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航很快就走回去,把她衣服披上去,拽住她手腕用力往外拉。

季念被他拉走的时候仿佛一点不意外,她仿佛把他的每一个反应都摸得清清楚楚,她甚至能踩准他每一个崩溃的边缘,她就像一只故意逗他的猫,在他的领地小心翼翼的踩踏,却总能将他的每一个反应拿捏得准确无误。

程航把她拉出来图书馆的时候,她勾着唇角得意笑了一下。

“你为什么把我拉出来?不学习吗?”季念故意问他。

“学个屁。”他说,“哪里来的滚哪里去,再让我看到你穿成这样来我学校。我举报你。”

季念就笑,“你举报我,我就举报你,说你和我发生了不正当的关系,还给了我钱。”她贴上去说,“你还摸我,调.戏我,看看他们到时候相信谁。”

程航被她气得掉头就走,心口突突直跳,往前走了一段路,发现她没跟上来了。心想她可终于滚蛋了!

季念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给他一根雪糕,“给你吃。”

程航觉得她有毛病,冬天吃雪糕。不接她递来的东西。

她撕开了口子,咬了一口,仰头看他,“嗯,好吃。”

他们所站的位置是个后山坡,身后是一片绵绵的绿色植物。

她又咬了一口雪糕,踮着脚尖去碰他的嘴,把雪糕的甜味蔓延到他嘴边。

他下意识拿手推开她的腰,推不开,手渐渐收紧加深,他有些抵挡不住这个味道,也许是雪糕太甜了。

季念笑了一声,踮起的脚收了回去。

他却不由自主的伸手去拉她的手。

季念故意仰头,看他笑,“你干什么?舍不得我哦?”

他愣了一下,慢慢松开扣住她手腕的手。没有彻底放开。

她得寸进尺的缠上来,拿着雪糕的手勾着他脖子,“是不是还想亲我?嗯啊,给你亲。”

她目光放肆的看着他的的脸,他剑眉轻轻一凝,将她勾住他的手彻底拨下来。

“季念,你来图书馆到底想怎么样?”他觉得有些难受。

季念倒是无所谓的笑说,“没怎么样,你刚才也看到了,我正在看《高尔基语录》。”

“那你无缘无故吻我干什么?”程航冷嗤一声,“这里是学校。”

“你是说不在学校就可以吻你吗?”季念眼睛一亮,“那我们回家睡觉吧,睡觉永远都不晚哦!”季念强调了一下,“这句话是以前有人和我说的。”

“那人是傻逼?”程航冷声开口。

他觉得自从遇见了季念这个人,他生活好像净出现各种傻逼。

季念听到这里,突然哈哈笑起来,他从未见过她这样笑,她半弯着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眼角还笑出了泪花。

程航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看她。

季念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说道:“对,那人就是傻逼,傻逼自己都自己承认了,我还能说什么呢?”

程航一脸无语看着她,他有些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他现在觉得她不仅是个出来卖的,可能脑筋也有点不对劲,因为这个想法,他竟突然对她的感觉又多出了几分怜悯来。

有人说过,男人如果开始怜惜一个女人,就会慢慢爱上一个女人。想到这里,他又想打断这个念头。

“你还不滚吗?”程航低垂着眼睛看她,语气低沉。

季念慢慢止住了笑声,手机的铃声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妈妈的来电。

她接起了电话,程航站在一旁看她。

“喂,妈妈。”

李春华在那头说:“季念,你今晚回家一趟,你继父回来了,大家一起吃顿晚餐。”

“嗯。”季念情绪淡淡。

“一定要过来。”李春华下命令,“医院有事也要请假,知道吗?”

“知道了。”

季念挂了电话。抬头看程航,茫然笑了一下说:“我先走了。下次再见。”

她说完就朝前头走几步路,太阳快下山了,天空是玫瑰色的,她的身影被勾勒成了瑰丽的色彩。

程航站在她身后,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远。

季念突然转过头看他,大声问他——“程航,你可不可以送我回去呀?这里好难打车的。”

程航想也不想的回答她:“不可以,你想都别想。”

季念努努嘴,皱皱眉说:“那我只能去搭慕治辰的顺风车了,刚才我来的时候看到他的车停在校道呢。”说完故作叹息的说,“哎,大晚上的要回去好不方便。”

程航顿时变了脸色,“你不怕被他强.奸了你就去,尽管去!”他扯了扯衬衫,指着她脸,“季念,你就是犯贱,没有男人是不是就连走路都走不了?”

季念就站在不远的地方,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她看到他的脸,从平静到裂痕,从隐忍到暴戾,从暴戾到担忧,最后他走上来,拽着她的手,走了。

-

十分钟后,季念坐在他车里,左翻翻右看看。

他低声的警告她:“你再乱翻我把你踢下去。”

季念假装很害怕的样子,嗯了两声,“好怕怕。哥哥,你行行好,不要把我踹下去。”她一边说着还是继续一边翻着。

程航觉得她就是在敷衍自己,一边说她害怕,一边又乱翻他的东西。

等红灯的时候,他抽出皮带,打算把她手绑住。警告她:“我给过你机会,你偏要动,你就别怪我不客气。”

“呜呜。”季念好想笑,不敢笑,只能故意发出哭声,听起来却一点都不像哭。

程航当然知道她不害怕,他一边拿皮带捆她的手腕,一边就觉得无奈。

季念倒是很配合,把手举高高给他捆,还指导他,“你用力一点呀,这样都捆不紧,你是不是怕我疼?不怕不怕啦。用力。”

