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程航拨开她压下来的脑袋,冷淡的语气,带着挖苦,含着讥诮,“你想的人有点多。不累么?”

季念被他推开,还是用挺大的力度,脑袋差点就磕到玻璃,但她也没有生气,就仿佛她没有尊严,转眼她就能再次贴上他的手臂。

这次她有经验了,手指也缠了上去,仰着脑袋问他:“那你都不想我吗?”

他抿着唇不说话,把她手指一根一根拨开,但他很快发现她贱得出格,他每拨开一根她能再缠上一根。

他也没有用重力,这个女人的手和她的腰一样软得像水做的一般,等会给她掰断了,以她的无赖,还得赖他一个罪名。

程航最后只能放弃抵抗了,就任她手指缠在他腰上。

其实季念知道他要是真想掰开自己也不是不可以,他不掰开她,有两个解释,一个是他舍不得弄疼她,另一个是他懒得理她。

想来想去,似乎还是第二个可能性多一些的。

程航直视着前方,侧脸的线条又冷又硬,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不要脸,还死命倒贴的女人,他真想一脚把她踹下去,可是在那之前他还有件事要做。

“东西交出来。”程航说。

“什么东西啊?”

“别装傻。”他声音隐隐噙着怒气,“我的身份证丢了,不是在你那里吗?”

“啊……”季念佯装思索了一番,“我不知道什么身份证啊。”

“你再装!”

程航斜睨她一眼,抓过她缠在身上的手,猛地将她往座位上一摁,抓起安全带,火气十足给她扣好了。

车子像箭一般驶出去。

季念抓紧了安全带,车子猝不及防驶离,她心脏猛提了起来,耳边听到一声急促的刹停声,她身子惯性往前,差点撞到了挡风玻璃,一只大手稳稳护住了她的额头,将她往座位上摁了回去。

她心口起伏不停,吓死了。

“现在知道身份证在哪里了吗?”他倾下身子看她,眼底噙着暴跳如雷的火苗。

季念咽了咽口水,点头,“知,知道了。”

“在哪里?”

“在我租房里。”

-

程航开车和她一起到了她说的租房里。

他本来想在楼下等她的,但她说自己上了楼就不想再下楼,他只能和她一起上来。

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又被套路了。

程航发现,这是个老旧的教师公寓区,环境不错,空气也可以,绿树成荫,住的大多是在职或退休的教师,她楼下还有很多退休教师在下象棋。

程航奇怪她一个出来卖的,怎么会租到这样一个地方。把客人带回来不会被这些老教师发现异常么?

这个公寓是没有电梯的,程航和她一起走路上楼的时候,就听到她说:

“你是第一个我带回来的男性!”

程航当然不相信,嘲讽的口吻说:“那我很荣幸?是你新家的第一个嫖.客?”

“什么嫖…啊,你能不能小声一点。”她语气低下去,走前头去了。

程航走在她身后,大冬天的她也穿裙子,是那种长裙,就露出小腿,底下是平底鞋,她穿平底鞋也不矮,反而还更显身材,他的眼睛落在她的平底单鞋上面,一点点往上移,移到她头发,再到耳朵,看见她耳朵红彤彤的,搞不懂她耳朵在红什么。

她站在自家门口找钥匙,翻了很久也翻不到钥匙,最后是在门口的鞋柜里面,找到了一把钥匙,这才开了门。

程航有些头疼的扶了扶额头,他觉得她这样放钥匙,真的很容易被强.奸,虽然她就是干这个的,但是强.奸和你情我愿的接.客,还是有本质区别的。

他犹豫着要不要提醒她一句,钥匙不要放在鞋柜,想了想就觉得没必要,以后也没交集了,她被鬼强.奸都不关他事。

房门打开的时候,他闻到了一股香味,这个味道对他来说有些熟悉,是洗衣液或是某种香皂的味道,很好闻,会让人感觉心情变好的那种香味。

季念拿了拖鞋给他穿,他垂眼一看,是双男式的灰色拖鞋。

他绕过了她送来的拖鞋,还挖苦了她一下:“我不穿别人穿过的鞋。脏。”

然后他直接穿着鞋子进来了,把她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屋子,踩得一个脚印一个脚印。

