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邹虞话音一落,他就忽地皱起了眉。

应当有人给他传了音,邹虞侧耳听了一会,也不知听到了什么,脸色陡然沉了下来。俊美面容罩上阴霾,胸口那朵牡丹,都仿佛溢出血色的花汁来。

邹虞抬眸,意味深长地看了眼那长相磕碜的丑鬼后,便收回捆仙绳,一句话没说,打算转身离开。

只是还没走几步,他就脸色一变,闪身往后一躲,只见还未反应过来的下属们一声惨叫,捂着伤口,已经鲜血淋漓地跪在了地上。

血顺着地面中的缝隙缓缓流着。

邹虞眼中戾气横生,他抬着头,去看楼上的人。

烛尤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他虽掩住了龙角和妖纹,但黑眸却变成了竖瞳,看着他们的目光如同在看死物。

骨子里袭来一种似曾相识的危机感,邹虞狠狠压低了眉骨,“走。”

不到片刻,花锦门的魔修就逃得干净了。

他们来去匆匆,只留下空气中逐渐转浓的血腥气。花月狐假蛟威,他冷哼了一声,“还算他们跑得快。”

啊!

烛尤大人动手怎么不提前说一声!狐狸要被吓晕了!

这几日下来,裴云舒都要忘记烛尤是一条世间少有的蛟龙了,此时才猛然反应过来,烛尤本就是一条修为高深的凶兽。

他侧头去看烛尤,蛟龙的神色冷淡,如画般的侧颜却沾染着妖性,即便没了妖纹,也是邪气四溢。

他如此面无波澜,仿若对烛尤来说,杀了这些魔修也不过是瞬息的功夫。因为简单,也按捺下了杀意,由着这些魔修走了。

原来在强者的眼中,邹虞也不算是什么吗?

裴云舒忽而感到几分心悸,好似一股强烈的渴求从心口迸出,又被瞬间压下。他平复呼吸,袖中的手握紧,用了极大的力气去轻轻地道:“走吧。”

*

这一夜过的是兵荒马乱,等到处理好了房中香气,天边已经泛起黄昏。

妖鬼集市内没有白日,只有黄昏和和红月黑夜。裴云舒几人迎着残阳走出了客栈,打算在人海茫茫的偌大妖鬼集市中去找老方丈口中的鬼医。

他们不知鬼医的长相,也不知鬼医的姓名,但若是鬼医如此有名,应当也不难找。

没人指望烛尤能问出些什么,狐狸和裴云舒兵分两路,烛尤就跟在裴云舒的身边。只是一路问过去,见到烛尤的妖总会战战兢兢地跑开,莫说问路了,连靠近都不曾靠近。

裴云舒无法,只好低声问烛尤,“烛尤,你可有法子让那些人不这么怕你?”

烛尤看着他,突然抬手碰了碰唇上的伤口,也不知他是真是假,“疼。”

裴云舒无言看着他,丑鬼的面具遮住了他的样貌,烛尤波澜不惊地回望,片刻后,他还是抬起了裴云舒的手,化成了一道如手环般大小的小蛟环在了裴云舒的手上,若是不动时,好似真的一个蛇形手环一般。

还好这手环没有蛇那般的滑腻冰冷感,裴云舒松了口气,便带着这手环打听起了消息。烛尤不在身边,他总算是问出来不少东西,问着问着,就顺着来到一方人迹稀少的偏僻地方。

青苔遍布,水露浓重,裴云舒小心翼翼走过暗处下湿滑的石面,忽觉颈部一凉,原是头顶上方的屋檐正好滴落了一滴水。

这些房檐正好挡住了漫天的昏黄霞光,将这一处潮湿狭小小巷显得如同鬼界般可怖阴森。裴云舒注意着周边的动静,心中却不由自主地想起以往看的那些话本。

据闻鬼怪多吓人,喜欢藏在身后或黑暗角落,也喜欢化成美貌女子的样子去骗过路的旅人。

裴云舒想到这,脚步不由加快了,总觉得身后好似有人窥视,一阵寒意从背后升起。

走到巷尾,近看才发现青苔下还有一方小门,裴云舒抬手扣了扣门,“可有人在?”

