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上一章:第56章 下一章:第5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最后这一顿饭,还是由清风公子做的。

清风公子被三个妖一个人盯着,板着脸不说话地做完了这一顿饭。他的脸上衣上蹭上了许多烟灰,一个冷静自持的聪明人,现在狼狈的不得了。

偏偏一条命握在别人手里,只能说什么就跟着做什么,忍下了这屈辱,等最后在狐狸的命令下做完了这顿饭后,他还又被绑回了柱子上。

花月的狐狸脸一脸严肃,他掰下一只鸡腿,嚼下一口肉后点了点头:“盐味适中,香料不浓不淡,熟了,能吃。”

他说完,烛尤同百里戈才下了嘴。

裴云舒还是肉体凡胎,他对单水宗的野鸡此时已经敬谢不敏了,了了品尝了几下,就拿了本书在一旁看着。

等吃完这顿饭,百里戈亲自上去给清风公子解了绑,笑容亲切,“当俘虏不如当个厨子,我们还能给你手握杀鸡大权,清风公子,你觉得如何?”

清风公子咽下已经到了喉边的嘲讽,面无表情道:“我愿意。”

东海实在是远,以如今的船速,至少也需用五日时光,这五日,清风公子都不敢想自己会经历什么样的日子。

等到他被解开,裴云舒指了指桌上的饭菜,“你还用吗?”

清风公子走过来默默吃着自己动手做出来的饭菜。

裴云舒在一旁正儿八经道:“总是吃肉还是有些腻,不知清风公子可会做些素菜?”

花月在一旁举起爪子,“云舒美人要是想吃素菜,我可以教他。”

“那就麻烦花月了,”裴云舒一一道谢,“也多谢清风公子了。”

清风公子语调平平,“你故意的。”

裴云舒竟点了点头。

烛尤饭饱酒足,慵懒地撑在桌边看着裴云舒,半晌,他俯过身,在裴云舒耳旁道:“我去沐浴。”

裴云舒:“去吧。”

烛尤唇角勾起,意味深长道:“不许偷看。”

他说完,就志得意满地站了起来,深深看了一眼裴云舒,就春风得意的朝着房中而去。

衣袍滚滚,霸气非常。裴云舒怎么会偷看他的沐浴,但烛尤竟还知道叮嘱他人莫要偷看他洗澡,岂不是说了他已经懂得了一些礼义廉耻了吗?

裴云舒心中欣慰极了,心情愉悦之下,他掏出了纸笔,给凌野掌门写信。

待写完信之后,他便唤来了天边一只飞鸟,将信封捆在鸟腿之上,抚摸了两下飞鸟身上洁白的羽毛,道:“拜托了。”

飞鸟清脆鸣了一声,又重新飞回了云端。

裴云舒瞧着它远去,从储物袋中掏出了师门木牌。

原来这已是第二块师门木牌了,他自嘲一声,捏碎了木牌。

*

花月的这船着实是个不错的法宝,可变大变小,船内五脏六腑样样俱全。

待在其中,便是待上五日也不觉得

烦闷,待到终于到了东海之边时,众人还有微微不舍之情。

东海波涛汹涌,一眼望不到边,海边则空空旷旷,莫说是秘境了,连个人影都没有。

清风公子道:“花锦门也只知道秘境就在东海之边,却不知具体是在何处。”

“那便先在此安营扎寨吧,”百里戈远远望了一眼东海,“此处实在是大,应当还有阵法遍布周围。”

龙称神龙,世人不可杀龙,龙又是万兽之长,等待一只龙的秘境,这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毕竟一个无主的秘境,需要等到一头龙的死去。

众人在这处先行休憩,清风公子引火做着饭,百里戈将他修为封住,带着其余人朝着岸边走去。

“东海有鲛人,泣泪而出珠,龙绡入水而不湿。”

花月兴致升起:“鲛人美吗?”

百里戈沉思一下,“我从没来过水边,倒真是不知道。”

裴云舒道:“鲛人喜爱纺织,据闻貌美善歌,若是有缘,我也想见上一见。”

“鲛人喜欢华服,”花月琥珀色的眼睛一转,一双狐狸眼里就跃跃欲试了起来,“云舒美人,你储物袋中,就有一身极为漂亮的华服啊。”

“那是巫九公子的华服,”裴云舒摇摇头,“以后需还回去,并不是我的。”

他走到海边,直到脚下踩了海水才停下,垂头看着水面。

大浪淘沙,水滚到脚边时清澈不已,再往往处一看,却是深到会让人惧怕的蓝色。

身后,清风公子做好了饭,竭力喊道:“好了!”

