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上一章:第89章 下一章:第9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裴云舒躲在树上头,看着底下的人在他的眼皮底下往远方跑去。

结界隐藏在树叶波动之间,裴云舒等那些人全都跑了个没影之后,才靠着树干解开了画卷。

画上有他的位置已经空处了一片,裴云舒看了下那三处裂痕,知道烛尤和百里戈能出来,但所需时间一定不少。

裴云舒在画卷之上闻到了血腥气,但却没有看到血滴,若是没记错,他出来时见到的那个花锦门的宗主正在擦去手中鲜血。

难不成是用他的血才将他放出来的?

裴云舒若有所思,收起了画卷,听到下方又有一批人穿过,低头往下一看,这些人衣服上绣出的牡丹张扬高调,一下子就入了他的眼中。

“快!”

“速速通知各堂主,宗主下令不可伤人。”

裴云舒揉揉额角,分出几缕神识跟着他们往各处而去。

自知道自己进了花锦门的老窝之后,即便知道清风公子不是那样的人,但裴云舒却只能怀疑是他将他们三人带到了花锦门之中。

烛尤同百里戈与他都在画中,唯独在外的只有花月和清风公子,怎么能不多想?

探出去的神识将各种消息一一传来,嘈嘈杂杂之间,裴云舒在其中突然听到了一个熟悉至极的声音。

“你说谁跑了?”

裴云舒表情一冷,握紧了青越剑。

是邹虞。

另一道声音响起,“回邹堂主,小人也不知是谁,宗主只交代若是您看到什么古怪的人,千万别伤了这人,将他押送给宗主即可。”

邹虞:“本堂主知道了,你可以走了。”

裴云舒悄无声息地跳下树,宛如一阵风般跟着这股神识而去,眨眼之间,他就来到了一处院落处。

他踩上了树头枝梢,从层叠树叶中往着房中看去。

通知的人正在往外走,裴云舒的神识没有跟着离开,而是留在了邹虞的房中。

那神识化作了裴云舒的眼和耳,化作了他手中的利器。

裴云舒想杀了邹虞,早在狐族秘境中就发誓要杀了他,而邹虞对此一无所知。

他正蹙眉,表情怪异地出着神,不知想到了什么,邹虞的神情逐渐变得阴霾,手中的瓷杯发出不堪承重的碎裂之声。

裴云舒的神识趁此机会,化作无形的利刃从邹虞的后心口处冲去。

邹虞心中猛然升起不妙的预感,他头皮发麻,这种在一次次生死危机中历练出来的直觉让他下意识往旁边一滚。

滚开之后,邹虞朝着刚刚落座的地方看去,只听一声巨响,刻有漂亮花纹的石桌被凭空割出一道深深的刀痕。

邹虞脸色难看极了,他立刻掏出一个防御法宝,深目在周围扫视,不动声色道:“怎么,是哪位前辈想杀我?竟连面都不敢露吗?”

裴云舒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是我想杀你。”

他的声音冰冷如冬,其中的杀意丝毫没有遮挡。

邹虞一愣,流露出掩饰不住的惊异之色,他转身朝后看去,就见裴云舒提剑站在他的身后。

裴云舒手中的青越剑发出急切的剑鸣,灵气如水纹般在这所房间中荡开,每一下,都是对邹虞的威慑。

“裴云舒,”邹虞眉头皱起,眉眼之中的阴郁之色浓沉,“你要杀我?”

裴云舒目光灼灼,他定定看着邹虞,眼中的杀意也不再掩饰,直白白地展露出来:“我不应该杀你吗?”

