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待大殿的人散了后,裴云舒还未回到自己的小院,就接到了小童的消息,说是将他的住处搬到了师祖住的三天峰上。

三天峰在单水宗之边,没有无止峰高,却奇大奇远,灵力也分外的纯净充足。

小童说他的住处在三天峰的半山腰间,离师祖远得很,搬过去后也不必同师祖见礼,裴云舒虽觉得不如意,但相比于他的小院,三天峰处确实无人打扰,要更加安静。

于是回到院中就收拾东西,他的东西不多,衣物和书,再有几样小东西,这就是全部了。

但收拾着收拾着,裴云舒在房中找出了一块通体血红的暖玉。

这玉如同被血液浸泡而成一般,其中好似还有红光流转,无半分杂质,入手便觉温热,裴云舒看到这玉的下一刻,就下意识将手探入腰间。

却什么都没摸到。

他看了看空无一物的身上,又看了看这块被放在房中的红玉,眉间微蹙。

待他收拾完东西出门一看,小童正在挖着灵植,裴云舒道:“你挖他们作甚?”

小童道:“师兄你平日最喜欢看这些灵植了,现下要搬走,我把这些灵植也给移走,如果你想看了,就不用再回来看了。”

裴云舒看着这满院的灵植,走到石桌旁坐下,他轻抚着桌上的雕刻,缓缓垂下了眼。

外面有人走了进来,裴云舒抬眸一看,正是三位师兄。

二师兄走到他身旁坐下,他一坐下,裴云舒就站了起来,他眉目淡淡,“师兄们可有事?”

二师兄不说话,只定定地看着他。

他黑眸浅浅,映着阳光的暖意,一身白袍干净整洁,身上还有一股无止峰上的檀香味道,若要将他放在话本里和戏台上,怕是人人都会爱的翩翩贵公子。

“师弟,”云城笑着道,“你之前生了病,师兄来为你把把脉。”

裴云舒躲开了他伸出来的手,目中平静无波,只是说道:“若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他打心底对面前的人升起一股不喜之意。

这不喜来得猛烈,却又没有缘由,记忆中,二师兄君子如玉,与他也并无矛盾。但裴云舒遵从心底的想法,面上的疏离也不愿去遮掩。

小童已经收拾好了东西,裴云舒便拎着小童,带着他御剑飞起,把三位师兄抛在他小院之中。

毫不留恋,也毫不亲近似的。

云城看着自己的手,干干净净,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看不出一丁半点的血迹,也看不出他曾握着剑,去杀了那只狐狸。

什么都忘了,却还是不想亲近他吗?

云城垂着眼,收敛了唇角的笑。

*

三天峰长得格外奇异,因着有三处陡峭才有这个名字,陡峭之地就有平缓地方可当做住处,裴云舒的住处,就离山顶最远。

他刚一走进房中,便见桌上堆满了发带,走进一看,各种颜色布料的都有,随意拿起一条,便是丝滑细腻的绸缎。

裴云舒抬眸去看等在房门处的小童。

门处的小童也不知:“先前整理房间时还是没有的。”

裴云舒挥一挥袖,桌上的这些布条就被送到小童面前,“那就拿去扔了。”

小童不舍得,“师兄,里面有好多料子珍惜的发带,你看这条,还是东海鲛人手织的发带,火都点不燃呢。”

“那就给你了,”裴云舒道,“出去吧。”

小童还想说话,门却被关上了。

他抱着满怀的发条,觉得师兄今日实在是奇怪,好像、好像整个人都冷下来了一般。

天边已是残阳时分,屋内光线黯淡,裴云舒将储物袋的东西一个个整理好,解开发带时,看着这白色布条又出了神,最后也不知怎么的,走到屏风之后,解开外衫,脱去亵裤,可低头一看,肤上白白净净,什么都没有。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又披上了衣服,从屏风后走了出来。

裴云舒倒了杯凉茶喝了,喝完之后却坐在桌边发着呆,好似心中都空了一块,也无事能干了。

杯中茶叶上浮又沉落,裴云舒垂眸,就去看茶叶的起起伏伏。

*

水镜中倒映的正是裴云舒的面容。

他未束发,黑发披在肩侧,更衬得脸白如玉,长睫垂落,那视线好似也在透过水镜望着他人一般。

格外专注,专注得有神。

无忘尊者看着水镜,他心中波澜甚大,水镜也跟着抖了一抖,随即就消失不见了。

无忘尊者静静沉默一会,闭眼,念起了清心咒。

他足足念了一个时辰,觉得道心已经稳固,才正正神,挥袖招出了水镜。

道心已无波澜,应当不会再有起伏。

可水镜一出,就映出了裴云舒正打算脱衣沐浴的画面。

水镜猛得一颤,这次连收回都没来得及,就化成了普通的水,重重洒落在了地上。

无忘尊者闭上眼睛,耳尖微红,却痛苦地弓起了背。

*

裴云舒道:“谁。”

