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腾空而起的巨蛟蛇尾飘动,将裴云舒完完整整地护在身后,布满鳞片的头对准着邹虞,血盆大口示威的怒吼,吼声隐隐具有威慑万物的力量。

猩红色的眼瞳盯着死物一般盯着邹虞,骨子里的本能让邹虞瞬间退到另一端。

但退开的下一秒,邹虞就后悔了。

眼前的蛟无疑正在蜕皮,蜕了一半的皮从中间部分垂落,头顶未出角的小包留着殷红的血液,即便血眸多么凶猛,也掩盖不住这条蛟的虚弱。

蛇只要蜕皮,就会陷入痛苦无比的虚弱地步,更何况这是一只向龙化形的蛟,每一次的蜕皮只会痛苦百倍,世上为何蛟龙稀少,不过是因为他们承受不住蜕皮的痛苦,往往半路死亡。

若是眼前的蛟无碍,那么邹虞断不会不自量力的上前招惹,但此时此刻,天时地利人和,他为何要跑?

这畜生还会觊觎美人,浑身上下都是天材地宝,若是绞杀了他,好处恐怕比整个秘境还多,况且裴云舒如此作态,若是他杀了这条畜生,岂不是要哭着求他?

邹虞想到此,勾起一抹冷笑,脚碾了碾地,一道破风之力就猛得朝着巨蛟而去。蛟龙怒吼一声,声音响彻天地,他转身护住裴云舒,这一击就击到了他蜕完皮的上半个蛇身上。

裴云舒仰头,对上他猩红色的眼睛。

布满鳞片的蛟头就在他的眼前,每一片鳞片都覆着泥沙和灰尘,烛尤头顶的两个小包好似变大了点,也好似分外的疼,因为上面擦满了石粒,还有细小的血流顺着鳞片底下滑落,滑过烛尤盯着他的血眸。

裴云舒只觉鼻尖一酸。

艳红色的蛇信滑过他的脸上,蛟低低的叫了一声。

待舔完裴云舒脸上的泪,烛尤眼中一冷,转身去袭邹虞,蛟身如雷电般的快,利齿咬上了邹虞的血肉,硬生生连血带皮咬下了一块肉。

之前消失的狐群突然出现,它们全部朝着邹虞涌去,邹虞的法术对他们无用,只一个抬头的瞬间,他就看到裴云舒坐在了那只蛟的身上,蛟带着他腾空飞起,穿过浓雾往远处飞去。

一身洁白的裴云舒黑发披散,他们无法脱离这些浓雾,这条蛟却可以。

狐狸不怕他,却怕这条蛟。

邹虞从储物袋中掏出丹药服用,捂着血流满地的手臂,剧烈的痛楚传来,这蛟一口几乎要咬断他的手臂。

“裴云舒,”他看着逐渐远去的一人一蛇,眼神逐渐狠戾,“早晚有一天,我会扒了这畜生的皮,再好好瞧瞧你床上风姿。”

*

烛尤载着裴云舒往山林中飞着。

冷风从身侧划过,浓雾逐渐转淡,裴云舒却无暇关注身边的变化,他一颗心都放在了手下的鳞片之上。

蛇是冷血动物,烛尤的指尖从来都是冰冷,但他现在的手下,烛尤的鳞片却变得温热了起来。

蛇尾摆动的幅度僵硬,烛尤的皮肉紧绷,但速度却越来越快,这样的异常无法让人不在意。

“烛尤……”裴云舒用手给他降温,但是不够,他又趴在烛尤身上,用被风吹得冰冷的脸蛋贴在烛尤的鳞片之上。

只是他的脸刚刚贴上蛟的鳞片上,身下的蛟一个颤抖,变回了白色布条。

白色布条围着裴云舒,从他的袖口钻进了衣服中,裴云舒从空中坠落,发丝遮住眼睛,失重的坠落感从四肢带到内脏,整个偌大的天空,好似都与裴云舒隔着一层纱布。

他张开手,惜着自己的这条命,可修行了这么多年,此时却没有办法救上自己这一命,想抓,却也抓不住什么,只一个简单的高空,就能让他彻底损命。

断崖下猛得窜上来一条浑身漆黑的蛟,蛟拖着蜕到一半的皮,朝着裴云舒冲来,牢牢将他接到背上,往断崖下飞去。

冷风凌冽,深不见底的悬崖下是一方寒潭,烛尤将裴云舒放到岸边山洞中,随即就扎入了寒潭。

山洞中有着淡淡的血腥气味,裴云舒抚着山壁站起身,指尖泛白,一步步朝着外面走去。

他眼中慌乱,连手中抓着的外衫都来不及穿上,只着一身染上了尘土的里衣,往外面寒潭走去。

烛尤救了他这么多回,恩情无以回报,怎么能不着急?

