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最终两人也没得出什么有效的结论。

荆无忧显然也没指望这蠢蛋未婚夫能自己发现什么,把他说的昨天和他一起玩的那些人挨个记下之后就走了。

不过出门没几步,她又折了回来:“这件事我会帮你查,你别告诉伯爷和芳姨,免得他们担心。”

严绍看了她一眼,没觉得意外。

别看这小丫头年纪小,可接受能力也好承受能力也好,都比被家人娇生惯养着长大,没吃过什么苦的原主爹妈强多了。

她这是怕宁远伯夫妇担心,更是怕他们会吓坏。毕竟老两口努力了大半辈子也只得了原主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儿子,这要是知道有人正躲在暗处磨刀霍霍地想宰了这小子,不定得吓成什么样。

至于原主,他熊是熊,可却是个窝里横,在这种生命已经明确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按说早该吓得跑去跟爹妈哭诉,让他们给自己做主了。但严绍做不出那种抹着眼泪满院子大呼小叫的蠢事,便只斜着眼睛质疑道:“你帮我查?你一个小丫头上哪儿去查?”

荆无忧慢吞吞地看了他一眼:“事在人为,只要想查,总会有办法的。”

说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又脸色一肃,带点吓唬意味地说,“另外这回没成功,那人肯定还会再对你动手,你近日安分些,少出门,免得不明不白丢了性命。”

严绍:“……”

这语气,她真是把原主当成了未婚夫而不是儿子吗?

他嘴角微抽,片刻才道:“我可以不把这事儿告诉我……爹娘,但你得答应我两个条件。”

正在想他要是不肯,她就揍到他答应为止的荆无忧一愣:“什么条件?”

“第一,你要是查到了什么线索,得先告诉我,不能擅自做主,免得打草惊蛇。”凶手费这么大心思杀原主,所图肯定不小。在彻底摸清对方的身份和目的之前,严绍不会贸然出手,他的行事作风,向来是滴水不漏,力求一击必中的。

荆无忧有些惊讶,显然是没想到他能说出这么有水平的话。

之前一闪而过的怪异感再次出现,她拧眉看着身前的少年,发现今天的他不仅性格沉稳了不少,脑子也比平时好使很多,看着就跟变了个人似的……都说磨难使人成长,难不成是被这回的事情吓到,终于长进了?

想到这荆无忧有点欣慰,要真是这样,那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可以。”虽然觉得让他知道线索只会徒增他的烦恼,但他是当事人,又难得上进一回,想要自己解决问题,她当然不会拦着。事实上,她觉得他就是经的事儿太少,被家人保护得太好,才会养成如今这让人看了就想摇头的破性子。

“那第二个条件呢?”

“第二……”不好一下子在性格上做出太多改变,严绍伸出手,学着原主的样子贱贱一笑,“封口费谢谢。”

荆无忧:“……”

荆无忧:“???”

说好的长进了呢?

搞了半天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

荆无忧面无表情地捏着自己被掏空的钱袋子回了梨香院。

梨香院是她的住所,就在严绍所住的揽月轩对面。整个院子看着不算大,但布置得十分雅致,尤其是进门处右手边那棵亭亭如盖的梨花树,更是给人一种如梦似幻,清幽如画的美感。

此时正有一约莫四五岁的小男娃在梨花树下玩耍,荆无忧看见他,因为破财而发僵的脸色终于好了一些。

“无忧姑姑,你回来啦!”小男娃长得粉雕玉琢,很是可爱,就是小胳膊小腿的看起来有些瘦弱。看见荆无忧,他很高兴,忙拿着手里的小风筝蹬蹬蹬地跑过来献宝道,“这是祖母给我做的小鹰风筝,它可厉害啦,自己就能跟着风飞起来!”

荆无忧看着那虽然做得很小,但整体看起来却霸气又鲜活的小鹰风筝愣住,半晌才收回视线,冲他弯了一下眼睛说:“这么厉害啊,那你可要好好保护它,别弄坏了。”

小男娃珍惜地摸了摸小鹰的翅膀,郑重点头。这时丫鬟晴荷端着一碗汤药走了过来,他一看,忙跑去旁边的石凳上坐下,然后不用人说,自己接过那瓷碗就把里头闻着都苦的汤药喝了个干净。

那乖巧懂事的劲儿看得荆无忧心口发疼,赶紧拿出身上常备着的蜜饯喂给他。

小男娃含着甜甜的蜜饯笑得眼睛弯弯,他从懂事起就每天都要喝这种苦苦的药,早就习惯啦。

荆无忧陪着他在院子里玩了一会儿,又叮嘱了晴荷几句,这才起身往院子东边最角落里那间厢房走去。

“干娘,您醒着吗?”

