳芳的朋友圈,看见陈芳芳发了新心情。【终于把最后一科考完了!!昨晚通宵复习,现在要回去睡24小时!!谁都别来找我!】

季念就想起程航早上走得那么急,原来是去参加考试了呢,一定是没有复习,一大早去抱佛脚了吧。

想到这里,季念又感觉心情好极了。

丽娜路过的时候就掐掐她的脸:“你脸色怎么红扑扑的?爱情的魅力这么大?”

季念侧过头去还是在笑。

丽娜就猜到了什么,“他昨晚又去找你了吗?”

季念点点头。

丽娜“啧啧”两声,摇摇头,感慨:“养大的猪儿被拱了还特别开心。”她低声的问季念,”你实话说,他是不是那方面很强,把你这个冰山不化的女人都融化了。”

她以前也不是不认识季念,追她的人一直都挺多的,大多看上她那张脸那双腿,但是她一直挺矜持的,不曾接受过哪个男人,丽娜曾经以为她是高冷美人,如今看她一脸潮红泛滥,就觉得自己以前的判断出了差错。

季念她不是高冷美人,她只是以前没碰见让她融化的男人,一旦碰见了,她就跟那一下子冲出花苞的花儿一样,极致的开放着,谁也别想拦着她。

而且丽娜觉得她现在说话也没羞没臊的。

季念面不改色的说:“他当然很强了。总之他很能满足我。”

“哪一方面?”丽娜故意问。

季念知道她故意的,努努嘴说:“你明知顾问吗?”

反正她虽然讨厌他每次把她折腾得全身黏糊糊的,但又喜欢他每一次都能让她满足。他强悍的掠夺,放肆的占据,会让她全身心的沦陷在这个男人的征服里。

“没救了。”丽娜最后总结道。

“等你有喜欢的人,你也会像我这样的。”季念笑得像只小狐狸。

-

二月初,听说学校都放假了,外头的超市与商业街品牌店每天都爆满,大家都在准备过年的年货。

季念没什么好买的,有时候在车上,地铁上,路上,看到人们提着大袋小袋的东西回家,她会感觉很惶惑,心里想着,他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东西要买?人真的可以吃下那么多东西么?

答案好像是有,否则人为什么总热衷于购置年货了呢?

在这样的气氛影响下,季念有一回也一个人去逛了商场。

她推着车子买零食,挑挑拣拣了好半天,也只买了一点点,她总是看得很仔细,觉得这个饼干太甜,那个薯片不健康,这个巧克力很容易吃胖,那个果冻有添加乳胶素对肠胃消化很不好……

结果她逛了好久也只挑中了一点点,看着别人的车子都满载而归,她都觉得不好意思,偷偷找了个篮子把车里的东西搬过去,提着篮子购物。

她买了几瓶啤酒,花生,开心果,结账的时候发现这些都是程航喜欢吃的,他最喜欢一边看球赛一边喝啤酒的嘛。

她结完了账就走去一旁看电视机,超市的电视机画面总是特别漂亮,回家就会发现事实根本没有那么美好。

她看中一个尺寸不大的,导购员走过来跟她说:“最近正在做特价。价格只要3XXX。”

但是季念思量了一下,觉得她暂时没有必要买个三千多的电视机,还是等过几天再看看好了,于是离开了这个柜台前。

她走出超市的时候,竟看到了秦毅站在超市门口打电话。

最近置办年货的人多,门口的人有些多,但这个超市实在太大了,门口也大,季念还是能一眼看见熟人的。

她原本想假装看不见秦毅的,可是秦毅先看到了她,朝她的方向走过来,看到她提着一袋东西,问她:“你来买东西?”

季念点头说:“买点吃的。”

秦毅看了一眼她手里那个透明袋子,里头不仅有吃的,还有喝的啤酒。“我刚才看你在看电器。是要买吗?”

“没有。”季念说,“我就是觉得那个电视画面挺好看就走过去看一下。”

秦毅点了下头问她:“需要我送你回去吗?”他看了一眼超市里头,“可晴从香港过来了,说想来逛超市,现在还在里头。”

季念哦了一下说:“那你快进去陪她吧。”季念侧身准备走,“我先走了。”

季念和他挥手告别,快步往前走了一段路,在路边扫了辆共享单车,把东西挂在篮子上,趁着夜风,踩着单车走了。

秦毅手插在裤袋里,看着她走远,目光很久都没收回来。

温可晴从超市里头出来,拍了他一下,吓唬他:“你在看什么美女哪!看得一动不动的!”

