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过了片刻,将军从宫殿内走了出来,他径自走到裴云舒面前,面上露出几分无奈神情,“仙长,请恕我不能护送仙长回府了,长榷还有要事去做,我已派人在宫外等待,仙长可随他们回府。”

裴云舒皱了皱眉。

他只是稍微皱了皱眉,将军就妥协道:“算了,仙长随意就好,只是夜晚更深露重,还望仙长能早早回府歇息。”

他如此低的姿态,一旁的侍卫也面露惊骇,随即赶忙低下了头,不敢暴露。

裴云舒正要说话,殿中又走来了一个宫人,宫人请裴云舒和烛尤入殿。

他们走进宫殿,正看到了从床上起身的皇帝,殿内此时已不留一人,皇上见他们进来,打开了一道机关,一方密道就出现在了床榻之下。

皇上低声道:“请两位仙长随我来。”

他如今看起来倒是分外客气,仿佛刚刚在泉中骂出“蠢货”二字的不是他一般。

若他不是人间之皇,若在他面前的不是裴云舒,怕是在那会儿早已会被怒而杀之了。

裴云舒和烛尤跟着他下了密道,密道尽头是一方不大不小的密室,里面竟然还有一个和尚在里面端坐着念经。

这和尚瞧着分外面熟,听到外来的脚步声后就睁开了眼,也是又惊又喜道:“原是两位道友?!”

这人正是裴云舒等人前往妖鬼集市时所路过的姻缘寺的方丈,正是这位方丈的相助,裴云舒才知晓自己体内有情随蛊的存在。

“方丈,”遇见故交,确实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裴云舒上前,面上带笑,“许久未见方丈了。”

“是许久未见,道友的修为也增进得令老僧也看不出来了,”和尚笑呵呵道,“有了道友相助,想必陛下更为安心了。”

烛尤皱眉,他目光不善地看着和尚,出现了一个爹爹认识而他不认识的人,这无疑让他极为不悦。

老方丈在他的目光下抖了一抖,强撑着笑道:“小道友还是如当年那般气势凛人,只是不知是何原因,怎的还变小了?”

“当年?”烛尤微微眯眼,他侧头看向裴云舒,“爹爹,他口中说得可是龙父?”

“龙父?”老方丈大惊失色,“那蛟竟是化龙了?!裴道友竟是与他共育一子了吗?!”

他连忙睁大眼睛,细细看着烛尤,越看越是心中震荡,“这、这孩子同他父亲竟然如此相像!”

“……”裴云舒有口难言,“方丈莫要误会……”

他想说他和那蛟龙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不熟。也想说根本就没有什么“龙子”“龙父”,但是这些,还全都不能说出口。

只能又憋屈,又干巴巴地解释一句。

老方丈已经误会了,他一脸了然地点点头,“裴道友放心,老僧我并非多嘴之人。”

烛尤在一旁若有所思。

原来他与龙父长相如此相像吗?

他心中忽而升起了某种可怕的念头。

见他们说完了话,皇帝才走上前,朝着裴云舒深鞠一躬:“方才冒犯了仙长,还请仙长莫要同我计较。”

裴云舒摇了摇头,问道:“你如此装疯卖傻,到底是何原因呢?”

凡间的帝王素有英明声望,备受百姓爱戴,虽为人皇,但真龙之气很是强盛,如此众心所望,又使这“龙气”更为强盛,可以震撼一些不入流的妖邪,应当也没有必要装疯卖傻才对。

皇上听闻,他直起了身,深目中映着烛光,显出幽暗肃杀之色,那一张在泉水中分外狰狞狼狈的面容,在此时终于天威非凡了起来。

“朕不得不装疯卖傻,行如此丑陋之事。”

皇上低声道:“朕能感觉到,有东西在窥伺朕的身体。”

*

皇上的意思是,他觉得有人想要夺舍他的身体。

“两年之前,朕已经觉出了不对,”皇上道,“我常于梦中迷失,数次以为梦里才是真实,曾经一次甚至在梦中沉睡过整整十五日,天下都将大乱。”

“那之后,朕心中犹疑,便私下探寻过许多寺庙,才在方丈这得来了一丝半点的缘由。”

老方丈在一旁叹了口气,“我找来寺庙中的僧人为陛下念了三天三夜的经,然后,我竟然在陛下的身体内看到了几缕魔气!”