“嗯,进来吧。”

厢房里传出一个心不在焉的女声,荆无忧推门而进,看见了一个侧对着她坐在窗边的妇人。

妇人瞧着三十多岁,长相美艳,风韵犹存,这会儿正拿着本破破烂烂的书在看,身前的案桌上还堆着一堆形状不一的木头块和榫卯零件。

她便是方才那小男娃口中的“祖母”了。

众所周知,当年荆家出事,府里仆从树倒猢狲散,只有荆夫人的陪嫁丫鬟莫氏带着儿子一家留了下来。后来荆无忧北上投奔宁远伯府,也是莫氏一路护着她,甚至为此牺牲了自己的儿子和儿媳,只留下一个才刚刚满月的孙子。

因为这事儿,荆无忧一直拿祖孙俩当至亲看待,不仅让他们和自己同吃同住,还认了莫氏做干娘。宁远伯府众人也因此尊称妇人为莫娘子,而不是随随便便的莫氏。

“这都多少天了,您怎么还在研究这个?”荆无忧走上前看了那堆零件两眼,顺手从里头挑出一个榫头和一个榫眼,咔嚓一声组装了起来。

“别动,”莫娘子拍开她还想继续的手,“我答应了长安,要给他做辆会动的小木车当生辰礼物的,你别给我捣乱。”

长安就是刚才那小男娃,荆无忧眨了下眼,耿直地说:“可就您这速度,来不及吧?”

这都折腾大半个月了却连个雏形都还没弄出来什么的,小长安的生辰可只有不到十天了。

莫娘子:“……”

无法反驳,但她还是不甘心,忿忿挣扎了一句:“老子好歹是墨家传人,区区小木车而已,我就不信我捣鼓不明白!”

荆无迟疑了一下,不怎么有信心地说:“那您加油,要是实在搞不定就跟我说。”

说完又小声提醒,“还有,您现在穿着女装,应该自称老娘,不是老子。”

莫娘子:“……”

莫娘子低头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假胸,不想理她了——没错,看起来美艳成熟,风韵犹存,浑身上下充满女性魅力的莫娘子,其实是个大老爷们假扮的。

大老爷们名叫墨清,真实身份不是荆无忧母亲的陪嫁丫鬟,而是荆无忧母亲的义弟,荆无忧以前管他叫舅舅。

这会儿兀自挣扎了半晌之后,舅舅大人的耐心终于告罄。只见他自暴自弃地把手里的古籍往案桌上一扔,仰天长叹了一声:“老天爷这心眼真是偏到咯吱窝去了,你说你这丫头不过就是听我说了些皮毛,看了我几本书,竟就能无师自通,举一反三了。这逆天的天赋,简直叫人羡慕嫉妒恨……”

“您不是没有天赋,而是没有兴趣。但凡对老祖宗留下来的这些东西有半点兴趣,您都肯定比我厉害。”

众所周知,古时有墨家,精于机关制造,为天下惊。后因朝代更迭,墨家渐渐没落,墨家机关术也渐渐失传,只留下诸多传说。

但其实墨家血脉并没有就此断绝,墨家机关术也没有完全失传,墨清就是墨家嫡系出身,荆无忧说的“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是的就指墨家机关术。

至于明明是舅舅,为什么却要男扮女装以干娘的身份留在宁远伯府……

想起那段惨烈的往事,墨清看了荆无忧一眼,没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摆手说:“行了还是你来吧,我给你打下手。另外那姓严的臭小子怎么样,死了没?”

荆无忧:“……”

荆无忧有点无奈,看着他说:“您就不能盼着他点儿好?”

“不能!”墨清雌雄莫辨的脸一拉,冷笑,“小王八蛋整天就知道出去鬼混,从来不拿正眼看你,在他爹娘面前也没个人样儿,如今竟还碰起了那等腌臜玩意儿,差点把自己的小命都给玩没了!这样一个废物点心,给你提鞋都不配,更别说娶你了!当年要不是……”

“舅舅,”荆无忧压低声音打断他,“他没有碰那些助兴药,他是被人下了乐逍遥。”

“乐逍……”墨清一愣,惊道,“你确定?!”

