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墨清自然不会回答严绍这个问题, 严绍黑着脸不爽了片刻, 撂下一句“我会让她改变心意”就扭头找荆无忧去了。

荆无忧已经收拾好东西, 一看见他就催促道:“我们快走吧, 也不知道伯爷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严绍本想试探试探她, 但想到不管她喜欢的人是谁,对他而言都一样, 再加上这会儿也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他到底是“嗯”了一声, 忍下了到口的话。

一行人匆匆告别墨清往京城赶去。

因为要赶路, 严绍特地给荆无忧准备的马车没有用上,不过里头的衣服首饰什么的倒是派上了用场——荆无忧到达京城后第一时间换回了女装,免得宁远伯两口子看见她风尘仆仆,灰头土脸的样子会担心、多想。

“伯爷!夫人!世子回来了!还有无忧姑娘, 无忧姑娘也回来了!”

贴身丫鬟面带喜色地从门外跑进来时,罗氏正在喂宁远伯喝粥。一听这话, 罗氏又惊又喜, 顾不上宁远伯正张着嘴等自己投喂,放下手里的瓷碗就站起来迎了出去:“无忧也回来了?人呢?快叫我瞧瞧, 瘦了没有!”

话音刚落, 就见荆无忧提着裙摆快步跑了进来:“芳姨!”

“你这丫头, 真是你回来了!”罗氏高兴得不行,拉着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心疼道, “果然是瘦了,脸上的肉都少了许多,来人,快,快让厨房熬锅鸡汤来,给这丫头好好补补!”

末了又关心道,“可找到那个故人了?”

荆无忧眼眶发热,亲昵又依赖地凑过去蹭了蹭罗氏的肩膀:“没有呢,他不巧南下游玩去了。不过我给他的家人留了咱们伯府的地址,等他日后回家看见了,自会找过来的。”

比她晚一步进门的严绍看见她猫儿般乖顺,又带着点撒娇的样子,心头猝不及防地痒了一下。

这一刻,他突然有点想变成他娘肩膀上那块布。

当然这念头有点蠢,但严绍发现自己并不排斥这种感觉。虽然难免会有点羞耻,但……怎么说呢,蠢得他挺心甘情愿的。

罗氏不知道自家倒霉儿子正在春心荡漾,听完荆无忧的话后连连点头:“就是,让他来找你就好了,你啊就别再出门了,这到处跑的多辛苦啊。不过,你们俩怎么会一起回来?”

荆无忧想说什么,严绍已经回神道:“路上遇到了就一起走了。”

宁远伯夫妇不知道荆无忧离家的真正原因,严绍也没告诉他们他这次出门是去找她,只说有点生意要谈。因此罗氏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只随口说了句“那可真是巧了”。

“对了,芳姨,听说伯爷被人打伤了,这是发生什么事了?还有伯爷的伤怎么样了?严不严重?”荆无忧担心道。

“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倒没什么大碍,就是这事儿实在让人生气……”

一提起这个话题,罗氏心里就恼恨得厉害。她笑脸微沉,一边带着两人往里屋走,一边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

原来宁远伯纯粹是遭了飞来横祸,被人误伤的。

打伤他的是城北金家的大少爷。

这金家是当今圣上近来十分宠爱的一位昭仪娘娘的娘家,算是朝中的新贵。金家的大少爷,也就是这位金昭仪的兄长,前些日子与宫中另外一位妃子——惠妃的娘家表哥结了梁子。事发那日,两人又在街上狭路相逢,并因为一点小事起了争执。

金家大少爷那会儿带的人少,落了下风,被惠妃那位姓蒋的表哥狠狠羞辱了一顿。他因此怀恨在心,叫了一群人,趁着天色将暗把惠妃那位表哥堵在巷子里揍了一顿。

万万没想到的是,被揍的人并不是惠妃那位表哥,而是身形和他有些相似,又恰好跟他穿了同色衣裳的宁远伯。

宁远伯那天刚得了一株品种新奇的水仙,整个人高兴得不得了,没想到走着走着,竟莫名其妙地连人带花被打成了猪头。

他那时不知道那些人是谁,又为什么打自己,气愤惊慌之余马上派人去报了官。然而官衙那边却迟迟没有消息。罗氏亲自去问,对方也只是态度散漫地说,那伙贼人狡猾得很,他们暂时找不到什么线索,让她回家等着。

这显然是半点都没有把他们宁远伯府放在眼里。罗氏气坏了,好在高洋知道这事儿后,第一时间派了人去查,她才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

罗氏在高洋的陪伴下去了金家,要他们给一个说法。

金家见事情瞒不住了,便看在高洋这个长公主之子的面子上,勉强让他家大少爷上门道了个歉,也赔了点礼。但那态度却没有半点诚意,不仅一副“打错了就打错了,你们能把我们怎么样”的样子,赔的礼也都是以次充好的破玩意儿。

罗氏暴脾气发作,直接让人把那位金大少爷连同他们家送来的东西全扔了出去。

两家就这样结下了梁子,而属于宁远伯的公道,金家也至今没有还上。

罗氏心里堵着一口气,说着说着又忍不住骂了起来。只是她也知道以自家如今的情况,是没法跟圣眷正浓的金家缠斗的,所以只是骂,并没有继续跟金家刚的打算。

至于庆阳长公主这个大腿,已经抱过一次,她哪好再蹭上去抱第二次。何况枕头风的厉害她是知道的,那位金昭仪如今正得宠,万一在皇帝面前给庆阳长公主上眼药,影响了庆阳长公主在皇心目中的地位,她怎么对得起庆阳长公主和高洋?

