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季念吓得心口一抖,想要摁掉手机,听到程航又在那头喊她名字。

“季念?”

“嗯。”她应了一声。

“你怎么知道我手机号码?”他嗓音淡漠,透着股不耐烦。

“我上次记的。”季念犹豫了一下说:“其实我在你学校附近了。”

程航声音顿了一下,很是郁闷的口吻,“你来我学校干什么?”

季念说:“见了面我就告诉你呗,顺便还你身份证。你可以下来吗?”

“不了。”程航挺绝情的说,“我身份证已经挂失。”言下之意,老子不陪你玩了,你爱还不还。

季念挺失落的“哦”了一声,脚尖踢着路边的石头,仰头看着H栋6楼的方向,“那好吧。”

她挂了电话后,就在他宿舍楼下的休息椅子上,静坐了一会。

片刻后,季念去找宿管阿姨说:“阿姨,我找H栋6011的程航,他电话打不通,我是他姐姐,家里有急事,麻烦您请他下来见我一趟可以吗?”

……

程航被宿管阿姨通知有个“姐姐”在楼下等他的时候,正在宿舍和几个室友讨论去哪里吃晚饭,得知有个姐姐在等自己,他立即就想到了是季念在搞鬼。

他想打电话骂走她,可他按着刚才的号码打回去,季念却不接了。

很好,她真是太牛逼了!

程航下了楼,几个室友因为要外出吃饭,也一起下了楼。

他们都对程航的“姐姐”很感兴趣,想一睹芳容,他们很清楚,程航根本没什么姐姐,他是家中的独生子,这个“姐姐”大半夜来找人,肯定是和程航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程航才不管室友们怎么想,怒气冲冲下了楼,一眼看到坐在宿舍楼口前,那张石凳子上的季念。

她穿着那件熟悉的风衣,修身的款式,里头是裙子,裙摆露出一小截,脚上穿着平底鞋,鞋尖在地上无聊的画圈圈。

他走下楼的时候,季念一抬头就看见了,她朝他笑,昏黄路灯照得她脸颊暖洋洋的,她笑起来两个梨涡,仿佛盛满了蜜。

这里是男生宿舍楼,任谁路过都会忍不住多看她一眼。

程航看着她那张脸,联想到狐狸精这种妖怪,他觉得这个词语简直就是为她量身定做,她那么贱,偏偏还漂亮,让男人看到她那张脸就无法讨厌她。

他那群朋友看见程航的目光钉在了她身上,就知道那个“姐姐”是眼前这一位了。

年轻的少年们纷纷起哄,有个和程航关系好的把手往他肩上一搭,笑着道:“原来你还有个姐姐啊?看起来比你还小。”说罢他大方得体和季念打招呼。“姐姐,你好,我叫李金逸,是程航的室友。”

“你好,我是季念。”季念站起来和李金逸点头相视一笑。

李金逸看着眼前的美人姐姐,眉眼一皱,想起了什么,“姐姐,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程航听见了这句话,手往裤袋里一插,不怀好意的盯了李金逸后脑勺一眼,暗骂了一句,草。

他越过了李金逸,走到季念眼前,二话不说拽住她手腕,把她拉走了,丝毫不理身后一脸懵逼的李金逸。

身后是一群朋友们的起哄:“程航,对小姐姐好一点!”

-

季念被他拉着往前走了一段路,他走路特别快,她有些跟不上,到某个空旷无人之地时,他毫无预兆把手一松,她惯性往后退,差点摔在地上。

“你到底想干嘛?”程航双手插裤袋里,压低了眉看她,语气凶蛮,“连我朋友都搞?”

“什么啊,我没有。”季念仰头看他,低声的解释,有些脸红。她想起刚才李金逸说的话,可能他误会什么了。解释道:“我和他女朋友买了番薯条而已。”

程航这个时候看到她手上拿着一个番薯干的袋子,她认识这袋子,的确是陈芳芳和李金逸在经营的番薯条买卖,眼眸低敛,也就不再纠缠这个问题了。

他思索了片刻,眉目舒展了些,一步步朝她走近,走到她跟前,牵起她的手,往她手里塞了个东西,语气压低了说:

“这卡里面四万多,全给你,你现在就把身份证给我,咱们就算两清了,以后走路上,你看见我就假装不认识。”

季念眨了眨眼睛,“可是现在你的同学都知道你认识我了啊,我们还怎么假装不认识?”

程航就知道她没那么容易对付,薄唇抿成了一条线,愠怒的目光盯着她。

她牵起他的手,用同样的姿势把他的卡塞回他的手里,“这卡你收回去吧,我还没吃饭呢,你可以请我吃饭吗?”