门应声而开,裴云舒顿了一下,收回手,道了一句叨扰。

门内甘苦的药味扑面而来,几座高矮不平的小屋随便放着,裴云舒朝着其中有火光的房间走去,走前跟前,便闻到了一股极苦的药味。房门处安的是帘子,隐约可见有一道人影正在火炉旁站着。

“阁下可是鬼医?”裴云舒问。

屋内的那人低咳了一声,转头去看裴云舒,低哑着嗓子道:“你有何事。”

这鬼医面色苍白,长相寡淡,他细细看着裴云舒,但目光不带分毫波动,仿若面前这黑白二色的丑鬼在他眼中也和其他人无甚区别。

裴云舒低声道:“我体内有只蛊虫,想劳烦阁下看看能否取出来。”

鬼医顿了一下,又特意看了裴云舒一眼,才道:“进来吧。”

裴云舒就掀起了门帘,一踏入房中,便觉得脚底阴冷,屋内没有光,也没点着灯,除了一个正在熬着药的火炉,便只有一张简陋桌子。

鬼医让他坐下,裴云舒坐下后,闻着萦绕的药味,不自觉摸了下手腕上的小蛟,指尖触到了烛尤头上那两个小小的角,心中才正了正神。

鬼医熬药一直熬到了天边微黑,裴云舒正襟危坐着,也并不催促,只耐心等着。直到鬼医放好了药之后,才走到了桌边坐下,对着裴云舒说:“手拿来。”

裴云舒将手递过去,鬼医用泛着青色的指尖轻轻搭在脉搏之上,过了片刻就道:“能治。”

裴云舒神色一喜。

鬼医放开了手,慢吞吞地站了起来,低声咳了几下,才接着说道:“你明日黄昏时过来,我要先行准备些药材。”

裴云舒真心实意地道谢,又问:“不知我能做些什么?”

鬼医斜睨了他一眼,“诊金便是你体内的蛊虫了,你可愿意?”

裴云舒,“我本就无需它。”

鬼医古怪一笑,他细的仿若只剩骨节的手指摇摇一指门的方向,“走吧。”

裴云舒还想问些什么,鬼医却不再说话了。他只好起身告辞,踏出门外时,侧身看去,只见这鬼医又在炉火上熬起了一盅药。

到头来,既不知人家姓名,也不知需要什么方法才能引出情随蛊,裴云舒叹了口气,只寄希望于明日,期盼这说出“可治”二字的鬼医真能将情随蛊引出他的体内。

到了那时,海阔任鱼跃,天高任鸟飞。

便再也没有烦恼了。

*

待裴云舒走后,鬼医又熬制了一盅接一盅的药,待到炉中火光熄灭后,他才停下手中的事,转而拿起一道传音符,低哑着道:“你不是说你师弟分外好看,怎么我只看到了一个丑的不能再丑的丑鬼?”

传音符一闪就不见了,不过片刻,就有另外一道传音符飞了回来,鬼医捏碎后,里面就传来了一道声音。

“我的师弟自然是天人之姿,你可莫要认错人了。”

鬼医道:“情随蛊不就是你的东西?”

对方回来的消息沉吟一声,“我明日才能到妖鬼集市,若是我师弟来了,你可要好好照顾他。”

“至于情随蛊,你也知那是我的东西。我的东西,你可莫要乱动。”

*

昨夜是妖鬼集市开启,因此并不算是第一夜。今日黄昏入夜,才算是迎来了妖鬼集市中的第一个夜晚。

烛尤好似喜欢上了做裴云舒手腕上的一个安静手环,从鬼医那里出来后还是不愿化作人形。裴云舒也不强求他,传了道音给了花月,等他们见面时,就细细说了鬼医的事。

这一趟出行竟然如此顺利,先前裴云舒还以为会是花月先找到这鬼医,或是再磨上两日,到了最后,竟是让他先找到了。

花月脸上欢喜,琥珀色的眼睛也好似亮了,“那就是说,云舒美人你明日便能摆脱那蛊虫了?”

裴云舒含笑点点头。

花月喜不自禁,他在原地乐了半天,忽然拽起裴云舒就朝着妖鬼集市的中心而去,一个长得凶神恶煞的老狐拽着一个丑鬼跑起来的画面,裴云舒只是想想就没忍住笑了起来。

不止是他们在往妖鬼集市中间而去,各个街道上的人无一例外,都是往同一个方向而去,等到了地方之后,这一片空旷的荒地已经挤满了人,裴云舒觉得几乎整个妖鬼集市中的人都已经聚在了这片地方。

虽然不知蛟龙大人哪儿去了,但难得他不在,花月偷瞄了裴云舒一眼,那一颗好色之心就忍不住蠢蠢欲动了,他低声在裴云舒耳边道:“美人,妖鬼集市的第一夜是妖鬼们的狂欢,等一会儿会出现许多大妖。你可要跟在我身边,别被其他的妖怪给欺负了呀。”

一张英武的狐狸脸在这时露出了羞怯的神情,花月道:“不若人家牵着你吧?”

