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是你们来了啊……”

就在她几乎要忍不住一鞭子抽过去的时候, 好半天没开过口的罗氏突然说话了。荆无忧猛然一顿, 用力捏紧双拳忍下了心中的怒意。

不行, 芳姨如今情绪不稳, 若是让她知道把严绍害成这样的, 就是眼前这两个她一直亲近有加的人, 只怕会承受不住。

何况她虽然知道真相,却没有证据, 芳姨也未必会信她的话。

这件事, 还是要徐徐图之才行。

这么想着, 荆无忧就用力抿了一下嘴巴, 用“叫人去沏茶”的借口快步走了出去,免得自己一个没忍住,直接抽死这两人。

有罗氏在,严绍又已经这样了, 她倒不担心刘庆远两口子会趁机做什么坏事。不过为防万一,荆无忧出门之后, 还是马上就叫了两个丫鬟进屋伺候——之前的丫鬟都被罗氏发脾气赶出来了。

罗氏不知荆无忧的用意, 见两个丫鬟没有自己的吩咐就进来了,不由皱了一下眉, 但这会儿有客人在, 她也没说什么, 只是恹恹地看了她们一眼,随即勉强打起精神与刘庆远夫妇说了几句话。

“好好的孩子,怎么会……大夫呢?大夫是怎么说的?”

罗氏红着眼睛摇摇头, 嗓子发干,说不出那句叫人绝望的话。

“吉人自有天相,世子必能熬过这一关的,表嫂切莫灰心,好好保重身体才最要紧。”刘庆远一脸诚恳地说完,往床上看了一眼,见严绍的身体被棉被盖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出伤势如何,不由眼睛一闪,面色犹豫地开了口,“不知我能否看看世子的伤口?”

不等罗氏反应,他就解释道,“这些年我走南闯北,见过不少类似世子的情况,也多少知道一些民间偏方。我是想着没准儿我能帮上什么忙也说不定……”

罗氏一怔,眼睛亮了起来。可想到一向有活神仙之称的林老太医都救不了儿子,这亮光又很快暗淡了下来。不过这怎么说都是一线希望,她不愿意试都不试就放弃,便点头让丫鬟帮忙掀开了严绍身上的被子。

被子下是严绍裸.露的后背,上面盘踞着好几道长短不一,皮肉外翻,最重要的是已经开始溃烂发脓的刀痕,看起来十分触目惊心。

刘庆远只是看了一眼就被恶心得移开了视线,再一闻那从伤口处传来的,某种类似于腐肉的味道,他这一颗心就彻底落了下来。

“怎么样?可有看出什么?”说话的是一脸期盼的汪氏。

刘庆远不着痕迹地给了她一个“可以放心了”的眼神,面上却是惭愧道:“世子这情况倒是让我想起了一种偏方,只是那种偏方所需的药材却是当地才有的。那地方离咱们这儿极远,就算马上派人去寻也来不及……”

汪氏心下一喜,脸上的担忧之色差点没绷住。

罗氏直起的脊背也是再次弯了下来。

“杀千刀的恶贼,若是叫我抓到他们,必要将他们千刀万剐,方能解心头之恨!”

她又是怕又是气地抹了一下眼角。那咬牙切齿,满脸恨意的模样,看得刘庆远眼皮一抽,忍不住躲开了视线。

“表嫂说的是,只是说到这个,那日的凶手竟还没有抓到吗?”他飞快地瞄了她一眼,不着痕迹地试探道,“不是当日就已经报官了吗?这都这么多天了,难道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

汪氏也是做贼心虚地捏了一下双手,好在罗氏只是苦着脸摇头,说官府那边虽然就马上派人去查了,但至今尚未有任何有用的消息传来。

刘庆远和汪氏对视一眼,彻底放了心。然而就在他们假惺惺地安慰着罗氏的时候,外头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宁远伯就满脸激动地冲了进来:“夫人!夫人!有办法了!有办法救咱们家绍儿了!”

“什么?!”

罗氏整个人弹了起来,刘庆远夫妇也是骤然一愣,脸上笑容僵了一下。

“青云、青云观的明洞道长说……庆远?弟妹?你们怎么来了?”看见刘庆远夫妇,宁远伯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高兴不已地说,“你们是来看望绍儿的吧?有心了!然后,我说到哪了,对,我刚才去青云观给绍儿求平安符,要走的时候碰到了明洞道长,明洞道长让我求了一支签,那签文上说绍儿命中还有一线生机……”

“生机?什么生机?”罗氏大喜,连连追问。

刘庆远两口子则是眼睛一缩,一口气堵在了喉咙里。

都病成这个样子居然还有一线生机,这小子的命怎么这么大?!