说完这句话,裴云舒不跟他多谈,他的身上飞出一条捆仙绳,红色的捆仙绳长而细,气势汹汹地朝着邹虞而去。

邹虞躲开捆仙绳,可是躲不开裴云舒的神识,他慢了一瞬,就被牢牢实实地困住,狼狈地摔落在地。

以往他用捆仙绳绑住裴云舒的那幕,现在彻彻底底地反了过来了。

裴云舒提剑走近,邹虞面上有细汗泌出,但他唇角却勾着笑。

“从宗主那跑出来的果然是你,”他动了动身子,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能让你这么想杀我,也是我的本事。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的修为竟然变得如此高深。”

他挑挑眉,含着暗示的话在舌尖滚动:“和那个蛟龙上床了?”

“他的那东西怎么样?”邹虞大大咧咧地敞开腿,“有我这样的能耐吗?”

裴云舒狠狠皱起了眉。

邹虞笑意更深,他舔舔唇,还想要说些什么,深目却陡然睁大,不敢置信地低头,看着胸膛上穿心而过的利剑。

裴云舒抽出剑端,殷红的鲜血顺着利剑滴落在地,不久就积成了一个小水潭。

他垂眸看着邹虞,眉目逐渐舒展开来。

邹虞似乎没想到裴云舒竟然如此利落,他直直看着伤口,又抬头看着裴云舒。

他知道裴云舒想杀他,但没想到裴云舒竟然会这么利落的杀了他。

邹虞以为裴云舒会慢慢折磨他。

他口中溢出血迹,鼻息逐渐困难,“裴、云、舒!”

血腥味逐渐浓稠,邹虞的眼中逐渐浮现出了最后的疯狂,“我死也要拉着你一起死!”

屋内的灵力开始躁动,裴云舒眉心一跳,随即往后一跃,冲出了门朝着远方飞去。

能有多远就有多远,青越剑变大飞到他的脚下,载着他以从未有过的速度逃离此处。

好似过了很久,又好像只是转瞬之间,身后轰然传来一声巨响,汹涌的灵气震荡,裹着杀戮之气如山崩海啸一般往外推平。

无数的惨叫声转瞬即逝,又有另外一阵的惨叫响起,裴云舒的速度快极了,他根本没有时间去回头看一眼身后的情况,只知道要往前,要赶紧逃离这一片地方。

邹虞自爆了。

一个元婴期修士的自爆,能将这一处夷为平地。

他是真的要死也要拽着裴云舒一起死。

不知道飞了有多久,身后的响动逐渐平息,青越剑在空中转了一个圈,裴云舒站在剑上,看着眼前的一片狼藉。

尘土在空中飘飘扬扬,有塌陷的地方便有死亡的地方,四面八方都有呼救和绝望的挣扎之声,他们不是死于山石变动,而是死于邹虞利刀一样的灵气自爆当中。

裴云舒也微微喘着气,他盘腿坐在青越剑上,为自己罩上了一层结界,平息着气息。

他探入识海,同小元婴道:“没想到你这般小,自爆起来却是这么厉害。”

小元婴拽着身上的叶子去遮住眼睛,掩耳盗铃道:“我一点儿也不厉害,你不要自爆我。”

“我为何要自爆你,”裴云舒想不到自己的元婴怎么这般的傻,“不要去拽叶子了。”

元婴松开身上的叶子,又去拽头上的四月雪树,他长了一张同裴云舒一样的幼儿面容,委委屈屈地嘟着嘴,“你在心中说我傻,我是知道的。”

裴云舒笑笑,吐出一口浊气之后,他睁开眼,摸了摸身下的青越剑:“一鼓作气,邹虞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他们的宗主总不能坐视不管。我们趁火打劫,去借他血液一用。”

青越剑左右摇摆一下,就载着他离开了此处。

*

凡间有一句话叫做祸不单行,宗主还未收到邹虞出事的消息,那边就有人来禀报,说鸢二被人捉住了。

宗主稀奇,“被谁捉住了?”

“两个正道修士,”属下道,“看他们的衣着,是单水宗的弟子。”

单水宗的弟子,宗主若有所思,问身旁人道:“那裴云舒似乎也是单水宗的?”

