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第11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困顿的人已经听不懂烛尤的辩解了,只努力睁着无神的眼,看着面前的人。

烛尤道:“睡吧。”

裴云舒好似终于得了甘露的旅人,得偿所愿地闭上了眼睛。

烛尤抱起他,将他送到屋内床上,又觉得有些不对,才想起这些人睡觉,是要脱去衣服的。

但看着裴云舒身上穿着的自己的蛇皮薄纱,烛尤不想给他脱下。

裴云舒的双眼因为刚刚的一番哭泣,眼皮已经哭得红了,即使闭着,也能看出肿起。

烛尤站在旁边看了一会,冰冷的指尖盖在他眼睛上。

替他消去烫意。

*

裴云舒神志清醒时,眼皮还困得不想睁起。

他昨晚睡得格外沉,身心轻松,一夜无梦。好像昨晚哭的那一场,把他所有的委屈和害怕都哭了出去,导致现在的心情,好似飞到云端脚不着地的轻松。

又过了一会儿,他才从床上起身,觉得身上有些不舒服,低头一看,原来是连外衫都没脱。

他拿着换洗衣物匆匆进了浴房。

将那件薄纱和里衣搭在屏风上,裴云舒往发上浇了几下水,动作又不自觉停了。

在那条蛇妖面前大哭了,哭得放肆崩溃,还说着“不要蛇信”的话。

裴云舒想到此,不自觉握紧了手中长发,觉得万分羞耻和尴尬。

重生以来他是第一次哭的这般凶,还是趴在一条妖兽的怀中如此失态,先前的那些郁气,他竟然如此狼狈的一口气朝烛尤发泄了出来。

但哭的那般凶,他眼睛却不觉得难受。裴云舒的手摸上眼角,忽的想起昨晚的那条发带。

他忙看向腿上,本以为还会看见一个活灵活现栩栩如生的蛇图,却没想到竟然什么都没有。

裴云舒愣了愣,又仔仔细细看了一番,确没有那条巴掌大的黑蛇。

那昨晚的烫意是怎么回事,那条发带又去了哪里?

一身清爽的裴云舒出了房门还在想着这个问题,一只传音符在这时飞到他面前,凌清真人冷漠的声音传出:“云舒,一刻钟之内过来找我。”

*

周围的城镇都受单水宗保护,这几日附近的几个城镇中聚集了一些魔修,凌清真人看他们闲得无事,索性安排他们下山查探。

云忘修为不行,便被凌清真人留在了无止峰上。

弟子们恭恭敬敬地回了声,“是。”

裴云舒垂着头,发丝从腰侧滑落,凌清真人余光扫过他,才恍然反应过来,向来黏他的四弟子,竟然许久没主动来找过他了。

好似自从云忘被他带上山后,云舒就不再亲近他了。

凌清真人皱皱眉,如果真是这样,他的这四弟子,是否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不满?

他的语气沉了下来,“云舒留下。”

其余弟子一个个退了出去,包括云忘,房门被关上,惨白的太阳光从小窗口斜斜照在地面。

裴云舒一动不动,仍然朝着师父行着礼。

凌清真人的脸部被阴影遮起,声音低沉,“你与你小师弟的关系如何?”

裴云舒顿了顿,才低低回答:“师父,尚可。”

这小小的停顿,让凌清真人冷冷哼了一声。

“修行之人切忌生妒,”凌清真人,“你虽是我徒弟,但我的弟子不止你一人。云忘年纪尚轻,我对他多多照顾本是应该,即便不是云忘,我对哪个弟子好,你也无从置喙。”

裴云舒如坠冰窟,他没忍住上前一步,匆匆抬起脸,“师父,我……”

看到师父的脸时,话却说不出来了。

凌清真人看着他的沉默,神情终于暴露在裴云舒眼中,是仿若没有七情六欲的冷漠,“云舒,你道心不稳。”

这一句话像是一句判词,令裴云舒再也无法上前一步,良久,他缓缓往后退,低着头,深深行礼,“师父说得对。”

凌清真人总算满意了些,又觉得先前那些话太过严厉,但话已出口,无法收回,只能淡淡道:“此番下山,跟着你师兄多学学。”

裴云舒道:“是。”

师徒两人一时之间沉默。

“如果师父没事,”裴云舒,“弟子先告退了。”

凌清真人无话,裴云舒等了等,就自行退了出去。

师父这处在无止峰的最顶层,也是几座山峰中最高的一座,三师兄曾戏谑过,说这处应当单起一个名字,叫做寒冬处。

此时此刻,真的犹如寒冬。

外面,大师兄到小师弟四人就等在桃花树下,裴云舒缓步走了过去,大师兄问道:“师弟,师父留你何事?”

裴云舒一副平淡无常的样子,和师兄弟道:“无事。”

“师父必定是喜欢极了师兄,”云忘笑意晏晏,“每次师兄来这,都会被师父留下来说话。”

裴云舒扯起苍白的唇,只轻轻感叹一句,“这里可真是冷。”

三师兄道:“是有点。”

啪的折扇打开,又油嘴滑舌地调笑道:“师弟,瞧瞧你脸都被冻白了,需不需要师兄为你解下衣袍?”