秦毅竟有些心虚的蹙起了眉头,很快抱抱温可晴的肩膀,揽她入怀里,亲密的说:“是啊,我看你这个美女。买了什么?我看看……”

-

周末,李春华打电话问季念,有没有时间陪她去逛街,她想买些过年的新衣服,顺便也给季念买些。

季念接到这个邀约,还是蛮意外的,这二十多年里她妈都没能记住要给她这个女儿买新衣服。

今年她季念究竟是积了什么福,她妈竟然说要给她买新衣服?

意外归意外,季念还是感动的,一口答应了她妈。不管年纪多大的女人,都喜欢别人给自己买过年的新衣服。

她每次穿新衣服心情就很好,当然了,能让她心情变好的新衣服,必须是要她自己挑的,而不是上次为了见温小姐,她妈不知从哪来找出来硬塞给她的,穿一次就得脱下来还回去的那种新衣服。

她买新衣服的次数比较少,所以总是格外珍惜这样的机会。

和李春华约好了时间地点,季念就收拾好自己出门赴约了。

季念先陪李春华在定位中年的品牌店里买了几套适合她的套装,今年流行的是偏休闲风。

季念的眼光好,每次都能帮李春华挑中适合身材的衣服。

到了李春华这个年纪,不能穿太艳丽的色彩,也不能穿太暗淡的布料,否则就是太俗或是太老,要挑选中性的大地色彩,显得人有气质高贵不俗。

款式也要细心斟酌,扬长避短选择能凸显身材总体曲线的,低调之中又要镶嵌一份华丽的优雅。

李春华满意的提着战利品离开了,带着季念到定位少女的品牌店里。

这个品牌是季念喜欢的,她有一件这个品牌的风衣,是丽娜转手给她的,因为丽娜代购回来后发现太小了,季念穿着正合适,就想花钱给丽娜买下。

可丽娜没肯收她的钱,就说是借她穿的,借到现在也不肯收钱。后来季念在网上一看,那件丽娜转手给她的风衣原来要卖四万多。

因为这件风衣,季念就对这个品牌多了向往,她认真的挑选,李春华给她挑了连衣裙,毛衣,裤子,外套,小风衣。

季念只拿了毛衣,在试衣间试衣服的时候,看了一眼价格,要两万多呢,她顿时就没了购买的欲望。

她试了宽松的毛衣出来,导购员小姐给她找了挑颜色很舒服的牛仔裤搭配,她再出来的时候给她准备了一双高跟鞋。

她站在镜子前发现眼前一亮。

李春华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女儿:“我女儿真漂亮,身材比上面的模特还好。”她指了指挂在店里的混血模特。

导购员小姐也不吝赞美:“这个宽松的毛衣很适合你,搭配短裙和牛仔裤都很漂亮。牛仔裤就通勤一些,短裙就俏皮一些,要不要我给你找条裙子搭配?”

季念想说不用了,她妈倒是一口答应了,叫导购员找了短裙来,试了一下,发现比搭配裤子的还好看。

季念觉得配上她的小短靴会更搭,如果太冷她可以穿丝袜。

不过短裙还是不买了,她有很多裙子的。虽然身上这条短裙款式和质量都很令她喜欢,可是又不能什么都买。

季念拿出手机给自己这一身拍了照片。发微信给了程航,留言问他:【我今天好看吗?】

换衣服出来的时候,李春华豪气冲天的对店员说:“毛衣,裙子,牛仔裤,还有这高跟鞋,都包起来。”

季念怔了一下,想阻止她妈,又担心当面阻止会让她妈丢脸,走过去悄悄和李春华说:“妈,买一件毛衣就够了。”

“不用替你妈省钱。”李春华拿出一张类似“购物卡”的东西给店员。

店员恭恭敬敬的刷完了卡,交给了尊贵的顾客李春华,李春华提着购物袋,牵着女儿的手,走出了品牌店。

李春华给季念买完了衣服,看了一眼季念脖子上的旧项链,说要带她去买首饰。

李春华挑选衣服的眼光不怎么样,看首饰的眼光却很毒辣,她给季念挑选了很适合她年纪的白金镶碎钻项链,价格不菲。

在季念还一脸懵逼得反应不过来时,她妈把她那条旧项链摘下来,给她换上了新的项链,灯光照射下,这条项链闪烁着光泽,熠熠闪耀,很是好看。

李春华叫店员直接把项链包起来,拿着她那张卡给店员去刷卡了。

逛了一个下午,李春华带着季念吃香港茶点,因为逛街太累了,所以就不吃晚餐了,就吃点点心和茶水。

季念狐疑的看李春华:“你哪里来的购物卡?”

