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航的手摸伸进去, 掏不出任何东西, 看到她疼得皱眉, 他竟有些快意。

他在她耳边轻笑性感出声,进去动作快了许多。她想发出的声音全都被他堵住了。

他往后扯她的头发, 逼她看着自己的眼睛, “说话。”

“我……航, ”她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眼睛看了看柜子里的东西。

他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凑着他耳边又野又痞的笑一声:“我不想用, 搁着不舒服。”

“你!” 她想说,你不舒服就要让我冒险?你这个混蛋。

可她说不出完整的话, 渐渐地沦陷,也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程航看到她眼底有泪水, 疼得皱眉,不知道她是被他扯头发扯得疼,还是承受不住他力度。

可他就是停不下来,拼命想证明些什么, 仿佛这样证明过后, 他心里就会好过一些。

她不是说那个男人比他好吗?

程航扯着她头发问:“他哪里好?”

季念咬咬牙,故意刺激他, “反正比你……”好。

他把她最后一个字碾碎了, 唇压在她耳边说:“你最好别开口,不然你今晚会死得很惨。”

“是你自己要问我的,”季念使出了全身力气反抗, 尽管反抗没什么用,“你自己要问,又不愿意听人说答案,你自欺欺人是吗?”

“叫你闭嘴。”

他闷声说,动作没停过,把她脑袋扳过来,封住了她的唇。

他想把她的嘴缝上,他一句话都不想听她说。

可是假如听不到她在他耳边发出声音,他又很恐慌,抓着她的手,紧紧的抱她在怀里。

直到结束一切。

季念推他一下,他失神的松开了从刚才就一直没有松开过的她的手。

季念起来进去浴室里洗澡,他也跟着进去。

她知道他喝多了酒,走路都是晃的,季念打开了淋浴,好不容易把他拉到淋浴下面站定冲洗。

程航被热水冲了几下,似乎终于清醒了,摸着她的脸,喊她的语气终于像正常了,“季念。”

“干什么?”季念骂了他一句,“混蛋。”她没忘记他刚才对她多不客气,从来没有过的粗暴。

他听到她骂他,脸色变了变,捏着她下颌的手加重力度。

季念把他手推开了,让他在淋浴底下站好,还是没好气,“你自己洗!小心点,别摔死!”

她说完转身就走,他不许她走,扣住她手腕,眼神恢复了清明,“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叫你小心点,每年发生在浴室的惨案有点多!”季念低沉着嗓音。

“是吗?有多惨?有你被我欺负的惨?”

他把她拉回来,推到墙壁上,故意抓着那淋浴头瞬间就把她淋湿了。

季念用力拍打他。原来他还知道他在欺负她?

他扣着她的腰,紧紧的力度,“反正你也淋全身了,一起洗。”

她推开他压下的身子,“你够了!”

他的手臂紧紧揽着她,额头抵着她额头,肆意在她耳边说:“我不够。”他像个恶作剧的少年在她耳边坏笑出声,“除非你说我比他好。”

“你无聊!”季念踢他一脚,“幼稚!”

他被踢痛了也面无表情的盯着她,扣住她脖子翻了个身不许她动,他脑袋空荡荡没什么想法,唯一的念头就是要叫她知道他的厉害。

他不去想为什么,想了也没什么用,进去的时候他就在想,人类果然是有本能的,他就是要她。

他尝试过要去了解季念这个女人,从第一次见面回去后,他就一直想她,洗澡的时候想到她,睡觉的时候想到他,看书的时候想到她,可他每一次都琢磨不透她,就像现在,她和他贴得无限近,他也没觉得自己比以往更了解她多一点。

她可能是上天故意派来虐他的吧,他这样想着,倒也好过一些,不掐她了。

他开始欣赏她的长发,如果她还有点可取之处,那一定是她的长发,他这样想着,季念被他攥紧的脖子总算被松开了,她得以松口气。

季念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这样,连力道都控制不了,像第一次的他,可他明明已经过了那个年纪。

他死死扣着她脖子,以前很激烈的时候他也会这样,她知道他还不至于会把她勒死,哪怕他醉得不省人事他也有分寸,但今天的他真叫人陌生。陌生的可怕。

-

程航半夜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手扣在她脖子处,致命的地方,她原本雪白的脖颈多了几道红痕。

他紧张的凝紧了眉目,目光灼灼盯着她的红痕看,心一点点的皱了起来,他很难受,说不出哪里难受。

他下了床,翻遍了她的柜子,想找出她上次叫他去拿的十字药箱,可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他紧张的从身后抱住了她,亲吻她的发顶,吻的很深情,季念闭着眼睛都能感受到他不安的气息。

她仿佛知道他在担心什么,动了一下说:“我不痛。”

他才感觉心里好过了一些,闭上了眼睛继续睡觉,仍旧抱着她,他睡过去的时候,心里想着季念怎么会知道他心里在担心什么,该不是一切都是做梦吧?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他看到她挂在窗上的白色纱帘,就知道不是做梦。

