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上一章:第10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说实在话,同一个还没破壳的龙崽去抢灵液,饶是百里戈脸皮够厚,还是有些尴尬。

而他化解尴尬的办法,就是不停的去逗弄龙蛋。

不到两天下来,他就已经越过了烛尤,变成了龙蛋心中最为可怕的人了。

每次见到百里戈,龙蛋便会趴在龙父的怀里试图挡住自己身上的每一处蛋壳,但它越是怂,烛尤就越是眉头紧皱的把它扔给百里戈折腾。

百里戈玩出了乐趣,每日吸收灵液时也不觉得痛苦了,“小龙崽实在是太好玩了,云舒,能再给我找来一个吗?”

在一旁碾碎灵植的裴云舒道:“你将龙蛋当做是随处可见的石头吗?”

“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若让龙崽拜我为师吧?”百里戈灵光一闪,笑呵呵地道,“我可是一个了不得的师父。”

花月不满道:“老祖,你实在是太奸诈了吧,不能给云舒美人做小,就打算用这种方式让小龙崽大人叫你父亲吗?”

“小龙崽大人?”裴云舒好笑道,“花月,你为何这么叫它?”

花月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将灵植洗净递给裴云舒,“云舒美人和烛尤大人还未给小龙崽大人起名,我自然只好这样叫了。”

裴云舒笑着,“何必用尊称?它要是破壳了,还需叫你一声阿叔呢。”

花月眨巴下桃花眼,不着痕迹地上着眼药:“可是烛尤大人他……”

“是烛尤让你这样叫的?”裴云舒眉毛一竖,冷笑着将灵植扔给清风,“我倒是要好好问问他,哪里来的这些华而不实的规矩。”

他风风火火的出了药房的门,花月狡黠地偷笑了两下,清风公子接手着裴云舒的活,也不自觉勾起了唇角。

瞧他们俩如此,百里戈长叹一声,伸手将离得他老远的龙蛋抱在怀中,“小龙崽,瞧瞧这两个人,看起来一表人才姿容不凡,可对你龙父却是恶意满满。恨不得你龙父天天倒霉,时时惹怒你爹爹才好。”

清风“呵”了一声,“你分明最为幸灾乐祸,现在却装起好人模样了。”

百里戈剑眉一跳,眼梢没忍住露出了几分笑意,“我如今装起来这么容易便被看穿了吗?”

小龙蛋懵懵懂懂,但没感觉到爹爹的气息,身子一抖,就奋力想要挣脱抱着它的大掌。

“小东西听话一点,”百里戈即便不能动用妖力,一个成年男子的力气还是将龙蛋掌握得牢牢实实,“陪着本将好好泡上一会儿。”

灵植堆成了一个小山,又慢慢流出晶莹剔透的莹绿灵液,这些灵液一滴就弥足珍贵,此时浸泡在一池之中,从一开始灵力疯狂涌动而来的刺痛到了如今,也只剩下一些羽毛挠下的瘙痒。

龙蛋挣脱不开,正好委委屈屈地由着百里戈抱着,它如今被养得如同火炉一般,抱在怀里舒适极了,百里戈抱着抱着,将下巴抵在龙蛋上认真思索:“有什么办法能把这颗龙蛋拐为己有呢?”

花月洗灵植洗得双臂酸疼,闻言偷偷白了他一眼,“老祖,你之前就打不过烛尤大人,现在妖气也没了,更是打不过了,我劝你还是别打龙蛋的主意了。”

百里戈哂笑,“是如此。”

他们说着话的功夫,裴云舒面无表情的带着烛尤走了进来,烛尤脸色不虞,一双幽深黑眸砸花月身上一闪而过。

花月心底陡然闪现出神龙秘境中那颗狰狞的龙头,他呼吸一窒,恐惧重新袭来,埋着头躲在了清风公子脚下。

察觉到了爹爹和龙父的气息,小龙蛋又开始活泼地挣扎了起来,百里戈抱不住,真的让它挣脱了出去,堂堂一个大妖,竟然连一个没破壳的崽子都奈何不了,百里戈双眼一眯,危险地在龙蛋的身上多看了好几眼。

