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烛尤也不知从哪里学来了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即便裴云舒脾气好,也被他带出了几分人气儿。

这个气,自然就是怒气了。

当天下午,他们三人就辞别了老和尚下了山,从满山桃花林中经过时,花月招来了一阵风,漫天的桃花瓣便随风倾洒下来。

裴云舒将情随蛊的事情压在了脑后,他御剑飞在桃花林中,烛尤站在他的身后,一手松松搂着他,另一手拨弄着他的黑发。

即将入夜的时候,他们就在一处小小集镇停了下来。镇中只有一家客栈,客栈也只有最后两间客房,裴云舒便道:“我和花月一间。”

这话刚刚说了出来,整个气氛顿时都冷了。

烛尤面无表情,客栈老板被他吓得躲在柜台后瑟瑟发抖。

到最后,裴云舒还是和烛尤一间房了。

还好这房间里有一里一外两张床,裴云舒将一路买来的吃食放到桌上,指着外间那张床道:“你睡那。”

烛尤可有可无地点点头,手指拨弄着桌上的零食,拿起一块干肉放在了嘴里。

裴云舒见他吃的专心,便小心翼翼地走到里间,连鞋子都来不及脱,就半跪在床上,将床幔放了下来。确定床幔的厚度让外面的烛尤看不清楚他是在做什么后,裴云舒才表情难受地解开了衣衫。

凡人的衣衫也分好坏,裴云舒身上穿的这身明明已经算是好的了,但还是磨的生疼,现下才好不容易有了些时间上药。

他低头一看,早上抹上的药都被蹭到了衣衫上,非但没有起到半分作用,看起来还更严重了。

难怪愈加疼了。

裴云舒蹙眉,又回到看了一眼烛尤,隐隐约约见到桌旁还有到人影,便安下心来,拿出药膏,指尖只轻轻抹了一点,就给自己上着药。

他低着头,格外认真,恍然不知身后披散的床幔已经被风吹开了一条细小的缝隙。

*

怕衣衫再次把药膏蹭掉,裴云舒穿上衣衫之后还不敢先将腰带系上,直到觉得药膏被吸收了,他才紧紧束上了腰带。

这才想起来他进来里间那么长时间,烛尤竟然也没来催促他。裴云舒心下奇怪,走到外间一看,烛尤不在桌旁,屏风后的浴桶处有水声响起。

天边只是微黑,现在就沐浴了吗?

从屏风四面,还有雾气往这边飘散。

“烛尤,”裴云舒问,“你是不是用了很烫的热水?热气已经朝这边飘来了,若是用热水沐浴,那不能多泡的,会不舒服。”

他话音刚落,屏风里面就传来一声重响,裴云舒一惊,下意识越过屏风往里面一看,表情愕然。

烛尤浑身冒着腾腾的热气,身上没有穿着衣服,也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此时此刻,他头上的两只角在浴桶上撞穿了两个小洞,那两个小洞卡住了他的龙角,烛尤便也跟着无法动弹了。

裴云舒愕然过后,就是忍笑。

烛尤见他进来,面上的妖纹更加殷红了,他抿着唇,眉目不悦,正打算强硬拔出头上的龙角,裴云舒连忙阻止他,“等一等。”

他尽力不去看浴桶中一丝不缕的烛尤,绕到前方蹲下,去看木桶上的两个突出了一点的小角,试着动了一下,确实卡得相当紧。

裴云舒突然抬头去看烛尤,疑惑,“角不可以收回去吗?”

“……”这个角度,裴云舒无法看到烛尤的表情,只能看到他的黑发,只看了一眼,裴云舒就接着去看烛尤卡在木桶里的角了,只听烛尤道,“收不回来。”

“为何?”裴云舒好奇了。

烛尤道:“想交尾。”

蛟龙想交尾,自然要把自己最漂亮的一面展现出来。无论是妖纹还是蛟龙角,在情欲未散时,是怎么也不会消失的。

裴云舒猝不及防之下就听到了这个回答,烛尤直直白白,不好意思的人反倒是他了。他连咳好几声,咳得脸也带上了薄红,便开始专心致志地想法子将烛尤的角推回去,不再去问烛尤话了。

角比浴桶硬了不知道多少倍,若是那些城镇里面,一个浴桶坏就坏了,奈何这里是个小小村镇,浴桶也没有多的,店家如此窘迫,若是这个浴桶坏了,只怕这几日也是没法去买新的。

裴云舒用尽了各种办法,最后好不容易才把烛尤的龙角给推了回去。烛尤能动的下一秒,就猛地从浴桶中站了起来,他伸手去攥住了裴云舒的手腕,黑眸沉积欲望。

裴云舒被他拉住,“怎么了?”

烛尤低低地说:“想交尾。”

热水从他身上流入水中,嘈杂的水声满是浮躁,烛尤攥着裴云舒手腕的手,烫得让人想要瑟缩。

裴云舒想要甩开他的手,但他觉得自己好像也不对了,皮肤开始滚烫,手脚开始无力,好像还有什么奇异的香味在空中四散,闻了几下之后,就更觉得浑身发烫了。

“我想喝水,”他掐着手,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烛尤,我要出去喝水。”

烛尤忽的皱起了眉,鼻尖一嗅,“好香。”

他朝着散发香味的地方闻去,竟闻到了裴云舒的身上,裴云舒呼吸都觉得困难了,他拉开烛尤的手,烛尤放开了他,只闭着眼睛去闻他身上的香味。

裴云舒从屏风后跑了出来,足足喝了满满两杯冷水,又尽力平复呼吸,空气中那股奇异的香味才终于变得淡了下来。

冷静下来之后,裴云舒就想起了他体内的那只蛊虫。

怎么这么快溢出香味了?