“黑稠如雾的魔气!”老方丈现在说起来仍是不敢置信,“若不是人皇有真气庇佑,早已被这魔气给占据了身体!”

裴云舒神情一冷,他问:“是否是托附于一枚戒指上的魔气?”

他没忘记他在水底宫殿见到烛尤时,那枚戒指想要占据烛尤的肉身。他初见到那黑影时,正是在神龙秘境的梦境之中,这魔气同梦境,与那黑影完全相同。

皇帝一愣,随即恍然大悟,喃喃自语,“戒指?”

老方丈接着道:“我除不了深入陛下体内的魔气,只能暂时压制再缓而除之,陛下不知这魔气因何而来,但总感觉有人在暗中窥探,便不敢暴露实情,只能装疯卖傻,越加残暴、喜怒不定,既让暗中窥伺的人不会怀疑,也希望能让想要夺舍陛下的魔物厌弃陛下的身体。”

“魔物的眼光真是极高。”烛尤道。

不论别的,人间帝皇的身材与样貌,确实是一等一的好。

眼光确实挑剔,裴云舒心道,他连你的肉身都看上了眼,据他话中含义,似乎也看上了无忘尊者。

一方是修真界的大能,一方是人间之皇,烛尤更是快要化龙的蛟龙,那黑影想要夺舍其中一人,还是想将自己分为三份,到底是何居心。

裴云舒吐出一口浊气,打起精神问道:“皇上可曾想起来接没接触过一枚戒指?”

皇上的神情有些微妙,他在烛光下抬起手,手面光洁,无一物配饰。

“梦中……”他不甚确定地道,“梦中似乎带着一枚戒指。”

老方丈问:“裴道友,那戒指可有什么奇异之处?”

“戒指中藏着魔气,魔气黑如活水,”裴云舒道,“因着人皇身上有真气佑体,那枚戒指怕是只能在梦境中现身。”

他沉思一会,“方丈从皇上体内可以看到魔气,那应当说明,这些魔气已经浸入他的魂体了。”

方丈和皇上的表情变得难看起来。

裴云舒摸了摸自己的储物袋,“若是可以进入皇上的梦境,倒是有机会可以将戒指毁坏,接下来清除了魔气,就不用担心了。”

皇上神情忽的一亮,又黯淡下来,“进入梦境,还能有这鬼神手段?”

裴云舒瞥了一眼烛尤,烛尤的幻境几乎可以以假乱真,要是他还记得怎么使用幻境,应当就可以带着他们入梦,可如今烛尤还未恢复,裴云舒不确定他还会不会了。

他不抱希望地问:“云椒可以吗?”

被裴云舒这么期盼的眼神看着,烛尤怎么会说不可以?

他点了点头,“给我两日时间。”

他本能的认为入梦之事对他来说不难,但事关爹爹,他还需谨慎。

*

将军应约来到酒楼,一些权贵子弟连忙起身,朝着将军问好。

将军坐在窗边,接过身旁人恭敬递过来的酒水,看着窗外的景色出神。

对面的权贵子弟彼此使了一个眼色,没过多久,就有一个面容姣好、干干净净的美人走了进来。

这美人胸前平平,却是男生女相,见着这么多人朝他看来,双颊一红,美目羞涩闪躲,青涩如山中雨后娇花。

有人连忙把美人推到将军身边,讨好地朝着将军笑道:“将军,这是尚书郎家的小儿子,长得极为貌美,甚至在庙会之上扮过多次观音,要比仙人还要美。”

将军闻言,掐住了美人的下巴,眯着眼看美人。

美人红晕如星辰点点,双目含情带水,颤颤巍巍道:“将军……”

“比仙人?”