“昨晚我就有些怀疑,只是不敢肯定,所以没跟你说。”荆无忧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简单概述了一遍,然后才道,“方才我仔细问过他,基本可以确定了。”

墨清惊疑不定:“乐逍遥可不是轻易能弄到的东西……”

“是,所以一开始我才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判断错了。”

但事实证明,她并没有弄错。

荆无忧垂下眼睛,嘴角紧紧抿了起来。没有人比她更了解乐逍遥,因为它曾害她失去过最亲的人。如今,它竟又出现在了她身边……

墨清也想起了那件事,他脸色难看地低骂了一句:“臭小子,一天到晚的净知道惹祸!”

“我在想对方是不是冲我们来的……”

荆无忧话还没说完,墨清已经摇头:“要真冲我们来的,没必要经过他,你不要多想。”

荆无忧一想也是,心下松了口气。

这些年她欠宁远伯夫妇的已经够多了,不能再连累他们。

“这件事我会找人去查,你安心等消息。”墨清说完又正色道,“你跟那小子的婚事也是时候找个借口处理掉了,你都十六了,总不能一直这么耽误下去……”

荆无忧一愣:“舅舅,我没想过嫁给别人。”

墨清脸色一黑:“你说什么?你真打算嫁给那臭小子?!”

荆无忧理所当然地点了一下头:“他平日里是有些荒唐,但您别担心,我会想法子教好他的。”

墨清被她严肃得跟学堂里的夫子一样的神色看得噎了一下:“……不行,这事儿我不同意。”

“舅舅,”荆无忧抬头看着他,“伯爷和芳姨对我和长安有再生之恩,我不能忘恩负义。”

墨清冷哼:“就算要报恩,也用不着拿你的终身大事去赌,你和那小子的婚约不过咱们搪塞外界的一种说法,又不是真的……”

“话已经说出去,总是要圆上的,不然到时候怎么解释?”荆无忧摇头,“就算有法子解释,我也不想看到芳姨烦恼忧心。”

宁远伯府虽有爵位却不得皇帝看重,近年来早有没落之势,严绍本身又荒唐,在外头名声臭得很。这样的情况下,哪个好人家会把姑娘嫁给他?就算真有那一时昏了头的,就严绍那破性子,小两口之间的关系只怕也好不了。到时候家里一乱,受累的还是伯爷和芳姨。

荆无忧感激宁远伯夫妇的收留之恩,更感激他们这些年来的真心相待,她是打从心底里希望他们的下半辈子能过得和前半生一样快快乐乐,健康无忧,也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帮他们分担忧愁,将来替他们养老送终。所以严绍再荒唐她也不会介意,横竖她娘说了,男人不听话不要紧,打一顿就好了。一顿不行,那就两顿,反正只要她有心,总能把他教好的。

墨清:“……”

墨清沉默之余不知怎么的,突然有点同情严绍。

这娶的好像不是媳妇儿,是祖宗啊。

作者有话要说:女装大佬舅舅: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送你一首《凉凉》吧。

盐勺:……

五月啦,仙女们五一快乐,玩得开心鸭!(〃'▽'〃)

-------

【感谢大佬们的霸王票和营养液鸭,么么哒】

ladyhaneulso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4-30 10:07:25

16287294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9-04-30 10:47:40

人生何处不躺枪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9-04-30 11:05:27

人生何处不躺枪扔了1个火箭炮 投掷时间:2019-04-30 11:07:03

花花花花花花扔了1个手榴弹 投掷时间:2019-04-30 11:07:58

花花花花花花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4-30 11:08:19

尼尼的线上老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4-30 12:49:17

尼尼的线上老婆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4-30 12:49:44

murasaki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4-30 15:16:21

murasaki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4-30 15:20:30

小院子扔了1个地雷 投掷时间:2019-04-30 21:46:21

推荐热门小说世子不容易,本站提供世子不容易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世子不容易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章 下一章:第4章
热门: 听说我们不曾落泪 会有天使替我爱你 乡村大国手 刀镇星河 乡村娃的梦想 我以为我们在恋爱 中校大人结婚吧 天配良缘之商君 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 当我怀了最后一只神明崽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