“用你妹的力啊。”程航捆到一半,把皮带甩后车座了,原意是想吓唬她而已,谁知道她一点都不怕,还搞个屁。

季念伸手把他的皮带勾回来,低头给他裤子穿上去,他推开她好几次,她每次都能锲而不舍的卷土重来,还叫他:“别动,我好了。”

他低头一看,她真的很顺利的把皮带穿进他牛仔裤的裤腰口了。

他心里就很无奈的想着,她为什么那么有耐心,要是换了他,可能不会这么坚持。

季念把皮带彻底穿进后去,“啪嗒”一声,熟练的扣好了他的扣子。

他听到了皮带扣上去的声音,突然感觉这声音特别刺耳,讥诮的嘲讽她:“真熟练,经常给男人扣皮带?”

“是啊。”季念脑袋贴着他手臂,手搭在他皮带扣处轻轻扣着,“我是不是扣得很好看很完美?”

程航特别生气的推开了她脑袋,他不知道为什么生气,反正一整路都不再与她说话了。

程航原本以为她要回她租住的那套教师公寓,等车子开到了,季念却如梦初醒的提醒他——

“哎呀,程航,你开错路啦,我要去的是我妈妈做佣人的那家。”

程航盯着她,语气愤怒,“你不早说?”

“我说了啊,可能你没听到。”季念语气低下去。

程航百分之两百肯定她没说过,她就是故意要他绕路的,他想掐死她。转头看到她眼睛水汪汪的,可怜兮兮的,他又开始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真的漏听了什么。

他沉默的把车子调转了头,朝第一次见面时,她说的那片寸土寸金的别墅区里驶去。

到了她指定的那一家门口,程航冷漠的说:“赶紧滚。”

季念慢吞吞的解安全带说:“今天谢谢你送我回来哦。”

程航冷嗤,“不用谢,我只是担心你被强.奸,万一出事我还不是得负责任。”他提醒她,“你快点下车行吗?我还有事。”

季念努努嘴,正要下车,还没出车门,看到一抹熟悉的男性身影站在别墅门口。

季念开车门的手慢慢的不动声色的缩回来了,侧头看程航的脸,热情的贴上去,吻了他脸颊一下,手搭在他腿上,唇移到他耳边轻声的低语:

“你要不要在这里等我?我们今晚可以回我住的地方。”

程航别过头,被她吻得全身发热,他推开她,可她今天不知是不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来勾搭他,他竟然推不开她了!

怒瞪她一眼,程航冷着声线开口,“季念,你玩够了就滚,上次我和你说得很清楚了。”

季念戳戳他的脸,媚眼如丝看他的眼睛,“你想想,我要是和别的男人上了床,你会不会难受?”

“不会。”程航说,“你爱和谁上就上,麻利的给我滚。”

季念就退回来,轻笑着看他,“那好吧,再见。要是你想我了还是可以来找我。”

“我不会来找你了。”程航语气决绝。

季念笑了笑,开车门走出去。

程航觉得她就是有毛病,大半夜浑身被她弄得很燥热,他扯了扯外套,嗤一声把车子开走了。

-

季念下了车,一眼看到门口站着的男人,他指尖携着烟,火苗在暗夜里一窜一窜,他把烟头丢了。

她假装没有看到他,按着门铃,他伸手制止了她按门铃的手。

季念瞥他一眼,“干什么?”

秦毅望着那辆车的方向,“是谁?”

“我男朋友,你有意见?”

秦毅冷笑,“你有男朋友了?同居了吗?家里的衣服你收走了?”

季念鄙视的瞪他,“你翻我的房间吗?贱人!”

“嘴巴放干净一点。”秦毅隐藏着怒气,“是佣人说的。”

“佣人的嘴有点多!”季念冷冷看他,“秦毅,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或是你到底在打算什么,我告诉你,别调查我,别琢磨我!”

“我不可以吗?”

“谁都可以,你不可以!”

“我连知道的权力都没有?”

“没有!”

“为什么?”

“你自己心里很清楚!”

“我不清楚。”秦毅眼底暗藏汹涌。

季念就勾起唇角,冷冷的笑一声,她这个笑容极致嘲讽。

秦毅知道,她特别擅长这么笑,从五年前第一次见面,她就从来不曾对他真诚的笑过。

他今天看着她,觉得很狼狈,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心底龌龊的秘密都被她窥见了,他从未这么狼狈过,有时候他感觉她其实什么都知道。

佣人开了门,季念走了进去。

他跟着上来,季念怒瞪他,“你还想说什么?”

他冷静的看她一眼:“我在等你和我开口。”

秦毅知道她工作遇到了麻烦,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他就知道了。他等她来找他。可这么久了她不曾开口。

今天也一样,季念说:“秦毅,你知道的,我和你从来无话可说。”她暗示意味很强烈。

他被噎了一下,感觉有只手在他喉咙掐了一下,他很不好过,压抑着说:“是吗?”

“是!肯定!”季念说完走进了大厅里。

秦毅看着她的背影,烦躁扯了扯领带,也跟着走进去。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4章 下一章:第16章
热门: 我做农场主的那些日子里 天已微凉 巫界术士 吸血鬼王:永恒恋人 重生两次后我穿回书里了 荣宠田园:药香王妃 清白之年 师门上下都不对劲 曾许诺·殇 花神(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