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航站门外沉默的看了她一会,睫毛覆下来,暗沉沉的低气压笼罩着,语气不悦的提醒她:“你记得我刚才来的时候和你说过什么吗?”

季念当然记得,他说今天是他们的最后一次见面,如果她敢玩他,他绝不会再放过她。

“可是我也说了,今晚情况特殊,我被炒鱿鱼了,我现在很难过,很需要人来陪我,来安慰我。”季念偷偷从被子里探出一双眼睛看他。

她害怕他要走,也害怕他上前一步把她衣服都撕碎,拿了钥匙转头就开门跑了,以后她可能就很难再见到他了。

程航自始至终只站在门口看她,不曾踏进过一步,仿佛这房里有什么洪水猛兽会将他吃干抹净。

季念心情复杂,不淡定的眼眸在他身上流转。

片刻后,听到程航哑着嗓音不耐烦的说:“你被人炒了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陌生人,你明不明白?”

季念眼眶湿湿热热的,谁说他们只是陌生人?她咬着唇说:“就算我们只是陌生人,那也是上过床的陌生人,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帮我?”

“我说了我可以尽量帮你。”程航把手从门上拿下来,隔着距离看她,“我可以给你钱,你不够的话还可以提。”

“我要的不止是钱。”季念堵着气说。“我说了要你做我男朋友,这样我也许就可以留住我的工作。”

程航觉得她简直是疯得不轻。冷嗤一声,嘲讽的语气,“你知道男朋友意味着什么?我们只是上过一次床而已,你就要我当你男朋友?你怎么不去找其他和你上过床的男人当你男朋友?上过你的男人一定不少吧?随便找一个,为什么偏偏是我?”

他说完自己先给气爆了,嫖过她也给钱了,她还得寸进尺要他当男朋友,要脸吗?真把他当成可以糊弄的二百五?

季念盯着他无情的脸,气哭了!

他火还没消下去,继续刺激她,“你想找我当接盘侠?你配吗?”

“是,我不配。”季念瞪他,“但你凭什么侮辱我!”

“我说的每一个字都是实情,我哪个字侮辱过你?”程航手往裤袋里一插,斜着眼睛看她,“如果你一定要觉得我侮辱你,那我就道歉,但你搞这么多,甚至要我当男朋友,无非就是想在我身上榨多一点钱,我可以再给你四万,只要你以后别再找我,我不管你去找谁帮你留住工作,反正绝对不是我,我不可能让一个出来卖的女人成为我的女朋友,一辈子都不行。”

季念从被子里钻出来,看着他绝情的脸,他每说一个字她都觉得像刀一样刺进了心脏。“我说了我不是随随便便谁都可以,你怎么不相信我。我只是想你帮帮我。”

她眼泪哗哗流下来,也不能让他改变心意。

“你哭也没用。”程航看到她掉眼泪了,语气软了一些,他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她掉眼泪,心也跟着纠结,好像有一只手在他心口狠狠掐了一下。

他隐约觉得太阳穴剧烈跳动,下一秒该死的头疼症又犯了。

他往后退了几步,退到了客厅,可是坐在那藤椅上,想起她那张脸,他又头疼。

然后他看到她又把两株绿萝晾在了阳台,他走出去把绿萝拿进来,放在桌子上,拿桌上的喷雾器装了干净的水,给它们浇了一点水,让它们干枯的叶子稍稍湿润了一些。

做完这一连串的动作,他看着注满水珠的两株绿色植物,感觉头疼症才不那么明显。

-

季念哭过了就安慰自己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她洗了脸,走到了客厅,看到程航坐在藤椅上看着那两株绿萝。

她是故意把那两株绿萝放到阳台上去的,因为她知道,要是他什么时候来了,肯定会帮她拿进来的。

季念坐到了他身旁的位置,就好像他刚才侮辱她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过。

她拿着今晚的战利品,开始絮絮叨叨和他说着话。

程航坐的那张藤椅是单人座的,季念坐他腿上,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他一低下头就可以看到她的事业线,可他很克制的没有往下看。

季念有时候觉得程航挺可爱的,因为她就坐在他腿上左右磨着,他都能岿然不动的继续坐着。

可她知道他不会让她在腿上坐太久的,他的耐心很有限,所以她利用这有限的时间,拿起他的手机,添加了自己的微信账号为好友。

然后立即拿起自己的手机,点击了同意好友申请,很快,他手机的微信通讯录就有自己的头像了。

季念做完这一切,脑袋贴着他身上的毛衣上,“我现在是你的微信好友了。”

“我回去就把你删除了。”程航语气低沉,一点不像是在开玩笑。

季念眼睛红红的看他,死皮赖脸的要求他:“你一定不能把我删除,如果你删除我,我会哭很久,很久很久。”

程航顿了一下,有些退步,“不删除又怎样?反正我也不会和你联系。”

“你可以不联系我,但是你绝对不能删除我。”季念眼睛水汪汪的看他,“你可以答应我吗啊?”