青越剑从池边一跃而起,蠢蠢欲动地拔出半截利剑。

利剑闪着青光,可周围却是无声。

裴云舒踩着水面上了池边,披上了衣服,拔出青越剑走出了房门。

外面已经黑了下来,虫叫鸟鸣,树旁突然有了些动静,裴云舒走近一看,竟是一条手指粗细的小蛇从树枝上掉了下来。

裴云舒呼吸一滞,他本能地往后退了数十步,直到背部抵住了房门,才反应过来那不过是条蛇。

可他应当是不怕蛇的。

而现在……

他抬起手,无声看着自己的手心,刚刚一阵刺痛,应当是太过紧张下指甲刺破了掌心。

但现在迎着屋内烛光看向手心时,只见一缕乳白色的灵力在伤口处缠绕,下一瞬,那细小的伤口就不见了。

裴云舒怔怔看了手心处半晌,他握紧了手,面色沉了下来。

指尖轻轻一弹,屋内的烛光便瞬息灭了,院中只有月光撒下,泛起一片惨白的光。

裴云舒从储物袋中掏出一支匕首,凭空扔出,下一刻,就传来了锐气刺入血肉的声音。那只小蛇被钉死在了地上,抖动几下后就死得透透的了。

又过了一会儿,裴云舒才走上前,颤着手去碰这小蛇。

把蛇握在手里,再逼着自己拿起,细长的蛇身随着裴云舒的举动抖了几下,仿佛还活着一般。

滑腻而冰冷,蛇头仿若下一刻便能折过来,再狠狠咬上手腕。

裴云舒静静看着这小蛇,待到手停下颤抖后,他就将蛇扔在一旁,重新回到房中。

*

第二日一早,小童就发现了院内死了的那条蛇。

他将蛇给扔了,又在裴云舒门前等着,半晌没听见里面有动静,等喊了片刻,才知道师兄原来已经出门了。

裴云舒御剑慢慢飞着,他在三天峰上的丛林中去找着蛇,大蛇小蛇,也并不杀死,只是将这些蛇定住,再去碰一碰。

从天边微黑到太阳升起,他的唇色越来越白,神智却越来越清醒。

等到出了丛林时,才恍然发现,他竟是一路向上,来到了师祖的住处。

他刚刚要走,青越剑却好似看到了什么,载着他更加朝上,甚至一路急切地横冲直撞,飞进了一处房间中。

这房间如处云端,窗外就是高峰处的云雾,这些云雾好似也从窗口飘进了房内,墙上还挂着几幅淡雅的画,真如仙人住处一般。

裴云舒却没看到这些东西,他只看到面前的桌上有一座黑金两色的小塔。

虽说这塔小,但放在桌上也已然高大。丹田处好似有什么东西跳了一跳,裴云舒茫然,他扫过内体,竟有一枚裹着金光的莹白内丹从他金丹中跑了出来,正在上下窜跳着。

裴云舒此时应当好好去查看这莹白内丹是何种东西,但他此时却分不出多余的心神来,眼睛只盯着黑金色的宝塔,伸出指尖,去碰了一碰这座塔。

在他碰了之后,塔猛得动了一下。

裴云舒眨眨眼,他凑近塔中紧闭的门,轻声道:“里面有人吗?”

说完这句话,裴云舒便攥紧了手。

胸口先前空出来的那一块儿,现在又觉得不一样了。

只是他还未得到塔内的动静,塔却忽而不见了。

裴云舒缓缓转身,师祖就站在门处,一身白衣,正表情淡漠地看着他。

“师祖,”他道,“那塔是什么。”

师祖垂下眼,躲开裴云舒的视线,声音冷漠,“你不应当在此处。”

裴云舒一心只想知道那塔跑去了哪里,他朝着师祖走近,可他走近一步,无忘尊者就退后一步。

两人从房内退到外侧,这处就是峰顶,云雾缥缈,再往外,就是陡峭悬崖。

无忘尊者就这样一直退着,退到了院中,再退到了万丈悬崖边。

裴云舒终于停下了脚步,他探究的目光放在师祖的身上,声音仿若被风一吹就散,“师祖,你莫不是在怕我?”

师祖表情波澜不惊,语气冷如冰渣,“满口胡言。”

“那师祖为何不看我?”裴云舒道。

无忘尊者眼中闪过挣扎,他终是抬起眼,去看向裴云舒。

屋外的阳光正好,照在裴云舒的身上,更是将他的发丝染上金光,眉清目朗,唇红齿白,那双清亮的眼睛,正一动不动地注视在无忘尊者的身上。

识海内一片剧烈的疼痛开始翻滚,分神期的修为反而成了折磨。

师祖痛苦地闭上眼,嘴中不断念着清心咒。

无情大道,若是碰了情,便是无底深渊。

裴云舒于他同毒一般,碰了便万劫不复,道心俱毁,只看上一眼,便万蚁噬心。

不能碰,不能沾。

可是,哪里能忍得住。

推荐热门小说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本站提供师门上下都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师门上下都不对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33章 下一章:第35章
热门: 穿成台言男配伤不起 大漠谣2(风中奇缘2) 乡村艳医 办公室诱惑:漂亮女上司 父之罪 乡村潇洒哥 六零之福运小狐狸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终场 [综英美]法师穿越超英世界后 [综]审神者总想掉个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