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待找到了一家客栈之后,三人就在此处休整一天。

小二上了茶水,花月倒了杯水润润嗓子,又开始说了起来,“这里距妖鬼集市的地方还有三天的路程,明日会经过一方姻缘寺,据说那儿算的桃花很准,不止如此,小和尚还一个比一个俊呢!”

裴云舒饮了一口茶,闻言便笑了。

出了秘境之后,面对着陡然广阔起来的一片天地,裴云舒倒是有些手足无措了。花月便见缝插针,要裴云舒同他一起去往那即将举办的百年一次的妖鬼集市。

一路有了同行人,见到了许多以往没见过的东西,裴云舒的笑也逐渐多了起来。

他如今穿的不再是白衣,束起来的发也格外简单,但一笑起来,眉目清朗,好似花漫清香,世间都明朗了起来。

烛尤撑着侧脸,格外慵懒地看着他,待看他笑了之后,便拿手去碰他的唇角。这一路走来,烛尤总是这样,若是躲开不让他碰,他就会固执起来非要去碰一下不可。反倒是乖乖让他碰了,他就会心满意足地就此放手。

裴云舒就没动,果然,烛尤戳到他的唇后就乖乖放了手。但这蛟龙很是不知廉耻,放过了裴云舒,却又拿着碰过裴云舒唇的手指放到鼻端,去闻上面沾惹着的茶香气。

裴云舒耳尖微红,他低声呵道:“烛尤!”

烛尤瞥了他一眼,目光定在他的耳垂上,然后垂眸,掩住眼里满是暗色沉浮的神色。

*

花月所说的那座姻缘寺,他们果然在第二日便遇上了。

寺庙建在山坡之上,山上种满了桃树,微风一吹,便迎头吹来一头粉色桃瓣,衬得这寺庙当真是月老托身,处处皆是美而不俗的红尘。

裴云舒拍落一身落花,抬头往烛尤看去时,却不禁忍俊一笑。

烛尤头上也飘落了几片格外大胆的花瓣,其中两片恰好落在他龙角的附近,若是没把角掩住,只怕还可能凑巧地落在他尖尖的角上。偏烛尤眼神冷淡,一双眼睛长得妖异和冰冷,顶着满头桃瓣的时候,还真有了几分可爱。

裴云舒抬手去拂落他黑发上的花瓣,烛尤垂眸看他,抬手折了一朵桃花,指尖捏着,好像要插到裴云舒发丝里。

裴云舒连忙后退两步,“哪里学来的这些东西?”

烛尤眼中开始闪烁,他不说话,只朝着裴云舒勾勾手指,裴云舒就被一阵风推着往他的方向去,待快要扑到烛尤怀里,那股推力才在身后消失。

刚刚站稳,耳侧便被一只冰冷的手碰了碰。烛尤将那朵桃花插入裴云舒的耳边,只不知他是不是故意的,花要插也插完了,但手却还在摸着裴云舒的耳垂。

软肉被揉了一会儿就开始发烫,裴云舒偏偏头,躲开了烛尤的手,还未说什么话,便觉得耳珠一凉,竟然是被烛尤含在了嘴里。

“……”

不知羞耻的蛟龙裹着耳珠,牙齿磨在肉上,发出了野兽般的满足吞咽声。

裴云舒实在是猝不及防,反应过来之后,烛尤已经顺着在他的耳后落下了一个个吻,裴云舒急了,用力一推,当真把烛尤推了开来。

烛尤被推得撞在了树干之上,树上轻盈的桃花顿时下了场犹带香气的花雨。

透过这花雨,裴云舒看到烛尤脸上的妖纹已经浮现出来了,那妖纹顺着他的脖颈向下,一直曼延到了衣衫底下。

裴云舒下意识顺着向下看了一眼,结果脸色一变,红青交加,沉着脸甩袖离开。

被抛在身后的烛尤看看身下,不解地蹙眉。

图上的人只有一个。

他有两个。

不喜欢?