房间里没有她的人,他立刻走出来找她,没有找到她,最后是在阳台上发现了她,她正在晾衣服,是他昨晚换下来的衬衣。

季念都没回头,就知道他站在身后了,她说:“你昨晚的衬衣弄脏了,还好裤子还可以穿,你今天可以穿身上那件睡衣在里面,把毛衣套上去。回去再换。”

他哦了一声,走进了屋子里,他想起自己车子里还有衣服可以换,但他没有说。

在客厅站了一会,他又走去阳台,在她的眼皮下,把那两株绿萝拿进客厅里。

他洗漱后,就坐在客厅里,拿着喷雾给绿萝喷水,一边喷,一边看着季念把她做的早餐端出来给他吃。

他坐在藤椅上看她做这一切的时候,并没有觉得有一丝陌生感,仿佛她就该为他做这些,他也早就习惯了。

他很快就打消了自己这个念头,没有谁是该为谁做这些的。

“你不用给我准备吃的。”程航说,“我可以去外面吃,回学校吃也可以。”他说话的时候,季念递给他一杯白开水。

他接过去了,喝一口,吃她递来的三明治,咬一口。

季念说:“我也不是特意给你准备的。反正我要吃早餐。就多准备了一份。”

他吃得放松了一些,盯着她的脸看,看到她的脖子有红痕,问她:“痛不痛?”

季念说:“不痛。”这个都不算什么,她比较生气的是,“你昨晚为什么不带套?”

他喝了口牛奶,被呛了几口,咳嗽起来。

她上前,小手拍拍他心口,忧愁的看他被日光晒得过分英俊凌厉的脸,“慢点喝啊,没人和你抢。”

程航止住了咳嗽,深深的看她一眼,为他昨晚的行为做解释:“我不喜欢,就不戴了。”

“你一句不喜欢就不戴,知不知道给我增加了很多风险?”

“什么风险?”他垂着眼睛。

“怀孕的风险。”季念看他,“你又不小了,这点道理都不懂吗?”

“我没和别人有过。”程航斜睨了她一眼,挖苦她,“我又不像你,那么多个床伴。”

季念被他气得脸红,“你转移什么话题?”她看着他,“我问你,如果我有了你的宝宝,你会怎么做?”

“不知道。”他心烦意乱。

季念冷笑一声:“我猜你会叫我去打掉他!”

他低着头不说话了,是默认了吗?

隔了会儿,他放下了牛奶杯,郑重的问她:“那你真的有了吗?”

季念看到他还知道要问,瞬间原谅他了,唇角勾了勾说:“是啊,有了!”

程航看到她嘴角的笑,猜到她又在骗他,“你敢骗我?”

“那又怎么了?”季念委屈的说,“我只是先给你打预防针,谁叫你昨晚不听我的?我要是真有了,你就得好好想想,是要生下来?还是打掉?还是不管我?还是把他丢在路边?像昨晚对我那样对他?”

程航知道她还在生气他昨晚把她丢在路边。哪怕他只是扔掉她几分钟而已。

他压低了眉目说:“你总记着不好的事情做什么?”

“让你长记性。”季念问他,“你以后还要不要把我丢在路边?”

“不会。”他说完,眼神沉寂了一下,其实他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以后。

昨晚发生的事情像一场梦,迷迷糊糊,有些捉摸不透头绪。

但他记得那个来她家里的林医生。

昨晚他手伸进去她那,没摸到别人的东西,垃圾桶里也没有套,那说明她还没有卖身成功。

程航问她:“是不是我假装你男朋友,你就可以继续留在医院?”

季念眼角一挑,笑了,”你现在想帮我?”

他点了下头,不开口。

她看着他好看的眉眼,说:“太迟了!”

他语气低沉问:“那还有别的办法吗?”除了卖身。

他说这话的语气很是黯然,一大早的,好看的眉目都拧在一起了,季念看了既心疼,又想笑。

“没有了。”季念狡黠的笑笑说:“谁让你昨晚来破坏我和林医生的好事,不然我说不定就可以留下来了。”

程航剑眉轻挑着,看她一眼,想说些刺激她的话的,可是他看到她脖子上的红痕,他想起这些都是自己造成的,他又把那些话都收回来了。

他原本已经打算不伤害她,吃完早餐就打算静静的离开。

可是她还故意和他说:“程航,我三月份才走呢,你还可以来睡.我一个月。”她坐在他腿上,抱抱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呼出热气,像撩人的妖精:“你要是没钱我就不收你的钱。”

“呵,你真是伟大!”他拿开了她勾住的手,“还是你对每一个来嫖.你的都说这句话?”

季念哼了一声,侧过头去,“不啊,我对你才这么说的,你信吗?”

“不信。”他说,把她推上去,自己也站了起来。

她和他并排站着,她踮着脚去吻他下颌,“我说的是真心的。”

他剑眉松开了一下,仿佛真相信了,嗯了一声,不露情绪的从钱夹里拿钱出来,放在她桌子上。

季念看到了,也没矫情的叫他拿回去。

他做完这一切说:“我走了。”他还解释了一下原因,“我下午要考试。”

季念凑上去拉他的手,“那你什么时候再过来嗯?”

他没回答,转身走了。到了门口,他又停下,看着季念说:“你钱不够和我说。”

季念看着他留下的那一叠钞票,笑得眉眼弯弯,“够了的!”

