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在温热的水中泡了不过一刻钟,裴云舒就在酒香下睡去了。

这一觉足足睡到了第二日,待到太阳升到了正高空,裴云舒才悠悠醒来。

山洞内安静无声,裴云舒揉揉额头,正要坐起来,却突然发现手中多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竟是一把磨损极为厉害的钥匙。

除了这钥匙之外,下方还塞有一张纸条,裴云舒将纸条展开,上面龙飞凤舞的大字就入了眼。

“夫人初入我秘境,我也无甚东西可赠予夫人,思来想去,不如便将这秘境拿来献丑。微不足道之意,望夫人不必客气。”

句句彬彬有礼,和张扬的字迹形成了明显的差异。

裴云舒缓缓皱起了眉。

怎么每一个字都认识,这几句话却读不懂了?

夫人,秘境,钥匙。

他起身往外走去,一出山洞,就看见烛尤和花月两人正站在树荫之下。狐狸正偷偷摸摸地从袖中掏出一本书递给烛尤,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这是在干什么?

裴云舒朝他们走来,花月余光一扫,看到他后手中就是一抖,书本还没被烛尤接过,就摔落到了地上。

烛尤侧头看了裴云舒一眼,将书本招到手中,不慌不忙。

“美人,你总算是醒了,”花月便看向裴云舒,上上下下将他看了一遍之后,粉面带笑,“那酒后劲可大不大?还好你喝的不多,不然只怕是今日一整天都醒不过来啦!”

裴云舒笑了笑,转而问道,“从我睡过去到现在,可有在附近发现了什么人?”

花月摇了摇头,“没有。”

既然没人进来过,那钥匙和纸条又是怎么回事?

裴云舒蹙眉,将手中东西拿给他们看,狐狸好奇地眨着一双多情桃花眼,正要去碰那纸条,谁知在还未碰到前,纸条忽而飘起,在空中灰飞烟灭了。

只一把形状古朴的钥匙还留在裴云舒手中,这钥匙磨损的极其严重,好似经历过了许多年的时光。

烛尤沉沉看着这枚钥匙,声音不悦,“纸条上写了什么?”

“……”

夫人两个字,是怎么都说不出口的。

裴云略下这两个字,道:“那人说要将秘境赠予我。”

他忽而心中一动,转而看向花月:“花月,你有没有收到什么东西?”

花月葱白的指尖缠绕着身侧的一缕黑发,目中满是疑惑,“这倒是没有。”

又是秘境,又是夫人,裴云舒只能想起石壁中与那石头狐狸荒唐的拜堂之举,可若是花月没有收到过这些东西,为何唯独他有呢?

他思虑沉沉,烛尤已经从他手中拿走了钥匙,看他的表情,若不是裴云舒还在这,他都能一手将这钥匙给碎成灰了。

烛尤问:“你想要这个秘境?”

他黑眸看着裴云舒。

裴云舒摇了摇头,“我不想要。”

那纸条上的话,连同这偌大一个秘境,都不是什么轻松东西。

烛尤眉角眼梢上布上了愉悦,他抬手就随意地将这枚钥匙扔给了花月,花月手忙脚乱地接住,不敢置信:“给我?”

“不要?”

花月被烛尤这余光一瞥,将客套都塞在了嘴里,他抱着钥匙,无比喜爱,美人脸上罩起红晕,“那我就厚着脸皮要了,就把它当做是美人对四月雪树内丹的回礼。不过这回礼实在是重,云舒美人你且等一等,待我将秘境中的好东西都给找出来,再分你一半。”

裴云舒正要出口拒绝,花月又连忙说道:“云舒美人要是不要的话,这秘境那我也不要了。”

裴云舒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花月见他不说话了,嘿嘿一笑,独自走到一旁,去探究这枚钥匙去了。

*

花月用了一天的时间,拿出的东西几乎要填满了裴云舒的储物袋。

乍然得了这么多的好东西,裴云舒颇有种走在云端的感觉,待缓过来神之后,他就拿走了储物袋,不让花月接着往里面放东西了。

傍晚,裴云舒坐在寒潭边,瞧着天边出神了一会,开始翻起了储物袋中的东西。

一样样极好的灵植被找了出来,这些,便当做是还师父和师兄们的谢礼。

他不打算回无止峰了。

他不知他会什么时候回去,若是可以,他便永远不想回去了,他想要离师门远些,离师兄们和云忘也远一些。

裴云舒将挑出的这些东西整理好,打算出了秘境就送出,或许能还上师门平日里给他的东西,若是能还上,他也能毫无牵挂了。

除了这些有价无市的灵植以外,裴云舒还掏出了笔墨,给师父写了封信。

让师父和师兄们莫来寻他,这样一来,应当是没有人再将他带上山了。

他忙完这些,才去问花月,“我们什么时候能出秘境?”

“什么时候都可以,”花月坐在一旁的美人榻上,一榻都是绿油油的灵果,格外奢侈,“若是美人想走,那就明日一早出去?”

裴云舒略微顿了顿,就点了点头。

“美人儿,你还去寻你的师兄们吗?”