裴云舒将朝着他扑腾的龙蛋抱起,看向清风公子,“清风,你……”

他话音一停,耳朵敏锐的捕捉到了一道小小的“咔嚓”破壳声。

因为爹爹抱住自己也没把目光投在自己身上,小龙蛋着急地想要吸引爹爹的注意,它用力的拍打着蛋壳,僵硬的蛋壳在它的急切之下,咔嚓裂开了一个拇指大小的裂缝。

听到这声音的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呼吸变得极轻。

可是蛋壳太厚太结实了,龙崽用了吃奶的劲儿也掰不开更大的裂缝,微光从裂缝中透过,但是一个爪子也伸不出去。

裴云舒屏息到了此刻,才心神恍惚地呼吸,他低声叫着:“烛尤……”

烛尤从身后抱住他,将他连同小龙蛋一起抱在了怀中。

“怎么办啊,”裴云舒无措地道,“龙崽没力气了。”

烛尤面色沉了下来,他闪身进入了银镯中的神龙秘境之中,片刻后出来时,平静道:“只能等。”

裴云舒皱眉,轻声同蛋中的小龙崽道:“不急,你会破壳出生的。”

这日之后,裴云舒就将龙蛋交由清风照看,他与烛尤在外寻找药效更好的灵植,三五日回一次春晓谷中,浸泡在灵液中的龙蛋上的那条缝,也变得越来越大了。

时间飞逝,等百里戈克服秘籍上的那段虚弱期重修妖力时,秋日也逐渐走向了冬季。

银装素裹,白雪弥漫天地,小屋之中热气腾腾,众人围聚在桌旁温着小酒下着热菜,破了三指大小洞口的龙蛋裹在柔软毛皮之中,还在努力地破着壳。

百年孕育的龙蛋,破壳尤为缓慢,但对于裴云舒他们来说,时间的漫长并不算什么。

他们有耐心等着小龙崽的出生。

热闹的气息遮掩在屋内,屋外的冷风与雪花漂亮得如梦如幻,裴云舒喝了两口掺了水的酒,面色微红,但神智还是清醒。

“烛尤还需变小一次吧?”

烛尤轻轻颔首,“嗯。”

“那之后便是成龙了,”百里戈感叹道,“那时天大地大,都奈何不了你这条龙了。”

修士不得杀龙,烛尤真的是上天入地谁也不怕了。

说到成龙,裴云舒便好奇道:“我在心魔历练时得知化龙和你们狐狸化人都需要找人求助,传说中称之为‘封正’,可真是这样吗?”

百里戈好笑地摇摇头,“若真是如此,一身修为都为人鱼肉,那我们还修炼什么?只为拼那一线希望,这修炼不修也罢。”

裴云舒眼睛一亮,“那就不是真的了?”

百里戈和花月一起摇了摇头,“不是。”

裴云舒侧头去看烛尤,烛尤微眯着眼,一身的傲气和锐意遮掩不住,“我要化龙,谁能拦我?”

裴云舒心中一动,又掩饰地转过了脸,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么久了竟还会有这种紧张心动的感觉,真是丢死个人了。

酒越喝越是口干舌燥,裴云舒又夹了筷菜,烛尤忽的倾身附下,在裴云舒的侧颊上落下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裴云舒眼睛闪躲,烛尤抱着他,从他手上拿下酒杯,春风得意地扔下一桌子的人,从这屋走到了卧房。

被留下的人面面相觑,又不禁摇头失笑。

一顿饭吃吃喝喝,正要结束时,百里戈却动了动耳朵,朝着龙蛋看去。

清风公子和花月随后,他们目光讶然,直直看向在软窝之中剧烈摇晃的龙蛋。

蛛网一般的裂痕慢慢变大、慢慢扩散,再下一瞬间,只听咔嚓一声响动,厚实和巨大的龙蛋顷刻之间碎得四分五裂。

周身混着粘液的小龙崽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一步没走出去又跌倒在柔软的地面,小龙角顶在头上,龙爪粉嫩,它抱着尾巴,一双金色竖瞳纯真透彻,正懵懵懂懂地看着桌旁的众人。