他嗯了一声,这才走了。

——

程航走了之后,她也收拾东西,准备去上班了。她数了数他放下的钱,一起带走了。

一到医院就在走廊上迎面碰见了林医生。

林医生很忙碌,与她擦肩而过的时候,面容平和与她打了招呼,仿佛昨晚尴尬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过,他也没有在意,微笑着走过去了。

季念松了口气,她不知道林医生是真的没事还是假的没事,但他没有当面给难堪,就证明没大事。

中午吃饭的时候,季念和丽娜在外头的小餐馆里吃快餐。

丽娜点好了饭菜,找了个座位坐下,笑嘻嘻问她:“你昨晚和林医生发展到哪一步了?”

季念也不瞒她,“林医生昨晚坐了会就走了。”

“啊!为什么?”

“程航昨晚过来了。”

丽娜被口饭噎了一下,“你们原来还没完呢?”

“没有。”季念说,“都没有开始过,怎么完?”

丽娜捂了捂脸,无法想象那个混乱的修罗场。“那,他们没有打起来吧?”

“当然没有。”季念说。

丽娜一脸无奈的看她,“季念,那你是决定放弃留在这个医院了吗?为了一个男人?”

“他不是一般的男人。”季念说。但是他哪里不一般,她又不愿意和丽娜说。

丽娜也不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她知道每个人心里都有秘密,她自己也有,既然季念不想说,她也就不强求。

只是丽娜还是提醒她:“你过年后有什么打算?”

“我可能先回家乡一趟,再回来找工作吧。”季念说,“反正房租我也付了。东西也在这,总不能说走就走吧?”

“你什么时候不是说走就走?”丽娜都不想揭穿她了,她能用几天时间把东西从她继父家里搬到出租公寓里,怎么就不能用几天时间把东西搬回家乡了?估计只是她不想走。

丽娜表示看破不说破。

季念吃一半,把程航早上给的钱交给她,“你帮我存着。”

丽娜接过了季念递来的钱,数了一下有好几千,问她:“你怎么又有钱?”

“程航给的。”

丽娜一乐,“看来他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至少给钱给的大方。”又建议,“既然他这么有钱,不如叫他拿二十万来给你买下这个职位?”

“不行。”季念皱眉说,“他给了我很多钱了。”

“给你很多钱有什么用,你又不拿来走关系。”丽娜有些无奈的说,“季念,不是我说你,你这么年轻,老像个存钱奴一样的存钱做什么啊?”

季念勾着唇笑笑,“我打算把我现在租的那个房子买下来。”

丽娜完全想不通,“你又不是本地人,买个老房子做什么?”

“住啊。”季念说着,一脸向往,“如果钱多一点,我把隔壁的也买下来。”

“你一个人住那么大干什么?”

“我想生两个孩子。”季念一脸笑意。

“和谁?程航?”丽娜觉得不靠谱,“他还在读书你倒是想得很远,人家要不要娶你都不知道,你连孩子都计划好了。”

我的天!

丽娜觉得恋爱中的女人怎么都神经兮兮的!

-

周末轮完晚班下班,季念回家在楼下遇见了正在看人下象棋的房东大叔。

这个大叔是退休的教师,已经在外头买了高档小区的房子了,但是为了下象棋,还是每天踩着单车回来会老棋友。

季念走上去问房东大叔:“叔叔,你那房子卖不卖呀?”

大叔看她一眼说:“不卖不卖,按揭分期付款的不卖,还不如我留着自己租。”

季念心里就有个底,“是不是我一次性付款你就卖?”

房东大叔看了她一眼,笑笑:“卖给你我也可以考虑。”他无所谓的说:“我是看你把房间收拾得那么干净才愿意卖你。”

季念笑着说:“叔叔,那我先预订了。可是我现在暂时没那么多现金。”

“那就先租着呗。”房东大叔无心和她交流了,认真看棋,见她一脸有话要说的样子,说:“你放心先租着,以后就算有人要买我也先考虑你。”

季念笑着谢谢大叔,放心的上楼去了。

她开门走进客厅,看一眼阳台,就知道程航今天来过了。

两株绿萝被他拿进来放在客厅里,还喷了水在上面。

她找了一圈屋子,没看到人影,猜想他应该是昨晚来了找不到人就走了。

季念就发信息给他:“航,你昨晚来找我了吗?我昨天上晚班。”

他没有回复。

季念退出去看陈芳芳的朋友圈,看见她最近的朋友圈一直都在备考。

估计程航也很忙了。

她没有再发信息骚扰他了。

下半夜的时候,程航过来了。

他钥匙开门的时候她就听到了。

程航进来后,在客厅里坐了一会。没有开灯,他走进了房间,摸进她的被子里,从身后抱住她的腰,下颌搁在她脖颈处,深深的吻她。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8章 下一章:第20章
热门: 大师穿成掉包豪门千金 上将的omega吸血鬼 唯爱不别离 浪花 此人非君子 有病,不治 我是反派豪门的亲闺女 完美替身 雪白的嫂子 呆萌配腹黑:倒追男神100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