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严绍不知道徐嬷嬷和刘庆远之间的关系,自然也就没料到刘庆远会在脑补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并且因此慌得把狗急跳墙的计划提早了那么多。

这会儿的他正懒洋洋地跟荆无忧一起走在回屋的路上。

“说说吧,从刘夫人母子身上发现什么线索了。”

荆无忧一愣,惊讶地停下了脚步:“你怎么知道……”

“猜的。”严绍堵住她后面的话,偏头冲她勾了一下唇,“不过现在看来,我应该是猜对了。”

荆无忧呆了一下,歪头看着他:“我发现你最近真的变聪明了好多。”

“……谢谢夸奖。”严绍被她满脸惊叹的样子看得噎了一下,随即就莫名有点好笑,“所以现在能说了吗,发现什么了?”

荆无忧回神,有点犹豫,但想到自己曾经答应过他,不管查到什么线索都会跟他说,她还是抿着小嘴开了口:“刘夫人打翻酒杯的时候弄湿了刘家小少爷的袖子,刘家小少爷因为不舒服扯起袖子,露出了一条狼骨手绳。那种手绳,我……我以前在一个从北狄来的商人手上见过。他说狼是北狄的象征,而由狼骨头做成的手绳不但可以保平安,还能让孩子变得英武勇敢。所以在北狄,几乎每个母亲都会亲手做一条这样的狼骨手绳给自己的孩子带上……”

严绍一顿,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你倒是见多识广。”

荆无忧被他这话说得心口一跳,看似镇定实则躲闪地低下了头:“也就是碰巧遇上听了一耳朵,不算什么。”

她说完像是怕他追问似的,忙继续道,“因离得有些远,我怕自己看错,所以才会自告奋勇地带他们下去换衣服。后来我借口帮刘小少爷擦手,近距离地看了一下,这才确定自己没看错。不过刘夫人好像是被你那几句试探的话吓到了,说话谨慎得很,我装作好奇地问了她两句,她都没有回答,只说这手绳是一个友人赠送的。不过她和那个友人关系似乎很好,因为提起那个人的时候,她突然笑了,笑容看起来很开心。”

这会儿天色已暗,月光如水洒落,在她的脸上镀了一层清辉,也将她本就白嫩的小脸衬得越发白皙稚嫩。

这样的年纪在现代,就是个天真明媚,不知愁滋味的高中生。可她看似清澈的眼睛里,却藏了不止一个的秘密。

严绍若有所思地看着荆无忧,心里对她的好奇下意识更深了几分。不过这会儿并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他心头微动,终究还是不动声色地移开了视线:“所以刘庆远是在说谎,他不仅认识来自北境甚至是北狄的人,跟对方的关系还很密切。”

“嗯,不然那人不会送这么亲近的礼物给他儿子。”照现有的线索来看,用乐逍遥害严绍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刘庆远,荆无忧说完拧了一下眉,“不过刘家……为什么呢?”

“自然是为了得到他们再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

严绍话音刚落,荆无忧就反应过来了:“爵位!”

跟聪明人说话就是舒坦,严绍懒洋洋地挑了她一眼,心情难得地不错。

结果刚这么想着,荆无忧就一脸严肃地看了过来:“都说暗箭难防,在找到确凿的证据揭破他们的阴谋之前,你还是少出门吧,尤其是燕春楼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短时间内就不要再去了,我怕你又像上次一样中招。如果真的忍不住想要找姑娘玩……不如挑两个通房丫头放在身边?你放心,芳姨那边我可以帮你去说。”

“……”

“???”

严绍笑容僵硬地瞪着这刚刚还是个小机智,转眼就变成了小蠢货的丫头,没忍住抬手拍了一下她的额头:“你是不是傻?!”

荆无忧猝不及防,被拍了个正着,不由捂着额头皱起了眉毛:“我怎么傻了?”

