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他说香,可裴云舒并没有闻到自己身上的香味。

烛尤眯着眼,一副已经沉浸其中的样子,他撩起裴云舒的袖袍,顺着玉般的手臂一点点往上嗅去。

淡淡的香味深入五脏六腑,裴云舒几乎是惊骇地看着他的脸上冒出了龙角,再现出了妖纹。

烛尤说他情动时就会有这些东西。

裴云舒猛地抽出自己的手,就往窗口的方向跑去,只堪堪将窗口打开了一条缝,身后就有人抱了上来。

烛尤搂紧他的腰,头埋在他的颈窝间,“好香。”

“不香,”裴云舒抓着窗沿,努力去推窗,“烛尤,我一点儿也不香,是你闻错了。”

烛尤不满地收紧手臂:“你香。”

窗口终于被打开,一阵微风吹了进来,裴云舒松了一口气,去掰开烛尤的手,“现在总算是没了香味了吧?”

他是真的没有闻到什么香味,明明上次体内的情随蛊被烛尤带得情动时,他也闻到了淡淡的清香,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烛尤不说话,但裴云舒掰开他的手,他就再重新放回去,头埋在肩颈,龙角总是会似有若无地划过裴云舒的脖颈。

龙角如此锐利,只怕一个不小心就会捅穿了脖子,裴云舒不敢大动,最后见他只会在颈窝间拱来拱去,只好无视他,去看窗外的景色。

房间正好对着街道,街道中来往的人形形色色。远处有一座三层高楼的客栈,高耸挺拔,分外醒目,那是这里最好的一家客栈,花锦门的魔修就在那里入住。

裴云舒从高楼上移开视线,就见底下有人在卖丹药,裴云舒心中一动,他偷偷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颗清心丹,“烛尤?”

烛尤从他颈窝里抬头,下一刻嘴里就被塞进了一颗丹药。

丹药入口即化,裴云舒紧紧盯着烛尤,但烛尤脸上的妖纹没有丝毫褪去的影子,非但如此,他眼中的暗色还在逐渐加深。

窗户被一道劲风吹上,门窗皆被关得死死,烛尤抱着裴云舒,不顾他的挣扎,硬是把人抱到了床上。

裴云舒气得眼都红了,“烛尤!你给我停下!”

他拍打着烛尤的背,踢着烛尤的腿,每一个反击都用了大力气,烛尤好似感觉不到疼似的,稳当当地将他抱在了床上。

烛尤堵在床边,裴云舒无处可逃,他真的是被气狠了,一个个法术往烛尤身上扔去,烛尤生生受着,垂眸看着床上的他。

衣衫在挣扎中变得松垮,一双眼睛含着怒气。

烛尤喉结滚动了下。

雕木刻花床堪堪能睡下两人,裴云舒真以为这蛟是开了什么不该开的窍,他把青越剑挡在身前,泛着火气看着他,若是烛尤真的敢为所欲为,他也就不客气了。

客栈中的卧床上有两层床幔,一层薄,一层厚。

烛尤去解薄薄的那层床幔,解开了绳子后,纯白色的两层纱布般厚的床幔就散了开来,隔开了裴云舒和烛尤。

床上的裴云舒一怔。

烛尤在床幔外面道:“你上药给我看。”

裴云舒觉得自己好像听错了,他隔着这纱一般的薄薄床幔,去看站在床旁若隐若现的烛尤,不敢置信,“你说什么?”

“对着我,”烛尤,“上药给我看。”

*

裴云舒一剑,将这薄纱给斩断了一半。

青越剑的怒意鼎盛,朝着烛尤而去,只是气势滔滔的青剑还未靠近,就被一股水流裹住,被禁住不能动了。

烛尤皱眉看着被砍断一半的薄薄床帐,他动动手,把剩下的半截拽了下来,又把另一层较厚的床幔给放了下来。

薄的床幔没起到几分隔绝作用,这厚的,就不一样了。

至少能阻挡六七分的视线,只影影倬倬地露出些人影,雾里看花,不清不楚。

烛尤固执道:“我想看。”

打也打不过,若是烛尤真的想做什么,裴云舒真的拦不住。他咬牙看着面前的厚厚床幔,心中开始摇摆不决。

半晌,他开口道:“你只需站在这,不准往前一步。”

烛尤低低嗯了一声。

床幔后的裴云舒偏过脸,羞耻漫上心头,他忍着羞意,拿出膏药,再抖着手解开腰带,解开衣衫。

不敢去看床边人是何神情,上药也总是与伤处擦肩而过,只心中殷切祈祷着,这床幔快快变厚起来。

*

烛尤出了裴云舒的房间,便带着一身滚烫的热意,径自找到了最近最冷的一处寒潭之中。

冷如冰雪的水围绕着他,稍微靠得他近一点,便被热气蒸出腾腾雾气。

他的表情像是喝醉了一般,整个人都带着酒后的微醺,眼睛看到哪,哪里都会出现刚刚那一幕。

洁白雪地,梅花飘香。

他脸上的妖纹更加红了,眼中的血色,翻涌如海潮。

*

在妖鬼集市举行之前,花月不知从哪里买来了一顶鬼脸面具,兴高采烈地给了裴云舒。这面具黑底白描,画的不知是什么东西,瞧着不可怖,但格外的丑。

“美人,”花月手一翻,另一顶面具在他手中出现,那是一顶尖嘴红毛的狐狸脸面具,“等今夜妖鬼集市一开,你便带上这个面具。我可是把那一整家店都翻了个底朝天,才找出一个这么丑的面具来。等你带上这个,任那个大魔修长着十几双眼睛也一定认不出来你!”

