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严绍上辈子没少和刘庆远这种心思奸猾又多疑的商场老狐狸打交道,用几句似是而非的话搅乱他的心神之后就没再说什么了——有些东西是要慢慢来的,太过急切只会落了下乘。

刘庆远倒是有心再探探他,可宁远伯一直拉着他怀念往昔,那嘴巴叭叭叭的,根本不给他另起话头的机会。

刘庆远:“……”

刘庆远脸上笑眯眯,心里直骂娘:好好一大老爷们怎么会话痨成这样?他娘当年生他的时候是给他生了两张嘴吗?!

偏偏宁远伯听不见他的心声,越说越起劲的同时还拉着他喝起了酒,一副要跟他不醉不归的架势。

刘庆远:“……”

刘庆远能怎么办呢?只能努力忍住暴打这废物表哥一顿的冲动,继续飙演技了。

这晚的接风宴就这么在表兄弟俩一个真心一个假意的寒暄中过去了。

宴会快结束的时候,罗氏拿出那早已备好的五千两银票递给汪氏,没说这是还他们的,只说这是她和宁远伯的一点心意。

汪氏愣了一下,连连推据不肯收:“表哥表嫂的心意妾身与老爷收下了,只是家里如今不缺银钱,真的用不着这个。表嫂还是快快收回去吧,您这样客气,往后我们可不敢再上门了。”

跟宁远伯拼酒拼得满脸通红的刘庆远也是大着舌头附和了几句。

罗氏本以为他们是客气,后来就发现他们是真的不想收这钱。

她隐约感到了一丝奇怪,但也没多想,只以为他们是知道自家处境艰难,出于体贴才不肯收。她心里感动坏了,拉住汪氏的手就说出了心里话:“这些钱其实不该说是送的,该说是还的才对。过去这几年我们家没少受你家的帮衬,可惜能力有限,一直也没还上多少。我与伯爷这心里是感激又不安,如今家里情况稍稍好了一些,自然不能再拖着。”

“当然了,这五千两只是一部分,剩下的那些我们也会尽快还上的——你先别说话,我知道你们两口子是真心想帮衬我们,可做生意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家的钱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我们怎么能白白占你家的便宜呢?你与表弟愿意在我家困难的时候伸出援手,我与伯爷已是万分感激。旁的就一句话——要真是为了我们好,你俩就赶紧收下这钱,也好叫我与你们表哥晚上睡个安心觉。”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汪氏再不愿意也只能挤出笑容,一边说客套话一边收下了这五千两。

罗氏很高兴,醉醺醺的宁远伯也傻笑着拍了两下手:“好!好!”

汪氏:“……”

刘庆远:“……”

好个屁好!

夫妻俩脸上端着笑,心里骂着娘地带着一家老小回家了。

***

“老爷,这宁远伯府里肯定发生了什么咱们不知道的事情,不然就他们家之前那穷样儿,怎么可能一口气拿出五千两?”

一进屋关上门,汪氏脸上的假笑就变成了凝重。

刘庆远沉着脸没吭声,踉跄着走到小榻旁坐下之后,才揉着突突直跳的额角说:“……先去给我弄碗醒酒汤来,我晕得厉害。”

姓严的太他娘的会喝了!

看着斯斯文文跟个书生似的,喝起酒来简直就是个酒桶!也不知道那破身体是怎么长的,这么会喝竟然也不长肚子!

刘庆远看看自己跟怀孕妇人似的圆滚腹部,再一想宁远伯那身在富贵堆里养出来的,翩然俊雅不减当年的风姿,脸色越发阴沉。

不过是个除了吃喝玩乐什么都不会的废物,凭什么拥有那种天然高人一等,任凭他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触及的生活?

这对他们这些一直聪明勤奋,力求上进的人来说何其不公!

还有他儿子严绍,那也是个只知道混吃等死成不了气候的,宁远伯的爵位交到他手里只会被他败毁,还不如由他们刘家的孩子来继承。他有信心,他的儿子一定能让宁远伯府重现往日辉煌,甚至更上一层楼!

正这么想着,醒酒汤来了,刘庆远接过喝下,又由着汪氏给他揉了一会儿脑袋,这才感觉舒服了一点。

“自从徐氏跟我们断开联系之后,事情就有点失控了,眼下的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查清楚她的失踪是怎么回事。”刘庆远闭着眼睛,语气低沉地问,“我那好侄子身边那个四方,你今晚找人跟他接头了吗?”

“找了,他说徐氏是背叛主子被发现了,所以被处置了。但这个背叛具体指的是什么,他并不清楚。只说你那表哥表嫂当日为着这事儿发了很大的火,且当下就把人处置了,不曾有过半点的手下留情。事后他倒也暗中打探过,但罗氏身边的人这回不知道为什么嘴很紧,他花了许多功夫都没能打探出什么有用的消息。”

那日事发本就突然,罗氏处置起徐嬷嬷几人来又利落,府里很多人,包括因为扭了腰,一直在屋里躺着的四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等他们知道的时候,徐嬷嬷几人已经被发卖出府了。

倒是也有在场的人知道真相,但罗氏下了死令,不许他们往外说一个字,免得影响英国公府的名声,坏了他们家给英国公府送人情的计划,甚至是因此与英国公府结仇。

至于剩下那些被罗氏叫过来围观徐嬷嬷几人被处置的,也只知道徐嬷嬷几人翻车的原因是背主,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

因此四方是白费了一番功夫。

刘庆远听完这话,只觉得眼前的迷雾更浓重了。

徐氏是罗氏身边的老人,两人之间的情分不同于寻常主仆,徐氏到底做了什么,竟能让罗氏气得半点机会都不给地处置了她?