“啊,”百里戈轻声站起身,朝着龙蛋而来,“竟然出生了。”

龙崽抱着肥嘟嘟的尾巴,察觉到可怕的气息接近了,忙不迭地转头就跑,但它才刚刚出生,一个踉跄,没站稳地脸着地摔在了地上。

还好底下就是毛绒绒的小窝,龙崽一身龙鳞皮实得很,它还想赶快站起来,顺着爹爹的味道逃去,赶快逃离那个恐怖的气息。

“恐怖的气息”却把它给拎了起来。

百里戈将龙崽抱在怀中,丝毫不避讳的从龙爪手中扯开龙尾,好好检查了一番,玩味道:“哦,原来是个雄龙啊。”

小龙崽推着百里戈的大脸,凭着本能的发出一声奶声奶气的龙吟,“吼!”

小嗓子细细弱弱,听起来不像怒吼,像是在撒娇。

本来不喜爱幼崽的清风公子也不由上前走到百里戈身边,垂眸审视地看着这条小龙崽,百里戈正拿着小龙崽的尾巴放在小龙崽的嘴巴前,小龙崽控制不住自己的抱住尾巴嘬了一口又一口的尾巴尖。

百里戈玩得不亦乐乎,清风公子皱眉道:“别玩他了,都要被你欺负哭了。”

龙崽的金眸可怜兮兮,瞧着就让清风公子觉得百里戈跟个恶人一般。

百里戈嘿嘿笑了两声,又从小龙崽嘴里扯下了尾巴,在他快要哭了时,又把尾巴给塞到他的嘴里。

清风公子:“……”

花月在小龙蛋破壳之时就飞快的跑到了裴云舒卧房门前,扯着嗓子道:“云舒美人云舒美人!你快来,小龙蛋破壳了!”

屋内一阵兵荒马乱的响动,裴云舒手忙脚乱地要下床,却被烛尤一手抱在腰间,反手又被扔在了床上。

“快起来烛尤,”裴云舒着急地又要起身,“小龙崽出生了!”

烛尤眼中寒光一闪,更是坚定了不放过裴云舒的决定,他把衣服一扯,埋头压了下去。

美名其曰:“我先替他尝一尝有没有奶。”

一切的反抗镇压在唇齿之间。

就是小龙崽出生了,也要让他明白谁才是裴云舒心中最重要的龙。

在烛尤面前,其他都要靠边站。

在酣畅淋漓之间,裴云舒恍惚之间好像听到了小龙崽在房门外挠着木门在哭,他费力回过片刻心神,就听耳边有人问道:

“云舒,我想和你永不分离。”

潮湿的亲吻密雨一般落下,藏在其中的爱意和情意不需要分辨便能知晓得一清二楚。

裴云舒眼眶微湿,他抬起双手环住烛尤的脖颈,由着心中满满涨涨的情绪填满整个胸腔。

亲人,友人,爱人。

全具此身,还有何求?

他心想,我也想同你永世不分离。

再是世间苦难,有你陪伴身侧,他裴云舒便是什么都不惧了。

前世孤苦伶仃、受尽折磨,这一世甜蜜如糖,裴云舒远远看着就觉得心中欢喜,然后将糖放在嘴里,他才知晓,原来幸福是这般模样。

烛尤,我也真真心悦极了你。

推荐热门小说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本站提供师门上下都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师门上下都不对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04章 下一章:返回列表
热门: 青麟屑 绝世风流村官 穿成男主的夫子后 以牙之名 传奇族长 反派太美全星系跪求不死 兰陵缭乱3(大结局) 绝世剑姬 借我咬一口 余生常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