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荆无忧不知道有人在看她, 见秦川眼睛都快黏在自己的袖鞭上了, 也没犹豫, 大方地点点头, 把袖箭摘下来递给了他。

秦川小心翼翼地接过那袖鞭, 口中赞叹连连。那满脸痴迷, 无法自拔的模样,让荆无忧恍惚中突然想起了一位故人。

那人也对机关术很感兴趣, 她就是在他的影响下开始接触这些的。甚至当年她之所以会去找舅舅墨清, 问他借墨家流传下来的那些古籍, 也是为了亲手给他做一件生辰礼物。

可惜礼物还没做好, 家里就出事了,她也永远失去了把礼物送给他的机会。

荆无忧想到这,眼中一片黯淡,嘴巴也忍不住抿了起来。

不过她没有沉浸在旧事里太久, 因为秦川把自己能想到的夸赞词都说了一遍后,终于回神了:“这袖鞭设计得实在太精妙了, 荆姑娘, 你这是在哪儿买的啊?还有那个,嘿嘿, 你有没有兴趣出手啊?要是有的话, 可以卖给我, 多少钱我都要!”

荆无忧回神,不好意思道:“抱歉,这条袖鞭是我……师父做的, 我永远不会出手的。”

未免惹来不必要的麻烦,荆无忧没有说这袖鞭出自自己的手。秦川没有起疑,也没有不高兴,反而惊喜交加:“你师父?!设计出这袖鞭的高人竟然是你师父?!”

荆无忧被他眼睛炯炯发亮的样子吓了一跳:“……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没问题没问题!我就是太高兴了!然后那个,我能不能见见你师父啊?”秦川挠挠头,咧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实不相瞒,我这人从小就对奇门八卦,机关秘术感兴趣,你师父这么厉害,那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啊!我想拜访一下他老人家,跟他请教一些问题,还有这个……”

他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个东西,有点不好意思地压低了声音, “这是我自己做的一个小玩意儿,不大好看,不过费了我不少心血。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里头那小台子就是怎么都转不动……我找了不少工匠大师帮我看过,但他们也没有办法,你看你师父这么厉害,能不能请他帮我看一下,问题到底出在哪啊?”

荆无忧看着他手里那个约莫巴掌大小,长得四四方方,整体看起来平平无奇的小木盒子,有点儿好奇:“这是什么?”

“这个叫做音乐盒,是从西边一个小国传来的。”秦川说着忙打开手里的小木盒子,一阵流畅的音乐声从那神奇的小盒子里传了出来。

荆无忧顿时惊奇地瞪圆了眼睛:“它竟然会唱歌?”

“不止会唱歌,这里面雕刻着的小木人还会随着乐声转动跳舞,只是我这个也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这人怎么都动不了。”秦川一脸苦恼地说。

荆无忧却被他的形容引起了兴趣:“我竟不知道这世上还有这么有趣的东西。”

“这是那小国进贡给咱们大越的贡品,整个大越也没几个,你没见过也是正常的。”秦川解释说,“我也是从别人那里借来看了几回,才做出了这么一个大概。”

“原来如此。”

秦川救过她和严绍,荆无忧按说不该拒绝他小小的请求,只是她根本没有所谓的“师父”,也根本不可能把“他”引荐给秦川,所以她只能心虚地表示“师父”前几天有事出远门去了,短时间内回不来。

秦川闻言失望又懊恼:“我本来早就想来找你了,但是前几天家里出了点事情需要处理,这才耽搁了。要是早知道会跟师父大人错过,我怎么着也该先来这边才是!”

他说完又看着手里的小木盒犯起了愁,“这可怎么办,那丫头的生辰只剩下不到半个月了……”

那丫头?

原来这是他做给别人的生辰礼物?

荆无忧看着那小木盒子一怔,忍不住开了口:“世子不介意的话,我帮你看看吧。”

秦川先是一愣,然后眼睛就再次亮了起来:“对啊,名师出高徒,荆姑娘你是你师父的徒弟,肯定也很厉害,来来来,随便看! ”

荆无忧接过那小木盒子认真打量了一下,心里大致有了几个想法,不过具体的还需要把这盒子拆开来仔细研究一下才行。她简单地给秦川解释了一下自己发现的问题,又与他说了一下自己的维修思路,末了才表示,这个过程可能需要好几天,这盒子得暂时留在她这里。

秦川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荆无忧刚才那番专业又详细的解释给了他从来没有过的信心。他莫名有种感觉——这位荆姑娘肯定能把他的音乐盒修好!

荆无忧见他这么信任自己,也有点不好意思,忙保证自己一定尽全力不让他失望。

“那行,那这事儿就拜托你了,我……”

“这不是秦世子么?”

看见突然从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严绍,话刚说到一半的秦川一愣,点头冲他笑了一下:“严世子。”

虽然不怎么看得上严绍,但想到荆无忧是个姑娘家,自己不好大刺刺地来找她,往后要来也还是只能和今天一样,打着来探望这家伙的幌子上门,秦川就还是上前两步,客气地问候了一句,“听说前几天世子的伤口恶化了,现在怎么样,好些了吗?”