将军喃喃自语,放开了美人,他将酒水一饮而尽,“我身边就有一个真仙人,还要什么假观音。”

桌上洒落的酒水中倒映着一双野心灼灼的双目。

能把真仙人留在身边,这才是让人大快的美事。

*

对于烛尤来说,制出幻境犹如本能。

自然梦境梦到什么,也是由他做主的。

烛尤由此生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两日后,约定好入梦时辰的皇上端正躺在床上,准备进入梦乡,老方丈保护在他的身边,口中念着经,得以压制皇上体内的魔气。

裴云舒和烛尤不在此处。

皇上面色平静,老方丈停下诵经,安慰道:“陛下放心,两位道友修为高深,必定会护得陛下周全。”

皇上摇了摇头,“朕只是在想,朕的大将军有没有参与此事。”

老方丈道:“魔气是魔物才有,大将军是活生生的人,他使不出如此手段。”

“听闻两位仙长还住在将军府中,”皇上突然换了一个话题,“朕真是连这事都忘了,应该让两位仙长入宫来住,朕也好能尽些心力。”

老方丈劝慰道:“等陛下身上魔气祛除,再报答两位道友不迟,到了那时,陛下就不用装疯卖傻了。”

皇上点了点头,闭上了眼。

*

睡梦之中,黑暗褪去,光亮刺眼。

裴云舒睁开眼的时候,他身后正有两个丫鬟为他梳着发,铜镜里的人影模糊,裴云舒愣了一会儿,才想起这是在梦境之中。

这是什么梦呢?

身后丫鬟为他梳好了发,道:“夫人快去吧,大人等了有一会了。”

裴云舒跟着丫鬟往外走去,走了一会儿,来到了一处练武场处。

练武场上有许多人正在大汗淋漓地练着武,还有不少人直接脱去了衣衫,裸着上半身的肌肉,热得周身冒气。

丫鬟把裴云舒带到练武场处就走了,裴云舒左右看看,看到东侧阴影下有一个人正坐在椅子上监督着场上众人训练,裴云舒走了上去,一上前,就看到椅子上的这人竟和烛尤有六分相像。

“夫人,”这人见着他,严肃地点了点头,挥手从场上招下来个人,“你昨日新入府,还没见过我的儿子,这个就是我的儿子了。”

有一个人在练武场上扔了武器,利落披上外衫大步走了过来,朝着椅子上的人叫道:“爹。”

椅子上的人点点头道:“还不给你娘亲行礼?”

裴云舒面无表情地看着烛尤。

烛尤上下轻佻地看了一眼裴云舒,说话也好似含在舌尖,“小娘。”

他衣衫未系,胸膛赤裸,梦境中的他比裴云舒还要高大,当着椅子上坐着的“爹”一步步逼近裴云舒,眼中神情如野兽,“爹的眼光真好,小娘真得可是真好看。”

椅子上的人不轻不重地教训道:“对你娘亲尊重点。”

说完,这人又道:“我还有事,需要外出一个月,家中就托给你照顾了。”

“爹放心,”烛尤嘴角扬起,故意道,“我会将娘亲给照顾得很好的。”

椅子上的人干净利落地走了。

裴云舒道:“烛尤,你在胡——”

烛尤上前堵住了裴云舒的唇,裴云舒惊讶地眨眨眼,不敢相信自己乖巧的儿子怎么在梦境中这么胡作非为。

“小娘竟然直呼我的名字,”烛尤状似不悦地皱起了眉,他拉着裴云舒的手腕,拽着他直往练武场而去,“我要给小娘一点教训看看。”

裴云舒被拉得一个踉跄,到了练武场之后,本来还在练武的人都放下了手中武器,在一旁笑闹着看起了热闹。

“小侯爷会怎么教训这新夫人呢?”