隐藏在黑暗中的傀儡声音无波动,“回主上,他以前是单水宗的弟子,现在已离开了师门。”

“有趣,”宗主道,“他们捉了鸢二是想干什么,莫不是还想用鸢二来换他们的师兄弟?”

宗主语气里有笑意。

“属下不知,”上报的人道,“但他们二人正挟持着鸢二往花锦门而来。”

“叛主的东西,”宗主,“等他们来到宗门,将鸢二带去刑堂处死,那两个正道弟子就先随他们去。”

“是。”

等处理完鸢二的事,宗主刚刚坐下,便似有所觉,抬头朝着南方看去,眼睛微眯。

身边的人奇怪,也跟着往南方看去,却什么都未曾察觉到。等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才猛然听到了从南方传来的巨响声。

躁动的灵气波动也开始往这边涌动,宗主摇了摇头,道:“没用的东西。”

他抬起干净苍白的手,在桌上轻轻一拍,此处就罩上了一层结界,结界将灵气和尘土山石挡在外面,等一切静止时,才有人上前来报:“宗主,邹堂主自爆了!”

房中一片寂静,人人都在屏息,生怕触了宗主的霉头。

宗主抬眼看着进来禀报的人,“你进来就罢了,怎么还把别人的神识给带进来了。”

屋外躲在角落的裴云舒一惊。

他嘴唇紧抿,心口跳个不停。

他的修为是元婴,神识比修为要了不得多了,只他自己估计,都有分神期那般的能力。自出了神龙秘境到现在,他的神识从未被别人察觉到过。

裴云舒一动不动,将那缕神识完全当做了自己,更加谨慎地藏了起来。

化实为虚,化虚为无。

裴云舒尝试着去找当初在心魔历练中的感觉,呼吸清浅,宛如自己也融入了自然气息当中。

“眼睛”看到了许多,“耳朵”听到了许多。

裴云舒看到了花锦门的宗主坐在书桌之后,面色露出几分惊讶,“咦?竟然藏起来了。”

他周边的下属之中有了些异动,有人忍不住问道:“宗主,是有大能来袭了吗?”

宗主:“对你们来说确实是大能。”

裴云舒心道,怎么才能伤了他呢?

若是他的神识修为真到了分神期,那么一眼就能察觉到他神识的花锦门宗主,究竟又是多高的修为?

为何以往从未听说过花锦门中有这个人物。

裴云舒不敢妄动,他吐纳呼吸越来越慢,打算跟在这个宗主身边,总要找准时机取一些血来。

他这么想了,就这么做了,等宗主回房了之后,裴云舒就跟着站在房外的高树上,在寒风黑夜中等候着时机。

宗主正在温暖的房中悠然自在的看着书,他嘴角含着笑意,似乎书中有什么好笑的事,能让他以这么玩味有趣地继续看下去。

过了片刻,弯月高挂空中时,有人带着一盒盖着黑布的东西来到宗主的房前,往四处看了一眼,低声道:“宗主。”

裴云舒振作起精神,这一看就是在干什么见不到的东西,他全神贯注,若是幸运了,没准还能用这来当做把柄要挟花锦门的宗主。

话本中的这招百试百灵。

屋内的人给这一行人开了门,裴云舒的神识也悄悄跟着这行人的身后探了进去。

他提防着宗主,因此不敢离他太近,只尽力掩饰住自己,果然,宗主没有察觉到他的存在,只是问进来的领头人,“有何事找我?”

领头人恭敬地弯着腰,“这是在邹堂主密室中发现的东西,属下不知如何处理,便送来交予主上。”

宗主道:“拿上来瞧瞧。”

那盖着黑布的盒子被人送到宗主的面前,宗主伸出手去解开,裴云舒屏住呼吸,一眨不眨地盯着看。

盒子中的上面放着几朵开得万分娇艳的牡丹,看到这,裴云舒忽而觉出了几分熟悉,这盒子和这花好像似曾相识。

到底哪里相识?