季念站在他身后,狠狠瞪了他一下。

程航穿着鞋进来后,稍微观察了一下这个房子,是套一居一室的装修,他往客厅那张藤条椅子一坐,眼睛一抬,刚好就看到了卧室里的那张床。

哦,她估计就用这张床接.客了。

这床还铺得很整齐,温馨的米黄色,上面有点缀的小黄花,看起来就很土,但又是很舒服的那种土。她铺床也铺得很有讲究,不是冷冰冰的那种铺法,是把床单全部摊开来,皱皱的但看起来很软,一看就很想往上面一躺,直接睡过去。

程航拒绝内心的这个念头,别开目光,转眼看到她在倒水,说了句:“别瞎忙,我不喝水,东西拿了就走。”

季念自己喝了口水,“我也不是给你倒的。”

程航分明看到桌子上有两个水杯,还是情侣杯,心想她倒是很会做生意的,还懂得搞个情侣杯来留住男人的心。

可他怎么看那情侣杯子就怎么火大,他想起自己那天晚上怎么会栽她手里,回去后他想了很久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他有些后悔,不是觉得自己对不起任何人,只是觉得自己不该那样对她。就算她是一个妓.女,但也许她出来卖只是因为生活太困难了。

他在那晚之后,还为她想过很多个出来卖的借口,还给她编造了一个悲惨的身世,他觉得她可能是佣人的女儿,妈妈或是爸爸得了重病,她家里没钱治病,她在医院里有正当工作,之所以出来卖只是为了给父母治病。

男人大都同情身世凄惨的女性,尤其她和他发生了关系后,他对她也多了些怜悯。他甚至在想,如果她真的很困难的话,以后他还可以在经济上支持她一下。

但是他现在看到她过得这么滋润,她一点都不像是缺钱的。

她穿的衣服不差,租的公寓虽然没有电梯但是在市中心,周围是学校和医院,房租绝对不便宜。

她还把房间布置得很温馨,窗户上有白纱窗帘,一看就知道是她进来后才装进去的玩意。

卧室的床上用品也是精心布置的,至少不是便宜货,他住过大学宿舍的,知道便宜的床上用品是长什么样的。

她如果真的是因为缺钱才出来卖的,那她不会住这么好的出租房。

程航突然就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再同情她了,对她幻想出来的那一点点怜悯,也一点点幻灭了。

他现在就想立刻拿了身份证走人,如果她肯乖乖配合,他也许会再给她一点钱,叫她以后再也不要来烦他。

从此以后天涯陌路,几十年后再见面,他们谁也不记得他们曾经上过床。

但他好像错误估计了事情的发展。

季念翻遍了整个房间,也没有找到他的身份证。

程航等烦了,没好气的问她:“你到底还要找多久?”

“对不起,我真的忘了放在哪里了。”季念一脸苦恼。

“季念,你别给我装!”程航低声警告她,“我没心情陪你玩游戏!”

季念皱皱眉,进房间里拿衣服,进浴室,“我真的想不起来了,这样吧,我先去洗澡,一边洗,一边想。也许就想出来了。”

程航看着她像兔子一样进了浴室里洗澡,水声哗哗哗传来的时候,他心烦意乱,扯了扯衣服,他不知道还要不要等下去。

然后,他就看到了她挂在阳台上的那盆绿萝。

那绿萝让他烦躁的心情有短暂的舒缓,可它被吊在阳台下被日光直晒,叶子都枯萎了。

程航走过去把绿萝拿进来屋子,恰好看见从浴室里出来的季念。

她洗了澡,洗了头发,没有披浴巾,身上却穿着那件黑色的吊带。

他看一眼,就记得那是她那天晚上开.房时穿的吊带,奇怪的是,他一直以为那件吊带是短的,差不多到腰那里,今天一看才发现这件吊带竟然是长的,到大腿处。

她刚洗过澡,身体还是湿湿的热气,那吊带裙的布料薄如蝉翼,她身体就贴着那布料,勾勒着曲线。她站在那里看他,头发上的水一滴滴垂在地板上,眼睛被水洗过了,连着眼神也干净清澈。

他喉咙一紧,收回目光,低头看着手里的植物,说道:“绿萝不能一直晒太阳,叶子会很快枯萎的,我帮你拿进来,你偶尔浇水就好,它们很容易养活的……”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解释些什么。

季念却仿佛听得很认真,很乖巧的点头,说:“我知道了。以前也有个人和我这样说过。”

“谁啊?”他把绿萝放在了桌子上,随口的一问。

她没有回答。转眼就出现在他眼皮底下,手湿漉漉的拿钥匙给他:“这个钥匙给你。”

程航认出这个钥匙,是她刚才从门口鞋柜里拿出来的钥匙,推掉她的手,冷漠的望向别处,“给我干什么?”