断崖下寒风阵阵,越往寒潭走进,越感觉到冷,裴云舒一步步,还未看见寒潭,就看到寒潭中冷水翻滚,一条蛇尾不断上下拍打着水面,岸边岩石被拍打成四分五裂,水流分溅,地动山摇,这画面着实骇人。

裴云舒看着那条几乎可以将他整个人吞噬其中的蛇尾,抿了抿苍白的唇,上前一步,踏入了寒潭之中。

“烛尤,”他拿出储物袋,“我储物袋中有许多丹药,你用灵力打开,对你有益处的。”

在水中翻腾的蛟龙还在剧烈的翻滚,好似没听到他的话,过了一会儿,水面上竟然被染上了点点血红。

水面晃动的更厉害了。

裴云舒心中一跳,断崖万丈,山下只有他和烛尤,蛟蜕皮有多么凶险,书上简短的语言不及眼见之万一,而烛尤这么生生承受着,甚至拖着这疼痛将他救了回来。

他储物袋中有许多云城在分别时赠予他的灵丹,还有一些珍贵的灵植,总会用能够帮助烛尤的东西。

但他体内的灵力无法运用,而烛尤现在也凶多吉少。

裴云舒瞧着眼前的寒潭,他咬咬牙,闭目深呼吸一口,潜进了寒潭之中。

彻骨的冷意袭来,寒潭极深,一片昏暗,裴云舒一下水,就看到一双亮起来的猩红竖瞳,那双眼睛的脑袋,不断撞着水下的岩石。

猛烈毫不留情地撞击,硬生生将烛尤坚硬的鳞片撞出了伤口。

烛尤失了神智一样的撞击,他头上本来要出角的小包也擦出了血,裴云舒只是看着,就感觉疼到了骨子里,对蛇的惧怕在这会儿也全都化为乌有,明明这个场景会让不怕蛇的人也心生惧意,但他却大无畏地游了过去,游到烛尤的蛟头旁,将自己的储物袋拿到他的血眸前,焦急的示意他让他打开。

他的黑发在水中张牙舞爪地漂浮着,一身雪衣宛如水中明月,眉头紧紧蹙起,那双好似能说话的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紧盯着烛尤。

烛尤暴躁地张开血盆大口,尖牙威胁他滚开,裴云舒以为他不懂自己的意思,游得更近了些,将储物袋直直举起到他的眼前。

巨蛟被疼痛折磨的失去了理智,他猛得往裴云舒身上扑去,利齿袭来,吓得裴云舒闭上了眼睛。

水流波动一下,但疼痛没有降临,裴云舒睫毛一颤,睁开眼,烛尤已经调转了头,往另一侧的岩石上撞去。

冲击力掀起一道道波纹,烛尤头上的伤口越来越大,殷红的血染红了周围的一片水域,裴云舒心中一急,也跟着游过去。

呼吸快不够了,他这次打算放手一搏,在水中上前,抱住了蛟的整个头。

鳞片在寒潭中还是很烫,裴云舒把手和脸贴在烛尤的身上,手里抓着储物袋,誓死要让他打开。

烛尤浑身颤了一下,蛇尾摆动得更加迅速,他在水底乱窜着,裴云舒却觉得越来越喘不过气来了。

原来修士没了灵力,既无法上天,也无法入海,和普通的凡人也无甚区别。

他抱住烛尤滑腻炙热的鳞片,眼睛越来越无神,手里的储物袋,也开始重如千斤。

直到快要窒息昏迷时,蛇头转向了他,鲜红的蛇信闯进唇中,勾着裴云舒的舌尖,给他渡着空气。

裴云舒闭着眼睛,张着唇,手下环住蛟头,吸着蛟信,贪婪地要着空气。

细长的蛇信在裴云舒的舌上缠绕了几圈,往更深处探去。

*

裴云舒再醒来时,已经躺在了寒潭边的岸上。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天边已经黑了下来,他从地上起身,就看到寒谭边趴着半人半蛇的烛尤。

烛尤上半身趴在岸上,黑发罩住了脊背,下本身的蛇尾垂在水中,好似没有一丝生气。

雾气笼罩,裴云舒看到烛尤的一瞬间,几乎以为他停止了呼吸。

还好,在下一刻,他就看到了烛尤微微抽动的手指。

裴云舒小心走到烛尤身边,跪地拂去他四散的黑发,他的动作轻缓,生怕弄疼了烛尤,待等到黑发撩起至肩后时,他才呼吸一滞。

烛尤头顶的两个小包已经长出了角,角直而短,只是看着,就从心底生出一股臣服之意,先前的伤口已经愈合,如若说烛尤之前还是半蛇半蛟,那他此刻,已经成了一条真正的蛟龙。

拥有无上力量,是万兽之长。

裴云舒缓过来了神,不由自主露出了笑,他自然而然地顺着烛尤的尾巴看去,好奇蛟龙的爪是什么个样子。

但看到水中时,却看到烛尤的尾巴上竟然还没彻底的蜕完皮。

黑色的蛟皮勾在尾巴上,蜕到尾部的皮飘荡在寒潭中,入目一看,几乎分不出哪里是蛇尾,哪里又是蜕下来的皮。

“烛尤,”裴云舒盯着他尾巴上的皮,推了推烛尤,“烛尤,别睡,你还没有蜕完皮,只差最后一点了,烛尤。”

烛尤一动也不动,他脸上的妖纹颜色更深,他只是静静睡着,周围就无任何动物的响动。

裴云舒试着打开储物袋,但是还是打开不了,他又用烛尤的手去打开,可未清醒的烛尤也无法动用灵力。

“烛尤,烛尤……”一声声在他耳边唤着,裴云舒喊不醒他,又不知道还未蜕去的皮就这样停止是好是坏,最后病急乱投医,捏住了烛尤的鼻子,捂住了他的嘴。

推荐热门小说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本站提供师门上下都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师门上下都不对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16章 下一章:第18章
热门: 穿书之白月光gl 被迫和宿敌绑定信息素后 我想独自美丽[快穿] 山楂树之恋 从今天开始做掌门 港黑一枝花 太子妃升职记 有匪 父之罪 粟田口太刀现世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