她知道什么是他无法拒绝的,所以就越是抓紧了他的软肋进攻。尤其他刚才说话中伤了她的自尊,她知道他现在一定会对她有些愧疚的。所以她再得寸进尺些也无妨。

程航叹了口气,点了下头。

季念就高兴的笑弯了眼角,不再哭哭啼啼了。因为她知道,只要他答应了,他就一定会一直记得。除非有很大的变故发生。

程航看着她的笑脸,一时之间就有些恍惚,他记得她刚才还因为他的话,哭得肝肠寸断痛不欲生,可是转眼,她就能拿着她今晚买的战利品给他各种展示。

“好看吗?”季念拿着一件男士的睡衣给他看,还抓他的手去触碰那件睡衣的布料,得意的说:“我买的是最大码的,你看它的布料好柔软,你要是穿着它睡觉一定很舒服的。送你好不好?”

程航听到这睡衣竟然是买给自己的,他的手就毫不留情的收了回来,冷漠的拒绝:“不要。”

“你是不是嫌弃它太便宜了?”季念自顾自的说,“其实它不便宜的,我自己都没买过这么贵的睡衣呢。”

程航冷嗤一声,“我没嫌弃它便宜,但我不喜欢和其他男人穿同一件衣服,脏。”

季念原本还沉醉在这件睡衣的布料有多好里,听到他说的话,反应了片刻就知道,他又在暗讽她的身体有多肮脏了。

她放下了那件睡衣堵着气说:“是啊,这衣服是脏了,和我一样的脏。可再脏你也吃过了,你那天还吃得挺开心,这样一说,你也脏了。比我好不了多少。”

她眼底噙着怒气看她,胸口因为生气,微微起伏着,他看她一眼,目光渐渐往下移,很快就别开目光。

季念站了起来打算去弄点吃的,他一下子扣住了她手腕,把她重新扯回来他腿上坐好,她有些失去重心,手下意识环住了他的脖子,他就趁势把她抱了起来,放到了藤椅旁边的小沙发上,这里位置比较宽敞,便于他操作。

季念怨念深深看着他的脸,刚才在房间床上他不上,非得来这拥挤的沙发上么?而且她,她家里没套。

程航倾身压下的时候,她手紧张的推着他往下倾的胸膛,断断续续提醒他,“程,程航,家里没有那个了。”

“哪个?”他语气漫不经心的,一只大手摁住她的肩,修长的指在解她裙子的腰带,轻轻一拉一扯,她的裙子就松了。

季念有些难为情,红着脸说:“套,家里没有了。”

他眸色一沉,用力掐痛了她的腰,森冷的挖苦她:“你生意不错,套都能用完。”

季念无话可说了,皱着眉,她现在很害怕,害怕到忘记解释。

“要不我下楼去买?”

“不了。”程航彻底的解开她所有的遮掩,一口吻住她的脖子,“你不是谁都可以吗?那还要什么套呢?”

“你!”季念踹了他一脚,被他吻得呼吸乱了,语气抖了,她下意识的喊他的名字,“……航。”

他没应她,手别有目的,慢慢的摸到了她藏在衣服深处的钥匙,很快目标物就到手了,他毫不留恋的把她推开了,她却还沉浸在他刚才那个缠绵的吻里。

程航抽身站起来,拿了钥匙,转身就抬脚走了。

季念捂着衣服从深陷的沙发里坐起来,只看到他离开的背影了,客厅玄关的灯亮着,照得他身影融融,他拿钥匙开了门,侧身把钥匙放桌子上,抬脚就走了。

他从她身上起来直到离开,都没有再看她一眼。

季念失魂落魄的收拾好自己,回卧室的时候,一抬眼就看到了他放在桌上的银行卡。

手机微信响了一下,她收到了他发来的银行卡密码。

-

几天后,季念去把银行卡里的钱全部取出来。

她知道程航会收到银行信息的,这个时候他一定又会在心里骂她犯贱了。

可是他再看不起她,她也会这样做的。

她不希望和程航有银行流水往来,却不代表她不要他的钱,事实上她还是很需要钱的。

季念拿了钱,去了医院,依旧把钱交给了丽娜保管。

丽娜觉得奇怪,问她:“这段时间怎么总是有这么多钱?”