“我怕我有一天忘记带钥匙了。”季念说,“总放在门口会被贼发现。”

程航想了一下,还是提醒她,“只有傻子才会把钥匙放门口。”但他也绝不会拿她钥匙,“你别给我,我和你不熟。”

虽然程航表明了态度,但是季念还是走过去,把钥匙放进他放沙发上的外套袋子里,她才不管他要不要拿,反正她就要给他。

程航又不是瞎子,他当然看到季念做了什么,但也没有第一时间去把钥匙掏出来,反正他迟早会拿出来。

季念拉着他的手问他:“你要不要参观一下我的新房间?”

“不要。”他话还没说完就被她连拖带拽,扯进了她的新房间。

她指了指床上那个四件套被套,问程航:“我的新被子好看吗?”

程航被她绕进去了,瞥了一眼她说的新被子,尚算冷静的口吻,“还可以。”

“真的吗?”季念笑了起来,好像被夸奖的小孩,“我花了一个月的工资才把这个被子买下来,我买完心好痛,你猜我花了多少钱?”她说着话手臂又再次缠了上来,仰头用清澈的眼睛看她。

“不猜了。”程航看到她眼底有一层茫茫的水雾,就好像小孩子哭过之后的眼睛,要是她再扁扁嘴,眼泪可能就要掉下来了,然后他就把要挖苦她的话换成了另外一句,“你没钱买被子吗?上次给你的不够?”

“够的。”

“那你心疼什么?”

“你都不知道,现在的钱都不经花,随便买一下就没了,我最近花很多钱……”她滔滔不绝。

程航觉得她有时候话挺多的,尤其是提到钱的时候,他把前因后果联系在一起后,郑重问她:“所以你这是在暗示我必须给你钱,你才肯把身份证还给我?”

“不是啊。”她坐到了她那张很贵的床单上面去,眼睛亮亮看他,“其实你给不给我钱都一样的。”

程航就觉得可笑,笑过之后又觉得她道行很深,他发现她每次和他要钱都不必主动开口,也许她和其他男人要钱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手段。

“你手机呢?”程航觉得人家暗示到这地步了,他也是时候有所表示了,如果给钱就可以拿回身份证,那就给吧,他也没怎么吃亏。只是有些火大。

季念愣了下,低着头看着自己的手指说:“我要现金。”

她不说现金还好,她一说程航就觉得跟个被女人欺骗的二百五没什么区别。

“屁的现金啊。”程航语气轻嘲,“这年头谁还用现金。”

“我啊。”

程航觉得她是故意的,暴戾的把她从床上抓起来,眼睛交接,他怒视她:“你到底闹够了没有?说了我没有现金。我身份证到底在哪里?”

季念有短暂的被他的眼神吓唬住,他力气很大,把她手臂抓痛了,但她只是怔住了一下,就知道他不会伤害她的。

“你别生气嘛。”季念嗓音软软的,“最多下次我回我妈那里的时候,把你的身份证带出来给你,不过今晚你要留下来陪我。好吗?”

她脚尖踩上他的鞋子,踮着勾住他的脖子,亲吻他的下颌,要往深一步的时候,他用力把她推床上去。

程航盯着被他丢床上的女人,她的黑色吊带对他像是毒.药,现在已经推到了大腿之上,再往上一点点,是让很多男人疯狂的地带,但他想起她是因为钱才这样做的,眼底窜动的火苗就一点一点熄灭下去——

“不了,我没现金给你,怎么好意思耽误你用身体赚钱?”

“我说了没关系啊。”季念说,“我可以不收你的钱。”

“下次我也没钱,以后我都没钱,这样你也没关系吗?”

季念点了点头,“其实你上次给我五万块已经很多。我其实……”

他才不信她的鬼话,一个女的随随便便可以把陌生男人带到家里来,她说不收钱有可能吗?转眼就会把你吃得骨头都不剩。

程航转身走出了房间,拿客厅处的外套,抬脚要走,她又缠上来,怎么都不放。

“你是不是和你女朋友又和好了?”季念语气紧张又犹豫,知道自己留不住他,却又想知道原因。

他不回答,这一次毫不留情把她从身上扯开,转身走了。

季念看见房门阖上了,桌子上放着他还给她的钥匙,还有他从阳台帮她拿回来的绿萝。

她冲到阳台上看他,瞧见他的车子很快开走了。

-

第二天上班,丽娜把她拉出科室,悄悄问她:“昨天那个男的是谁?”