严绍扫了这黑壮小老弟一眼,只觉得哪儿哪儿都不顺眼,只是还没说话,一旁的荆无忧先开口了:“二位先聊着,我还有事,失陪了。”

然后不等两人反应就拿着那盒子快步走开了。

严绍:“……”

严绍看着小丫头的背影,心头的不爽一下达到了顶点。他想都没想地跟上去扯住了她的胳膊:“你给我站住!”

荆无忧不想理他,但秦川还在旁边,她不想叫外人看笑话,便只能停下脚步,板着小脸看向他说:“有什么事吗?”

严绍被她“咱们不熟,有屁快放”的样子看得心下无名火直蹿,忍不住就捏紧了她的胳膊说:“不过就是没有事先知会你一声,你到底要气到什么时候?”

荆无忧被他捏得有点疼,下意识甩了一下手说:“你放开我。”

“你先回答我的话我就放。”

荆无忧:“……”

荆无忧看着这显然还不知道自己错在哪,甚至可以说,根本不觉得自己做错了的破未婚夫,只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她也顾不得秦川还在旁边看着了,吃痛之余一个反手就把他摔了出去:“我说了,放开!”

猝不及防之余往后连退了好几步,最后被眼疾手快的秦川一把扶住了的严绍:“……”

“你没事吧?那个,荆姑娘,咱有话好好说啊,这严兄他还是个伤患呢,打不得的!”

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秦川本能地劝了一句,结果话音刚落下,正彼此怒目而视的两人就不约而同地转头看了过来。

被两人杀气腾腾的眼神看得下意识激灵了一下的秦川:“……得,你们继续,我还有事,先走了。”

都说这小两口吵架,外人不能随便掺和,先人诚不欺我啊。

秦川心有余悸,拔腿就溜了。

荆无忧被他这一打岔,理智也回来了,她抿唇看了严绍一眼,扭头就走了。她还没有完全消气,等消完气了再来教训他!

严绍:“……”

严绍这会儿心里是很恼火的——比刚才还要恼火百倍,恨不得逮个人疯狂开喷那种。

然而看着转身就走,冷漠得好像再也不想理他了的荆无忧,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抽到了,竟然下意识“嘶”了一声,脱口说了句:“好疼。”

“……”

说完之后严绍自己都惊了,他怎么会说出这种感觉像是在示弱的鬼话?!

然而不等他改口,前面已经走出十几步的小姑娘就步子一顿,转过了头。

严绍觉得自己可能是中邪了,因为他竟然在她的注视下,像个戏精一样地做出了一副自己伤口裂开了,疼得站都站不直了的样子。

明明他现在心里不爽得只想发脾气!

荆无忧不知这倒霉未婚夫心里在想什么,见他皱着眉弓着背,不像是在作假,心里的怒气到底是微微一顿,生出了些许担忧与愧疚。

这几天她虽然因为生气没有去看过他,但有罗氏的转述,她对他的伤口恢复情况还是很了解的。想到他伤都还没有好完全就到处乱跑,她忍了忍,到底还是没忍住,又急又气还有些心虚地跑了回来:“伤还没好就该好好在屋里养着,没事儿瞎跑什么!你、你就不能让我们少操点心吗?!你知不知道这些天因为担心你,芳姨和伯爷总是吃不好也睡不好……”

熟悉的小老太太式训话让正在惊疑懊恼,自我嫌弃的严绍蓦地顿住了。

他有点儿僵硬地看着这主动搀住了自己的胳膊,一边鼓着肉肉的小脸念叨不停,一边小心翼翼地扶着自己往揽月轩走去的小丫头,心头那些莫名其妙的怒气,突然就像是被戳漏的气球,噗呲一下散了个干净。

剩下的只有不自在,还有某种说不上来的,类似于“算了,我一个快三十的大老爷们,跟个十几岁的小丫头计较什么,哄着她让着她得了”的,像是自我安慰,又像是自我说服的诡异想法。

“……”

严绍觉得这小丫头简直有毒,要知道严总两辈子加起来都没有真正对谁妥协过呢,偏对着她,他总会有种拿她没办法的感觉。

一定是因为这丫头的武力值太高,他暂时还打不赢她的原因!

严绍一边在心里加强养好伤后日常训练的强度,一边来回默念了好几遍“能屈能伸才是大丈夫”这句话,这才感觉没那么别扭了。

又见荆无忧虽然软化了态度,但还是余怒未消,不肯正眼看他,他心里无奈之余,到底是步子一顿,捏了捏她的脸蛋叹气道:“行了,别生气了,是我错了,我跟你道歉还不行吗?”

作者有话要说:两辈子加起来也没谈过恋爱的盐勺:我让着她只是因为她年纪小武力值又高而已,才不是对她有什么别的意思!嗯,就是这样没错!

---------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urasaki、啊呆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sweetdreams90 33瓶;狗儿 1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热门小说世子不容易,本站提供世子不容易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世子不容易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9章 下一章:第31章
热门: 神魔霸体 我在回忆里等你 寡妇村来了外乡人:乡情野色 泡沫之夏Ⅲ 天下倾歌 八零年代好父母 江山美人策 ABO糖与药 夜路是我一个人走 天地霸气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