宗主拿出牡丹,牡丹大如脸盘大小,颜色鲜亮极了,裴云舒正在思索着,宗主就对着牡丹轻轻吹了一口气。

牡丹倏地飞到了空中,不断旋转着变成了一个身着薄纱的人,那人唇角勾起,眼中好像蕴着牡丹香气,眼角红如娇花,唇上犹带仙露,静悄悄地绽放在人眼前。

这花化成的人,面容和裴云舒极为相似。

裴云舒脸上一黑,竭力冷静着情绪,他盯着那朵牡丹,忍住了想拿剑刺过去的冲动。

他想起来这是什么了,邹虞也送过他这样的一个盒子,里面还有一个一指厚的本子,那是个春宫图。

他现在有些后悔让邹虞死得太容易了。

宗主看着这牡丹,不禁感叹道:“邹虞在这方面的巧思别人是比不上的。”

送东西进来的人直愣愣地看着这花,“宗主,这当真是只有牡丹能化出的相貌了。”

宗主却是摇了摇头,“娇艳太盛,花意过浓,不美。”

在他的言语之间,牡丹美人又化成了花,飘飘扬扬的花瓣纷飞落在了地上。

“真是稀奇,”宗主道,“我不觉得裴云舒美,但倒是能分出牡丹花的不美了。”

他的下属大着胆子道:“宗主是如何分辨牡丹不美的呢?”

宗主漫不经心道:“自然是拿裴云舒当标准了。”

他把盒子中的牡丹都拿了出来扔在了一旁,在裴云舒的瞪视之下,从盒子中拿出了一本书。

裴云舒认为这书八九成又是一本把他当做主人公的春宫图。

士可杀不可辱,邹虞死了还能再来侮辱他。

裴云舒的杀意轻轻地涌了起来。

一定要毁了这个东西。

宗主正要翻开书上的第一页,下一秒,他手中的书就忽的燃起了红黄色的火苗。

火苗极旺,转瞬之间吞噬了正本书,宗主却不慌不忙,他一个转身,书上的火苗就此消失,书上完好的页数还残留了大半。

“你越是这样,我就越是想看看这里面是什么了,”宗主悠然翻过被烧成黑色的纸张,“给你半本书逃走的时间。”

裴云舒知道自己被发现了,他咬咬牙,却是做出了与之相反的选择。

他在宗主低头翻书时,庞大的神识猛地朝他袭去,在他身上划开几道伤口后便猛得退开。

神识卷着血液,裴云舒脑子里也能察觉到心口的剧烈跳动。

“逃。”青越剑猛得动了起来。

宗主却没追上来。

他专心翻看着手上的书,对身上的伤口视而不见。

等这本书翻完了,他身上的伤口也已经愈合了。

已经追着裴云舒而去的人无功而返,跪在地上请罪:“属下跟丢了。”

“你们要是跟上了,我才会觉得奇怪,”宗主张开双手让身边人给他换衣服,眯着眼看着被他放在桌上的书,“邹虞倒是颇有些画技功底。”

遗憾道:“只可惜死了。”

傀儡牢记他说的半本书的时间,已经追着裴云舒而去了,但半个时辰后也是无功而返。

花锦门之上,宗主的地界,裴云舒一个元婴修士,竟不知道藏哪里去了。

所有追查裴云舒的人,都被谴到了刑堂领罚。

已经在刑堂受尽折磨的清风公子,这才知道裴云舒逃出授神图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也被人带到了宗主的面前。

推荐热门小说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本站提供师门上下都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师门上下都不对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89章 下一章:第91章
热门: 乡村艳妇 死对头总想拉我进棺材 情迷乡村 太监穿到九零年代 我们的四十年 美食主播必须十项全能 克星 一念,半生 镰仓の琉璃姬外传 卡门:梅里美中短篇小说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