他越说越激动,“等咱们一起在妖鬼集市里尽情玩乐后,出来就去找他们算账,让烛尤大人好好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叫风水轮流转。”

裴云舒带上面具,花月便拿出铜镜让他一看,看到镜子时,裴云舒这才知道花月为何会说只带上一个面具就让邹虞认不出他来的话了。

只因他此刻已经变了一个模样,铜镜中映出来的人,已经是一个浑身只有黑白二色的丑鬼了。

裴云舒倍感惊奇,他又拿下了面具,朝着镜中看去时,镜中人此时又变成他平日的模样了。

花月笑意晏晏,得意的尾巴都翘了起来,“美人,如何?”

他也将手中的红毛狐狸面具带在了脸上,只见艳若桃李的狐狸美人一个眨眼,已经变成了一个凶神恶煞的老狐形象。

裴云舒眨眨眼,他走上前去摸狐狸头上的一双红毛耳朵,竟觉得入手柔软,如同真的一般。

“当真神奇。”他感叹道。

花月照照镜子,也颇为满意,“这模样倒是英勇。”

他说完,便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周,抬手捂在嘴侧,低声道:“美人,我如今的样子,是不是也不差蛟龙大人多少?”

裴云舒冷哼一声,“他自然比不得你如今模样。”

花月听闻,却幽幽叹了口气,拿下面具后作势拿着香帕拭泪,“烛尤大人天人之姿,花月犹如缸中米粒,无法能和烛尤大人相比的。”

裴云舒被他逗笑了。

花月见他笑颜,不禁香颊一红,却不由自主往裴云舒的身上靠了靠,他闭着眼,鼻尖轻嗅,道:“美人,你身上好香。”

他这番作态,裴云舒瞬间觉出了不对,他掏出颗清心丹便朝着花月嘴中塞去,过了一会,只见花月眨了眨眼,迷茫地看向裴云舒,“美人,你刚刚喂我吃了什么?”

裴云舒离他远了些,谨慎问道:“你可闻到了什么香气?”

花月嗅了嗅鼻子,奇怪,“刚刚好似闻到了,现在却又不见了。”

裴云舒蹙眉。

这次也是,他未曾闻到什么香气,花月却闻到了一瞬。不过清心丹对烛尤无用,竟然对花月有用。

还好储物袋内有足够的清心丹,裴云舒看向桌上的鬼脸面具,眉目一沉,时间紧迫,他需要尽早找到妖鬼集市中的鬼医了。

*

当晚,妖鬼集市即将开启的时候,街道上已经堆满了等待的人妖鬼。

前两日,裴云舒怎么也不愿见到烛尤,直到现在,烛尤才总算见到了他。裴云舒一出来,烛尤就直直地看了过去,黑眸一动不动,不知他在脑中想了什么,脸上的妖纹又慢慢浮现出了靡丽的颜色。

裴云舒一见到他这幅样子,当即沉着脸转开了目光。

想当做无事发生的样子,却装不出来。

烛尤无知无觉地凑了上来,又去拿指尖戳着裴云舒的脸颊,裴云舒躲开,心中一动,将手中的鬼脸面具带到了脸上。

见着眼前的人猛然变了一副模样,烛尤皱着眉停下了手,沉沉地看着他,黑眸中满是不虞。

裴云舒心中有了几分好似报复成功的轻松愉悦,他从烛尤身边绕开,只是还没走到楼下,烛尤就跟了上来,伸手去攥住了他的手腕,顺着向下,再去牵着裴云舒的手。

裴云舒挣了两下,没挣开,但不肯就此罢休,一直倔强地挣脱着,直到入了妖群里,他还在用着力,只怕手上已经红了。

烛尤瞥了他一眼,将他的手包在自己的手中,眉间微蹙,“别闹。”

裴云舒:“……”

他闹什么了?

周围都是妖鬼,只有极小一部分的修士混迹其中,裴云舒抿唇,不欲在这里与他相争。

他们刚刚安静下来,就听后方有人呵道:“是谁挡我花锦门门主的路?”

裴云舒往后看去,只见花锦门的一众魔修正从后往前开着路,被护在中间众星捧月的,正是他们口中说的门主和邹虞等人。

裴云舒目光定在邹虞身上。

丑鬼外表下,挂在腰间的青越剑响起带着杀意的低鸣。

邹虞负手而立,他虽站在门主身后,但并不卑躬屈膝。一双深目在四周轻佻地巡视,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忽而朝着裴云舒的方向看来。

但那里只有一众其貌不扬的妖鬼,并无什么稀奇。

邹虞挑挑眉,移开了视线。

推荐热门小说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本站提供师门上下都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师门上下都不对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5章 下一章:第27章
热门: 穿成洋娃娃之后 替演 野戏:躁动的村庄 ABO糖与药 死神大人他C位出道啦 我在古代开书铺(穿书) [聊斋]活人不医 如意村之小寒大寒 乡村修真强少 借我咬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