李春华笑笑,站起来把那条新项链戴在季念脖子上,想要把她那条旧的丢掉,被季念抢了回来,放在包包的底层里。

“下次你回秦家,就穿这一套新衣服,还有带这新首饰,别让人给看扁了。”李春华说着说着,目光就移到了季念的胸口处。也不扁 啊?为什么总被人看扁?

她喝一口茶,盯着她那处,问道:“你最近是不是有男朋友了?”

从刚才试衣服的时候,她就觉得她女儿的身材有些变了,变得更饱更满了,不是怀孕的那种胖,而是丰与满,全身都饱饱的,满满的,像水蜜桃,是个男人都想尝一口。

她也年轻过,看着女儿就想起自己的以前,再看一眼季念沉默着不说话,愈发肯定了猜测。

李春华也不把话说得太明显了,吃了茶点带她去内衣店,要给她买了新的大一号的内衣和款式。

季念诚实和她说自己有得穿。

李春华就说:“里头的不能省,要买好的,好的穿起来走路姿势都不一样,再说,男人要是见你天天穿着那老破旧肯定嫌弃你。”

季念因着这句话决定听她妈一次,买了新的款式和大一号的。

坐计程车回家,季念再次问李春华:“妈,你那购物卡到底哪里来的?”

“秦家给的。”李春华说,“你放心,不是赃款。秦毅给家里每个女人都分了购物卡,我也有,他也给了你一张,我替你收下来了。你以后如果想买还能来找我。”

季念气疯了,“妈!你怎么能替我拿他的东西呢!”

“怎么不能拿?你是我的女儿!”李春华理直气壮,“连你继父都说了,交代我一定要带你去购物!他说给你零花钱你从来不要,那就买些东西给你。”

李春华警告她,“你别想着把这些东西还回去,本来这些东西对他们连屁都不算,你要真还了就是打你妈我的脸!懂吗?”

季念抿着唇不说话。

临下车时,李春华看她胸口一眼,意味深长的说:“女孩子要保护自己,别像妈妈稀里糊涂怀了你,一辈子都是错误!”

季念吸了吸鼻子,想哭,她妈每次和别人提到她就说她是个错误,她听习惯了,却还是难过。

李春华完全不顾忌她的心情,戳着她脑袋,压低了嗓音教育她:“妈是过来人,有些事情一定要让你知道,你和别人那个,一定要做安全措施!否则以后不小心怀了,人家不承认,你才知道后悔!那是搭上你一生幸福的事情!”

季念直到她妈下车她也一声不吭,计程车司机感受着这低气压,把车开得特别快。

距离教师公寓还有一条路的时候,季念叫司机停了车,她付了车钱,走进了附近的一家药店。

李春华刚才的话特别不中听,但是她还是听进去了。

季念想起之前好几次,程航都没有戴套,之后她都没有及时吃药,一来不想吃紧急药,二来是心存侥幸。可是经过刚才妈妈的一番教育,她觉得自己应该正视这个问题了。

她选了一堆事前避孕药,结账的时候看到柜台前面一排避孕套,上次她买安全套也是在这里买的,可是他都不肯用,买了也是浪费钱。想到这里她就叹气。

-

季念回家,倒了杯热水喝下,收到了程航的新短信:【在哪里?】

她回复他说:【在家里喔!】

他没说他要过来,但是季念觉得他这样问就是会过来了。

她一边等他,一边把新衣服新裙子从袋子里拿出来,不管多大年纪的女人,看到新衣服总是兴奋。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9章 下一章:第21章
热门: 泡沫之夏Ⅲ 相见欢(相见欢原著小说) 黄粱客栈 潮声 国民老公带回家:偷吻55次 美女的超级保镖 我家道侣是鸿钧[洪荒] 分手信 直A癌的正确治疗方案 彼之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