“不可以。”程航想都不想就拒绝。

季念皱了皱眉,有些可怜兮兮道:“其实今天我听到一个很不好的消息,现在心情很不好。”

程航不说话,他觉得她又在设局骗自己往里跳,这是她最擅长的。

季念说:“我被炒鱿鱼了。”

他淡淡的哦了一声后,斜眼观察了她一下,觉得她的难过好像是真的,就说:“那不正好,你专心做接客的生意。以后赚得更多。”

“你以为我想做这种生意吗?”

“你不想做也做了。”程航说完,看到她瞬间低垂的眼睛,突然就觉得有些怪异的心思拂过心尖,其实他还是很介意她出来卖,要是她不是做这个的,他也许会对她好一点。但也只是好一点。

季念走他跟前,小心翼翼拉拉他的衣袖,“我好难过哦,你今晚陪陪我好不好?”

“我今晚很忙。”程航拒绝。

“你忙什么啊?”季念很是失落的语气说,“你那天失恋的时候我也陪你了,虽然我拿了钱是不对,最多我把钱退给你。这样你可以陪我了吗?”

她最后一句话带着恳求,眼睛眨了眨,泛着水花,他看一眼,不知为什么心尖就好像被羽毛拂过一样。

程航低垂着眼眸,有些松了口:“那你想怎么样?”

她一笑,眉眼弯弯:“我们先去吃东西,然后再去逛街,最后再送我回家好不好?”

“送你回家可以,但我不上楼,送你到楼下,你必须把身份证给我。”

季念点头说:“好呀。”抬头看天边一轮隐晦的上弦月,心情轻快。

程航走前头去,没走几步,他忽而转过头来,盯紧了季念,警告她:

“季念,这次绝对是最后一次,如果你再敢玩我,我不放过你。”

-

程航陪她吃了晚饭,是在学校里吃的猪扒饭,因为季念说很久没吃过学校的食物,好想再尝试一下。

程航用饭卡给她刷了两份猪扒饭,再要去刷的时候,她扣住了他的手臂——“不用了,我吃半份都饱了。”

学校饭堂人来人往,程航盯着她缠在自己手臂上的手,眼光一点点黯下去。

季念就立刻收走了手,之后再也没有缠他。

她也是有分寸的,这里是学校,到处都是他的同学朋友,也许他不想让他的朋友知道自己的存在呢。

季念安静的坐在他对面吃猪扒饭,程航没动筷子,他现在就想快点把这尊佛送走,半点胃口都没有。

他发现她真的只能吃半份,剩下一份最后都落进了他肚子里,她还把她吃剩下的猪扒都给他,一本正经说:“不能浪费。”

他从来都不吃别人吃剩的食物,但是今天为了快点打发她,不知不觉就把猪扒全吃光了。

把餐盘拿去倒掉的时候,季念笨手笨脚的还弄脏了手,他牵着她的手去食堂外面的水槽洗手,她洗了会手,用手泼他一脸水,他气得想把她弄死。她得了劲还敢继续拿水泼他!最后他把她手摁住了紧紧攥在手心里,她才肯消停。

程航觉得决不能再让她待在学校里,把她拽到了他停靠在教室宿舍楼前的汽车里,推她进去,车子迅速驶出去。

开车的时候,他使劲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只要过了今晚,过了今晚就和她没有交集了,他忍她!

“还想去哪里?”程航握着方向盘问她。

“我想去逛街。”季念头靠过来,脸贴着他的手臂。

这里反正也没同学了,那她怎么黏他都无所谓了。

她这样想着,手里的动作就越发放肆了,慢慢的在他心口处游走,落到皮带扣子处的时候,被他狠狠拽住了手腕,用力的甩开。

他压低了眉峰,毫不留情的骂了她一句:“你犯贱。”

季念咬了咬唇,“那我也只是对你一个犯贱。”说着她又贴上去。

他再度毫不留情的把她推开,这下好了,她脑袋重重磕到了车玻璃。

季念捂着头说好痛。

他不管她,继续开车。警告她:“你再贴上来我把你推下去。”

季念捂着脑袋,觉得他可能真的会把她推下去,就不再靠近他了,老老实实待在位置上,一路上都没再说过话。

程航说到做到,她不是说要逛街吗?那就让她去逛个够,他把车子开到了附近的步行街,把她推下车。“去逛,我在这里等你,十点之前你必须回来。”

“我要是不回来呢?”

季念期待听到他说会进去找她之类的话,可他没有,冷酷绝情的说:“那我就自己先走。你一个人想办法回去。”

“你不要你身份证了吗?”

