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封闭五感,稳住心神,裴云舒静静听着凌野掌门传遍整个高峰的声音,不往身旁的人看上一眼。

原本以为会很难,做了之后才知晓比想象中的简单。

不需要说话,不需要和旁人亲近,裴云舒甚至从心中觉到了几分舒适。

将云城拉到一旁并让其他师弟们看好他后,掌门大师兄就走到裴云舒身旁,他看着眉目清亮的师弟,歉意道:“云舒,等修真大赛结束之后,师兄再为你做主。”

修真大赛会举办七天,这七天着实不好处理云城的事。

裴云舒看着掌门大师兄,颔首道:“好。”

等修真大赛结束之后,掌门师兄也不必为再为他做主了。他与百里戈几人早就商议好了,在修真大赛的第七日,趁着当日的忙碌,他们将会在这一天离开。

师祖不愿让他记着他捏碎师门木牌那幕,便是不愿让他离开师门。那就要小心再小心,在离开之前不能透露出丝毫不对。

掌门师兄见他点头后便松了一口气,他往身后一看,被几位师弟围起来说教的云城师弟,一双眼睛还是直直放在云舒师弟身上,黑眸中风起浪涌,叫人辨别不出其中情绪。

他皱皱眉,转过身同裴云舒道:“师弟,不若这几日你跟在我身边。若是有旁人再欺负你,直接交由我来处理。”

他作势要将裴云舒带走,云景忽而出声道:“掌门师兄,你莫不是忘了我还在这?”

云景一向性子沉稳,做事也极为稳重妥当,掌门师兄哈哈大笑,道:“若不是你突然说话,我还真忘了你在。刚刚云城发疯,你怎么还不拦着点?”

大师兄垂下眼,半晌,露出一抹苦笑,“师弟被震住了心神,还未反应发生了什么,云城师弟就已经被你们拉拽走了。”

掌门师兄沉吟片刻,看向裴云舒,“还是云舒师弟来做决定吧,师兄之前下山历练了不少时日,怕是云舒师弟不熟悉我,同我在一起也是全身不自在。若是云舒师弟想留在这里,那云景便多多注意些。若是师弟想同我一起,我还能给师弟讲讲我历练时的趣事,师弟也应当快要下山历练了吧?”

裴云舒还未说话,大师兄就沉着声音,一字一句道:“他留在我身边就好。”

掌门师兄一怔。

裴云舒忽的从心底升起一股抗拒之情,他先前装得淡淡,便好像是真的淡淡。可此时此刻,却有一股莫名的厌恶从心底升起,他未曾做过决定,便已经替他决定该当如何了吗?

青越剑在手中微微抖动,提醒着他莫要激动,裴云舒压下这些情绪,“掌门师兄既然如此说了,那云舒便同你一起。”

云景的手狠狠颤了一下。

师弟已经被封住了记忆,可只封住了他想要离开师门的记忆,那剩下二十多年,那二十多年——在抽掉情丝之下,他竟是连掌门师兄还要不可信吗?

心神巨荡,他额角突突,握起的手背上可怖的青筋已经凸起。

“师弟,”他以为此时的声音应当是沉稳可靠的,但出口了才发现,他的语气就如同乞讨者一般的低下可怜,“师弟,留在师兄身边。”

裴云舒闻言,终是回头看了他一眼。

掌门师兄也一同看去,这一看就惊骇道:“云景,你——”

云景的黑眸中泛着血丝,他恍若没听到这声惊呼,眼睛还定定看着云舒师弟,满是乞求之色。

竟是隐隐有入魔之态!

掌门师兄脸色一变,也不顾是否会被其他门派发现了,扯起云景便上了剑端,想要带他快快上了高台去找师父,但云景却挣开了他的手,固执看着裴云舒,“师弟。”

单水宗的师兄弟们对无止峰上大师兄云景的执拗早就有所听闻,平日里打趣的说法,便是说他像是一头牛,不撞南墙不回头。

这样的性子,先前只会感叹他在修炼上的事半功倍,如此一颗坚定之心,再加上天资出众,早晚都会有一番作为。

可掌门师兄此时却惊心不已,这时才知道越加固执的性子,就越容易涂加执念。

裴云舒也是心中一惊,他二话不说,快步上了掌门师兄的飞剑之上,“师兄,走。”

他这一上来,云景就勾起了笑,他眼中血色如潮水般退去,面容沉静了下来。转瞬之间,那些入魔之态已经全都消失不见。

师弟还是担忧他的。

他此时的样子如同平日一般,但掌门师兄反而越加严肃了面容,脚下飞剑转瞬之间便已朝着高台冲去。

三师兄站在原地,回过神后,他沉着脸将折扇往空中一扔,随即踏到折扇之上,追上前方的师兄弟。

高台上的凌野真人远远见自己的大弟子带着师弟们赶往此处,他眉间皱起,心生不妙之感。待一行人落了地,就问道:“发生了何事?”