季念不打算隐瞒丽娜,诚实的说:“大概前两个星期,有个飙车送来的伤患……”

“所以你们就好上了!?”丽娜惊为天人感叹道。

“还没有呢。”季念说,“他有个刚分手的女朋友。”

“额,他不喜欢你?难道他前女友是仙女?”

丽娜觉得玄幻,毕竟她很少遇见不喜欢季念的男人,季念长得不是特别漂亮,但眼底眉梢却总含着春意很是勾人,很受男人喜欢,从五年前开始,追季念的男生就很多,她亲眼看到过季念拒绝过学校里的学生会会长,医院里风度翩翩的海龟医生,一表人才的林医生……

“我没想到你喜欢那一款的。”丽娜有些感慨。

“哪一款?”

“好看的。”丽娜说,“我以为你喜欢务实型的呢,没想到你喜欢小鲜肉。”

“他也不是小鲜肉。”

“长得挺不错。”丽娜说。

“是吧。我觉得他特别好看。”季念像个小女孩一样提到心上人眼底就冒星星。

丽娜头有些疼,感觉这丫头中毒不浅。可是她搞不明白啊,她那么多选择,为什么非要找个有前女友的?

她们聊到兴起时,护士长走过来,叫季念和她一起去行政部办公室一趟。

季念随她一起来到行政部办公室,负责医院人事调配的庄主任坐在那里等着她们。

庄主任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人,瞧见季念来了,笑脸相迎。

季念礼貌的打招呼,和护士长一起坐在对面椅子上。

庄主任委婉的夸奖了,季念这段时间在医院实习的表现,然后又委婉的暗示了季念不是本地人,问她有无本地男朋友之类,还委婉的说明医院绝对没有歧视外地人的看法,只是来医院就诊大多是本地人,最近毕业生太多竞争有些激烈,医院会优先考虑本地人,之后委婉的提醒季念,实习期结束后可能得另谋医院,等等。

季念和护士长走出办公室,就清楚自己可能要再找工作了。

护士长热心的给她介绍:“我朋友在私人牙科诊所里做护士长,你要是找不到工作,我到时候推荐你过去,就是离市区里远,工资待遇未必比咱们这里差,咱们这医院也就是说出去名字好听,没什么了不起的。”

“谢谢护士长。”季念感激护士长的帮助。

回来后,丽娜问她怎么回事。

季念摇摇头说,“没事,就是可能要找新工作了。”

“啊!”丽娜皱了下眉,刚要发表意见,被护士长叫去帮忙了。

季念心情不好,平时都不敢在上班时间看手机的,但是今天提早知道自己会被炒鱿鱼,她就觉得无所谓了。

其实手机里也没什么人联系她,她扫到了最近联系人,是上次那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番薯条微商,她们的聊天记录截止到她与程航上.床的那个时间点。

她点进去看了一下番薯微商的朋友圈,这个微商的朋友圈倒是很清奇,只有几条关于番薯干的信息,其他都是她与男朋友的虐狗日常。

季念翻开他们的虐狗照片,一张一张看下去,越看越觉得这个卖番薯条的女孩很是面熟!

最后,她点开12月24号平安夜发的那张照片,是在圣诞树前拍下的。

季念很快就记起这张照片是自己帮忙拍的,就在平安夜电影院出来的圣诞树前面,那对买了一篮子玫瑰花的小情侣!

他们和程航读同一个大学,这个卖番薯条的女孩手机里还有与程航的合照,也许他们的关系还很不错……

季念嘴角一挑,点开番薯条微商的头像,编辑信息:【你好,我要两包番薯条喔,可以当面交货吗?】

番薯微商立刻就回复信息了:【可以可以,姐姐你住在哪里啊?我踩单车给你送过去。】

季念回复她:【我看你是江大的学生,刚好我就在附近,要不我在你学校第一饭堂门口等你吧。】

番薯微商立刻回复一个【OK】的表情包:【好哒小姐姐,今晚六点风里雨里饭堂门口等你喔~】

季念放下手机,突然觉得心情还是很不错的。

推荐热门小说岁月威胁我忘了你,本站提供岁月威胁我忘了你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岁月威胁我忘了你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热门: 顶流也要继承家业 这个Alpha为何那样? 卿卿与我开太平 世间只得一个你 南有乔木 佣兵王妃:王爷请娶回 海边理发店 我逃婚到了影帝老攻手里/为影帝献上雄蕊 深宫缭乱 穿越五零年代当学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