荆无忧看出了她在想什么,只是这样一口气她实在是咽不下去。尤其是看见宁远伯那张原本俊美无双,这会儿却青青紫紫成了猪头的脸,她这心里就越发堵得慌了。

她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不就是套个麻袋打个人吗?

她也会啊。

于是她面上什么都没说,只乖乖软软地安慰了宁远伯和罗氏几句,私下却悄悄打探起了那位金大少爷的行踪,然后在某天夜里乔装打扮了一番,把那位金大少爷连同他的小厮堵在一个无人的小巷子里狠狠揍了一顿。

她行事十分谨慎,事后仔细清除了自己的痕迹,并故意留下了惠妃那位表哥的身份象征——那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她都打听过了。且这件事本就是因他们俩而起,她这么做,也不过是让一切回到原来的轨迹罢了。

“我不会放过你的!蒋老三你个王八蛋,你他娘的给我等着——嘶,好痛!呜呜呜好痛……”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来人!快来人啊!”

听着身后巷子里传来的大叫声,荆无忧心头那口恶气终于散了出来。

她撇嘴轻哼一声,像只轻巧的猫儿一样,点着足尖踏上屋檐,悄悄消失在了夜色中。

和她打着一样的主意,却比她晚来了一点点的严绍见此,没忍住轻笑了一声。

这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

不过受了欺负却不能光明正大地打回去,只能偷偷摸摸算计回去的感觉很不好,严绍笑完之后眼睛微眯,看向了旁边正在啧啧称赞荆无忧“胆大心细,有勇有谋”的高洋:“之前让你收集的那几位皇子的信息,你收集得怎么样了?”

他声音很轻,高洋回神看了身后的侍卫们一眼,也是压低了声音:“差是差不多了,不过你真打算掺和这种事儿?”

他迟疑了一下,提醒道,“这会儿跟咱们那会儿可不一样,万一出了什么差错,那可是要命的。”

皇帝年迈,诸皇子蠢蠢欲动,正是搞事情的好时候。但从龙之功并不是那么好得的,容易翻车不说,还会连累到身边的人。

严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摆了下手说:“我不会拿他们去冒险。”

想要权势和地位,并不一定非要靠从龙之功,多得是其他途径。

“那你……”高洋一愣,半晌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倒吸了一口气,声音也压得比刚才更低了,“不会是想把他们全部干翻自己上位吧?!”

严绍;“……”

严绍扭头看着这倒霉特助,眼中的嫌弃无法言表:“你觉得呢?”

造反是那么好造的吗!

要有钱要有人还得有政治基础,就他们这样的情况,造他大爷哦造。何况皇帝这种干好了会累死,干不好了会被人骂死的破玩意儿,谁爱当当去,他反正是不乐意的。

高洋也反应过来自己说了胡话,干笑一声摆摆手:“开个玩笑活跃一下尴尬的气氛嘛,哈哈。不过你既然没有这个想法,那为什么还要让我去收集那群皇子皇孙的消息?”

当然是想看看那个玉衡成功上位的可能性有多少。

想起那个明显对荆无忧有好感的小白脸,严绍轻哼一声,心里有点不爽,但在听高洋说完京中那群皇子的情况后,他却不得不承认,比起他们,心机深沉又沉得住气的玉衡才是最有可能上位,也最适合那个位置的人。

这就有点棘手。

毕竟是皇权时代,万一那小子登基后直接一道圣旨封他家小丫头为妃,他岂不是只能走上造反这一条路了?

严绍对造反没有兴趣,如果不是逼不得已,他不会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所以沉思片刻后,他眸子微动,低声对高洋说了几句话。

高洋先是一惊,而后眼睛大亮:“卧槽这个可以有!”

严绍看了他一眼,嘴角微勾。

皇帝又怎么样,他想要的人,天王老子也抢不走。

“不过哥,虽然这法子不错,但感情这种事吧,讲究的是你情我愿,你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得先夺得小嫂子的芳心啊,不然就算能搞定那个玉衡,小嫂子也不一定会答应嫁给你不是?”

严绍:“……”

严绍笑容微僵地看着这突然扎心的倒霉特助,想起荆无忧那个不知名的心上人,忍不住脸色一黑,抬腿给了他一脚。

高洋:“……”

他做错什么了???

作者有话要说:羔羊:我做错了什么?

大花:瞎说了大实话。

勺子:……

ps:昨天临时有事出门了,没法更新,所以在微博和文下的留言区发了请假条,有些宝宝可能没看到,这里再说明一下,如果有什么意外情况没法更新,大花都会在这两个地方请假的哈。

非常抱歉让大家久等啦,明天见=3=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百里透着红、戚公子、小院子、行走的木头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狗儿 10瓶;大熊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热门小说世子不容易,本站提供世子不容易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世子不容易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7章 下一章:第49章
热门: 冰糖炖雪梨 听说儿子出柜了 闪婚后爱之娇妻难为 酋长别打脸 假替身与真戏精 [综]我的兄弟遍布全世界 暗恋了不起 买下地球去种田 你好,文物鉴定师 为了破产我组男团出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