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荆无忧侧对着这边,没有看见严绍。严绍见她收下那青年的东西后就冲他挥挥手走人了,也没跟上去,只挑眉扫了她身后那家名为玲珑阁的商铺一眼,转身吃饭去了。

虽然荆无忧是他名义上的未婚妻,跟别人谈恋爱有给他戴绿帽的嫌疑,但我们严总毕竟来自恋爱自由,婚姻自由的21世纪,对指腹为婚这种封建糟粕完全没有认同感。要是荆无忧真有了喜欢的人,他并不介意成人之美。反正他也没打算娶老婆,更别说对方还是个年纪比真实的他小了将近一轮的未成年。

严绍想着就把这事儿丢开了,高洋也没发现他刚才那几眼的停顿——虽然接收了高扬的记忆,但高扬以前不常出门,并不认识荆无忧,再加上走得久了身体有些脱力,可怜的高特助这会儿只想赶紧找地方坐下休息。

两人难得悠闲,不赶时间地吃了一顿饭。

酒足饭饱后,高洋兴致勃勃地说:“这酒楼的饭菜味道不怎么样,环境也一般般,老大,要不咱琢磨琢磨,在这开个连锁酒店吧。反正经营模式什么的都是现成的……”

高档连锁酒店是严氏集团的重要产业之一,高洋对这一块儿的业务很熟悉,话头一开就蹦出了一连串的东西。

严绍没搭话,等他说完才懒洋洋地看了他一眼:“首先,你得有命搞。”

瞬间噎住的高洋:“……哦。”

他有点悲伤,想他上辈子身体是多么地健康,手脚是多么地灵活,这辈子却穿成了一个身体虚弱,多走几步路都会眼前发黑的病秧子,还各种被人惦记着脆弱的小命,真是太惨烈了。

不过虽然身体不好,但他的头不秃了啊!

无意中摸到自己因为久病而略有发黄,但却十分浓密的头发,上辈子年纪轻轻就已经有地中海趋势的高特助心情瞬间恢复晴朗。

“对了老大,你那边情况怎么样?根据我这身体的记忆,宁远伯府的情况还挺简单的,没有高家这么复杂……”

“嗯,”严绍没什么表情地喝了口茶,“就是多了个爹多了妈还多了个未婚妻而已。”

高洋一听就知道他不大喜欢这些突然多出来的家人,他其实也有点不适应,毕竟上辈子孤家寡人,无牵无挂惯了。

他想了想,说:“那就当甲方爸爸供着吧,不管怎么说,咱都是占了人家儿子的便宜。”

严绍“嗯”了一声,又把乐逍遥的事儿简单地跟他通了一下气。

高洋听完,终于知道之前那股酸意从何而来了,他哈哈大笑,胆大包天地拍了拍老板的肩膀安慰说:“老大你别怕,等我养好身体,我保护你。”

严绍:“……滚蛋。”

等他养好身体,他的坟头草只怕都得一人高了。

***

做戏要做全,两人又随口闲聊了一会儿,就起身回宁远伯府画画去了。

只是刚走进前院,严绍就听见了一个看似无奈实则带了几分逼迫的声音:“小人也只是奉命行事,若是完不成任务,小人是要挨罚的。伯爷您待人一向宽宏,还请莫要为难小人啊!”

“不过是晚些时候再给你们送去,又不是不给了,怎么就是为难你了?我看故意为难人的,分明是你才对!”随之响起的是一个苍老有力,带着些许恼怒的声音。严绍认出这是府里的老管家海叔。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不过就是一千两银子,何必闹成这样呢?”

这时他那便宜爹也说话了,严绍听着他斯文软和,听起来就很好欺负的声音,眼皮不由自主地抽了一下。

“什么情况?一千两可不是个小数目啊,”高洋低声说,“老大,你要不要过去看一眼?”

严绍不是很想去,他向来不喜欢多管闲事。然而高洋一直在他耳边念着“甲方爸爸,甲方爸爸”,他嘴角微抽,到底还是抬腿轻踹了他一脚,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去了。

这年头讲究家丑不外扬,高洋虽然很好奇发生了什么事,但也知道自己不方便跟过去,就叫了个路过的丫鬟,让她先带自己去严绍的院子了。

而这厢,严绍没走几步就在不远处的小花园里看到了便宜爹,老管家和一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脸上赔着笑,但神色并没有特别恭敬,尤其是那四下乱瞟的眼睛和微抬的下巴,更是隐隐透出了几许散漫和倨傲。

严绍目光扫过他,抬步走了过去:“什么一千两?”