裴云舒回身,跟着一行人回去。

他们其实个个都不需要用食,这几日却一顿不落,欺负清风公子都欺负出了乐趣。一个好好的深不可测的魔修,现在做饭的速度越来越快,还可以不染一身油烟,真是进步非常,让人可喜可贺。

饭后,花月缠着裴云舒,软磨硬泡地想要让他穿上那身巫九给的华服,再去将鲛人引出来看看。裴云舒由着他撒娇,但却不软一句。

到了最后,清风公子反而冷不丁地道:“我这有一身龙绡做的衣裳。”

龙绡便是鲛绡,衣服轻薄如无物,团在手中时也不足一握。

裴云舒朝清风公子看去,清风公子当真从储物袋中掏出一身衣服,那衣物如红花碾汁而成,被风轻吹便快要随风而去,漂亮得不似凡间之物。

“即是清风公子的衣裳,那便由清风公子穿上吧,”裴云舒捂住花月的嘴巴,朝着清风公子一笑,“清风公子只需面罩薄纱,便定能将那些鲛人引到岸边来。”

清风公子握着华服的手僵住,烛尤闻言,一双竖瞳就看了过来,双眼一眯,清风公子就识时务的去换了衣裳。

百里戈闷笑不已,“云舒实在是太坏了,戈着实喜欢不已。”

他这句说话,也有双竖瞳看了过来,但百里戈不在意,非但不在意,他还弯了弯嘴角,问道:“烛尤,你看我作甚?”

烛尤道:“话本里的书生都是三妻四妾不够,还会同妖怪春风一度。”

百里戈:“嗯?”

烛尤转头看着裴云舒,慢吞吞道:“云舒也想三妻四妾?”

他话说得慢,好似随口一问一般,但百里戈却是觉得,如若裴云舒真的点了下这个头,烛尤便能将这些“三妻四妾”全都给杀了一遍。

“你见过哪个修士会三妻四妾?”裴云舒,“莫要胡乱看这些东西。”

烛尤看着他,突兀道:“你是我的。”

裴云舒猝不及防,他愣住了,呆呆看着烛尤的双眼。

烛尤眼中深不见底,明明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蛟龙,此时,却好似能将裴云舒吸到眼中一般,他藏在心底的野心乍露,同野心一同裹着的,还有满满的欲色。

那目光明明晃晃,好似在说,若是裴云舒落在他的手中,便会彻彻底底地被他啃食入腹。

“……”裴云舒眼捷轻颤,移开了目光。

*

清风公子换好衣服后,再遮住了脸上的刀疤,面无表情地朝着海边而去。

他为什么要多说那一句话。

这会还算风平浪静,看热闹的几个人跟在他的身后,为了给清风公子一个面子,至少都忍下了笑。

但站了片刻也没有动静后,花月道:“清风公子,要不你唱个歌?”

“我不是真正的小倌馆。”清风公子语气暗嘲。

花月叹了一口气,自告奋勇道:“我会,让我来!”

他下了地踩进水里,但刚刚下了水,就见到水下有黑影朝着这边游来,这黑影速度极快,转眼就到了眼前。

花月吓得毛都炸了,他就近扑到一个人的身上,利爪却正好将清风公子身上的鲛绡给撕扯了开来。

裴云舒眼上覆上了一双手,有人从身后抱住他,将他按在了怀里。

“怎么了?”他问道。

烛尤淡淡道:“鲛人来了。”

裴云舒闻言,想要伸手去拽下烛尤挡住他眼睛的手,但烛尤就是不松手,他语带嫌弃:“长得丑,莫要看。”

话音刚落,便有几声小儿啼声响起,幽幽怨怨,水波声剧烈晃荡片刻,就一切平静下来了。

裴云舒还在拽着烛尤的手,脚腕上却觉得被什么东西握住,下一刻,就是天旋地转,口鼻进水,转眼落入了东海之中。

他忙撑起一道结界,睁开眼往旁边一看,除了烛尤,所有的人都落入了海中。

这片显然是深海,可他们刚刚可是就在岸边。

百里戈几人也诧异不已,他们彼此对视一眼,朝着海面上游去。

破水而出后,就见眼前一片冰天雪地,海面一望无际,还漂浮着浮冰与落雪。

裴云舒唇色发青,他的发上已经结了冰,睫上布着冰霜,运着灵力去暖身子,可刚刚觉到了暖意,下一瞬便迎来更大的冷意。

“好冷,”花月战战兢兢地抱住自己,他的鼻尖

垂落着长冰,“狐狸快要冻死了。”