云城含着笑意,瞥过他一眼,温柔道:“莫要当着师弟的面说这些浑话。”

裴云舒脸侧的发被寒风吹起,他侧过头,迎着风看向远方。

太阳悬挂空中,桃花飘飘扬扬。

他觉得当真冷极了。

不过这些冷意,习惯了之后,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

师门周围的几个城镇入了魔修,此事可大可小,若是他们不打算在单水宗的地盘里做些什么坏事,单水宗也由着他们。

大师兄问道:“云舒师弟想要和谁一起?”

他们需要分开行动,因着裴云舒未曾下过山,师兄几人对他很是照顾。

闻言,二师兄和三师兄也看向了裴云舒。

裴云舒断不会选择和二师兄同行,剩下的大师兄和三师兄,明明是大师兄最为老实可靠,三师兄吊儿郎当,但裴云舒不知为何,却不想选择可靠的大师兄。

“我和三师兄一道。”他最终道。

三师兄当即笑了起来,“师弟做的好,一路同行,自然要选一个知心人才好。”

这次不止是二师兄,大师兄也皱起了眉。

三师弟总是这样口无遮拦,最近却越来越过分了。

师弟明明也不喜欢,为何要与三师弟同行?

不过既然已经决定了,大师兄只能告诫云蛮,“照顾好云舒师弟,切莫贫嘴滑舌。”

三师兄脸上的笑意淡了点,“师兄,不必多说。”

师兄弟几人分道扬镳,裴云舒与师兄御剑离开师门,等越过无止峰时,才侧头往下一看。

高峰耸立,云雾飘荡。

三师兄在身后道:“师弟,师兄们为你做的衣衫,你可带出来了?”

裴云舒微微颔首,想起了烛尤。

昨日在他面前太过失态,今日离开无止峰,想到一段时间遇不到他,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只要不见面,就不会想起那无比丢人的羞耻画面。

三师兄叮嘱道:“到了城镇后,师弟就换上那件薄纱。师兄这里还有一顶帷帽,师弟也一并戴上。”

裴云舒奇怪道:“师兄,为何要带帷帽?”

云蛮意味不明的笑了几声,“师弟,若是你被凡间的哪位姑娘看上了,硬是要你对她负责,这可如何处理?”

这一番话让裴云舒听得云里雾里,但也知道云蛮是好意,便点点头,“好的,师兄。”

不过半个时辰,两人已经落在城镇之外,云蛮果然从储物袋中拿出一顶长至脚踝的帷帽,白色薄纱层层叠叠,里面的人能看清路,外面的人就看不清里面人的容貌了。

他自己也换下了道袍,一身蓝衣宛若翩翩贵公子,折扇一开,悠然和裴云舒进了城。

这庆和城比这山脚下的村镇热闹繁华更上一层楼,裴云舒看到街上带着帷帽的男子也有三三两两,便心安理得地开始看着周围未曾见过的物事。

云蛮在旁为他介绍着,有些东西甚至能引经据典,从他嘴里说出来,分外生动有趣。

两人穿过街道,找到家客栈,此时一路走来,怀里抱上了不少当地特色的小零嘴,店小二殷勤将他们请了进去,落座在角落一处空桌上。

“客官,要吃些什么?”

云蛮熟练地点了些美酒美食,他的态度格外悠闲,好像这次下山不是为了魔修,而只是为了放松。非但是他,裴云舒的状态也格外放松,盖因知道小小几个魔修,是做不出什么的。

待小二离去,三师兄转头笑看着裴云舒:“云舒师弟,今日下山一看,感觉如何?”

裴云舒笑了笑,隔着白纱,这笑意也影影倬倬,“师兄,很好。”

“前几年我来这的时候,还在湖边埋了几坛酒,”三师兄笑道,“等用完美食,师弟便和师兄去尝尝美酒?”

裴云舒自然点头,“好。”

一桌美食被端上桌,裴云舒和云蛮还未动筷,客栈外就走进来一伙黑衣之人。

这群人衣衫外都用金丝绣了一朵牡丹的形状,恰好符合了魔修中的花锦门的装扮。

这下子,连云蛮都有些诧异了。

魔修中的宗门繁多,花锦门更是其中最为独特的一个。

说是魔修,花锦门更像是魔修和合欢宗的结合体,门中人厌恶束缚,浪荡多情,双修更是常事,不论男女都沉迷欲望之中,把美色当做世间第一追求,只是比起合欢宗,花锦门强迫为多,看上的美人多半是强行掳走,极具魔修风格。

无论是哪个魔修宗门来这,都比花锦门看着要正式的多。

三师兄心里起了稀奇,裴云舒也是如此,他们在角落中,还布上了一层结界,自然不怕他们发现,光明正大地朝这群魔修看去。

推荐热门小说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本站提供师门上下都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师门上下都不对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第9章 下一章:第11章
热门: 两个土豪怎么恋爱 重生之福气绵绵 穿成恶毒原配后,和攻的白月光he了 大佬养了三年的纸片人跑了 一二三木头人 乡村小酒神 六本书的主角都觊觎豪门老男人 快穿之男主他不好攻 一亿光年外的仙女座 完美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