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第3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你还装!大夫都说了,你昨晚会突然昏倒,就是因为喝了酒还吃了那种东西,以致气血逆行,险些丧命!”罗氏又气又怕地说。

荆无忧也是抿着小嘴看着他,一脸“你真是太胡来了”的谴责模样。

严绍:“……?”

严绍敏锐地察觉到了一点不对,他仔细翻看了一下原主的回忆,确定他昨天只是和几个狐朋狗友一起喝了酒,并没有碰罗氏口中的所谓助兴药。席间倒是来了几个助兴的歌姬,但原主也就是拉着她们划了一会儿拳,调了一会儿笑,然后醉醺醺地睡过去了。

再醒来,他已经被小厮扛回家。

至于这之后轻薄荆无忧的事,原主一直不怎么喜欢荆无忧这个在他眼里“又凶又呆,小小年纪就老气横秋,一点都不可爱”的未婚妻,可昨晚却莫名其妙地对她有了那方面的冲动,虽然一开始是因为荆无忧说话惹恼了他,他才会怒上心头,想着“给这死丫头一点颜色看看”,可后来就有些失控了,意识也变得模糊……

想到这,严绍心里那点不对渐渐扩大。

明明没吃却被大夫查了出来什么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原主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别人下药了。

可对方为什么要这么做?

仙人跳?桃花劫?

不像,因为昨天从头到尾,原主身边都没出现过在这方面有可疑的人。

难道是大夫误诊了?

可能性也不大,事关原主的性命,罗氏等人肯定不会这么草率。而且原主的死,仔细一想也确实有点突兀。

严绍眼睛微眯,心头渐渐沉了下来。

所以原主到底是怎么死的?

***

罗氏不知自家儿子身体里已经换了个芯,更不知道严绍在想什么,又训了他几句,这才感觉心里舒坦了点。

她出身宗室,又是家里唯一的女儿,从小就是被娇养着长大的。哪怕后来家里出了事,风光不再,她也因为及时出嫁免去了被连累的命运。

夫君宁远伯又是个宠妻狂魔,虽然和他儿子一样是个废柴纨绔,没什么大出息,但对罗氏却是一心一意,疼宠有加,家里什么妾室通房都没有。

罗氏这一生堪称顺风顺水,唯一的不如意,就是原主这个儿子。

宁远伯府人丁不旺,已经接连三代单传,为此罗氏的婆婆,也就是宁远伯府已故的老夫人非常重视原主这根独苗,一出生就把他抱到自己身边养着不说,平日里更是捧在手心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宠得跟眼珠子似的。

原主就是这么被养歪的。

这年头非常重孝道,罗氏不能对婆婆表示不满,只能暗中想方设法,希望能把原主的性子掰回来,可惜一直没起什么作用——老太太病故的时候,这倒霉孩子已经十五岁,性格早就成型了。

这些年她没少为他收拾烂摊子,也没少被他气着,这会儿见他竟没有像往常一样不耐烦,也没有再跟自己顶嘴,不由有些意外。

但罗氏没有多想,她昨晚一宿没睡好,这会儿实在是有些累了。

荆无忧见她精神不好,抬手扶了她一把:“太医不是说绍哥哥只要能醒来就没事了吗?芳姨,您去休息吧,我留下照顾他。”

罗氏不知道原主昨晚欺负她的事儿——荆无忧没说。她回神,欣慰地拍拍她的手,语气瞬间从暴风疾雨变成了细风暖阳:“好孩子,你也守了一晚上了,回去歇着吧。至于这混小子,甭管他,让他自个儿待着反省去!”

严绍:“……”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小丫头才是她亲生的呢。不过想到原主那时不时就气得爹妈直跳脚的狗性子,他又觉得可以理解了。

“好,我跟绍哥哥说几句就走,您先回吧。”荆无忧点头,声音轻软,眼睛微弯的样子看起来乖巧极了。

罗氏看得母爱泛滥,忍不住捏了捏她带着婴儿肥的小脸,又对儿子的贴身小厮说了几句看似没好气实则是关心叮嘱的话,这才扭头走了。

荆无忧目送她离开,再转头,脸上乖巧的笑容就变成了肃然。

“你昨儿吃的那种药,谁给你的?”

严绍:“……”

严绍看着这在长辈面前各种软萌可爱,在原主面前却总是跟个小老太太似的管得又严又多,还经常动手揍他的小姑娘,嘴角没忍住抽了一下。

小丫头演技不错啊。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见他眼神古怪地看着自己,半天不说话,荆无忧皱了一下眉,板起肉肉的小脸说,“我问你话呢。”

严绍回神,学着原主的样子斜了一下眼睛:“你问我就要答?凭什么?”

