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亲,电脑与手机上都用www.xiangcun66.cc打开访问,可方便了,一定要记住哦。

门咯吱一声响起,裴云舒长发凌乱,出神看着院中景色。

大师兄云景从外走来,看到他便是大惊,“云舒师弟,你怎么起来了?”

他急急过来想要搀扶裴云舒,裴云舒却扬起手躲开他的碰触,宽大衣袖从手臂上滑落,露出一截白皙如玉的小臂。

“师兄,”裴云舒声音沙哑,还残留着病气后的虚弱,“师父上山回来了吗?”

云景好声好气,“师弟,今日太阳落山,师父就能回来了。你快安心躺好,如果病情加重,师父看了会心疼的。”

裴云舒嘴角扯起苍白的笑。

师父喜得爱徒,哪里会心疼,想必看了他,还会说一句莫要靠近,小心过给小师弟病气。

微风扫起他颊边长发,飞扬的发丝在阳光下显出金子一般的色泽,裴云舒脸色苍白,眉眼间的疲惫凸显,他拒绝云景的靠近,撑起无力的身体,一步步朝着庭院中的石桌走去。

院中的每一根花草,他都知道是在什么位置。

石桌就在枝繁叶茂的树下,裴云舒的手拂过石桌上的雕刻,凹凸不平的触感无比熟悉。

他目光恍惚。

上辈子,因为他和小师弟相争,师父便把他关在这一方天地之内,这所院子不大,却成了他后十年的天地,双腿没断时,还能出去瞧瞧院子里的花草。等到只能躺在床上时,看一根草,都成了裴云舒的奢望。

昏无天日,枉生为人。

而现在,他又能走了,又能摸到这石桌了。

云景忍不住上前一步,脱下身上的外衫披在裴云舒身上,“云舒师弟,你应该回房休息。”

但听着这话的人没有一丝动作,云景干脆上了手,揽着裴云舒的肩,强行拥着人往房中走去。

即将踏入房门时,裴云舒回神,他开始挣扎,试图挣开云景的手,但他大病初愈,力气实在是小,反而身上披着的外衫掉落,衣衫凌乱。

云景的手如铁掌般牢牢固定,不让他逃出去分毫,最后索性沉声,“师弟,师兄冒犯了。”

他双手用力,猛得将裴云舒打横抱起,跨过了门槛,将裴云舒放在了床上。

心里也不免诧异,师弟竟然这么轻。

云景原还提防着云舒师弟挣扎,但裴云舒一碰到了床,好像精神气都没了,疲得连手指都动不了,好好躺在了床上。

云景松了一口气,终于有空问道:“师弟,你是怎么了?”

裴云舒枕在枕头上,直直看着头上房梁。

闻言讽刺地勾起唇角,黑发扑了满床,还从床头垂下了不少,他的唇色不好,这一笑,反倒显出几分弱柳扶风之姿。

云景觉得自己糊涂了,弱柳扶风可是来形容女子的,他怎么能来形容自己的师弟?

他把云舒师弟的长发撩起,放在床上另一侧,又抬手试了试师弟脸颊温度,担忧道:“师弟,下次可不要穿的这么少就去外面。”

“出去。”裴云舒突然道。

他的颈部修长而漂亮,此时偏过了脸,不想去看云景,发丝从脸侧滑落,绷起来的颈部线条,赤裸裸地映入云景眼中。

云景讷讷,“师弟,你生我气了?”

裴云舒闭上了眼。

裴云舒原本只是想让云景出去,谁想他就这样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梦中场景不断变换,他痛苦百倍的回忆一遍遍揭起,冷汗冒出,裴云舒紧紧咬着唇,耳边好像听到有人在说话。

大师兄:“云城师弟,云舒师弟是怎么了?”

温润声音答道:“应该是被魇着了,师兄,你去为我倒杯温水。”

裴云舒猛得打了一个冷颤。

一双手拿着毛巾,轻轻擦去他脸上的汗珠,有人近身,带着一身檀香味道,温柔抬起裴云舒的头。

这人拨去裴云舒的唇,解救出被咬的残破的唇瓣,瓷杯抬起,将这杯温水喂给裴云舒。

“要用安睡符吗?”

“拿来吧。”

这两句话之后,裴云舒就陷入了黑暗,恶梦离去,他安然沉睡。

*

师父带着新收的小弟子御剑回到师门时,他的一众弟子正等在大殿。

目光转了一圈,三位弟子垂首站立,凌清真人道:“云舒怎么不在。”

云景回道:“师父,师弟病了,刚刚才睡去。”

凌清真人蹙眉,不再多说,怕拖迟了小弟子拜师时间,上前坐在正座之上,“云忘,开始吧。”

几位师兄往殿中少年人身上看去。

云忘一板一眼地行着拜师礼,他的个子不高,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生得精致漂亮,脸蛋仍然带着少时的婴儿肥,只双眼无神,好似灵魂出窍。

身上穿着农家的衣衫,衣角还残留这泥土,补丁满身,几位师兄一时对他有些怜惜。

凌清真人让云忘上前,在他眉心用指尖画了几笔,金光一闪,师门的标志印在眉心之上,转眼消失不见。

云忘由着凌清真人动作,这个动作好似唤醒了他的一部分心神,眼中神采乍现,木偶一样的人瞬间鲜活了过来。

凌清真人满意地点点头,看着站在一侧的三位弟子,“过来见见你们的小师弟。”

