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别看荆无忧年纪小,其实主意比谁都正,墨清见她态度坚定,到底没有再劝,只无奈又怀念地叹了口气:“你这倔性子,与你娘真是一模一样。”

荆无忧一怔,眼睛弯了起来。她喜欢别人说她像她的爹娘,这让她觉得自豪。

只是想到至今还背负着污名,在九泉之下得不到安息的家人,她脸上的笑容就渐渐变成了不安。

“舅舅,你说我爹娘,祖母,还有叔叔伯伯和哥哥嫂嫂,他们会怪我吗?我没有选择帮他们报仇,而是带着长安懦弱地躲了起来……”

墨清抬手拍了她脑袋一下:“小丫头,年纪不大,想的倒是挺多。报仇这么大的事,哪是你一个小毛孩子办得了的?你要真去犯那个傻,他们才会被你气活呢。”

荆无忧抬起头,清澈无垢的眼睛里隐隐压着一抹沉重。

墨清心头一叹,面上却是风情万种地撩着耳边的发丝笑了起来:“行了,对他们来说,你和长安好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把小长安养大,他是你大哥唯一的血脉,也是你爹娘最疼爱的孙子,我们当年好不容易才保住他的小命,如今也不能大意,小家伙毕竟还小。至于其他事儿,有我呢,等回头时机到了,舅舅肯定带着你亲自手刃那些个王八羔子,给你全家报仇。”

他长得好,扮女子一点儿也不违和,尤其是这般妩媚娇笑的样子,更是带着某种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魅力。荆无忧眼睛直了一瞬,末了才从美色中回过神,郑重地点了一下头说:“好。”

“这才乖。”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荆无忧才起身说:“我去一趟玲珑阁,您有什么要带的吗?”

墨清想了一下说:“给我带点胭脂水粉吧,要千金堂的,它家的好用,不伤皮肤。”

荆无忧:“……好的。”

自从开始假扮女人之后,舅舅就活得越来越精致了。

墨清不知她的想法,说完问道:“你去玲珑阁,是去见那位玉老板?”

荆无忧回神点头:“前些天闲着无事,做了个十八环,我想拿去给他看看。”

十八环是时下流行的一种叫做九连环的玩具的复杂版,荆无忧自己捣鼓出来的。至于玉老板,是城东一家名为玲珑阁的玩具商铺的老板。荆无忧与他相识于偶然,后来见他对自己闲着无事时做的一些小机关小玩具感兴趣,便与他做起了生意,借此赚些银子补贴家用——外人不知道,她却很清楚,宁远伯府如今也就只剩下表面风光,内里其实早就不行了。

人丁不兴,不受帝宠,这是宁远伯府最致命的弱点,加上宁远伯两口子和严绍这个世子又都是花钱如流水却不善养家的,可不就渐渐坐吃山空了么。要不是宁远伯有个表弟是宁川富商,平时常有孝敬,只怕表面的风光伯府都维持不住了。

荆无忧想到这有点发愁,这样下去不是事儿,她得想办法多赚点钱才行。

可她实在没什么做生意的天赋,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点子。墨清就更别说了,他性格疏阔洒脱,是个有琴有酒万事足,颇有魏晋遗风的潇洒浪子,赚钱这么俗的事,对他来说太为难人了。

两人相对无言,最后荆无忧只能先把这个念头收起来,办正事儿去了。

***

严绍不知道自家童养媳是个有秘密的人,他对这个世界的一切认知都源于原主的记忆,而原主的脑子里除了吃喝玩乐,其他什么有用的东西都没有。

严绍很嫌弃这小智障,把他的记忆从头到尾地捋了一遍之后就不再去翻了,只叫来候在门口的小厮四方,看似随意地跟他说了几句话。

有什么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小厮,几句话下来,严绍发现这个四方虽然长相憨厚,年纪也不大,但歪心眼很多,为人也很滑头。最重要的是,因为是贴身小厮的缘故,他对原主非常熟悉也非常了解,甚至于只要一个眼神,他就知道原主想要什么。

严绍当然不可能把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只是眼下这无缘无故的,不好马上把人调走,他便只在了解得差不多之后,懒洋洋地往床上一靠说:“我想睡会儿,你出去吧。”

“是,那世子您好好休息。”

四方说完就下去了,严绍躺着想了一会儿事情,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毕竟刚在鬼门关里溜达了一圈,这具身体多少有些虚弱。

一觉醒来已经日晒三竿,严绍习惯性去摸手机,没摸到,下意识抬手看手表,也没看到。

“……”

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再也没办法享受现代便利生活了的严总脸色一黑,没忍住骂了句脏话。

“世子您醒了,”就在这时,四方听到屋里的动静进来了,“这是厨房刚送来的鸡丝粥,您喝点?”