那模样特别欠揍,荆无忧低头看了看自己有点发痒的拳头,想着他刚从鬼门关里回来,忍住了。

“凭你打不过我。”她抬起头,慢吞吞地威胁道,“你若是不好好回答我的话,从今天起我就把你绑在府里,哪儿也不许去。反正芳姨说过,只要能叫你听话,什么法子我都可以使的。”

她说的很认真,显然真是这么想的。严绍:“……”

换做原主,这会儿只怕已经炸毛跟她吵起来了,可我们严总毕竟是个年近三十的成年人,不至于跟这么个小丫头较真。他揉揉微跳的额角,懒得再跟她废话:“你们说的那种药,我压根就没碰过。”

“什么?”荆无忧猛然抬起头。

严绍本来以为她问这个问题是想知道谁带坏了原主,这会儿见她反应大得不仅仅像是惊讶,就敏锐地感觉到了一点不对。

“你……你真的没有碰那种药?”

看着她严肃紧绷的小脸,严绍若有所思,没有马上回答。

荆无忧心里着急,忙说,“到底怎么回事,你老实告诉我,我就把我这个月的月例给你花。”

定远伯夫妇对她就像对自家孩子,每个月都会给她月例。虽然数额不算大,但对花钱大手大脚,身上的银钱总是不够花的原主来说,也还是有点吸引力的。

除了威逼还知道利诱,小丫头倒挺有手段。

严绍挑眉,片刻才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昨天就只跟人喝了点酒,醉倒之后在燕春楼里睡了会儿觉,别的什么也没干。你们说的那玩意儿,我别说碰,就是见也没见过。”

原主虽然是个喜欢到处鬼混的纨绔,但一方面是自己还没开窍,另一方面是已故老太太也怕他年纪轻轻的会弄坏身体,在这件事上管得和罗氏一样严,所以这吃喝嫖赌里的嫖,他是不沾的。平时去风月场所,也就是吹吹牛逼凑凑热闹。事实上,他连童子身都还没破。

荆无忧不知想到了什么,小脸有点发白:“你没碰,身上却出现了过量服用那种药之后才会出现的症状……难道,难道真是乐逍遥……”

“乐逍遥?”严绍搜索了一下原主的记忆,没搜索到这三个字相关的东西。

荆无忧这才发现自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她惊了一下,忙起身说:“没什么,那个,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回来。”严绍怎么可能让她走,起身堵住她的去路,不容拒绝道,“把话说明白,乐逍遥是什么玩意儿?”

荆无忧不想说,但严绍怎么都不肯放行,她又顾忌他的身体不敢对他动粗,只能皱着眉毛妥协道:“乐逍遥是一种从北边儿狄国传进来的毒·药,中了这种毒的人会出现过量服用助兴药后血脉逆行的症状,然后在三个时辰内暴毙而亡。这种毒不难解,但因为十分罕见,显出来的症状又常常让人误会,所以很容易错过解毒时间。昨晚你昏倒之后,我让人去请了大夫,大夫说的几句话让我想起了这种毒,所以我才……”

严绍一听就知道原主十有八九是因为这玩意儿嗝屁的了。

不过这世上居然真的有这种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东西,三观再次被颠覆的严总默默消化了一下,才问:“你是怎么知道这种毒的?”

不是说很罕见吗?她一个深在闺中的小丫头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而且他记得她家是南方的,家里也只是普通书香世家,之所以能和宁远伯府结亲,是因为她爹十几年前曾意外救过南下游玩的原主爹娘。这样的出身,按说是没有机会接触到北狄那么远的地方才有,并且并不常见的东西的。

荆无忧一愣,移开视线说:“我……以前偶然在书上看到过。”

一听就是假话,不过严绍也没深究,只看了她一眼说:“那你觉得给我下毒的人会是谁?”

原主虽然行事荒唐,得罪了不少人,但那都是些小事,不至于招来杀身之祸——更别说对方还用上了这么复杂的杀人手段。严绍来回想了两圈,没发现可疑人选。

荆无忧觉得他这问题问得有点怪,整个人的反应也不大对,但因为心里正乱着,这念头只是一闪而过。她认真地想了一下,说:“不知道,感觉谁都有可能。”

毕竟就他那人厌狗憎的破性子,有时候连她都忍不住想弄死他呢。

听懂了她言下之意的严绍:“……”

作者有话要说:严总:脑阔疼,尊的脑阔疼。

本文更新时间暂定每天中午12点左右。然后为了庆祝开坑,大花在微博上搞了个抽奖送jj币的活动,大家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下哈!(ID:晋江花里寻欢)

推荐热门小说世子不容易,本站提供世子不容易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世子不容易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章 下一章:第3章
热门: 痴傻蛇夫对我纠缠不休 吞天主宰 我在回忆里等你 今天你告白了吗? 东宫 刺青 重生九零末:六岁玄学大师 穿成女配带球跑 设计总监叕翘班了 向导是不是重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