*

花月先他们一步上了山,等裴云舒他们到了寺庙后,这能说的狐狸已经上上下下的都混熟了。

寺中方丈也是个修士,他年纪已大,笑起来便如弥勒佛般亲切,甫一见到裴云舒,便惊奇地咦了一声,“施主,能否让我给你把把脉?”

裴云舒收起脸上的薄怒,挽起衣袖,将手腕伸到老人家跟前。

烛尤一上来便看到了这幕,他眼神瞬间变得凶恶,殷红的妖纹乍起,只一瞬间的功夫,便将裴云舒抱着远离了老方丈,朝着方丈低低怒吼。

方丈被吓了一跳,连忙安抚烛尤,“莫急莫急,我只是给这位小友把把脉。”

烛尤的气势吓人,他环着裴云舒腰部的手臂上浮现出了一层鳞片,龙角冒出,一双兽瞳煞气浓重,凶相毕露。

裴云舒在他怀中,被他紧紧锢着,他离得烛尤最近,也最清楚烛尤的变化。

黑色竖瞳深处有红光流转,他宛若那日在寒潭下失了智时的样子,裴云舒心中一跳,他压低声音,“烛尤,没事,这里没有危险。”

烛尤听到了他的话,低头看他。

兽性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睛盯着裴云舒,裴云舒咬一咬牙,他勾上了烛尤的脖子,眼睛一闭,就往前凑去。

准准亲在了烛尤的唇角,他亲完便急急退开,已经不敢去看一旁的方丈和花月了。

烛尤由着他退出怀里,愣愣维持着先前的姿势,他摸了摸自己的嘴角,再看向裴云舒时,裴云舒已经佯装无事般站在了一旁,只是脸颊染红,这红意证明了他确确实实主动去亲烛尤了。

妖纹如潮水般退去,烛尤垂着眸,瞧着竟有几分呆呆的样子。

花月躲在老和尚身后,看他平静下来了,两人都松了一口气。老方丈试着往裴云舒的方向走了一步,烛尤还在摸着唇角,没有一丝暴动的倾向。

“这位小友,”老方丈对着裴云舒感谢不已,“你救了老僧一命。”

裴云舒尴尬极了,不关方丈何事,哪里需要方丈来同他道谢。

“方丈客气。”

老和尚摸着胡子一笑,忽而又严肃了面容,“我能否给小友把把脉?”

裴云舒便把手递到他面前,老和尚谨慎地看了烛尤一眼,才抬手覆在了脉搏之上。

片刻后,他细细打量了裴云舒的面色,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道:“小友,你可知道你体内有一只蛊虫?”

裴云舒一怔,“什么?”

方丈看他这个反应,就知道他并不知情了。叹了口气,收回了手,“你被人下了蛊,你体内的是子蛊,若是我没有判断错,这只子蛊已经被人给催醒了。”

花月倒吸一口冷气,裴云舒更是面色一白。

见到他们变了神色,方丈又连忙道:“这蛊虫叫情随蛊,是个对身体有大大益处的蛊虫,百利而无一弊,这倒是不需用担心。只是母蛊一旦吸了主人的血,这子蛊便也跟着催醒了,母蛊和子蛊本是一对,两者离得愈远,相思便愈加重,为了吸引远在天边的母蛊,待到子蛊长大之后,就会散发一种特殊的香味,用此来告知母蛊方向。”

方丈轻咳一声,“只是这香味,不止有母蛊能闻到。”

“……”裴云舒捏紧手,心沉大海,“方丈,若是还有些什么,也一并告诉我吧。”

烛尤看到了裴云舒的表情,看着方丈的眼神重新变得凶狠起来。

方丈在他的眼神下抖了一下,苦笑道:“这蛊虫名字既然叫情随蛊,那必定跟一个情字有关。若是子蛊不醒便无事,若是子蛊醒了,长至成熟时,会经历两次情动。”

裴云舒闭了闭眼,他尽力平复呼吸,“……那情动……可严重?”