裴云舒摇了摇头,“待我们出去,我再传信告诉他们出口在哪。”

他垂眸看了看手上的银链。

青越剑无法斩断这条手链,明日只能依托烛尤了,若是烛尤能切断这链子,那便彻彻底底地断了。若是连烛尤都没办法,怕是整个世间,都对这链子无法了。

想到烛尤,裴云舒就朝着烛尤的方向看去。

那蛟躲在寒潭之中,也不靠近岸边,跑到了寒潭深处去看花月给他的那本书,像是生怕被别人偷偷看到似的。

他竟也有如此嗜书的时候。

裴云舒不由升起了些好奇,他问花月,“烛尤看的是什么书?”

花月眼光躲闪,不敢看裴云舒,含糊道:“乡村野话,美人不喜欢看的。”

乡村野话?裴云舒目露茫然,他从未听过还有这样的书,这又是什么书,种田的吗?

*

直到夕阳西下,烛尤才捧着那本书从寒潭中出来。

他周身漫着热气腾腾的雾气,脸上的妖纹肆虐,一直从脸侧蔓延到了脖颈之下。

他烫得别人都能感觉到那股热意了。

当晚,烛尤不在寒潭中泡着,硬是跑到了山洞里,和裴云舒睡在了同一个被褥中。

裴云舒困极了,眼睛都快要睁不开,不想和他多计较,就默许了烛尤钻入被子里面,和他一起睡着觉。

不过片刻,裴云舒已经半睡半醒地进入了梦乡,但烛尤好像很不习惯一般,在裴云舒的身后动来动去。

裴云舒翻过身想要让他快点睡觉,但刚刚翻过身,还未说出一个字,他就挡不住袭来的睡意,沉沉睡过去了。

*

第二天一早,裴云舒醒了之后,就觉得嘴唇肿痛。

他试图摸了一下唇,但抬起手臂之后,又扯到了胸前的痛,裴云舒奇怪,他散开衣襟一看,那处竟然也跟着肿了。

一夜之间,处处都是肿痛,裴云舒都不敢张着唇,莫非是他吃了什么有毒的东西?还是被什么虫子给咬了?

但怎么是这处……当真奇怪。

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原因,裴云舒蹙眉起身,小心翼翼地背对着洞口,趁着换衣服的空,用那乳白色的灵气,想要将唇和那处的肿起消掉,但过了一会,这灵气跟没有用了似的,没起到一点作用。

他只好先穿上衣服,去外面找花月和烛尤。

*

裴云舒原先还不自在,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唇肿得吓人。但花月和烛尤却面色不变,好似裴云舒和昨日一般,没有什么变化似的。

看他们如此作态,裴云舒也觉得自己好像是多想了。

他们从断崖下飞了上来,花月就在此处开了秘境的大门,只见空中忽然裂出一道口子,口子外面的景色,就是春风楼密道外的景色。

裴云舒御剑同他二人一同往出口处飞去,待快要出了秘境时,他停下了青越剑。

身侧的两妖也一同停下,看着他捏了一道传音符往远方送去,又将早已准备好的珍稀灵植用结界布好,随着那道传音符一起飞走。

裴云舒看着它们离得愈来愈远,抬起右手,将袖袍扯起,手腕上的那条银色手链就露了出来,在阳光下反着闪闪银光。

“烛尤,”裴云舒将手送到他的面前,“可以扯断吗?”

烛尤,“亲亲。”

裴云舒无声看着他,烛尤面无波澜回望,但还是伸出利爪轻轻一勾,二师兄炼制的手链,就这样从万丈高空掉落在丛林之中。

只是被扯断的一瞬,裴云舒手上一疼,他往手腕上看去,一枚针眼大的伤口已经缓缓在四月雪树的作用下愈合,短短一眨眼的时间,那针眼似的伤口就消失不见了。

裴云舒收回手,垂眸去看已经没了踪影的手链,忽而勾起笑容,眼中清亮,他看着头顶的出口,毫不迟疑地冲出了秘境之中。

*

正闭眼打坐的云城忽得睁开了眼睛,他从袖中掏出一个精致木盒,打开后,木盒中的一条精致雕刻的手链已经碎成了白色粉末。

云城的眼神晦暗不明,“四师弟……”

旁边的三师兄睁开眼,“四师弟怎么了?”

云城不答,他抬手用指尖划过了木盒锐角,指尖被划伤,云城捏着伤口,将殷红地血珠落入了粉末之中。

碾成末的手链吸去了他的鲜血,忽而从最下方开始有了蠕动,最后,一只小如米粒的冰晶色泽的漂亮虫子窜出了粉末,嗅着云城的鲜血,从他的伤口中钻了进去。

三师兄沉下了脸,“蛊虫。云城,你的手链中怎么会有蛊虫,你是不是给四师弟也下了蛊?”