莫非是烛尤的情动,让情随蛊也跟着动了?

裴云舒怎么想,都觉得这个可能性最大,他直接收拾了东西,连夜跑到了隔壁花月的房间,如今情况特殊,他怎么都不可能和烛尤待在同一个房间里。

花月为他打开门,惊讶极了,“美人,你怎么过来了?”

裴云舒避而不答,“我今晚在你这打坐一夜。”

*

说是打坐一夜,但是到了夜半的时候,裴云舒还是睡着了。

狐狸正在灯下看着书生与狐妖的话本,见裴云舒睡了,就想将他抱去床上,但还没靠近裴云舒,就将一条突然窜出来的白色布条狠狠打在了手上。

狐狸倒吸一口冷气,一双玉手都被打肿了。

下一刻,烛尤就突然现身到了裴云舒身旁,他俯身抱起了裴云舒,冷冷瞥了花月一眼,就将裴云舒抱走了。

待将裴云舒抱上了床后,他低头瞅着熟睡过去的人良久,才弯下腰,在裴云舒的唇角旁,轻轻碰了一下。

唇上的肿度已经消了许多,烛尤一下一下的吻着,轻轻落下再轻轻抬起,不像上次那样粗鲁,若是只是这样,应当就不会肿了。

*

妖鬼集市还有四天举行,若是一直御剑前行,不到一天的功夫就能到了集市。因为时间充足,他们也是走走停停,也算是游山玩水一回。

距离妖鬼集市的地方愈近,见到的妖魔鬼怪们也就愈发多了起来,裴云舒一路来大饱眼福,只觉得眼花缭乱,从来没有想到,这世间除了人之外,还有如此精彩的庞大世界。

但快要到了妖鬼集市举办的地方时,他们却见到了花锦门的人。

他们掩在道路两旁的妖群之内,看着花锦门的魔修抬着两顶玄色轿子从空中张扬飞过,在经过他们时,裴云舒微微侧过了头。

玄色轿子远去,那架势却极为惊人,花月在一旁冷哼一声:“那该死的大魔修竟然也来了!”

裴云舒轻轻嗯了一声,看着远去的花锦门众人,握紧了手中的青越剑。

杀意萦绕在心头,狐族秘境中的侮辱,他永不会忘。

紧握着青越剑的手被另一双手一一掰开,裴云舒侧头看去,烛尤垂眸看了他一眼,然后远远望了一眼远处的花锦门一众魔修,眼中煞气横生,裴云舒都能看出他眼中幽深残酷的戾气。

“烛尤大人,”一旁的花月也感觉到了这股令他毛骨悚然的杀气,忙说,“妖鬼集市开始后就不能杀人了,这是妖鬼集市的规矩。我们要是想搞一搞这个花锦门,要么需赶在妖鬼集市开始之前,要么在妖鬼集市结束之后。”

可花锦门的魔修众多,修为高深,赶在妖鬼集市来临之前搞,怕是搞不完。

烛尤不悦,“杀人还要等?”

花月想了想,严谨道:“等的吧。”

他们二人说的不是搞不搞花锦门,而是什么时候搞。一个比一个杀意浓重,裴云舒平静之后,反而勾唇笑了起来。

“那就等妖鬼集市之后吧。”

这次的妖鬼集市之行,找到鬼医才是主要的,邹虞可没有这么重要。

花月忽而担忧道:“云舒美人,可是邹虞那大魔修见过你。”

那日烛尤大人带着云舒美人飞走时,花月可是将邹虞说的那句狠话听得一清二楚,其中的狠意,让他这个妖都觉得头皮发麻。

这花锦门可是臭不要脸的魔宗,手段阴损着呢,若是那日云舒美人没有被烛尤大人救走,谁知道这大魔修会做到什么地步,臭不要脸!

闻言,裴云舒也皱起了眉。

帷帽,他是不会再戴的。更何况周围如此多长相各异的妖鬼也不曾带上帷帽去遮掩容貌,他戴了,岂不是更加显眼了?

他想了想,“妖鬼集市里可有卖面具?”

“倒是有,”花月眼睛一亮,“各种鬼怪的面具都有,戴在脸上的时候,任美人你从花锦门面前走过,他们也不会知道你是谁!”

“那便带面具吧。”裴云舒一锤定音。

烛尤皱起了眉,他这一皱,就皱到了一行人进了客栈里面。

等房门关上,他才抬眸看着裴云舒,“为何不杀?”

裴云舒倒了两杯茶水,放在了烛尤面前,“若是杀了,我们就要耽搁妖鬼集市了。”

“耽搁便耽搁,”烛尤淡淡道,“谁若不满,那便杀了谁。”

他语气虽淡,但黑眸中有血色浮沉,是真真对了花锦门产生了沉沉杀意。

“要是你在妖鬼集市中杀了人,我们就要被千妖百鬼一块追杀了,”裴云舒细细说着,“烛尤,即便他们不能伤你分毫,但这些天,我们也不能休息。妖鬼集市没了,鬼医也无法去寻,白白浪费了时间。”

烛尤又皱起了眉,他若有所思。

裴云舒见他好像懂了,颇有些做人师的成就感,他笑意盈盈看着烛尤,瞧见他鬓角微乱,便想抬起手为他整理发丝。

谁想烛尤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微闭着眼,着迷地在他腕边嗅着,轻声道:“好香。”

推荐热门小说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本站提供师门上下都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师门上下都不对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4章 下一章:第26章
热门: 神控至尊 ABO糖与药 这个omega甜又野 抵达之谜 至死不渝 雌蟒 乡春满艳 反派师尊貌美如花[穿书] 淑女飘飘拳 乡村艳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