“新夫人脸都会被吓白吧,可能还会跑出侯府,回娘家避难。”

烛尤松开了裴云舒,扔给了裴云舒一把剑。

他上下看了一眼裴云舒,不屑地笑了一声,“能拿得起来剑吗?”

周边人配合地传来了一声声大笑。

裴云舒被激起了火气,他将剑握在手心,打算趁机好好教训一下烛尤,让他明白什么是敬老尊贤!

“一会打了你,你可别哭了。”裴云舒挥剑道。

烛尤嗤笑一声,径自上前,他动作缓慢,明摆着不是对战而是在耍着人玩。

裴云舒重重用剑面打在他的背上,用了全力,没给烛尤留一点情分。

谁知道烛尤硬生生扛下了这一下,他伸手摸上了裴云舒的手,从裴云舒的腕骨摸到了裴云舒的指尖,调笑道:“小娘的手怎么如此好摸。”

转瞬即逝的距离,又倏地远开,周围人开始起哄,裴云舒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烛尤突然抵住了他,将他推到了练武场旁一个大红鼓之上,发生沉闷的一声鼓声。

烛尤贴近,炙热的呼吸和滚烫的汗水湿黏,一个劲地往裴云舒身上钻去,把他的衣服也给弄湿了一片。

烛尤的双手撑在裴云舒的头侧两旁,他低头看着裴云舒,裴云舒道:“起来。”

“还敢不敢直呼我的名字?”烛尤问。

裴云舒气极,梦境中不是他做主,他想施法术,结果施了好几个,都在半路就凭空消失了。

只能好好跟烛尤讲道理,“你就这样对你爹爹的吗?”

烛尤眼里写满了大逆不道,他闻言,眯起了一双眼睛,“你怎么能是我的爹爹呢,你是我的小娘。”

他低头,在裴云舒耳边语带笑意地说着侮辱的话:“昨日刚进侯府的小娘,我爹昨晚被我拖到了青楼睡了一夜,让你一个人晚上枯坐,独自一人的感觉,是不是很想男人?”

裴云舒的脸色已经黑如墨水了。

烛尤放肆无比,他不知练了多长时间的武,身上还有一股子的汗味,热得裴云舒鬓角也开始冒着汗。

“有哪个男人能比我更男人?刚刚看我脱了外衣在练武,是不是看我都看得入迷了?”

裴云舒想要谋杀儿子了。

“听到了吗?”烛尤道,“你在府中地位低下,现在爹走了,你只能听我的话。而听话的第一条,就是不许直呼我的名字。”

“那叫你什么?”裴云舒讽刺道,“叫你小侯爷吗?”

烛尤竟然点了点头,他道:“小娘孺子可教也。”

裴云舒忍无可忍了,他正要打醒这个逆子,烛尤就攥紧了他的手,眉头紧皱着,正一脸不虞地看着裴云舒。

“小娘勾引了爹不够,竟然还来勾引我,”他脸色沉了下来,腿抵住了裴云舒的脚,让他无法动弹,还撞了裴云舒一下,“勾引我不够,还来勾引我身上的小小侯爷。”

有什么滚烫的东西从裴云舒身上蹭过,裴云舒刚开始还未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回过神来的时候,面色就是一变,难看极了,他深呼吸了几次,才咬牙说出话:“逆子。”

烛尤不甚在意地笑了,他看了看裴云舒,眼中一闪,头弯得更低,几乎要贴上裴云舒的唇。

“大吗?”

推荐热门小说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本站提供师门上下都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师门上下都不对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78章 下一章:第80章
热门: 定制情敌 荒原闲农 乡村娃的梦想 我和渣攻他叔好了[穿书] 重生之大涅磐 国色天香(顶级高手) 红玫瑰·二小姐的宠妻 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训导法则 太子妃升职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