“会不会……会不会他们已经发现那徐氏与咱们之间的关系了?”汪氏这时突然猜测道,“只是碍于亲戚情面,或者说这么多年咱们家对他们家的恩情,他们不好跟咱们撕破脸,就忍了下来没有挑明,而是选择了还钱跟咱们家撇清关系……”

这个猜测乍看有些道理,但仔细一想却是不可能的。

因为宁远伯两口子根本没有这样的城府和脑子。

尤其是脾气火爆直率的罗氏,要是已经知道真相,就算能忍住不翻脸,她也绝对不可能笑得像今天晚上一样开心自然。

还有他那倒霉表哥,别看他脾气软得像面团,真要发现自己一片真心喂了狗,伤心之余只怕也得扭头就走。

这夫妻俩,都是虽然心软,但眼里容不得沙也做不了假的人。

刘庆远想到这,缓缓摇了一下头:“他们应该还不知道徐氏跟我们之间的关系,不然今晚不会是这样的反应。最大的可能是,他们意外发现了徐氏被人收买,意图暗害严绍那小子的事情,但徐氏出于某些原因,并没有供出我们的身份……”

“这就说得通了!只是这样一来,咱们不就危险了吗?事关严绍那小子的性命,他们肯定会继续往下查的,这说不准哪天就会查到我们头上来……”汪氏脸色微变,有些惶恐地说,“老爷!他们会不会已经疑心上咱们了?只是还不确定,所以才没有表现出来!”

刘庆远眼神一凝:“不可能,那俩蠢货没有这么深的心思。”

汪氏却不敢掉以轻心:“凡事都有万一,这件事关系到的可是他们唯一的儿子的性命!而且如果不是疑心上咱们了,他们为什么早不还咱们钱,晚不还咱们钱,偏偏这个时候……我看他们就是想先把欠咱们的钱给还了,日后好清算!”

刘庆远的脸色猛然阴沉了下来。

这几年他一边让人暗中打击宁远伯府名下的各种产业,致使宁远伯府渐渐入不敷出,一边又在宁远伯府困难的时候大笔大笔给他们送“孝敬”,为的就是让宁远伯两口子记住自己“雪中送炭”的恩情。如此等严绍那小子“意外病逝”后,他们不得不过继嗣子的时候,必然会优先考虑他们家的孩子。

——让自己的儿子脱离卑贱的商贾身份,成为下一任的宁远伯,这就是刘庆远最终的目的。为此他费尽心机,甚至不惜砸重金购买了乐逍遥这种罕见的毒,就为了悄无声息地处理掉严绍这个绊脚石。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可就在徐氏失踪之后,一切就隐隐脱离了他的掌控……

刘庆远本就有些不安,因为接风宴上严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表现,心里更是说不出的烦躁。这会儿听了汪氏似乎颇有道理的分析,他一颗心不由紧紧揪了起来。

不过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刘庆远就稳住心神,有了决断。

“既然理不清头绪,那就快刀斩乱麻吧。”刘庆远转着手上戴着的玉扳指,眼中隐隐透出了一点寒光,“只要严绍那碍事的小子‘意外地’,‘毫无疑义’地死了,一切就都死无对证了。”

汪氏心中一悚,本能地有些害怕,但一想到计划成功后,她心爱的小儿子就能继承宁远伯的爵位,成为真正的贵族子弟,这点害怕又瞬间被兴奋代替了。

“老爷说的是,只是乐逍遥显然是不能再使了,咱们又是初到京城,在这里尚无根基,这……要怎么做才不会引起怀疑呢?”

“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京城里的鬼,想来也不会清高到哪里去。”刘庆远思索半晌,终于露出了今晚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听说京城郊外的长明观旁有一片桃花林,眼下花开正艳,是难得一见的好风景。你我初来京城,还未曾见识过这样的景色,不如过几天等一切都安顿好了,邀上表哥一家去祈个福赏个花吧。”

作者有话要说:宁远伯&罗氏:说不来你们可能不信,我们着急还钱纯粹是因为善良。

徐嬷嬷:还有咱们之间的关系,其实他们也一点都不知道。

正在疯狂脑补并蠢蠢欲动准备作死的刘老爷:……???

ps:这章也随机抽30个幸运小红包,宝宝们记得留言鸭(〃'▽'〃)

-------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urasaki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asoilove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推荐热门小说世子不容易,本站提供世子不容易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世子不容易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0章 下一章:第22章
热门: 虐渣剧情引起舒适 和深渊魔主同名后 重生:千金狠嚣张! 穿成炮灰替身后我怀了崽 叶落淮南 穿成强吻校草的恶毒男配[穿书] 妻子的外遇 至高降临 师傅门前桃花多 九星杀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