掌门师兄上前一步,面色严肃地在师父耳旁低声说了几句。

他使了隔音的法术,裴云舒未听见他说的话,但也知晓他是在说什么。他同大师兄和三师兄走到凌清真人身后,一同向师祖和各位大能们行了礼。

因着师祖就在身前,裴云舒十分心神都用来装成“情丝”被抽走的模样,见到了烛尤,也硬是忍下了面上的柔和。

目光平静无波,只专心看着脚下。

直觉不能被师祖发现。

如若被他发现,他不知师祖会做出什么事。

凌清真人眉间同样皱起,他看向云景,“发生了何事?”

云景面上惭愧,三师兄上前一步同凌清真人低声道:“师兄刚刚……有入魔之态。”

凌清真人面上一愣。

不远处的凌野掌门也是面色一肃。

他们说的话,自然是瞒不住无忘尊者的耳朵的。

无忘尊者神情更冷,裴云舒只觉得一股风力围住他的周身,轻柔地将他推到了无忘尊者的身后。

将裴云舒护到身后之后,无忘尊者转身问道:“你可无事?”

其他的弟子刚刚入魔,他却是问云舒师弟有没有事。

三师兄冷冷一笑,师祖说是入了无情道,但恐怕心中的龌龊比他只多不少。

为何独独抽了师弟的情丝,此番又如此关心师弟,莫不是因为自己是修无情道,无法获得云舒师弟的情意,便也想让别人也获得不了吗?

心中恶意滋长,明明对方是师祖,但三师兄此时却是止不了这些恶意。

他将师弟护在他的身后,同样身为男子,一个小小的举动,云蛮便能看出师祖对师弟的独占之心。

着实惹人生厌。

裴云舒神色平静地摇了摇头。

无忘尊者克制地移开视线,他轻挥衣袖,转眼之间,几个人已经身处另外一方空间。

外界还是在看台之上,但周围的空气却泛起水般的波纹,这波纹将凌野掌门连同凌清真人和席下弟子都圈了进来。

凌清真人的面容已经彻底沉了下来,“云景,你是怎么回事!”

这一方世界安安静静,旁人窥不进来,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连半分风声也无,凌清真人这一句饱含怒意和不敢置信的话便极为清晰入耳了起来。

烛尤面无波澜地站在一旁,眼神却放在了裴云舒的身上。

但没看一会,便又移开。他还记得裴云舒叮嘱他的话,莫要多看,否则他的心口会跳的过快。

烛尤对这些人没有兴趣,脑中开始想着如何将那红色粉末拿到手中。

又想让裴云舒见着他心口便跳的那么快,又觉得若是因为药粉才跳的快,他就万分不悦了起来。

裴云舒不知他脑中想法,此时垂着眸,静静站在无忘尊者身后。

云景听到师父的质问,垂眸行了一礼,转而面向了无忘尊者,深深弯下了腰。他的面容上看不出是何神情,但声音却是平平稳稳,“师祖当真抽去了云舒师弟的情丝?”

凌清真人一怔。

无忘尊者羽扇般的长睫一颤,他低低道:“我亲手抽去了他的情丝。”

半截情丝。

可这半截情丝,却将这一众人都给掐去了。

恐怕留下来的那半截情丝,只是无关情爱的怜悯之情,如同对着草木一般,谁于裴云舒来说都是一般样人,便是凌清,也恐怕只会形同陌路了。

更何况这新收的小师弟,更何论是他。

裴云舒不会再环着任何人的脖子,脸色绯红的轻声呼唤了。

莫大的悲凉感袭来,无忘尊者咽下这些悲凉,他闭了眼睛在心中默默念起清心咒。

面上冷漠如雪,这一句话,也说得是无心无情。

“云舒师弟无情了,”大师兄扯起唇角,“师祖,为何要抽掉师弟的情丝呢?”

师祖面上愈冷,“自然是于他修行有益。”

大师兄往云舒师弟的方向看去,哪怕说的是同他相关的话,师弟也没有反应。好似无论他们说了什么,便是就此打起来,师弟也不会变了脸色一般。

那般好看的容貌,却如被冰雪覆盖。

“师弟,”他叫道,“云舒师弟。”

裴云舒抬眸,看向了他。

“你当真,”他将云城的话又问了一遍,声音发颤,口中泛着血腥气,“你当真,对着我,半分情谊也没了吗?”

这话一出,裴云舒脑中却闪过一副画面。

他在一座小院之中,看着天上的师兄御剑飞过。

“师兄!”他惊喜非常,高声喊道,“大师兄!”

天上如仙人一般的师兄低头看了他一眼,他分明看到了他,却是说道:“谁在叫我?”

袖中的手倏地握了起来,裴云舒同云景的双眸对视,他平静道:“师弟刚刚跑了神,师兄刚刚是在叫我?”

推荐热门小说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本站提供师门上下都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师门上下都不对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45章 下一章:第47章
热门: 当太宰成为审神者 穿成豪门纨绔被宠坏 水乡春色 小城畸人 这信息素,该死的甜美 魔鬼人设不能崩 我的小道观又上热搜了 旷世妖师 反派太美全星系跪求不死 咸鱼的自救攻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