“云忘与我有师徒缘分,也是我的最后一位弟子,他年纪尚小,你们要多多照顾他。”

云景三人说了一声是。

“小师弟,我是你的大师兄云景,”云景指了指旁边的云城,“这是你二师兄云城,最那边的,就是你的三师兄云蛮了。”

云忘挨个叫了一遍:“大师兄好,二师兄好,三师兄好。”

无止峰上的这些弟子俱都是天人之姿,各有特点,云忘看着他们,觉得自己好似踏入了仙界,格外不真实。

二师兄云城朝他温润一笑,从袖中掏出一件青笛,“今日小师弟来的突然,我也没准备什么好东西,就送小师弟一支青笛,无事可吹吹笛子,有事也可挡些攻击。”

云忘收了笛子,“谢谢二师兄。”

“除了我们三位,”云城接着道,“你还有一位四师兄。”

四师兄?

云忘疑惑地看向师父,是否是刚刚师父提过的云舒师兄?

凌清真人这才想起云舒还在病中,他沉声问:“是什么病,云城难道也治不好?”

“治好了,师父。”

远远传来一道清冷声音,裴云舒身着一身白衣,御剑至了大殿之外。

云忘不由自主朝殿门走去,就见裴云舒翩然下了剑。

他的脸色仍然苍白,唇上却红得滴血,发冠一丝不苟,一路飞行却让颊边飘落几缕发丝,应当是病情折磨,让他的眼角绯红一片。

说是治好了,但看着却是病人之姿。

洁白衣衫划过地面,裴云舒瞥过门前云忘,抬步迈过他走进大殿。

香味飘然而去,云忘莫名其妙地抬起手,几缕黑色发丝从他手中划过。

“师父,”裴云舒抬起眼看向凌清真人,心神剧烈波动一下,又被他强行压下,“弟子没事。”

走的近了,师徒几人才知道他的唇色如何如此鲜红,只因上面已经被他自己被咬出了血。

凌清真人皱眉,到底还是叹了口气,“什么病,能把你折磨成了这个样子。”

师兄弟们相视无奈,等着云舒师弟和师父好好抱怨一回。

师门上下,云舒师弟和师父最亲,平时无论是受了欺负还是遇上了喜事,云舒师弟都会跑到师父面前说上一回,师父虽是不耐烦,但也次次纵容他。

他们做好了裴云舒长篇大论的准备,谁知裴云舒轻启薄唇,只说了两个字,“无碍。”

凌清真人虽觉奇怪,但也不甚在意,闻言点了一点头,将云忘招过来,“这是你的四师兄云舒。”

云忘朝裴云舒行了礼,眼中亮晶晶,好似很欢喜的模样,“四师兄。”

裴云舒垂眸看他。

上辈子就是这样。

他瞧起来好似很喜欢他,可是内心却恨极了他。

裴云舒自己也不知道何时惹上了云忘,上辈子的拜师礼,他看着师父对小师弟的不同,虽是心中不大舒服,但也怜惜云忘在凡间吃过的苦。

可云忘却不这样想。

裴云舒亲近师父,云忘便要让师父只能看到他;裴云舒亲近师兄,云忘便要让所有的师兄都厌恶裴云舒。

他喜欢谁,云忘就会夺走谁。

这次,裴云舒累了,他不想和小师弟争了,只想走出他的那间屋子,他的那间院子,去看看世间大好美景,去闯闯世间难闯的断崖凶海。

裴云舒从腰带中解下一枚玉佩,递到云忘眼前,“小师弟,四师兄没什么好东西,这枚师父赠的玉佩就给你,望你不要嫌弃。”

这枚玉佩平日最是让裴云舒喜爱,别说送人,别人想碰都难碰。

因为这是师父收裴云舒为徒的时候赠给他的拜师礼,即使到了后面,师父把他关在小院中,他也格外宝贝。

但小师弟不知道为什么知道了,那日黑沉着脸闯入他的小院,表情扭曲着把玉佩抢走,还骂他道:“师父厌恶死了你,怎么能让你还存着他的玉佩!”

从此,他连最后一件珍爱的东西也被云忘夺走了。

这枚玉佩送出,他也应当,和过去彻底告个别。

云忘从他手中拿起玉佩,这枚玉佩入手生温,大脑也仿佛瞬间清明了不少,他的喜意溢于言表,“四师兄,真的给我吗?”

大师兄忍不住叫道:“云舒师弟!”

这枚玉佩有多么被云舒师弟看重,这些师兄们谁不知道?哪有送这么大的礼,拿自己的拜师礼来给小师弟。

云城也笑道:“师弟不必如此,如果没有东西可给小师弟,师兄这里还有几件。”

向来风流成性的三师兄也诧异道:“我这也有。”

云忘面上露出不舍,小心翼翼地看着裴云舒,面若桃花,精致可爱,能让人升起无限怜爱。

“不必,”裴云舒,“就给了小师弟。”

凌清真人看了裴云舒良久,原也想让他换一个物件,他自是知道四弟子对玉佩的喜爱,但看到云忘脸上的欣喜,便改口道:“那便拿着吧。”

大不了回头,他这个做师父的,再私下补给云舒一块玉佩。

推荐热门小说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本站提供师门上下都不对劲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师门上下都不对劲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xiangcun66.cc
上一章:返回列表 下一章:第2章
热门: 失格情人 一世清欢现代篇 孤城闭 火帝神尊 原始乡村梦 奇迹王座 术士的幸福生活 平安京之宋姬物语 灼寒 登顶炼气师