“绍儿你回来了?”宁远伯一看见他就忍不住念叨,“你刚才去哪儿了?你这身子还没好完全呢,不要急着往外跑……”

严绍:“……”

严绍直接屏蔽了他,转头朝海叔看去。

海叔比便宜爹靠谱多了,三言两语就说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这中年男人姓陈,是城中一家专门卖奇花异草的店铺——百花坊的掌柜。

他今天上门,是来要账的。

作为一个合格的“花痴”,宁远伯常常在百花坊一掷千金,然而他身上不可能时刻带着那么多钱,再加上经常会去买点养料啊,种子啊之类的零零碎碎的东西,陈掌柜便说可以先记账,等每个月月末的时候再结算。

宁远伯觉得这主意挺好,就答应了。

双方已经愉快地合作了一年多,一直没出什么问题。直到今天,陈掌柜突然上门,说希望这个月能提前几天结算,因为主家要派人来查账,并给了他们这些掌柜一天的时间,让他们把这个月还未结清的账目提早结清楚,免得到时候因为账目对不上,生出不必要的误会来。

事出有因,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宁远伯自然不会为难他。

然而府里库房的钥匙都在罗氏那,而罗氏这会儿正在休息。宁远伯知道她昨晚熬了一宿没睡,不舍得吵醒她,便对陈掌柜说,晚些时候等罗氏醒了再取了钱让人给他送去。

可陈掌柜却以时间紧迫为由,看似恳求实则逼迫地让宁远伯马上就把这账给结了。

海叔这才恼了——这姓陈的简直半点儿都没有把他家伯爷和夫人放在眼里!

“冤枉,这可真是冤枉啊,小人哪敢对伯爷与夫人不敬呢?实在是因为上头催得急,小人这也是没办法啊!”陈掌柜苦着脸唉声叹气道,“几位有所不知,这回奉命来查账的,是平日里最受我们夫人倚重的赖妈妈。这位赖妈妈是个急脾气,要求严格,也从不讲情面。小人实在是不敢得罪她,若是得罪了她,她回头与夫人一说,夫人再与我们国公爷一说,你们说我这、我这还能有活路吗?”

百花坊是英国公府的产业,他口中的国公爷和夫人,指的就是英国公夫妇。

英国公秦源是今上心腹,手握重兵,在朝中地位超然。英国公夫人也是出身名门世家,娘家势力庞大,这陈掌柜看似是在卖惨,其实却分明是在拿主家的身份威胁他们。

严绍眯眼,想说什么,却被宁远伯抢先了:“罢了罢了,你们替人办事,也是不容易。”

他迟疑片刻,看向海叔,“这样吧,海叔,你替我去一趟东顺茶坊……”

话还没说完,海叔就不赞同地低叫了一声:“伯爷!”

东顺茶坊,他记得那是刘家的产业——刘家就是宁远伯那个富商表弟家。

严绍挑眉,有点不明白便宜爹为什么会让海叔去东顺茶坊。但眼下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他看着陈掌柜,终于开了口:“爹,你买什么东西买了一千两?账本呢,拿来我看看。”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陈掌柜回神之后更是差点笑出声——账本,就他这种不学无的废柴,他看得懂么他?!

“陈掌柜这么看着我做什么?你这上门要账,不会连账本都没带吧?”

见他竟还不耐烦地催促了起来,陈掌柜心下讥讽,面上却还是拿出账本递了过去:“世子说笑了,这就是您要的账本,伯爷在百花坊里花出去的每一笔花销,小人都仔仔细细地记在这上头了,您请看。”

他是笃定了严绍看不懂才敢拿出来,然而我们严总是个高智商的理科天才,虽然不完全了解眼下的物价,但还是很快就适应了这种老旧的记账方式,并在里面发现了多个算法上的漏洞。

这是一本乍看没问题,其实宰人于无形的假账。

严绍粗略地估计了一下,光这个月的一千两里被错算的数额,就有至少两百两——这还是在这上面记录的东西物价、数量都正常的前提下。

“……”

严绍看向被人坑得满脸血还半点不自知的便宜爹,有那么一瞬间,差点没忍住自己的暴脾气。

这府里管账的人都是猪吗?!这都一年多了,居然愣是一点不对劲都没有发现!

“绍儿,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见儿子脸色突然臭得厉害,宁远伯有些不解,忙问道。

严绍没回答他,只冷笑一声,“啪”的一下把那账本摔在了陈掌柜脸上:“整本都是假账,你这不仅是把我们宁远伯府当冤大头,还把我们当成傻子了是吧,来人,把他给我绑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现在的盐勺:小丫头早恋了?哦,关我屁事。

未来的盐勺:……那个野男人是谁?干嘛的?你们认识多久了?他想干嘛?!

---------

【感谢大家的霸王票和营养液么么哒】

murasaki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5-04 14:13:41

清酒。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5-04 16:56:47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5-04 21:08:10

推荐热门小说世子不容易,本站提供世子不容易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世子不容易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6章 下一章:第8章
热门: 长相思2:诉衷情 为你打开时间的门 乡村小无赖 武逆九天 第一夜的蔷薇Ⅱ·逆光 重紫 全世界都在磕我和影帝的cp 如果这一秒,我没遇见你 雄霸天下 穿成短命炮灰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