“冲喜!”宁远伯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飞快地说,“找个八字与绍儿相合的姑娘给绍儿冲喜,绍儿说不准就能醒过来了!”

“什么?”罗氏惊了一下,随即眉头就皱了起来,“那无忧怎么办?他们俩可是早早就订了亲的!”

“无忧与咱们绍儿本就是天作之合,咱们之前算过的,你忘了?”

自打那日荆无忧表示愿意假戏真做嫁给严绍之后,欢喜不已的老两口就私下去合了两人的八字。罗氏想起这事儿,心下也是一喜,可很快,这欢喜又变成了犹豫:“可你也说了,这事儿并不是百分百能成的,万一……万一他们成亲了,绍儿还是没有熬过这一劫,无忧该怎么办?”

她是真心拿荆无忧当亲闺女疼的,一想到万一自家倒霉儿子没熬过去,荆无忧就得新婚变新寡,她这心头就像是被人狠狠捏了一把,说不出的难受。

宁远伯也愣住了。

这一路上他满脑子都是“儿子有救了”这个念头,根本没去想——或者说是不愿意去想冲喜不成功的后果。这会儿被罗氏一提醒,他的理智才终于从那巨大的惊喜中挣脱出来。

“你……你说的是,咱们不能这么对待无忧,这对她来说不公平,”宁远伯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重新变成了愁苦,“是我考虑不周了。”

好不容易得了一线生机,罗氏不愿就这么放弃,沉默片刻后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这世上八字与绍儿相合的姑娘也不是只有无忧一个,不如咱们派人去民间找一找,看看有没有愿意嫁到咱们家来给绍儿冲喜的姑娘。如今这情况,只要对方人品端正,身份低些也不要紧。若是对方愿意,不管绍儿能不能醒来,咱们都好好地待人家……”

说到这她眼睛一红,低声说,“若是绍儿真的……真的命该如此,能想法子在这之前给他留下点血脉也是好的。”

虽然这么做对别人家的姑娘来说也不公平,可她愿意用别的东西去弥补,也会事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与对方说清楚,在双方你情我愿的基础上完成这件事。

至于无忧那孩子……

是她家臭小子没福气。

宁远伯心里一疼,抬手把她搂入了怀中:“你说得对,咱们就这么办。”

旁边的刘庆远和汪氏:“……”

办你娘啊办!

冲喜就算了,留点血脉什么的,真要让他们成了,他们的如意算盘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刘庆远和汪氏对视了一眼,心里急得直骂人,可一时间又想不出什么能阻止他们的合理说辞——人家要找女人给儿子留个后,他们能怎么拦?

就在他准备告辞回家,趁着宁远伯两口子出去寻找合适人选的时候好好想想应对之策的时候,一脸坚定的荆无忧突然从门外走了进来:“伯爷,芳姨,不用另外找人,就让我来吧。我愿意马上与绍哥哥成亲,给他冲喜,与他洞房。”

刘庆远:“……”

刘庆远:“!!!”

***

“老爷,老爷你等等我!”见刘庆远一进家门就神色一垮,满脸阴沉地往书房走去,汪氏焦急不已地捏着帕子追了上去,“你这、你这先别生气啊,生气有什么用,又解决不了问题!咱们还是好好想想该怎么办吧!”

刘庆远没有说话,许久才猛地停下脚步,转头露出了满眼的凶光;“还能怎么办,只能一不做二不休,把那小子的一线生机掐断在摇篮里了。”

汪氏一愣,脸色微变:“你这是想对他下手……?”