严绍忍下心头躁郁,没什么表情地“嗯”了一声。

四方以为他是起床气发作,没觉得奇怪,只一边伺候他喝粥,一边像往常一样说起了府里府外的新鲜八卦。

严绍更烦躁了,刚想找个借口让他滚蛋,四方突然惊奇道:“对了世子,隔壁高家出了一件奇事,就他家前儿晚上溺水而亡的那位大少爷,昨晚突然死而复生了!”

死而复生?

严绍对这话题正敏感,闻言倏地看了过去:“具体什么情况?”

四方被他锐利的眼神吓了一跳,可定神一看,却发现自家世子还是刚才那副懒洋洋的样子,身上也没有他感觉到的那种令人心惊的压迫感。

……难道是昨晚没睡好产生幻觉了?

四方心里嘀咕,嘴上飞快地把高家的事简单说了一遍。

高家是今上同父异母的妹妹,庆阳长公主的夫家。高家家主,即庆阳长公主的驸马高嵩和庆阳长公主孕有一子,正是四方口中那个失足落水没了性命,却又不知怎么死而复生了的大少爷。

不过原主跟这位大少爷不熟,因为那是个自幼就体弱多病的病秧子,平时很少出门,倒是他家庶出的二少爷高畅,原主跟他关系还行,因为两人都喜欢斗蛐蛐。

不过这会儿,严绍的注意力不在高畅身上,而在那位死而复生的大少爷高扬身上,因为那天和他一起攀岩的他的贴身特助,也是姓高名洋。

虽然此洋非彼扬,但这又是同音又是死而复生的,是不是也太巧了点?

想到这,严绍眸子微闪,放下手里的瓷碗起了身:“你一说我突然想起来,我这都好几天没去找高畅斗蛐蛐了。走吧,去高家看看。”

四方一愣,为难道:“可您这病才刚好呢,夫人也说了不让您出门……”

“我没事,至于我……娘那,别让她知道就行了。”荆无忧说过,那什么乐逍遥,只要及时吃下解药就行,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所以严绍并不担心自己的身体。倒是爹娘这种称呼,他叫得实在有些别扭。

不过事已至此,再别扭也得习惯,严绍认命地走到衣柜前,从一堆颜色鲜艳,款式花哨,怎么看怎么俗气的衣袍中,艰难地选出了一件天青色的梅花纹圆领长袍穿上。

“可您昨晚发病的样子那么吓人,这才过了多久,真就没事了吗?这万一身体里还有残留的毒素可怎么办?依小的看,还是等休息好了再去吧……”四方拦不住严绍,只能一边伺候他穿衣一边念叨。

严绍本来没认真听,直到他脱口说出“毒素”两个字,他才猛然一顿,眼睛眯了起来:“什么毒素?大夫不是说,我是被人下了过量的助兴药才会昏迷吗?”

“啊,”四方有一瞬间惊慌,但很快他就解释道,“小的说的就是助兴药,都说是药三分毒,那玩意儿药效又猛,可不就跟毒一样么?不过世子您说,那药到底是怎么进到您口中的?咱根本就没碰过啊……”

严绍看着他没有说话,好半晌才不动声色地扫过他不自觉乱扣的右手食指,学着原主的样子冷笑道:“谁知道呢,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在背后阴我,老子非要了他的狗命不可。”

四方心下有一瞬发憷,但见他没有再追问,又很快放松下来,陪着他骂了几句。

严绍目光晦暗地看了他一眼,没再说什么,提着原主最喜欢的一只蛐蛐出门了。

作者有话要说:四方:不怕不怕,我家世子是个四肢不发达头脑也不发达的蠢蛋,肯定发现不了我干的坏事。

盐勺:……哦,是吗?:)

-----

【感谢大家的霸王票和营养液么么哒】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5-01 18:45:35

清酒。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5-01 19:29:39

murasaki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5-01 20:57:36

推荐热门小说世子不容易,本站提供世子不容易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世子不容易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章 下一章:第5章
热门: RUIN逆战,光源圣辉 拥抱谎言拥抱你 本座是个反派/弑神刀 有匪 一剑凌尘 太平 穿成亿万总裁他前妻[穿书] 神魔天尊 藏身孤星的你 穿书成替身后撩到万人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