“你……”还没结婚就主动给老公找小老婆,这还不是傻?严绍特别想怼醒她,但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好像有点不对味……他莫名不爽地啧了一声,生生把到口的话变成了,“没查清楚我到底知道了什么,我们家这五千两又是从哪里来的之前,刘庆远应该不会再对我动手,他那样的老狐狸,不会轻易做没把握的事。”

荆无忧一愣,若有所思道:“所以你今天故意说那些似是而非的话,就是为了让他不敢轻举妄动,好给自己争取反击的时间……”

严绍嘴角一抽,这会儿倒是又聪明回来了。

***

收到刘家人出城赏花祈福的邀请是在五天后的下午。

严绍猜到了刘庆远必然会在短期内进行下一步的试探,对此倒也不觉得意外。不过虽然觉得他不至于草率出昏招,但习惯了万事多留个心眼的他还是私下去庆阳长公主府,问高洋要了两个身手厉害的侍卫,让他们暗中跟在自己一行人后面以防万一。

“两个够吗?就咱现在这战斗力,不然还是多来几个吧?”

刘家人主动出击,显然是不怀好意,高洋有点不放心,蠢蠢欲动地表示自己现在有的是人,可以随便使唤。

严绍没要:“目标太大,容易打草惊蛇。”

高洋一想也是,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要不是我那公主娘现在还离不开我,我就带上一群侍卫跟你一起去了。那姓刘的要是敢搞事,我就带着兄弟们冲出来干死他丫的!”

严绍:“……”

严绍看着这过了几天少爷生活后,显然是膨胀了的小老弟,嘴角抽了一下:“说这话之前,麻烦先把你的气儿喘匀好吗?”

高洋:“……”

瞬萎。

两人又贫了几句嘴,严绍就带着那俩侍卫走了。

第二天早上,两家人如约出行。

大概是怕严绍对赏花祈福这种事不感兴趣,会拒绝邀请,刘家人特地在邀请帖里写上了他和荆无忧的名字,还道自家长子也会去,希望他们年轻人之间可以多交流往来,将他们两家这份情谊延续下去。

这话说到了宁远伯和罗氏的心坎里,两人自然不会允许严绍推脱。

当然,严绍也根本没想推脱。

宁远伯夫妇对此很满意,这天早上高高兴兴地起了床吃了早饭,这便坐上马车出发了。

因是各坐各家的马车,一路上倒是相安无事。就是坐在摇摇晃晃的马车里,颠得屁股发麻的时候,严绍忍不住想起了上辈子自己名下的那几十辆豪车和两架私人飞机。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严总默默叹气。

好在长明观离得不算太远,不到两个时辰就到了。

一行人下了马车上了山,正好赶上了观里的素斋午饭。

吃过午饭后,观里的小道童带着众人去了后院供香客休息的厢房稍作歇息。严绍本来以为刘庆远会趁这个机会进一步试探自己,但……

“庆远啊,你快尝尝这茶,像不像咱们小时候喝过的那种青草茶?我记得那种茶是姨母亲自炒的,喝起来特别香。姨母仙逝后,我就再也没尝过这个味道了……”

“庆远啊,你还记不记得外祖母还在世的时候,有一回姨夫姨母带你们回京过年,咱们一群小孩儿一起在院子里放炮竹,结果你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的衣摆给点着了?哈哈哈那事儿给我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了,以至于后来每回看到这些个香啊烛啊什么的,我都会想起你冒着烟上蹿下跳的样子……”

“庆远啊……”

庆远很忙,庆远被话痨怪缠住了,根本没那个时间。

作者有话要说:庆远:生无可恋.jpg

另外改了个书名,从《世子不容易》变成《世子每天都想死了》,大家记一下,不要回头就找不到盐勺哥哥了呀_(:з」∠)_

----------

【感谢霸王票和营养液么么哒】

murasaki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9-05-20 01:53:05

推荐热门小说世子不容易,本站提供世子不容易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世子不容易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1章 下一章:第23章
热门: 涿鹿·炎的最后王孙 许我向你看 妻子的外遇 红楼史上最刚的贾赦 那些生命中温暖而美好的事情 媚骨之姿 蝙蝠崽穿越横滨的开挂日常 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惹火孕妻 术士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