刘庆远阴狠点头:“只有这样才能一劳永逸。”

本来就严绍那小子的情况,他们已经不需要动手,只耐心等着他咽气就好。可如今事情有变,他是不得不提前送他去见阎王爷了。

不然别说冲喜这种事到底有没有用,就算没有用,万一真叫他留下个血脉什么的,又会牵出以后许多麻烦,还不如现在趁他病要他命,一了百了,什么麻烦都不会留下。

“老爷说的有道理,只是那严绍人都病成那样了,就算他们给他找了女人,他这……还能有那个能力洞房吗?”汪氏对此有点怀疑。

“这些个大户人家,经常会有一些不为人知,效果诡异的秘药,我那好表嫂既然这么说了,那肯定是有办法的。”何况那小子如今只是昏迷,还没死,也未必就立不起来。

想到这,刘庆远不再犹豫,凑到汪氏耳边低声说起了自己的计划。

与此同时,宁远伯府里,荆无忧和宁远伯两口子也在说话。

“这件事没得商量,我与你叔已经决定好了,你再说什么我们也不会改变主意的。”

看着神色坚决,不管她怎么说都不肯松口,让她来给严绍冲喜的罗氏,荆无忧心里又酸又暖,眼睛也忍不住红了起来。

“可是芳姨,我也早早就已经决定好了,这辈子生是严家的人,死是严家的鬼。”她抿着嘴巴,用力眨去眼中的水雾说,“我也并不觉得给绍哥哥冲喜是在委屈自己,我真的是心甘情愿想要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操持家务,孝敬您与伯爷的。这么多年来,我早就已经将自己当成了这个家的一份子,如今您要去寻别的姑娘代替我,那我……我该怎么办呢?”

她将脑袋抵在罗氏的膝盖上,软声祈求道,“您就当可怜可怜我,不要赶我走行吗?”

罗氏被她一番话说得眼泪直掉,一把将她抱进怀里道:“你这傻孩子,我什么时候说要赶你走了?往后你就是我和你叔的闺女,亲闺女,我们会给你找一个万里挑一的好夫婿,风风光光地把你嫁出去。你若是舍不得我们,到时候就多回娘家看看。至于绍儿……做不成夫妻做兄妹也是一样的,你们也还是一家人。”

“你芳姨说的是,你与绍儿这桩婚事,本就是我们占了你的便宜,如今这样……只能怪绍儿没有福气。”宁远伯也是叹了口气,温声安抚荆无忧道,“你听话,莫要多想,照顾好自己就是。绍儿的事,有我们呢。”

夫妻俩都是平时好说话,一旦固执起来就十匹马都拉不回来的人,荆无忧费尽口舌还是劝不动他们,只能小脸紧绷地低下了头:“那……那若是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就让我来行吗?”

见她终于松口不再坚持,宁远伯和罗氏皆是松了一口气:“行。”

只是心里都想着,找不到也得找,这孩子这般乖巧贴心,他们怎么忍心因为自己的一点私心,就拿她的一辈子去赌呢?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随机30个幸运小红包,感谢支持么么哒!

-----

接档文《我养胖了我的死对头》求预收=v=

文案1:烟罗有个恨之入骨的仇人,那人曾把她种在花盆里浇了八千八百年的水。

她发誓要把他扒皮抽筋连骨头一起吃掉,可当她终于从花盆里出来的时候,他却陨灭了。

烟罗很生气,上天入地地找了两千年,终于在二十一世纪的某个街头找到了他的转世。

可他怎么成了个半点修为都没有,还一身病的人类弱鸡???

不屑欺凌弱小的烟罗皱了皱眉,决定想办法把他养肥养壮一点,然后再把他扒皮抽筋连骨头一起吃掉!

后来她终于如愿了,但是这个吃法好像……有点不对?_(:з」∠)_

文案2:科大对面的胡记黄焖鸡最近换了个新老板,新老板是个风情万种的大美人,就是性格有点傲,还总是神神叨叨的。

众人一开始觉得她脑子不大好,后来……

“卧槽脑子不好的是我们!仙姑救命啊啊啊!!!”

假仙姑·真妖怪烟罗:“救命可以,先给钱。”

养只人类弱鸡太费钱了!

【一句话简介:妖艳呆萌·不是人女主vs病弱腹黑·阴阳眼男主,都市捉妖文,苏苏苏,爽爽爽】

-----

感谢投出[地雷]的大佬们:六界第二、楚容小殿下、murasaki、百里透着红 1个;

推荐热门小说世子不容易,本站提供世子不容易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世子不容易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热门: 荒原闲农 嫁给吸血鬼 穿成高危职业之师尊 暗黑之不朽意志 妻调令 我捡的小狮子是帝国元帅 我有了逃生BOSS的崽 扶摇皇后 彭格列式教父成长日记 我捡的崽都是神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