裴云舒笑道:“我如今这副样子,你真能看得下去?”

花月一愣,呆呆地看他。

丑鬼根本无容颜两字,黑底白描,眉毛处就是两条弯弯的线,嘴巴处就是一条弯弯的线,无半分好看可言,还算是什么美人呢?

让人看了第一眼,就没兴趣再去看第二眼了。

狐狸小声道:“可这也不是你的样子啊。”

裴云舒却是抬头揉了揉他的一双红毛耳朵,指了指不远处几个正在谈天说笑的美人,“花月,你看那几个人可长得美?”

那几位美人有男有女,粉香脂腻,秀发玉面,只是一笑,便是花枝乱颤。

那才是狐狸喜欢的美人样子。

花月一双眼瞬间红了,却不知道自己在难受什么,只能泪眼汪汪地看着裴云舒,道:“美人,我好难受。”

若是他本来样貌,哭起来本应该是梨花带雨,可怜可爱。可如今带着一个面具,高大威武的尖嘴红毛狐狸哭起来,却是有几分好笑和心酸了。

“为何难受?”裴云舒问。

花月就一直摇着头,只觉得满腹委屈,只是这委屈又是为何而来呢?

狐狸抽了抽鼻子,抓起裴云舒的衣袖就要去擦拭眼泪,只是衣袖一抬起,就见里面藏着一条通体漆黑的小蛟,那蛟眼中泛着幽深的光,一双泛着毒的锐眼正直直盯着狐狸。

抬起袖子的手猛得顿住,花月僵硬地笑着,扯着裴云舒的袖子也不知是放下还是接着去擦眼泪,“烛尤大人,原来你在这里啊。”

小蛟从嘴中吐出蛇信,盘旋在裴云舒的手臂上,朝着袖口的方向缓缓爬去。

花月只觉眼前突然有一张血盆大口朝他扑来,他倏地放下衣袖,连忙倒退数步,脚下踉跄得差点跌倒,等站稳后便捂着小心肝,眼泪都吓得流了回去。

裴云舒心中奇怪,掀起衣袖往里瞧去,只见有着两只小角的烛尤正盘在他的手腕上闭上了眼睛,小小的爪子还似生怕自己会掉了似的,勾住了几丝袖口的丝线。

原来烛尤竟在他袖中睡着了。

裴云舒放下衣袖,声音带上了笑意,“花月,烛尤睡着了,你怕他做什么?”

花月脸色苍白,嘴上却夸赞道:“烛尤大人的鳞片着实鲜亮,便是原型,烛尤大人的原型也是万妖之中最威风的一个。我看着烛尤大人的睡颜便觉得十分惭愧,虽我生得美,但终究还是抵不过烛尤大人的美,世间这么多的大妖,一会儿纵使来了再多,也不抵烛尤大人的一个爪子,人家这怎么能是怕?是对烛尤大人的一腔崇拜之心。”

袖口的蛟龙尾巴一扫而过。

花月眼尖地看到了,连忙改口,“都不抵烛尤大人一个爪子上的一块小小鳞片。”

他话音还未落,只见远处突然有几道身影往这处飞来,应当正是花月之前所说的几个大妖。

那几个大妖落在上位上,只听奏乐一响,身姿曼妙的女妖便抬着酒肉来到了空地之中。

熊熊火焰烧起,金鼓齐鸣,火光染红了半边天。

花月夸赞烛尤的话也不由一停,他往台上望去,待瞧清楚了后,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中间坐着的竟是一只狐狸!”

裴云舒听闻,也不由往中间那大妖的方向遥遥看去。

几位大妖坐着的地方拔地而起,有小妖伴在周边,正为那几位大妖斟着美酒。

坐在正中央的大妖身披白银盔甲,长发在脑后高高束起,一副十足爽朗俊气的扮相。

相貌不似花月那般艳丽,反而剑眉入鬓,眉目狭长,英姿焕发,瞧着一眼,便觉得此人应当十分张扬。

裴云舒正要转而去看这大妖身侧的其他妖怪们,就听身边的花月小小的“咦”了一声。

他顺着这一声看去,就见花月从衣领里掏出了戴在颈上的钥匙,那形状古朴的钥匙在花月手中,竟然开始轻轻颤抖了起来。

推荐热门小说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本站提供师门上下都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师门上下都不对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7章 下一章:第29章
热门: 致命的温柔 火爆天王 真少爷不想继承家业 我被全家逼成世界最凶 阴阳师系统 横扫荒宇 道君 把酒话桑麻 摄政王还没驾崩 乡村直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