季念知道丽娜只是担心自己,她没想过要隐瞒丽娜,诚实的说这钱是程航给的。

丽娜也不是什么单纯的少女了,她一听觉得有戏,就怂恿季念:“听你这么说,他倒是挺大方的,本地人吧?要不叫他找关系帮你和庄主任说说?只要他答应娶你,这样你就是本地人的媳妇了,钱都少收你一些。”

季念就叹气,失落的说:“我叫过了,他不肯帮我。”

丽娜皱眉,“那他什么意思?”她瞬间就把程航和那些包二奶的男人联想到了一起,“他这意思就是只想要你的身体,不想要负责任了?”

季念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丽娜解释,要是他要她的身体还好说,男人和女人之间要是有了身体关系,必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现在的问题在于,程航都不想和她有身体关系了,她把自己送到他嘴边了他都能说走就走,现在她都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才能接近他了。

丽娜在那咆哮,“所以你看,他摆明了就不承认你,你要他何用?给钱了不起?”又数落她,“所以我说你就是不会看人,放着好好的林医生你不要!你不要!过了这村就没这店。现在怎么办?等着被炒鱿鱼!”

-

中午吃饭时,科室集体叫了外卖,季念都不舍得吃太贵的,点了最便宜的麻婆豆腐饭。

吃一半就接到妈妈的电话,季念把饭盒一盖,跑出去接妈妈的电话。

李春华很久没和她联系了,一开口就问季念:“最近工作忙吗?”

“还好。”季念说。

“佣人说你最近经常没回来。”

“我最近上晚班。”

“每天都上晚班?”

“……嗯。”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妈妈?”李春华说,“如果工作不顺利可以叫秦毅帮忙,他是你哥哥……”

“妈妈,我不需要他帮忙,他不是我哥哥。”季念说。

李春华顿了一下说:“今晚有时间回家里一趟,你爸爸说秦毅可能会带他女朋友过来吃饭,你过来,大小姐外出旅游了,你来凑凑人头。”

季念答应了,挂了电话她想:他也不是我爸爸,他也不是我哥哥,凭什么大小姐走了我就要去凑人头!我是你们所有人眼里的小丑吗!想要我的时候就叫我来,不要我的时候就叫我走!

-

下班时间,季念叫了计程车回秦家。

因为她工作三班倒的关系,平时她也从不在这个家里吃三餐,只当是个旅馆,所以她其实很少会遇到这个家里的人。一般回来了只会碰见佣人,第二天离开也只会碰见佣人。

今天的秦家,倒是特别热闹的。

李春华以女主人的身份指挥着佣人在厨房里做菜张罗。

见季念回来了,上下打量她的衣服一眼,给她一套新衣服,让她去换上。别待会客人来了让人笑话。

季念觉得自己衣服挺好的,虽不是名牌,但是也不至于被人笑话。

但既然李春华强烈要求,她也就答应了。

季念拿着新衣服上了三楼最底间的套房,门关上了,平时也没什么来她房间,她就没把锁也扣上,心想等会换了衣服也是要出去出去的。

她站在镜子前脱了外衣,露出里头的内衣,是上次程航载她去逛街,她自己在内衣店里买的那一套。

说起来这套性感的内衣还是为了程航才买的,可是自从上次不欢而散后,俩人便再也没有联系过。

季念想着过了这么久了他应该也消气了,就拿着手机,着看镜中的自己,拍了张上半身的照片,坐在床上发照片给程航,附带一句:【好看吗?】

她发信息后就往床上一趟,紧张等着信息,侧躺在床上,夕阳的红红余光从窗户外面洒了进来,落在她年轻细腻的肌肤上。她看着手机轻轻的笑,像个偷偷穿大人衣服,换上去又舍不得脱下的小女孩,时而欣赏自己的好身材,时而欣赏着手机里的自己,想象程航看到这张照片时的表情。

然后她听到了房外好像有动静传来,季念回头一看,秦毅站在门口,双手插裤袋里,眼睛直直看着她。

季念吓得立即从床上坐起来,背对着他,慌慌张张把衣服穿上去,侧头一看,却发现他竟然还站在那没走!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热门: 我倒卖凶宅的日常 定制情敌 食魂天师 情人书 遇见最好的你 聊斋寻艳记 仙君座下尽邪修 凤凰珏:绝色倾城 凡人修仙传 玫瑰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