程航冷笑了一声,一副无所谓的态度,“随缘。”

事实上,他的确已经报了挂失,但是如果能拿得回来是最好的,拿不回来也就算了。

季念转身就进了步行街里逛街,其实她也不知道要买什么,走到一家内衣店,她给自己挑了一套新的内衣,是比较性感的款式。

她从来没有试过这种,害怕不好穿,就进了试衣间试了一下上身的文胸,店员进来帮她调试,说效果不错,她看着镜中自己被内衣托起的胸,感觉挺适合某个人眼光的,就花钱买下了。

等结账的时候她看到隔壁还有卖男士内衣,她就走进去看了一下,在店员的推荐下,买了男士内裤,男士睡衣,她都是挑了最大码,买的都是布料柔软的,因为她想,睡觉的时候肯定是越柔软的布料越舒服。

她还在一个小摊子前面买了寿司日料和清酒,拿起手机一看才九点不到,她怕程航等得不耐烦,就提着东西回来了。

程航站在车子外面等她,她走过来的时候,他正背对着她在看手机。

季念轻轻走到他身后,趁他不注意抱住了他的腰,脑袋搁在他肩上,轻轻往他脖子里呵气。

程航闻到了她身上的香味,拿着手机看的手有些怔住,之后她往他脖子里吹热气的时候,他身子就有些僵住。

他拨开她缠腰上的手,挺冷淡的问她:“逛完了?”

季念点了下头,自己走进了车子里,熟练的扣好了安全带。

程航往车里一坐,问她:“可以回去了吗?”

季念嗯了一声,“可以啊,我买了寿司,你要不要吃?”

他摇摇头说:“不饿。”

季念拿出自己新买的衣服,问他:“好看吗?”

他瞥一眼看到一条黑色的蕾丝内衣,冷笑的别过头,不开口。

她便缠上来,手指在他腰上使劲撩,“不好看吗?”她仰着脑袋看他的眼睛,“你猜猜我今天裙子里头穿什么颜色的?”

程航觉得她贱得出格了,有些后悔为什么今晚要听了她的建议,出来陪她,他不欠她什么,如果真欠了,他上一次给她五万也该了解了。

他最生气的是,他对她也不是毫无反应的,她手指每在他身上游走一寸,他都必须用力控制住,他很郁闷为什么会这样。

“季念,你想怎么样你就直说。”程航嗓音沙哑,还有些无奈。

季念有些泄气,眼底有热气涌动,“其实我也没想怎么样。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快要被炒鱿鱼了,我们医院的庄主任觉得我是外地人,我要是被炒鱿鱼了,这地方就待不下去了,我才刚租了一个房子,我已经付了半年房租了,我花了我半年的工资才租下了这个地方,现在我才住一个星期就要走了,我觉得很难过。”

程航说:“说来说去还是因为钱,你要多少,我给你,只要你以后别来烦我。”

季念咬着唇,“我怎么可以随随便便要你的钱?”

“那你不是随随便便陪男人上.床,随随便便拿男人一点钱又怎么了!”

程航火大,她觉得女人的逻辑很奇怪的,尤其季念的逻辑,她又要出来卖,又要立个牌匾,这种女人简直可以载入史策了。

“虽然我是出来卖的,但我也不是谁都可以。”季念语气低低的。

“知道了。”程航听出来了,她这是要当婊又想立牌匾了,“说吧,你到底还想怎么样?我尽量帮忙。”

“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如果我找个本地男朋友,也许我就能留在医院。”季念拉着他手臂。

程航甩开她,语气绝情,不容置疑,“你想都别想!”

季念怨念很深的看了他侧脸很久,说了三个字,“知道了。”

然后,她在他车里哭了,哭得惊天动地,哭得走不动路,手指抓住安全带,死活不走。这是程航此生见过的最死皮赖脸的女人,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局面,他绝不会让她上他的车。

程航最后怕她惊动了她出租房周围的其他住客,把她背上了楼。

程航拿她钥匙开门的时候,她还伏在他背上抽泣,门一开一关,他刚把她放地上,她转头就把门锁了,抢过他手里的钥匙,躲进了卧室的被子里。

这门从里头反锁了,也需要用钥匙才能打得开。

当程航转身想走的时候,他就发现门打不开了,自己又被季念这女人给骗了!

程航走回房间里,站房门口,冷森森看她:“把钥匙给我。”

“才不。”季念把钥匙往胸衣处藏,看着他,“你有本事自己拿。”

他眼光一热,盯着她白皙的脖颈之下连接着的地方,吸一口气,垂着眼睛,灯光照他头顶处,他全身氤氲着朦朦胧胧的光,他不知道要不要扒.光了她把钥匙拿出来。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章 下一章:第7章
热门: 别和投资人谈恋爱 女配逆袭的99种路线 后宫:甄嬛传4 江南恨 日月同辉大佬的穿越之旅 假如chuya没有成为羊之王 庭院深深 穿成重生文好孕炮灰 爱你甜又甜 金银错(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