“只是些对身体大有益处的小家伙,”云城用手帕擦去指上血迹,笑了,“虽还有些其他小作用,但总不会伤了四师弟。”

云蛮表情不好看,但还勉强信他这一番话,只是还未再问他什么,就见一道传音符飞进了山洞之中。

传音符后还跟着许多灵植,这些灵植粗粗一看,竟都是难得的好东西。

看着这些东西,云忘忽而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他站起身,几乎是踉跄地跑上前,捏碎了传音符。

裴云舒的声音从中传了出来。

“师兄,”这声音顿了一顿,才接着说道,“师弟。”

“云舒找到了秘境出口,你们现可随着指引过来。”

三师兄将折扇往手中一砸,喜道:“不愧是四师弟,竟比我们四人早一步找到了这秘境的出口。”

云城从碎成末的手链中抬眸,黑眸幽深,看向空中的那几株灵植。

裴云舒的声音接着传了出来。

“云舒先一步出了秘境,如今已经结了丹,正好下山游历一番。”

“莫念。”

山洞中一片静默,三师兄嘴角的喜意僵住,好似没有听清那道传音符最后说了什么话。

“师兄,你可听清云舒师弟说了什么?”他转而问向大师兄。

大师兄颔首,“云舒师弟说要下山历练。”

一时之间,洞中又静了下来,云忘松开手,低头看着手上碎开的传音符。

他将腰间的暖玉拽下,紧紧握在手中,圆润的白玉将手骨抵得生疼,他艳丽的眉眼浮上一层冰霜似的冷意。

他还未和师兄解释,师兄就要逃离他的身边。

白玉重重一压,云忘转身回头,朝着师兄们勾起一个乖巧的笑,只眼中实在逼压,这浮动汹涌的情绪让他的表情看上去也好似蒙了一层灰,“师兄。”

他缓缓笑开,“云忘长这么大,都未曾去其他地方看看过,如今听到四师兄想要去历练,心下也羡慕不已。”

“云忘知道自己修为不够,不能下山历练,”他笑了两声,“但师兄们可以护在云忘身边,带着云忘去周游四海,或许还会遇上云舒师兄,若是遇上了,我们师兄弟便可一起回师门了。”

“想必师父也会同意的。”

*

无止峰上。

凌清真人睁开眼,便接住了一个装满宝贝的储物袋。

随着储物袋一同而来的,还有一封薄薄的信。

凌清真人看着裴云舒的信,待那“勿念”两字看完之后,便挥一挥衣袖,将储物袋送到了云忘的房中。

他将信放在一旁,闭目打坐,半晌,却进不了状态。

凌清又睁开眼,环视着房间。

当年他把尚且年幼的云舒带到山上之后,云舒便格外黏他,三不五时要来他房中一趟,这房中处处,都留有云舒的影子。

凌清真人起身,走到桌旁,拿起桌上的玉瓷杯。

转眼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玉瓷杯上也已有了几丝裂痕,凌清真人忽而感到几分恍惚,他正正神,将白瓷杯放了下来。

*

街市两侧人潮如织,叫卖声不绝如缕。

裴云舒慢吞吞地在其中走着,不是他不想走快,而是一旦走快,那处就会磨上衣服。

烛尤就在他的身旁,裴云舒慢,他便也跟着慢,一双黑眸盯着裴云舒,好似看不下其他东西,一眨也不眨。

若不是他在盯着看,裴云舒还可以稍稍去解开些腰带,他身上穿的是刚刚买好的衣衫,挑的已经是成衣店较好的料子,但还是比不得道袍的宽松和舒适,一步一磨,疼痛就愈加重了起来。

花月在前方朝着他们招招手,等他们两人走到花月跟前,就见花月指着摊位上的一块琥珀色石头,难掩惊奇道:“他们说这东西叫龙涎香。”

三个没见识的人都往那石头上看去。

龙涎?

摊位老板热情道:“可不是龙涎香?这一点就精贵得很,客人要是想要,给这个数便好。”

他伸出一只手掌,见面前三人无甚反应,就神秘一笑,一手遮住唇边,低声道:“这龙涎香不止强身健体,香味持久,还有些催情的好处,这要是晚上在床前点上一根,带着一床香气夜夜快活,岂不美哉?”

裴云舒听懂了,他轻咳一声,从这龙涎香上移开视线,觉得这龙可真是……竟然连口水都有这般效果。

花月倒是羡慕极了,他对着旁边的烛尤深深行了一礼,口中赞道:“大人不愧是大人,如此风姿着实让人倾慕不已,连这小小的口水都有这般奇效,世上还有什么妖能和大人相提并论?”

烛尤听了,他轻轻颔首,赞同了花月说的话。

一旁的老板糊里糊涂,他又伸出了一只手掌,将大拇指合上,“若是三位客人着实感兴趣,那便再给三位便宜一个数,这可不能再少了。”

烛尤突然伸手,将摊位上的琥珀色石头拿了起来,只一个眨眼的功夫,这石头就在他手上不见了。

老板睁大眼睛,“你——”

烛尤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余光瞥过一旁的裴云舒,才想起什么,从袖中掏出颗灵果,随手扔给了老板。

推荐热门小说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本站提供师门上下都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师门上下都不对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22章 下一章:第24章
热门: 离婚 乡村守望的女人 朕每天都想退位[穿书] 绝色小姨的诱惑 将进酒 我们的四十年 致命的温柔 手术直播间 我想独自美丽[快穿] 真少爷不想继承家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