若是今日没上这姻缘寺,若是没遇见这方丈,他是不是要等到出了异状时,才知道自己体内才藏了一只蛊虫?

“这个倒是可以放心,”方丈语气坚定,总算是说了句好话,“子蛊离母蛊太远,即便是子蛊迎来了情动,也不会多么厉害,念上几遍清心咒就可抵挡过去。”

裴云舒松了一口气,随即就是苦笑,他垂眸看着地面,良久,才抬起头重新看向老方丈。

“若是服用了疗伤丹药呢?”

他体内四月雪树的内丹也驱不走这蛊虫吗?

方丈好笑:“这乃益虫,如何有效?”

裴云舒抿唇,又道:“方丈……那可有方法,能将这情随蛊给取出来吗?”

老和尚摸了摸胡子,不答反问,“你们是往哪儿去?”

花月在一旁道:“我们往妖鬼集市去,老和尚,我云舒美人这个蛊究竟有没有办法给解了?”

“若是去妖鬼集市,那便就办法可解了,”老方丈道,“妖鬼集市里有一个鼎鼎有名的鬼医,那鬼医对这些小玩意可了解得出神入化,若是他出手,必定能将这蛊虫给引出体内,只是这情随蛊可是个好东西,小友,你真舍得?”

裴云舒道:“舍得。”

*

时值午时,正好是用膳的时间,用完斋饭后,裴云舒从房中出来,就看到院中有一颗巨大的桃花老树。

裴云舒对这颗桃树产生了几分喜爱之情,他走上前,轻轻将手覆在了树干之上。

稚嫩的小童声便从桃花树里响起,“大人,你是树妖吗?”

裴云舒带上了笑意,柔和着声音,“不是。”

这童声哦了一声,随即炫耀道:“我可是周围整座山第一个成精的树精,等我修为够了,我就能成树妖啦。”

裴云舒含笑夸赞了他一句。

小树精便乐呵呵笑了,“大人,他们说对着我求姻缘很灵的,您要不要也求一求啊?”

裴云舒一愣,抬头去看桃花树上挂满了枝丫的红色锦囊。

烛尤从身后走到他身边,他刚刚走进,桃树上便掉落了一个锦囊,这个锦囊直直掉落在裴云舒的怀中,裴云舒下意识接下,接下之后却不知该如何办了。

烛尤轻轻瞥了一眼他手中的锦囊,就抬眸去看裴云舒,他抬起手,小心翼翼地去戳裴云舒的唇珠,等快要碰上时,裴云舒却觉出了不对。

鼻尖先一步闻到了香料味,裴云舒下意识张开嘴,将这东西吃到嘴里,才发现是一块香喷喷的肉脯。

在寺庙中吃肉当真是做贼心虚,裴云舒左右环顾,轻咳几声,低声问烛尤:“哪儿来的?”

烛尤不说,只是问:“还想吃吗?”

裴云舒犹豫一会,他又看看了周围,确定没和尚在之后,才点了点头。

自辟谷后,裴云舒也就一同和烛尤吃过几次自己烤出来的鸡肉,早已忘了凡间的食物是什么滋味,原本以为花月的那炖汤就是世间美味了,但这些日子才知道,原来美味如此之多,这些都不算是什么。

烛尤勾唇,他修长的手指点了点自己淡色的唇,低着头,黑眸一动不动地盯着裴云舒,“亲。”

“……”裴云舒缓缓道,“那便不吃了。”

推荐热门小说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本站提供师门上下都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师门上下都不对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3章 下一章:第25章
热门: 猎艳北宋之阅尽群芳 失格情人 个性大概是见一个萌一个[综] 占卜师的预言 失格 东京人 九天帝尊 超魔构筑师 港黑一只兔 大漠谣(风中奇缘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