“快快上岸。”百里戈沉声。

裴云舒踩着青越剑,止住发颤的牙,才能说出话:“快上来。”

青越剑一飞冲天,朝着海岸边飞去,身上的水渍被法术驱走,裴云舒掏出几张火符,运上灵力,空中猛得燃起一团烈火。

烈火围绕在他们身边,金黄的火光带来暖意,但点起了火符之后,青越剑却猛得向上一跃,躲开了海底巨兽的一袭。

海底巨兽脸上竟有两张嘴,利齿遍布小半个身子,它们似是对火光极为敏感,火符点燃之后,青越剑不断朝上,一头比一头大的巨兽猛得跃出海面,朝着他们竭尽全力地袭来。

短短半个海岸,他们飞得越来越高,跳出海中的巨兽竟也越来越大。

清风公子当机立断掐灭了火符。

暖意霎时消失,但水面也恢复了平静,巨兽沉在了水底,只有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对着他们虎视眈眈。

“这里到底是在哪里,”花月不敢哭,怕一哭眼泪就会被冻成冰,他抽抽鼻子,“烛尤大人怎么不在,要是烛尤大人在此,这些东西怎么敢靠近我们。”

裴云舒面色苍白,他翻找着东西,总算从里面找出了几身厚衣衫,“你们先行穿上,至少挡一挡寒意。”

百里戈叹了口气,“未曾想到有朝一日还需用衣物去抵挡寒意。”

但衣服穿上,也只是杯水车薪。

寒意钻入五脏六腑,裴云舒需御着剑,他觉得眼睛已经快要被寒风冻伤,灵气不断周转,若是凡人在此,怕是不用片刻便会被冻成一具冰尸。

终于,他们飞到了岸边,但此处还是一片的冰天雪地,冰霜之意如此之重,若说是幻境亦或是阵法,让人怎么能相信。

裴云舒调转着剑端,朝着最高的一处雪山急行飞去。

待到到了雪山之巅,他们朝下看去,却赫然见到雪山的另一侧,整片土地塌陷,有一方巨大的黑洞横在此处,深不见底。

“嘶……”

人在此处往下看,便觉得自己犹如沙粒一般渺小,甚至只是看上几眼,便觉得分外可怖。

裴云舒却看到了黑洞旁有一行闪着金光的字烨烨生辉。

他跟着身后人道:“抓好了。”

便瞬间朝着黑洞而去。

身上瞬间有许多手抓了上来,裴云舒的速度却越来越快,他的黑发尽数被风吹起朝后,面孔毫无遮挡地露了出来。

眼神专注,便显得分外凛冽。

狐狸本是在害怕,但看着裴云舒的侧脸,脸上竟然在冰天雪地之中升起了一股热意。

他这个曾经连邹虞那厮都敢说“上他个腰酸腿软”的色狐狸,此时竟然觉得有些腿软了起来。

甚至想被这样的云舒抱在怀里脱衣,他娇羞无比,红纱轻落,香肩半露。

云舒同样面上微红,但却是低着头,修长双手脱去了他的薄纱,温柔地在他的身上落下一个个吻。

再伏在他的身上,吮着他胸前的狐狸汁,夸赞着他有多美。

花月的后脑勺被猛得拍了一下,美梦顿时消散,花月呆呆傻傻地抬起头。

就见黑洞旁边的四个狰狞大字跳入了眼中,正写着:神龙秘境。

“龙性本淫,且为万兽之长,威压深重,”百里戈警告着小狐孙,“你我乃是狐族,本就喜爱美色,这字只是看了一眼就能让你春梦连连,你要是意志不坚定一些,怕是连秘境都没进去,就会死在白日美梦之中。”

裴云舒蹙眉,不敢再御剑靠近,他担忧地看着花月,“花月,莫要多想些什么。”

花月脸上的热意更深,他捂着爪子,严严实实地遮住眼睛,不敢去看裴云舒。

他刚刚在想什么!

云舒美人这么美,应该好好被疼爱才对,他竟然还想着、还想着……

不愧是连口水都能制香催情的龙族,刚刚脑中那画面,实在是太吓狐了。

推荐热门小说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本站提供师门上下都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师门上下都不对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56章 下一章:第58章
热门: 假替身与真戏精 随身悠闲乡村生活 穿进万人迷文的我人设崩了 爱神可能是个海王 岁月绵长 校草撩且甜[穿书] 炎柱存活确认记录 完美人生 我家omega的睡衣派对 竹马青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